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一百三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一百二 太平御览 卷之一百三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一百四

太平御览卷第一百三

  皇王部二十八

   后魏显宗献文皇帝  髙祖孝文皇帝

   丗宗宣武皇帝    肃宗孝明皇帝

    显宗献文皇帝

后魏书曰显宗献文皇帝讳弘髙宗文成皇帝之长子也

母曰李贵人兴光元年秋七月生于阴山之北太安二年

二月立为皇太子聦睿机悟㓜有济民神武之䂓仁孝纯

至礼敬师友和平六年夏五月即皇帝位大赦天下秋七

月太尉乙浑为丞相事无大小皆决于浑是岁刘子业叔

父彧杀子业僣立天安元年春正月大赦改元二月丞相

太原王乙浑谋反伏诛皇兴元年闰月刘彧青州刺史沈

文秀兾州刺史崔道固并遣使请举州内属二年夏四月

髙丽库莫奚契丹于阗波斯诸国各遣使朝献四年三月

诏宣告天下民有病者所在官司遣医就家𧦽视所湏药

物任医所湏量给之八月帝欲禅位于叔父京兆王子推

群臣固请帝乃止后下诏曰朕承洪业运属太平淮岱率

从四海清晏是以希心𤣥古志存淡泊躬览万务则损颐

神之和一日或旷政有滞淹之失且子有天下归尊于父

父有天下传之于子今稽叶灵运考㑹群心爰命储宫践

曻大位朕方优逰恭巳栖心浩然社禝乂安克广其业不

亦善乎百官有司其祗奉元子以答天休宣布㝢内咸使闻

悉于是群公奏曰三皇之丗𣽃泊无为故称皇是以汉髙

既称皇帝尊其父为太上皇明不统天下今皇明㓜冲万

机大政犹冝陛下惣之谨上尊号太上皇帝乃从之太上

皇徙御崇光宫采椽不斵土階而巳国之大事咸以闻承

明元年二十三崩于永安殿在位六年谥曰献文皇帝庙

号显祖葬云中金陵

    髙祖孝文皇帝

后魏书曰髙祖孝文皇帝讳宏显祖献文皇帝之长子母

曰李夫人皇兴元年八月生平城紫宫神光照室天地氤

氲和气充塞帝生而㓗白有异姿襁褓歧嶷长而渊𥙿仁孝

卓然有君人之表显祖尤爱异之三年夏六月立为皇大

子五年秋八月即皇帝位于太华前殿大赦改元延兴元

年冬十月沃野统万二镇叛诏太尉陇西王元贺追击至

罕㓕之斩首三万馀级徙其遗逆于兾定相三州为

营户十二月诏访舜后获东莱郡民妫茍之复其家毕丗

以彰盛德之不圬二年春二月诏曰尼父禀逹圣之姿体

生知之量穷理尽性道光四海顷者淮徐未賔庙隔非所

致令祠典寝顿礼章殄㓕遂使女巫妖觋淫进非礼杀生

鼓舞倡优媟狎岂所以尊明神敬圣道者也自今巳后

有𥙊孔子庙制用酒脯而巳不听妇女杂合以祈非望之

