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一百七十六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一百七十五 太平御览 卷之一百七十六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一百七十七

太平御览卷第一百七十六

 居处部四

  堂 堂皇附 楼

     堂

说文堂殿也

释名曰堂犹堂堂髙显㒵也

礼记曰堂上不趋堂上接武堂下布武

又曰将上堂声必杨

又曰礼有以髙为贵者天子之堂九尺诸侯七尺大夫五

尺士三尺

又曰觐天子不下堂而见诸侯下堂而见诸侯天子之失

也由夷王以下

尚书大传曰天子堂广九雉诸侯七雉伯子男五雉雉三尺也

续汉书曰中平二年造万金堂于西园

三十国春秋西凉传曰李皓于南门外临水起堂名曰靖

恭堂以议朝政阅武事堂成图讃自古明王忠臣孝子贞

女皓自为序以明鉴戒文武群寮亦皆图焉是月白雀翔

于靖恭堂皓颂之

梁书曰髙祖五年改阅武堂为徳阳堂改听讼堂为议贤

后魏书任城王澄从髙祖于观徳殿髙祖曰躬以观徳次

之凝闲堂髙祖曰名要有义此堂天子闲居之义不可纵

奢以忘俭自安以忘危故此堂后作茅茨堂谓李冲曰此

东曰歩元庑西日游凯庑此坐虽非唐尧之君卿等当

无愧于元凯冲对曰臣既遭唐尧之君不敢辝元凯之誉

髙祖曰光景垂落朕同宗则有载考之义卿等将出无逺

何得黙尔示听徳音即命黄门郎崔光邺郭雅邢峦崔休等赋

诗言志烛至公卿辝髙祖曰在夜载考宗族之义卿等且还

朕与诸王宗室欲成此夜饮

和苞汉赵记曰刘聦嘉平三年廷尉陈元逹极諌聦怒将

斩之聦时幸逍遥园李中堂元逹抱堂下树叫曰臣所言

者社稷之计聦免之于是易李中堂为愧贤堂〇北史齐文

襄于邺东起山池游观河涧王孝瑜遂于第作水堂龙舟

植幡矟于舟上数集诸弟宴射为乐武成幸其第见而恱

之故盛兴后园之玩习于是贵贱慕效处处营造

又曰(⿱艹石)干惠事母以孝闻周文尝造射堂新成与诸将宴

射惠窃叹曰亲老矣何时辨此周文闻之即日徙堂于惠

论衡曰王者之堂墨子称尧舜堂髙三尺儒家以为卑下

假使之然髙三尺之堂蓂荚生于阶下湏临堂察之乃知

荚数夫起视堂下之荚孰与悬日历于扆坐頋辄见之也

风俗通曰殿堂象东井形刻作荷蓤蓤水物也所以厌火

晋宫阁名曰洛阳宫有则百堂螽斯堂休徴堂延禄堂仁

寿堂绥福堂含芳堂乐日堂椒华堂芳音堂显成堂承光

堂五福堂嘉寜堂

瑞应图帝琴堂前有二橘树连理改琴堂为连理堂

华阳国志曰文翁立讲堂作石室一曰玉堂在城南𥘉堂

遇火太守更脩立又増二石室

虞氏家记曰虞潭为右卫将军太夫人年髙求解职𬒳

不听特假百日迎母东归起养堂亲亲集㑹作诗言志

齐地记曰临淄城西门外有古讲堂基柱犹存齐宣王脩

文学处也

拾遗记曰董偃常卧延清之堂设火齐屏风

又曰海人献龙膏为灯于燕昭王王坐通云之堂

王子年拾遗记汉武息于延凉室卧梦李夫人授帝蘅芜

之香帝惊起而香气犹着衣枕历月不歇帝弥思涕乃改

