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0897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兽部八 太平御览
卷八百九十七.兽部九
兽部十 

马五[编辑]

《古今注》曰:秦始皇有七名马,一曰追风,二曰逐兔,三曰蹑景,四曰追电,五曰飞翮,六曰铜雀,七曰晨凫。

崔豹《古今注》曰:曹真有𫘝马,名为惊帆。言其驰骤如烈风之举帆也。

《风俗通》曰:马一疋,俗说马比君子,与人相疋。或曰马夜行目明,照前四丈,故曰一疋。或说度马从横,适得一匹。或说马死卖得一疋帛。或云《春秋左氏》说诸侯相赠乘马束帛,束帛为疋,与马之相匹耳。

又曰:疲马不能度绳。俗说马之疲羸,不能复度绳索,言其极也。或云不能度畦塍也。谨案:齐有绳水,裁三四步,马疲不能度此水耳。

又曰:杀君马者,路旁儿也。语云长吏食重禄,刍槁丰养,马肥,希出,路旁小儿观之,却惊致死。案长吏马肥,观者快马之走骤也,骑者驱驰不足,至于瘠死。

《金楼子》曰:鸟与鸟遇则相躅,兽与兽遇则相触,马与马遇则跌蹄相伤。天之生此物,多其力而少其智也。

《傅子》曰:九日养亲,一日饿之,宁可言饱?饱多饥少,同为孝子?九日谷马,一日饿之,马肥不署,于义无伤,非可同之。

《夏侯子》曰:一舟之复,尾毫不湿;一马之走,无一毛不动。故大同,无万物不一也。

又曰:鲁人有善相马者,与余俱游。夜方寝,闻马有行者,鲁人惊曰:“七百里也。”吾恐此暗中耳。

《符子》曰:齐景公呵揄,命画工图而访之,殚百乘之价,期年而不得,象过实也。今使爱贤之君,考古籍以求其人,虽期百年不可得也。

又曰:吾与玄子观东海,释驷而升乎段山,未中路而忘马。符子使人求之不获,使鬼索之而获。符子曰:六合不可忘,故知良马在其中矣,请以六合之观观之也。

《邹子》曰:董仲舒三年不窥园圃,乘马不知牝牡。

《诸葛教》曰:昔孙叔敖乘马,三年不知牝牡,称其贤也。

常璩《华阳国志》曰:神马四匹,出滇音颠池河中。

《三国典略》曰:神马者,河之精也。代马,阴之精也。

《西京杂记》曰:文帝自代还,有良马九匹,皆天下骏足也。名曰浮云、赤电、绝群、逸骠、紫燕骝、绿螭骢、龙子、麟驹、绝尘,号为九逸。

又曰:卫将军生子,或有献䯄马者,乃命其子为䯄,字叔马。

《东方朔传》曰:骠骑难诸博士,朔对曰:“麒麟、绿耳、蜚鸿、华骝,天下良马也,将以捕鼠于深宫掷晷,曾不如跛猫。”

《神异经》曰:西南大宛有马,其大三丈,髯至膝,尾委地,蹄如升,可握。日行千里,至日中而汗血。乘者当以絮缠头以避风病,其国人不缠。

扬子《法言》曰:或问治己,曰:“治己以仲尼。”问治己何用益以用孔子之道。或曰:“治己以仲尼,奚寡矣?”言学孔子道多,而成者何少也。曰:“率马以骥,不亦可乎?”

又曰:希骥之马,亦骥之乘也;希颜之人,亦颜之徒也。

桓谭《新论》曰:颜渊所以命短者,慕孔子,所以伤其年也。若庸马良马相追至暮,共列宿所,良马鸣食如故,庸马垂头不复食,何异颜渊与孔丘优劣?

又曰:卫后园有送葬时乘舆马十匹,吏卒养视善饮不能乘,而马皆六十岁乃死。

又曰:薛翁者,长安善相马者也。于边郡求得骏马,骑以入市,去来人不见也。后劳问之,因请观马,翁曰:“诸卿无目,不足示也。”

《论衡》曰:儒书称:孔子与颜渊俱登鲁东山,望吴昌门,谓曰:“尔何见?”曰:“见一匹练,前有生蓝。”孔子曰:“噫,此白马、卢刍。”使人视之,果然。

《王子年拾遗记》曰:周穆王即位,巡行天下,驭八龙之骏,名曰绝地、翻羽、奔宵、越影、逾晖、超光、腾雾、挟翼。

又曰:曹洪与魏武帝所乘之马,名曰白鹤。时人谚曰:“凭空虚跃,曹家白鹤。”

