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一百七十七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一百七十六 太平御览 卷之一百七十七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一百七十八

太平御览卷第一百七十七

 居处部五

     台上

尔雅曰观四方而髙曰台积土四方者有木曰榭

释名曰台持也言筑土坚髙能自胜持也

尚书曰散鹿台之财

毛诗曰经始勿亟庶民子来谓文王之作灵台也

又曰新台刺卫宣公也纳伋之妻作新台于河上而要之

国人恶之而作是诗

礼记月令五月可以居髙明可以处台榭

左传曰夏启有钧台之飨

又曰宋平公筑台妨于农收子罕请俟农功之毕公弗许

筑者讴曰泽门之楯实兴我役邑中之黔实慰我心子罕黒居

子罕闻之亲执朴以行筑而扶其不勉者曰吾侪小人

皆有阖庐以避燥湿寒暑今君为一台而不速成何以为

役讴者乃止

又曰晋灵公不君从台上弹人观其避丸者

又曰楚子成章华之台愿与诸侯落之

又曰有蛇自泉台出入于国如先君之数八月声姜薨毁泉台也

史记曰𥘿皇作琅瑘台刋石颂德

又曰晋灵公造九层之台孙息曰臣能累十二棋加一鸡

子于上公曰危哉息曰公造九层之台三年不成实危于

此公乃止

又曰赵武灵王为野台以望齐中之山境徐广注野一作

望齐也

又曰蜀寡妇清其先得丹穴徐广曰涪陵出丹也而擅其利数世家

亦不訾谓其多不可訾量清寡妇也能守其业用财自卫不见侵

犯𥘿皇帝以为贞妇而为筑女怀清台

又曰淮南王安立思仙台

又曰楚灵王为章华之台伍举諌曰昔楚庄王为匏居之

台髙不过望国氛大不过容宴豆

又曰燕昭王置千金于台上以延天下士谓之黄金台

又曰子路闻蒯聩入驰往入城造蒯聩蒯聩与孔悝登台

子路曰君焉用孔悝请得而杀之蒯聩弗听于是子路欲

燔台蒯聩惧乃下石乞壷黡攻子路断缨子路曰君子死冠

不免结缨而死

又曰汉武帝起柏梁台髙数十丈悉以香柏香闻数十里

汉书郊祀志曰王莽篡位二年好神仙事以方士言起八

风台于宫中台成作乐其上

史记云汉武帝元封二年公孙卿言于帝曰仙人好楼居

帝乃使卿持节候神作通天台髙三十丈雷雨悉在其下

去长安三百里望见长安城武帝𥙊天台舞八歳童女三

百人置祠具招仙人𥙊天巳令人𦫵通天台以候天神天

神既下𥙊所若大流星乃举烽火而就竹宫望拜上有承

露盘仙人掌擎玉杯承云 表之露元鳯间台自毁椽桷

皆化为龙鳯随风雨飞去西京赋云通天眇而竦峙经百

常而基擢上班华以交纷下刻峭而(⿱艹石)削也

又艺文志曰曲台记后仓记七篇如淳注曰行礼射曲台

后仓为记故曰曲台

又曰赵武灵王建藂台于邯郸

又曰文帝尝欲作露台计之直百金曰百金中民十家之

产也吾奉先帝宫室常恐羞之何以台为

又曰贰师撃右贤王召李陵使为贰师将军辎重陵召见

武台师古日末央宫有武台也叩头自请曰臣所将屯边者皆荆楚勇

士奇材剑客也力扼虎射命中愿得自当一队到兰于山

南以分单于兵母令专郷贰师军上曰将军恶相属邪吾

发军多无𮪍予女陵对曰无所事𮪍师古曰犹言不事复𮪍也臣愿以

少击众歩兵五千渉单于庭上壮而拜之

后汉书曰永平𥘉马援女立为皇后显宗图𦘕建𥘉中名

臣列将于云台云台在南宫以椒房故独不及援东平王苍观

图言于帝曰何不𦘕伏波像帝𥬇而不言〇魏志曰武纪

建安十五年作铜雀台十八年作金虎台又作冰井台

魏略云黄𥘉五年文帝东征留郭后于永始台霖雨城楼

多坏有司请移止后曰昔楚昭王出游贞姜留渐台江水

至使迎而无符不去卒没今帝在逺未有急而便移止奈何

何晏景福殿赋曰镇以崇台实曰永始复道重阁猖狂是