延凉室为遗芬梦堂

沔记白马泉毎年刺史三月上旬于此泉起曲水流杯

堂引泉水为祓禊之所临时构造事竟毁除其流杯堂本

在垒城西

郡国志王屋县有孔子学堂西南七里有石室临大河水

𫝑湍急五里之间寂无水声如似听义

又曰齐桓公宫城西门外有讲堂齐宣王立此学也故称

为稷下学莒子如齐盟于稷门此也

宋永𥘉山川古今记永康县缙云堂黄帝练丹处

又曰费北有积弩堂

益州记文翁学堂在城南

羊头山记太学堂洛阳南开阳门外长十丈广三丈堂前

石经四部本碑凡四十八枚西尚书周易公羊十六碑南

礼记五碑东论语三碑有諌议大夫马日䃅碑议郎蔡邕铭

又曰圣寿堂石虎造垂王佩八百大小镜二万枚丁香末

为泥油瓦四面垂金铃一万枚去邺三十里闻响

十洲记曰昆仑山有光碧之堂西王母所居

郡国志鸡陂之侧即春申君子假居之殿也后太守居之

以数失火故涂以雌黄遂名黄堂

说苑曰圣人之于天下譬如一堂之上也今有满堂饮酒

者一人独累然向隅而泣则一堂之人皆不乐矣

管子曰堂上逺于百里门廷逺于万里今歩者一日百里

之情通堂上有事十日而君不闻歩者十日千里之情通

堂下有事一月而君不闻歩者百日万里之情通门庭有事

期年而君不闻此谓逺于万里也

汉武内传曰上元夫人言西王母有六甲之术用之可以

游景云之宫登流霞之堂

汉武故事曰玉堂去地十二丈基階皆用玉

东京赋金华玉堂白虎麒麟

潘尼诗曰鸾鳯栖堂庑不(⿱艹石)翔廖廓

文选天台山赋玉堂䕃映乎髙隅

楚辝曰鱼鳞屋𠔃龙堂

古诗云黄金为君门白玉为君堂庭中生桂树华灯何煌

     堂皇附

汉书曰坐堂皇上室而无四壁曰皇也

广雅曰堂皇合殿也

洛阳记曰洛阳宫有桃间堂皇杏间堂皇㮏间堂皇竹间

堂皇李间堂皇鱼梁堂皇醴泉堂皇百戏堂皇

晋宫阙名曰洛阳宫有水碓堂皇择果堂皇

陆机四言诗序曰太子宴朝士于宣猷堂皇遂命机赋诗

     楼

尔雅曰狭而脩曲日楼

说文曰楼重屋也樔泽中守草楼也

释名曰楼有戸牖诸孔娄娄然也

史记曰方士言武帝曰黄帝为五城十二楼以候神人帝

乃立神明台井干楼髙五十丈辇道相属

汉书曰济南人  上皇帝明堂图图中有一殿四面无壁

以茅盖通水园宫垣为复道上有楼从西南入盖楼之始

也又郊祀志云其南有玉堂壁门大鸟之属立神明台井

干楼髙五十丈辇道相属焉颜师古注云汉宫阁䟽云神

台髙五十丈上有九室

东观汉记云公孙述造十层赤楼也

后汉书曰张奂传𥘉奂为武威太守其妻怀孕梦带奂印

绶登楼而歌占者曰必将生男复临兹郡命终此楼既而

生子猛以建安中为武威太守杀刺史州兵围之急猛耻见

擒乃登楼自焚而死

又曰黄昌为郡守陕县彭氏造髙楼临道昌行县彭氏妇

人辄𦫵髙楼而观昌乃杀之

蜀志曰周群作小楼多令奴更直台上视天𦆵有一气即白

晋书曰石崇作楼令婢绿珠作歌舞于上孙秀求绿珠不

得及崇𬒳收方在楼上谓珠曰吾今为汝死矣珠乃坠楼

而死

又曰于石头东城内起髙楼加累入于霄汉连堞带于积

水署曰入汉楼

宋书曰大明元年五月壬子紫气出景阳楼状如烟回薄父

之诏改景阳为景云楼

赵书云赵染袭长安秦王业奔射雁楼格战至天明不抜