《洞冥记》曰:修弥国有马如龙,腾虚逐日,两足倚行,或藏形于空中,惟闻声耳。时得天马,汗血是其类也。

又曰:毕勒国有小马,如驹,日行千里,毛垂至地。东王公常骑此马,朝发汤泉,夕饮虞渊,一日一夕,往返七八度。亦言马毛长,于空中自放,则吹之或东或西也。

又曰:东方朔游吉云之地,越扶桑之东,得神马一匹。高九尺,股里有旋毛如日月之状,如月者夜光,如日者昼光。毛色随四时植典。汉朝之马见之,即垂头振毛,一国众兽见皆避之。帝问东方朔:“是何兽也?”朔曰:“昔西王母乘灵光之辇以适东王公之舍,税此马于滞语,及食芝草,王公怒,弃马于清津天岸。臣至王公之坛,因骑而返,绕日三匝。此马入汉关,关犹未掩。臣于马上睡眠,不觉遂至。”帝曰:“其为名云何?”朔曰:“因事为名则步景。”

《抱朴子》曰:韩子治常以地黄、甘草哺五十岁老马,以生三驹,又百三十岁乃死。

又曰:李南乘赤马行,道逢他人乘白马者。白马先鸣,而南赤马鸣应之。南谓从者曰:“彼马言:汝今当见一黄马左目盲者,是吾子。可为告,使行𫘝相及。”从者不信,行二里所,果逢黄马而左目盲。南之马先鸣,而盲马应之。问其主,果向白马子也。

《论衡》曰:广汉翁伟能听鸟兽之音。乘蹇马之野,而田间有放马者,相去数里,鸣声相闻。翁伟谓其御曰:“彼放马目眇。”其御曰:“何以知之?”曰:“骂此辕中马蹇马,蹇马亦骂之曰眇马。”御者不信,使往视之,马目果眇。

《盐铁论》曰:骐骥负盐车,垂头于太行之阪,屠者持刀睨之。

又曰:古者诸侯不秣马,天子有命,以车就牧;庶人之乘马者,足以代劳而已。故行则服轭,止则就犁,一马服枥,当中家六口之食。

孔融论曰:马之骏者,名曰骐骥。壤戤骏者,名曰韩卢。壤戤有韩卢,马之有殡骥,人之圣也,名号等。设使骐骥与韩卢并走,宁能头尾相当,八脚如一,无有先后之觉哉?

《英雄记》曰:公孙瓒每闻边警,辄厉色作气如赴仇。常乘白马,又拣白马数十匹,选骑射之士,号为白马义从,以为左右翼。胡甚畏之,相告曰:“当避白马长史。”

《曹瞒传》曰:吕布有骏马名赤兔,常骑乘之。时人为之语曰:“人中有吕布,马中有赤兔。”

袁准《正书》曰:牛马之为人驾乘者,非乐负千钧掷曦,行千里之险,鞭策痛矣。

桓公《世论》曰:朝鲜之马,被鬣是啮,能使其成骐骥者,习之故也。

《博物志》曰:秽貊国,南与辰韩、北与句丽、沃沮接,东穷大海。海中出班鱼皮,陆出文豹。又出果下马,高三尺,汉时献之,驾辇车。正始六年,乐浪太守刘茂、带方太守弓遵领东秽属勾丽,伐之,举邑降。

《博物志》曰:唐公有骕骦,项羽有骓马。

《华阳国志》曰:元马日行千里,死于蜀,今元马冢是也,县有元马祠。马牧山下,或产骏驹,元马子也。

《长沙耆旧传》曰:虞芝,州命部南阳从事,太守张惠连姻王室,罪名入重,芝依法执案。刺史畏势,召芝,芝曰:“年往志尽,譬如八百钱马,死生同价,且欲立效于明时耳。”遂投传去。

《三辅决录》曰:安陵有项仲山,饮马渭水,先投三钱。

《襄阳记》曰:中卢山,西去襄阳一百三里,有一地道。汉时常有数匹白马出其中,遂名其地为白马穴。陆逊攻襄阳,又值此穴中数十匹马出。战还建业,蜀使有五部兵家滇池者,识其马色,云是己亡父所乘,对之流涕。

《世语》曰:刘备屯樊城,刘表礼焉,惮其为人,不甚信用。曾请宴会,荆越蔡瑁欲因会取备。备觉之,伪如厕,潜遁出行。所乘马名为的颅。骑的颅走,堕襄阳城西檀溪水中,溺不得出。备急曰:“的颅,今日厄,可不努力!”的颅乃一踊三丈,遂得过。