吴志曰孙权于武昌临钓台饮酒大忻欢使人以水洒群

臣曰今日酣饮醉堕台乃止张昭曰纣为糟丘酒池长夜之

饮当时亦以为乐不以为恶权有惭色而罢

晋书曰汝南文成王亮太妃伏氏尝有小疾祓于落水亮兄

弟三人侍从并持节鼔吹震耀洛濵武帝登凌云台望见

曰伏妃洛可谓冨贵矣

又曰范𡩋为豫章太守大设庠序遣往交州采磬石以供

学用改革旧制不拘常宪逺近至者千馀人资给众费一

岀私禄并取郡四姓子弟皆充学生课读五经又起学台

功用弥广

又曰凉张茂筑灵钓台周轮八十馀堵其髙九仞武陵人

阎鲁夜叩门呼曰武公遣我来曰何故劳百姓筑台乎姑

臧令辛岩以鲁妖妄请杀之茂曰吾信劳人鲁称先君之

令何谓妖乎太府主簿马鲂曰今丗难未夷唯当𢎞尚道

素不冝劳役崇饰台榭比年巳来转觉众务日奢于往昔

所经营轻违雅度实非士女所望于明公茂曰吾过也命

止作役

崔鸿十六国春秋夏录曰赫连勃勃大破南凉傉檀于百

井杀众数万以人头为京观号曰髑髅台

韩子曰景公与晏子游少海登柏寝之台望其国曰羙哉

焕乎后丗将孰有之晏子曰其田氏乎曰寡人有国如田

氏有之为之奈何对曰君(⿱艹石)欲夺之则近贤逺不肖治其

烦乱绥其刑罚振贫穷恤孤寡行惠而好俭民将归君虽

十田氏其如君何

又曰越王伐吴先宣言吾闻吴王筑如皇之台掘渊泉之

池罢苦百姓剪财货以尽民力余为民诛之

幽明录曰海中有金台出水百丈结构巧丽穷极神功横

岩云渚竦曜星河也

晏子春秋曰景公起大台歳寒役者皆冻晏子遂如台执

扑鞭其不务者曰吾细人也皆有阖庐以避燥湿寒暑今君

一台而不速成国人皆以晏子助君虐也晏子归而君令

罢役仲尼曰古之善为臣者羙名归之君灾祸归之身

陆贾新语曰楚灵王作干溪之台立百仭之髙欲登浮云

窥天上

王孙子曰昔卫灵公坐重华之台侍御数百随珠照曰罗

衣从风仲叔御諌曰昔桀行此而灭纣用此以亡今四境

内侵诸侯加兵土地日削内宠无乃太盛欤公下席再拜

曰寡人过矣于是岀宫女数百人百姓大恱子贡闻之曰

所谓能受谏也

贾子曰翟王使使之楚楚王夸之飨于章华之台三休乃

至〇南雍州记曰隆中诸葛亮故宅有旧井一今涸无水

盛𢎞之记云宅西有三间屋基迹极髙云是孔明避水台

先有人姓董居之灭门后无复敢有住者齐建武中有人

修井得一石枕髙一尺二寸长九寸献晋安王习凿齿又

为宅铭今宅院见在

楼观本记曰尹喜宅南山阜上先馆舎即大夫观望之台

也昔老君于此山腾空时人因号曰老子陵盖非坟墓也

故尔雅云大陆曰阜大阜曰陵此之谓矣

新序曰桀作瑶台殚百姓之财伊尹諌之桀曰吾有天下

犹天之有曰日亡吾亡矣

又曰魏王将欲为中天之台曰敢諌者死许绾入曰闻大

王将为中天之台愿加一力王曰子何力能加曰臣闻天与

地相去万五千里今王因而半之当立七千五百里髙其

趾当方八千里尽王之地不足以为台趾古者尧舜建诸

侯五千里王必愿为台必起兵伐诸侯尽有其地犹不足又

伐四夷得方八千里乃足以为台趾材木之积人徒之众

食廪之输以千万亿度八千里之外当尽农畒之地足以

奉给王台具者巳备乃可作王黙然而罢

又曰纣为鹿台十年乃成大三里髙千尺临望云雨故天

下叛

沈怀逺南越志曰熙安县东南有圎冈髙十丈四面为羊

肠道论者曰尉佗登此望汉而朝名曰朝台也

裴渊广州记曰尉佗筑台以朝汉室圎基千歩直峭百丈

螺道登进顶上三畒朔望𦫵拜号为朝台

戴延之西征记曰许昌城本许由所居大城东北九里有

许由台髙六丈广三十歩长六十歩由耻闻尧让而登此

山邑人慕徳故立此台

管子曰囷仓寡而台榭繁者藏不足以供其费台榭相望

者其上下相怨也

三辅故事曰未央宫前有东山台钓台仓池中渐台

转诗外传曰赵简子有臣曰周舎立于门下抱笔执牍从

之书过简子与之居无几而死后与诸大夫饮于洪波之台

酒酣泣曰千羊之皮不如一狐之腋众人之唯唯不如周