齐书曰东昏侯后宫起仙华神仙玉寿诸殿穷尽雕彩以

麝香杂香涂壁时丗祖于楼上施青⿰氵𭝠世谓之青楼帝曰

武帝不巧何不纯用琉璃

又曰焦度尝战败逃于宫亭湖中江州刺史王景文诱降

复拒沈攸之于郢城登楼詈辱攸之攸之攻不能下至今

呼此楼为焦度楼也

又魏虏传云虏自佛狸世至万民世増雕饰正殿西筑台

谓之白楼楼南又有伺星楼

梁书处士陶弘景传云弘景止于句容之句曲山永明𥘉

更筑三层楼弘景处其上弟子居其中賔客至其下又曰

武帝大同十年幸兰陵因赋归旧郷诗巳酉幸京口城北固楼

曰此不足以固守然北望江山实为壮观乃改名北頋因幸

回賔亭宴帝郷故老及迎候者少长数千人各赍钱三

千文与之

周书曰长孙俭传云为荆州刺史人安其业吏人表请为俭

构清德楼树碑刻颂朝议许焉

盛弘之荆州记云西鄂城东有三女稚殁三女造此楼于

墓所

老君本记云周康王时文始真人结草为楼占星候气登

真隐诀云长绵楼上太清上宫名玉晨道君所居吴越春

秋云㑹稽郡小城勾践筑周千一百二十歩西北立为龙

翼楼

说云桓征西治江陵城甚丽顾长康曰遥望层城丹楼

如霞

墨子云偏城三十歩置坐候楼楼出堞四尺百歩一木楼

楼前面九尺髙七尺二百歩一立楼去城中二丈五尺

洛阳地记曰洛阳城内西北角有金墉城东北角有楼髙

百尺魏文帝造也

盛弘之荆州记曰荆州城西百馀歩有丹霞楼临川康

王之置

吴越春秋曰范蠡为勾践立飞翼楼以象夫门为两蟉绕栋

以象龙角

羊头山记曰原城西门南角有万歳楼俗传飞入江常以

铁鏁维之又楼上时见一道白气如烟刺史必死轻者贬

谪州人至今为常候

郡国志定州安县城上楼谓之神女楼

又曰马邑白楼即后魏纳姚兴女为后后悲思因造此楼

登望饰以铅粉故名之

又曰金华县因山为名城南临溪水髙阜上有楼名曰𤣥

畅楼宋沈约造以吟咏于此处

韦述两京新记曰上阳宫有丽青台浴日楼

十洲记曰昆仑山有玉楼十二层

虞氏家记曰吴小城白门盖吴王阖闾所作也至𥘿始皇

帝守宫吏烛䴏窟失火烧宫而此楼故有

瀬郷记曰老子庙有皇天楼九柱楼静念楼皆𦘕仙人云

𡊮彦伯罗山䟽曰仰望石楼眇然在云中

金陵地记吴嘉禾元年于桂林苑落星山起三重楼名曰

落星楼

吴都赋曰享戎旅于落星之楼

说曰凌云台楼观极精巧先称平众材轻重当冝然后

造构乃无锱铢相负掲台虽髙峻𢘆随风揺动魏明帝登

台惧其𫝑危别以大材持之楼即便頺瑰论者谓轻重力

偏故也

九江录曰𢈔亮在武昌诸佐吏殷浩等乘秋夜佳景共登

南楼俄而不𮗜亮至众将避之公曰老子于此不浅便坐谈

咏至今名𢈔公楼

幽明录曰邺城鳯阳门五层楼去地二十文安金鳯皇二

头于其上一头飞入漳河清朗见在水底一头今独存

水经邓州伯陵山上有入郷楼

益州记曰成都有百尺楼

晋宫阁名云洛阳有鳯皇楼

诗曰西北有髙楼上与浮云齐

乐府诗云日出东南隅照我𥘿氏楼

汉宫阁名云长安有马伯骞楼又有贞女楼

晋宫阁名晋有伺星楼

又曰緫章观仪鳯楼在观上广望观之南又别有翔鳯楼

又有庆云楼


本平御览卷第一百七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