福犯者以违制论夏四月诏工啇𮦀𩔖尽听赴农诏沙门

不得去寺浮游民间是月刘彧死子昱僣立秋七月诏州

郡县各遣二人才堪专对者赴九月讲武当亲问风俗诏

县令能静一县劫盗者兼治二县即食其禄能静二县者

兼治三县三年迁为郡守二千石能静二郡上至三郡亦

如之三年迁为刺史三月诏诸仓屯榖夌充积者出赐贫

民夏四月诏以孔子二十八丗孙鲁郡孔乘为崇圣大夫

给以十户供洒扫四年九月以留昱内相攻战诏将军元

兰将三万𮪍及假东阳王丕为后继伐蜀汉承明元年

月太上皇帝崩大赦改年尊皇太后为太皇太后临朝称

制秋七月追尊皇妣李贵人为思皇太后太和元年七月

刘昱死弟准僣立二年夏四月京师旱祈天文于北苑亲

自礼焉减膳避正殿澍雨大洽曲赦京师九月龟兹国遣

使献龙马三年四月吐谷浑国遣献猫牛五十头是年岛

夷萧道成废其主刘准而僣立自号曰齐四年春罢畜鹰

鹞之所以其地为报德佛寺五月诏㑹京师𦒿老赐锦彩

衣服几杖稻米蜜麺复家人不傜役六年三月萧道成死

子𦣱僣立七年闰月皇子生大赦天下定州上言为粥饥

民所活九十四万七千馀口八月诏曰帝业至重非广询

无以至治今制百辟卿士工啇吏民各上便冝利民益治

损化伤政直言极諌勿有所隠务令辞无烦华理从简实

朕将亲览以知丗要使言之者无罪闻之者足以戒九年

春正月诏曰图䜟之兴起于三季既非经国之典徒为妖

邪所凭自今圗䜟秘讳及名为孔子闭房记者一切皆焚之

留者以大辟论又诸巫觋假称神鬼妄说𠮷凶及委巷诸卜

非坟典所载者严加禁断大飨群臣干大华殿班赐皇诰

十年春正月帝始服衮冕飨方国二月𥘉立党里邻三长

定民户籍夏四月始制五等公服帝服以法服御辇祀于

西郊八月给尚书五等品爵巳上朱衣玉佩大小组绶九

月诏起明堂辟雍冬十月有司议依故事配始祖于南郊

十有一年春正月诏定乐章非雅者除之十有一月诏罢

尚方锦绣绫罗之工四民欲造任之无禁其御府衣服金

银珠玉绫罗䌷锦太官𮦀器太仆乘具内库弓矢岀其太半

班赉百官及京师民庶下至工啇皂隶逮于六镇戍士各

有差十二月诏秘书丞李彪著作郎崔光改析国记依纪传

之体十有二年春正月𥘉建五牛旌旗五月诏云中河西

及𨵿内六郡各脩水田通渠漑灌増置彛器于太庙九月

起宣文堂经武殿十三年春正月车驾有事于圆丘于是

𥘉备大驾七月幸灵泉池与群臣御龙舟赋诗而罢立孔

子庙于京师十有四年八月诏议国之行次九月皇太后

冯氏崩冬十月葬文明太后于永固陵车驾谒永固陵群

臣固请公除帝不许帝居庐引见群寮于大和殿东阳王

丕等据权制固请帝引古礼往复群臣乃止十五年春正月

帝始听政于皇信东室𥘉分置左右史官夏四月帝始进

𬞞食自正月不雨至于六月有司奏祈诏百神曰昔成汤

遇旱齐景逢灾并不由祈山川而致雨皆至诚发中澍润

千里万方有罪在予一人今普天丧恃幽显同哀神(⿱艹石)