《异苑》曰:符坚为慕容冲所袭,坚驰马堕涧,追兵将及,计无由出。马即踟蹰临涧,垂控与坚。坚不能及,马又跪而授焉,坚攀之,得登岸,西走庐江。

《七贤传》曰:陈众辟州从事,扬州部有贼击之,多死。众请取之,因单车乘白马往,贼束身归降。遂生为立祠,号曰白马从事。

《竹林七贤论》曰:王戎简脱,不持仪形。好乘巴{马真}马。虽为三司,率尔私行,巡省园田,不从一人,以手巾插腰。戎故吏多至大官,相逢戎,辄下道避之。

《搜神记》曰:昔秦人筑城于武州塞内以备胡,城将成而崩者数焉。有马驰走,周旋反复,父老异之,因依以筑之为城,乃定。遂名为马邑。

又曰:吴先主杀武卫兵钱小小,形见大街,顾借赁人吴永,使永送书与桁南庙,借木马二匹。以酒巽之,皆成呵揄,鞍勒全具。

《志怪集》曰:孙弘常自云槛屙神,与其言语委曲,众未之信。镇西将军谢尚常所乘马忽暴死,会弘诣尚,尚爱惜至甚,弘谓尚曰:“我为公活马,何如?”尚常不信弘,答曰:“卿若能令此马更生者,卿真实通神矣。”弘于是便下床,去良久,还,语尚曰:“庙神爱乐君马故耳。向我诣神请之,初殊不许,后乃见听,马即便活。”尚时对死马坐,意甚不信,怪其所言。须臾,其马忽从门外走还,众咸见之,莫不惊惋。既至,马尸应时能动,有顷,奋迅呼鸣。尚于是叹息。

《述异记》曰:东平毕众宝,家在彭城。有一骢马甚快,常乘出入,至所爱惜。宋大明六年,众宝夜梦见其亡兄众庆曰:“吾有戎役,方置艰危,而无得快马,汝可以嫜许见与。”众宝许诺。既觉,呼同宿客说所梦。始毕,乃闻马倒声,遣人视之,裁余气息,状如中恶。众宝心知其故,为试治疗,向晨马死。众宝还卧,如欲眠,闻众庆语云:“向聊求马,汝治护备至,将不惜之,今以相还,别更觅也。”至晓马活,食时复常。

《续搜神记》曰:赵固常乘一匹赤马以征战,甚所袄曦。常所系于看前,忽腹胀,少时死。郭璞从北过,因往诣之,门吏云:“将军马今死,甚爱惜,今盛懊惋。”景缚便语门吏云:“入通,道吾能活此马,则必见我。”门吏闻惊喜,即启固。固踊跃,令门吏走迎之。始交寒温,便问:“卿能活我马不?”璞曰:“马可活。”固忻喜,即问须何方术,璞云:“得卿同心健儿二三十人,皆令持长竹竿,于此东行三十里,当有丘陵林树,状若社庙。有此者便以竿搅扰打拍之,当得一物,便急持归。既得此物,马便活矣。”于是命左右骁勇之士五十人,使去。果如璞言,得大丛林,有一物似猴而非,走出。人共逐得,便抱持归。入门,此物遥见死马,便跳梁欲往。璞令放之,此物便自走往马头间,嘘吸蒲扒。良久,马即起,喷鼻奋迅鸣唤,便不复见此物。固厚资给璞,得过江。

《灵鬼志》曰:陈安为河间王给使,甚壮健。常乐一马,骏𫘝非常。后马死,双赤蛇出蒲扒。

《列异记》曰:故司隶校尉上党鲍子都,少时举上计,于道遇一书生,卒得心痛,子都下车为案摩,奄忽而卒。不知姓字,有素书一卷,银什谍。即卖一饼以资殡殓,其馀以枕之,素书著腹上,埋之。谓曰:“子若魂灵有知,当令子家知子在此。”未至京师,有骢马随之,惟子都得近。子都归行失道,遇一关内侯家住宿。侯问曰:“君何以致此马?”钟都因说之。侯乃惊愕曰:“此吾儿也。”侯迎丧开棺,视银书如言。侯乃举送诣阙,上荐子都,辟够援侍御史豫州牧司隶校尉。至子永、孙昱,俱为司隶。其在公,皆复乘嫜许。故京师歌之曰:“鲍氏骢,三入司隶再入公,马虽瘦,行步工。”

傅玄《乘舆马赋》曰:往日刘备之初降也,太祖赐之骏马,使自至厩选之。历名马以百数,莫可意者。次至下厩,有的颅马,委弃莫视,瘦悴骨立。刘备抚而取之,众莫不笑之。马超破苏氏坞,坞中有骏马百馀匹,自超以下,俱争取肥好者。而将军庞思独取一马,形观既丑,众亦笑之。其后刘备奔于荆州,马超战于渭南,逸足电发,追不可逮,众乃焚可。

傅玄《驰射马赋》曰:耳小易使,鼻大势怒。来往若鹰鹞,超腾如逸虎。

刘琬《马赋》曰:吾有骏马,名曰骐雄。龙头鸟目,麟腹虎胸。尾如云彗,耳如插筒。

 兽部八 ↑返回顶部 兽部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