太平御览/0845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饮食部二 太平御览
卷八百四十五.饮食部三
饮食部四 

酒下[编辑]

《孟子》曰:禹恶旨酒而好善言。

《孔丛子》曰:平原君与子高饮,强子高酒,曰:“有谚云:‘尧、舜千锺,孔子饮百觚,子路嗑嗑,尚饮百榼。’古之贤圣,无不能饮,子何辞焉?”子高曰:“以予所闻,圣贤以道德兼人,未闻饮酒。”

《列子》曰:夫醉者之坠于车也,虽{疒尓}>不死。骨节与人同,犯害与人异,其神全也。乘亦不知也,坠亦不知也,死生惊惧不入乎其胸,是故遌物而不慑。彼得全于酒而犹若是,况得全于天乎?

《韩子》曰:晋平公与群臣饮。饮酣,乃喟然而叹曰:“莫乐为人君,惟其言而莫之违!”师旷侍坐于前,援琴撞之。公披衽而避,琴伤于壁。公曰:“大师谁撞?”师旷曰:“今者有小人言于侧者,故撞之!”公曰:“寡人也。”师旷曰:“嘻!是非君人者之言也!”左右请除之,公曰:“释之,以为寡人戒。”

又曰:齐桓公饮酒醉,遗其冠,耻之,三日不朝。管仲曰:“此非有国之耻也,公胡不雪之以政?”公曰:“善!”因发仓赐贫穷,论囹圄出薄罪。处三日而民歌之,曰:“公胡不复遗冠乎?”

又曰:宋人有少者欲效善。见长者饮无余,亦自饮而尽之。

王孙子《新书》曰:楚庄王攻宋,厨有臭肉,樽有败酒。将军子重谏曰:“今君厨肉臭而不可食,樽酒败而不可饮;而三军之士,皆有饥色。欲以胜敌,不亦难乎?”庄王曰:“请有酒投之士,有食馈之贤。”

《淮南子》曰:楚会诸侯,鲁、赵皆献酒于楚王。主酒吏求酒于赵,赵不与。吏怒,乃以赵厚酒易鲁薄者奏之。楚王以赵酒薄,遂围邯郸。

《抱朴子》曰:郑君酿酒,酒成,因以附子、甘草屠内酒中,暴令,如鸡子大。一丸投一斗水,立成美酒。

又曰:葛仙公每饮酒醉,常入门前陂中,竟日乃出。曾从吴主到列州,还大风,仙公船没。吴主谓其已死。须臾从水上来,衣履不湿,而有酒色,云:“昨为伍子胥召,设酒,不能便归,以淹留也。”

《吕氏春秋》曰:肥肉厚酒,务以自强,命曰烂肠之食。

《韩诗外传》曰:夫饮食之礼,不脱屦而即序者,谓之礼;跣而上坐者,谓之宴。能饮者饮之,不能饮者已,谓之区;齐颜色,均众寡谓之沉;闭门不出者谓之湎。故君子可以宴,可以区;不可以沉,不可以湎。

《黄石公记》曰:昔者良将用兵,人有馈一单醪者。使投之于河,令将士迎流而饮之。夫一单醪不能味一河水,三军思为之死,非滋味及之也。

贾谊《新书》曰:晋师伐虢,虢公出奔至泽中,曰:“吾饥渴甚!”其御者进清酒腶脯,问御曰:“汝何故谄谀?”曰:“恐君必亡,所以储也。”虢公作色怒,御者曰:“臣言误也。君所以亡者,天下皆不肖,疾公贤也。”虢公喜,据轼而笑。饥倦,乃枕御者膝而卧。御以块代其膝而去,虢公因饿死。

《神异经》曰:西北海外有人长二千里,两脚中间相去千里,腹围一千六百里。但日饮天酒五升,不食五谷鱼肉,惟饮天酒。忽有饥时,向天仍饮。好游出海间,不犯百姓,不千万物,与天地同生。

又曰:西北荒中有酒泉,此酒美如肉,清如镜。其上有玉樽,取一樽,复一樽,与天地同休,无时。饮此酒,人不死不生。

《东方朔别传》曰:武帝幸甘泉,长平阪道中有虫,赤如肝,头目口齿悉具。先驱驰还以报,上使视之,莫知也。时朔在属车中,令往视焉。朔曰:“此谓怪气,是必秦狱处也。”使案地图,果秦狱地。上问朔:“何以去之?”朔曰:“夫积忧者,得酒而解。”乃取虫置酒中,立消。赐朔帛百匹。后属车上盛酒,为此故也。