灵犹应未息安飨何冝四气未周便行祀事当考躬责巳

以待天谴五月议改律令上于东明观析疑狱八月议养

老又议肆𩔖上帝禋于六宗之礼帝亲临决诏郡国有时

物可以荐宗庙者贡之移道坛于桑干之阴改曰崇灵寺

诏诸州举秀才先尽才学定亲祫禘之礼议律令十有一

月诏二千石考在上者假四品将军赐乘黄马一疋上中

者五品将军上下者赐衣一袭十有二月帝为髙丽王琏

举哀于城东行宫车驾迎春于东郊十有六年春正月飨

群臣于太华殿帝始为王公兴悬而不乐宗祀显祖献文皇

帝于明堂以配上帝遂升灵台以观云物诏定行次以水

承金制诸逺属非太祖子孙及异姓为王者皆降为公公

为侯侯为伯伯为子子为男二月诏祀唐尭于平阳祀虞舜

于广㝤夏禹于安邑周文王于洛阳改谥宣尼曰文圣尼父

谥孔庙夏四月颁新律令大赦天下八月司徒尉元以老逊

位以尉元为三老㳺明根为五更又飬国老庶老诏曰夫

文武之道自古并行威福之施必也相籍故三五至仁尚

有征伐之事夏殷明睿未舍兵甲之行今则训文有典教

然于习武之方犹未尽将于马射之前先行讲武之式可敕

有司豫脩场埒其列阵之仪五戎之数别俟后敕冬十月太极

殿成大飨群臣十有七年夏四月立皇后冯氏六月帝将南

伐诏造河桥立皇子恂为皇太子秋七月以皇大子立诏赐

民为父后者爵一级是月萧頥死孙昭业僣立八月车驾

发京师南伐歩骑三十馀万太尉丕奏请以宫人从诏曰临

戎不语内事宜停车驾至肆州幸并州亲见髙年问疾苦

车驾所经伤民秋稼𠭇给榖五斛戊辰济河语洛怀并肆

所过四州赐髙年爵百年以上假县令九十以上赐爵三

级八十以上赐爵二级七十以上赐爵一级鳏寡孤独不

能自存者人粟五斛帛二疋幸洛阳周巡故宫基趾帝頋

谓侍臣曰晋德不脩早倾宗祀荒毁至此用伤朕怀遂咏

𮮐离之诗为之流涕观河桥幸太学观石经诏六军发轸

帝戎服执鞭御马而出群臣稽颡于马前请停南伐帝乃

止仍定迁都之计冬十月幸金墉城诏征司空穆亮与尚

书李冲将作大匠董爵经始洛阳帝幸河南城幸豫州解

严设坛于滑台城东告行庙以迁都之意大赦天下还幸

邺十有八年春朝群臣于邺宫车驾南巡幸洛阳西宫二

月行幸河阳䂓建方泽之所车驾北巡至平城宫临朝堂

部分迁留三月罢西郊𥙊天帝临太极殿喻在代群臣以

迁移之略秋七月以宋玉刘昶为大将军是月岛夷萧鸾杀

其主萧昭业立业弟昭文冬十月亲告太庙奉迁神主车

驾发平城宫次于中山之唐湖是月萧鸾废杀其主萧昭

文而僣立车驾幸邺经比干墓伤其忠而获戾亲为吊文

树碑而刋之车驾至洛阳萧鸾雍州刺史曹虎据襄阳降

十有二月车驾至悬⿰夸𤓰 -- 瓠诏寿阳锺离马头之师所𫉬男女

之口皆放还南十有九年春正月飨群臣于悬瓠讲武于

汝水之西大赉六军车驾济淮二月幸八公山路中雨甚

诏去盖见军士病者亲恤之车驾至锺离军士擒鸾三

卒帝曰在君为君其民何罪于是免归之车驾发锺离遣使

临江数萧鸾罪恶幸小沛遣使以太牢𥙊汉髙祖庙行

幸瑕丘以太牢祠岱岳诏选诸孔宗子一人封崇圣侯邑百户

以奉孔子之祀又诏兖州为孔子起圉柏脩饰坟垅更建碑

铭褒杨圣德行幸滑台次于石济车驾至自南伐六月诏

始为汉语不得以北俗之语言于朝廷若有违者免所居

官诏求天下遗书秘阁所无有禆时用者加以优偿诏迁

洛之民死葬河南不得还北于是代人南迁者悉为河南

洛阳人诏改长尺大升依周制度班之天下八月诏选天

下武勇之士十五万人为羽林虎贲以充𪧐卫九月六宫

及文武尽迁洛阳十有二月引见群臣于光极堂宣示品

令第大选之始二十年春正月诏改姓为元氏二月诏介

山之邑听为寒食自馀禁断帝以旱咸秩群臣自癸未不

食至于乙酉是夜澍雨大洽十有二月开盐池之禁与民

共之置常平仓二十有一年春正月立皇子恪为皇太子夏

四月行幸长安遣使者以太牢𥙊周文王于丰𥙊武王于镐

六月车驾至自长安帝亲为群臣讲丧服于清徽堂八月

车驾南讨九月车驾至新野冬十月四面进攻不克诏左右军

筑长围以守之二十有二年春正月拔新野三月大破萧

鸾平北将军崔惠景黄门郎萧衍军于邓城斩获首虏

二万有馀秋七月诏曰朕以寡徳属兹䘮乱实赖群英凯清

南夏宜约躬赏效以劝茂绩后之私府便可损半六宫嫔

御五服男女𢘆恤𢘆供亦令减半在我之亲三分省一是

月萧鸾死子宝卷僣立九月当以萧鸾死礼不伐丧乃诏