舎之谔谔今舎死吾亡无日矣

说苑楚庄王与晋战胜之惧诸侯之畏巳也乃筑为五仭

之台台成而觞诸侯诸侯请约庄王曰我薄徳之人也诸

侯请为觞皆仰而曰将将之台窅窅其谋我言而不尚诸

侯伐之于是逺者来朝近者入賔

又曰齐景公为露寝之台成而不适焉柏常骞曰为台甚

急台成君何为不适焉公曰然枭昔鸣昔鸣者其声无

不为也吾恶之甚是以不适焉柏常骞曰臣请禳而去之

公曰何其对曰筑新室为置白茅焉公使为室置白茅焉柏常骞夜用事明

公曰今昔闻枭声乎公曰一鸣而不复闻使人往视之枭

当陛布翼伏地而死

家语曰楚王将游荆台司马子期諌王怒令尹子西驾于

殿下曰今荆台之观不可失也王喜子西岀从十里还引

辔而止曰夫子期忠臣也若臣䛕臣也愿王赏忠而诛䛕

也王乃还

五经异义曰天子有三台灵台以观天文时台以观四时

施化囿台以观鸟兽鱼鳖诸侯卑不得观天文无灵台但

有时台囿台

归藏夏后曰启筮享神于晋之灵台作璇台

山海经曰享神于大陵而上钓台

老子曰九层之台起于累土

又曰众人熙熙如春登台

伏滔地记曰琅瑘城东南十里有郎山即古郎瑘台也

𥘿始皇二十八年至琅瑘大乐之留三月作琅瑘台台赤

孤山也然髙显出于众山之上髙五里下周二十馀里山

上垒石为台石形如砖长八尺广四尺厚尺半三级而上

级髙三丈上级平敞二百馀歩刋石立碑纪𥘿功徳汉武

帝亦登此台

吴越春秋曰楚灵王立建章华之台与群臣登焉王曰台

美乎伍举曰臣闻国君服宠以为美安民以为乐克听以为

聦致逺以为明不闻土水之崇髙虫镂之刻𦘕金石之清

音𢇁竹之凄唳以之为美昔先庄王为匏居之台髙不过望

国氛大不过容宴豆士不妨守备用不烦官府民不败时

务官不易朝市今君为此台七年国人怨焉财用尽焉年

糓败焉百姓烦焉诸侯忿怨卿士讪讥岂前王之所盛人

君之所美者乎臣之诚愚不知所谓也灵王纳之即除工

去饰不游于台

又曰范蠡于东武山起游台其上东南为司马门立増楼

冠其山巅以为灵台起离宫于淮阳中𪧐台在于髙平驾

台在于成丘立苑于乐野燕台在于石室齐台在于襟山

勾践之岀游也休息石台食于冷厨

又曰吴王阖闾治宫室立射台于安里华池在平昌南城

宫在长乐阖闾出逰卧秋冬治于城中春夏治于姑胥之

台且食䱉山昼逰胥台射于鸥陂驰于游台兴乐石城

又曰越得神木一𩀱大二十围长五十寻阳为文梓阴为

楩柟巧工施校制以规绳雕治圎转刻削磨砻分以丹青

错𦘕文章婴以白壁镂以黄金状𩔖龙蛇文彩生光乃使

大夫种献之于吴王曰东海役臣臣孤勾践使臣种敢因

下吏闻于左右赖大王之力窃为小殿有馀材再拜献之

吴王大恱子胥諌曰王勿受昔者桀为灵台纣起鹿台阴

阳不和寒暑不时五榖不熟自取其灾民虚国变遂取灭亡

大王受之后必为越所戮吴王不听遂受而起姑胥之台

三年聚材五年乃成髙见二百里行歩之人道死巷𡘜不

辍嗟嘻之声民疲士苦人不聊生

帝王世纪曰周𧹞王虽居天子之位为诸侯所侵逼与家

人无异贳于民无以归之乃上台以避之故周人因名其

台曰逃债台故洛阳南宫簃台是也

吕氏春秋曰有娥氏有二佚女为九成台饮食必以献王

孙子曰昔卫灵公坐重华之台侍御数百隋珠照日罗衣

从风

戴延之西征记曰官度台去青口泽六十里魏武造也破

𡊮绍于此

杨龙骧洛阳记曰凌云台髙二十三丈登之见孟津

邓徳明南康记曰𩁹都君山上有玉台方广数丈周回尽

是白石柱自然石覆如屋形也四面多松杉遥眺峨峨向

像羽人之馆风雨之后景气明净颇闻山上有鼓吹之声

山都木客为儛唱之节

𫐠征记曰广阳门北魏明帝流柸池犹有处所池西平原

懿公主第有皇女台西南刘曜垒垒西曜试弩棚西北有

𨶜鸡台





太平御览卷第一百七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