《说苑》曰:魏文侯与大夫饮,使公乘不仁为觞政,曰:“饮若不尽,浮之大白。”文侯不尽,公乘不仁举白浮君也。

又曰:吴王从民饮酒,子胥谏曰:“昔白龙下清冷之渊,化为鱼,渔者射中其目,白龙上告天。王舍万乘,从布衣,恐有射目之患也。”

《论衡》曰:东凤至,酒湛溢。按,酒味酸,从东方木也。味酸,故酒湛溢也。

又曰:文王饮酒千锺,孔子百觚。圣人胸腹小大与人均等,若饮千锺,宜食百牛;能饮百觚,则能食十羊。使文王身如防风,孔子身如长狄。文王、孔子,率礼之人,垂誉后世,岂千锺百觚耶?纣车行酒,骑行炙,二十日为一夜。按,纣以酒为池,因谓车行酒;以肉为林,因为骑行炙耳。或是覆酒滂沲于地,因以为池;酿酒积糟,因以为丘;悬肉似林,因言肉林耳。

《西京杂记》曰:司马相如还成都,以所服裘,就市阳昌贳酒,与卓文君为欢。

《典论》曰:孝灵末,百司湎酒,酒千文一斗。常侍张让子奉为太医令,与人饮,辄去衣露形,为戏乐也。

又曰:洛阳令郭珍,家有巨亿。每暑召客,侍婢数十,盛装饰,罗縠披之,袒裸其中,使进酒。

又曰:刘表有酒爵三:大曰伯雅,次曰仲雅,小曰季雅。伯雅容七升,仲雅六升,季雅五升。又设大针于杖端,客有酒,辄以刂之,验醉醒也。

《博物志》曰:刘玄石曾于中山酒家沽酒,酒家与千日酒饮之,至家大醉。其家不知,以为死,葬之。后酒家计向千日,往视之,云已葬。于是开棺,醉始醒。俗云:“玄石饮酒,一醉千日。”

又曰:西域有葡萄酒,积年不败。彼俗传云:可至十年;欲饮之,醉弥日乃解。

《古今记》曰:乌孙国有青田核,得水则有酒味,甚淳美如好酒。饮尽随更注水随成。不可久,久则苦不可饮。名曰青田酒。

《世说》曰:锺毓、锺会少有令誉。其父昼寝,因共偷服散酒。父时觉,且托寐以观之。毓拜而后饮,会饮而不拜。父问其故,毓曰:“酒以成礼,不敢不拜。”问会,会曰:“偷酒乃非礼,所以不拜。”

又曰:阮籍遭母忧,在晋文王座进酒肉。司隶何曾亦在座,曰:“明公方以孝理天下,而阮籍以重哀显于公座,饮酒食肉。宜流之海外,以正风教!”文王曰:“嗣宗毁顿如此,君不能共忧之。宜且有疾,而饮酒食肉,固丧礼也。”籍饮啖不辍,神色自若。步兵校尉尉,厨中有贮酒数百斛,阮籍乃求为步兵。或云:籍与刘灵饮步兵厨中,酒未尽,并醉而物故。皆好事者为之。籍景元年卒,太始中灵犹存焉。

又曰:刘灵纵酒放达,或脱入衣裸形在室中。人见讥之。灵曰:“我以天地为栋宇,室屋为禈衫,诸君何以和我禈中?”

又曰:张季鹰纵任不拘,时人号为江东步兵。或谓之曰:“卿乃纵适一时,独不为身后名也?”张答曰:“使我有身后名,不如即时一杯酒!”

又曰:阮宣子尝步行,以百钱挂杖头。至酒店便独酣畅。虽当世贵盛不肯诣也。

又曰:山季伦为荆州,时出酣畅。人为歌曰:“山公时一醉,径造高阳池,日暮倒载归,酩酊无所知。时复乘骏马,倒著白接篱,举手语葛强,何如并州儿?”高阳池在襄阳,强是其爱将,并州人也。《襄阳记》曰:汉侍中习郁于岘山南依范蠡养鱼法作鱼池,池边有高堤,皆种竹及长楸,芙蓉覆水,是游宴名处也。季伦游此池,未尝不大醉而还,恒曰:“此是我高阳池也!”