反斾二十有三年春正月朝群臣于邺宫三月车驾南伐

帝不豫司徒彭城王勰侍疾禁中摄百揆车驾至马圈

贼将蔡道福成公期率万人弃顺阳遁走帝疾甚车驾北

次榖塘原诏司徒勰徴太子于鲁阳践祚夏四月帝崩于

榖塘原之行宫在位二十九年时年三十三秘讳至鲁阳发

丧还京师上谥曰孝文皇帝庙曰髙祖葬长陵帝幼有至

性寡𣣔寛慈毎垂矜舍进食者曽以𤍠羹伤帝手曽又于食

中得虫秽之物𥬇而恕之宦者譛帝于太后太后大怒杖

帝数十帝黙而不自明太后崩后亦不以介意听览政事

从善如流哀矜百姓𢘆思所以济益天地五郊宗庙二分之

礼常必躬亲不以寒暑为倦雅好读书手不释卷五经之

义览之便讲学不师授探其精奥史传百家无不该渉善

谈庄老尤明释义才藻冨赡好为文章诗赋铭颂有兴而

作有大文笔马上口授及其成也不改一字自㤗和十年

巳后诏𠕋皆常之文也自馀文章百有馀篇爱奇好士情

如饥渴待纳朝贤随才轻重常𭔃以布素之意悠然𤣥迈

不以丗务婴心又少而善射有膂力年十馀岁能以指弹

碎羊膊骨及射禽兽莫不随志而毙之至年十五便不复

杀生射猎之事悉止性俭素常服浣濯之衣鞍勒铁木而

巳帝之雅志皆此𩔖也

    丗宗宣武皇帝

后魏书曰丗宗宣武皇帝讳恪髙祖孝文皇帝之弟二子

也母曰髙夫人𥘉梦为日所逐避之床下曰化为龙绕夫

人数匝寤而惊悸既而有娠㤗和七年闰四月生帝于平

城宫二十一年正月立为皇太子二十三年夏四月即皇

帝位于鲁阳大赦天下帝居谅暗委政𫳐辅秋八月遵遗

诏髙祖二夫人以下悉归家景明元年春正月车驾谒长

陵大赦改年丁未萧宝卷豫州刺史裴叔业以寿春内属

二年春正月帝始亲政三月诏曰治尚简静任贵应事州

府佐史除授稍多诚为损弊无益政道又京师百司寮局

殷杂官有闲长者亦同此例茍非精要悉从蠲省是月萧

衍立宝卷第南康王宝融为主年号中兴东赴建业九年

发畿内夫五万五千筑京师三百二十三坊四旬而罢立

皇后于氏十有一月筑圎丘于伊水之阳仍有事焉是月

宝卷直后张齐杀宝卷降萧衍衍克建业三年三月宝卷

第建安王宝寅来降是月萧衍又废其主宝融而僣立自

称曰梁九月车驾行幸邺诏使者吊殷比干墓阅武于邺

南冬十月帝亲射远及一里五十歩群臣勒铭于射所四

年春正月车驾籍田于千𠭇三月皇后先蚕于北郊夏四

月南天笁国献辟支佛牙正始元年春正月大赦改年八

月诏洛阳令有大事听面敷奏元英攻义阳拔之擒送萧

冠车蔡灵恩等十馀将英又大破衍将仍清三𨵿冬十

有一月敕有司依汉魏旧章营缮国学十二月以𫟍牧公

田分赐代迁之户诏群臣议定律令二年诏尚书李崇太

府卿于忠散𮪍常侍㳺肇諌议大夫邓羡俱为大使糺断

畿内其守令之徒各失彰露者即便施决州镇重职听为

表闻三年春正月皇子生大赦天下十一月帝为京兆王

愉清河王怿广平王怀汝南王恱讲孝经于式干殿十一

月禁河南畜牝马自碣石至于剑阁东西七千里置二十

二都尉永平元年六月诏曰慎重狱刑著于往诰朕御兹

宝暦明鉴未逺断决烦疑寔有攸愧可依洛阳旧国修听

讼𮗚农𨻶起功及冬令就当与王公卿士亲临录问八月

兾州刺史京兆王愉据州反假尚书李平镇北将军行兾

州刺史讨之大赦改元年克信都执愉群臣请诛帝弗许

诏送京兆二年春正月胡宻歩就磨切宻盘是悉万斤卒

豆𨚗越状切诸国并遣使朝献嚈哒薄知国遣使来朝贡

白象髙昌国遣使朝贡冬十月郢州献七宝床诏不纳十

一月诏禁屠杀含孕以为永制帝于式干殿为诸僧朝臣

讲维摩诘经三年冬十月诏曰朕乘干暦年周一纪而道谢

击壤教惭刑措至于下人之焭鳏疾苦心常愍之此而

不恤岂为民父母之意也可敕太常于闲敌之处严𠡠医

署分师疗治考其能否而行赏罚虽龄数有期脩短分定

然六疾不同或赖针石庶秦扁之言理验今日矣又经方

博条流处广应病投药卒难穷究更令有司集诸医士

寻篇推简务有精要取三十馀卷以班九服郡县备冩布

下郷邑使知救患之术延昌元年三月京师榖贵出仓粟

八十万石以赈贫者夏四月诏曰肆州地震䧟死伤甚多

言念毁没有酸怀抱亡者不可复追生病之徒冝加疗救

可遣太医折伤医并给所取之药就治之大赦改元二年夏

四月庚子以绢五十五万疋赈恤河南郡饥民三年春三月

诏曰肆州秀容郡敷城县雁门郡原平县并自去年四月以

来山鸣地震于今不已告谴彰咎朕甚惧马祗畏兢兢(⿱艹石)