又曰:鸿胪孔群好饮酒,王丞相语云:“卿恒饮酒,不见酒家复瓶布?日月久则糜烂。”群曰:“公不见糟中肉,乃更堪久!”群常与亲旧书云:“今年田得七百斛秫米,不了麹蘗事。”

又曰:周𫖮,字伯仁,风德雅重深远。危乱,还江东。积年恒大饮酒,尝经三日不醒,人谓之三日仆射。

又曰:诸阮能饮酒。仲容至宗人间共集,不复用常杯酌,以瓮盛酒。宾坐相向,大酌更饮。时有群猪来饮酒,去上便共饮之。

又曰:桓公有主簿善别酒,辄令先尝,好者谓“青州从事”,恶者谓“平原督邮”。青州有齐郡,平原有革县。从事言至齐,督邮言至革上住。

又曰:王孝伯问王大:“阮籍何如司马相如?”王大曰:“阮籍胸中垒隗,故须浇之。”言同相如,惟有酒异。大,悦小字。王大叹曰:“三日不饮酒,觉形神不复相亲。”宋明帝《文章志》曰:嗜酒,一饮或连日不醒,自号上顿也。谚以大饮为上顿,起于忧也。王孝伯云:“名士不须奇才,但使常得无事痛饮酒,读《离骚》,便可称名士也。”

《神仙传》曰:孔元方者,专修道术。元方为人,恶衣疏食,饮酒不过一斗,年百七十馀岁。道成,人或请元方同会。人人作酒令,次至元方作令,元方无所说,直以一杖柱地。因把杖倒竖头在下,足在上,以一手持酒,倒饮之。人莫能为也。

《列仙传》曰:酒客者,梁市上酒家客也。作酒常美,日售万钱。有过逐之,主人酒便酸败。

《异苑》曰:有虹食薛愿釜中水尽。愿辇酒饮之,虹吐金满釜,因置丰富也。

《益部耆旧传》曰:杨子拒妻,刘臣公之女,字奉汉。有四男二女。拒早亡,教道闺门,动有法则。长子元珍,尝出饮酒,自舆而归。母不见,十日,诸弟谢过乃见。数责曰:“夫饮酒有节,不至沉湎者,礼也。汝乃沉荒,慢而无礼,自为败首,何以帅先诸弟!”

郭仲产《湘州记》云:衡阳县东南有酃湖,土人取此水以酿酒,其味醇美,所谓酃酒。每年尝献之。晋平吴,始荐酃酒于太庙是也。

《时镜新书》曰:晋海西令问董勋云:“正旦饮酒,先饮小者,何也?”勋曰:“俗以小者得岁,故先以酒贺之;老者失时,故后饮酒。”

《十洲记》曰:瀛州有玉膏,如酒味,名曰玉酒,饮数斗辄醉,令人长生。

《南岳夫人传》曰:夫人设王子乔琼苏绿酒。

《孝子传》曰:蔡顺,字君仲。母饮酒,吐呕颠倒。恐母中毒,尝母吐验之。

《楚辞》曰:蕙肴设兮兰籍,奠桂酒兮椒浆。

又曰:屈原曰:“众人皆醉,惟我独醒。”渔父曰:“众人皆醉,何不𫗦其糟而歠其醨?”

《梁四公记》曰:高昌遣使献干蒲桃冻酒。帝命杰公迓之,谓其使曰:“蒲桃七是洿林,三是无半。冻酒非八风谷所冻者,又无高宁酒和之。”使者曰:“其年风灾,蒲桃不熟,故驳杂冻酒。奉王急命,故非时耳。”帝问杰公群物之异,对曰:“蒲桃,洿林者,皮薄味美;无半者,皮厚味苦。酒是八风谷冻成者,终年不坏。今臭其气酸,洿林酒滑而色浅,故云然。”

《岭表录异》曰:南中酿酒,即先用诸药别淘漉,粳米漉,旋入药,和米捣熟,即绿纷矣。热水溲而团之,形如饣饣主,以指中心刺作一窍。布于簟席上,以苟杞构叶罨之,其体候好弱,一如造曲法。既而以藤篾贯之,悬于烟火之上。每酝一年用几个饼子,固有恒准矣。南中地暖,春、冬七日熟,秋、夏五日熟。既熟,贮以瓦瓮,用粪扫火烧之。亦有不烧者,为清酒也。大抵广州人多好酒,晚市散,男儿女人倒载者,日有三二十辈。坐酒行,即两面罗列,皆是女人。招呼鄙夫,先令尝酒。盎上白瓷瓯谓之瓦刮,一瓦三文,不持一钱。来去尝酒致醉者,当垆妪但笑弄而已。盖酒贱之故也。

 饮食部二 ↑返回顶部 饮食部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