临深谷可恤瘼寛刑以答灾谴四年正月帝不豫丁巳崩

于式干殿时年三十三谥曰宣武皇帝庙号丗宗葬景陵

帝㓜有大度喜怒不形于色雅性俭素𥘉髙祖欲观诸子

志尚乃大陈宝物任其所取京兆王愉等皆竞取珍玩帝

唯取骨如意而巳髙祖大奇之及庶人恂失徳髙祀谓彭

城王勰曰吾固疑此儿有非常志相今果然矣雅爱经

史尤长释氏之义毎至讲论连夜忘疲善风仪美容貌临

朝渊嘿端严(⿱艹石)神有君人之量矣

    肃宗孝明皇帝

后魏书曰肃宗孝朋皇帝讳翊丗宗宣武皇帝之第二子

母曰胡充华永平三年三月帝生于宣光殿之东北有光

照于庭中延昌元年十月立为皇太子四年春正月丁巳

夜即皇帝位大赦天下诏太保髙阳王雍入居西柏堂决

庶政又诏任城王澄为尚书令百官惣巳以听于二王二

月尊皇后髙氏为皇太后三月皇太后出俗为尼徙御金

墉城八月尊皇太妃为皇太后帝朝皇太后于宣光殿大

赦天下群臣奏请皇太后临朝称制九月皇太后亲览万

熙平元年春正月大赦改年二年八月宴太祖巳来宗

室年十五巳上于显阳殿申家人之礼九月诏曰察讼理

𡨚实惟政首躬亲听览民信所由自今月望当暂岀城𬮱

亲决滞枉主者可宣诸近逺咸使闻知神龟元年二月诏

以神龟表瑞大赦改年七月开𢘆州银山之禁与人共之

二年九月皇太后幸嵩髙山正光元年秋七月侍中元又

刘腾奉帝幸前殿矫皇太后诏曰丗祖宣武皇帝以睿明

承业廓寜区夏而鸿功未半早年登遐乃车书弗同勍寇

尚炽幼主稚弱夙纂宝暦曽定宗祏莫克祗奉朕所以敬

慎群请临朝惣政僶俛从事以迄于兹自此春来先𤵜屡

发夏首及今数加动剧恐不堪日𨤲万务巨细兼省帝齿

周星纪识学逾跻日就月将人君道茂足以抚缉万邦

决百揆朕当率前志敬逊别宫乃幽皇太后于北宫杀太

𫝊领太尉清河王怿乂等㹅勒禁旅决事殿中帝加元服

大赦改年九月蠕蠕而蠢主阿那瑰来奔以太师髙阳王

雍为丞相十月诏曰蠕蠕丗雄朔方擅制漠表邻通上国

百有馀载冝且优以賔礼期之立功䟽爵胙土大启河岳

可封朔郡公蠕蠕王食邑一千户锡以衮冕加之轻盖禄

秩仪卫同于戚藩二年三月驾幸国子学讲孝经祠孔子

以颜渊配十有二月诏司徒崔光安丰王延明等议定服

章三年春正月辛亥帝耕籍田十有一月车驾有事圎丘

诏曰治暦明时前王茂𮜿孝成正律弈代通䂓去神龟中

始命儒官改度昜宪如㑹旋衡今天正斯始阳煦将开品

物𥘉萌宜变耳目所谓魏虽旧邦其暦惟新者也便可班

宣内外号曰正光暦思与亿兆共此惟新可大赦天下十

二月以牧守妄立碑颂辄兴寺塔第宅丰侈店肆商贩诏

中尉端衡肃厉威风以见事糺劾七品六品禄足代耕亦

不听锢店占肆争利城市也四年春二月蠕蠕主阿𨚗𭹹

帅众犯塞遣尚书左丞元孚兼尚书为北道行台持节喻

之四月阿𨚗瑰执元孚驱掠畜牧北遁诏骠𮪍大将军尚

书令李崇中军将军兼尚书右仆射元纂帅𮪍十万讨蠕

蠕岀塞三千馀里不及而还五年秦州城人莫折大提据

城反自称秦王杀刺史李彦诏雍州刺史元志讨之南秦

州城人孙獠张绞长命韩祖香据城反杀刺史崔游以应

大提遣城人卜胡袭克髙平杀镇将赫连略行台髙元荣

大提寻死子念生代立僣称天子年号天建置立百官孝

昌元年春正月徐州刺史元法僧据城反害行台髙谅自

称宋王年号天启遣其子景仲归于萧衍遣其将朝龙牙

成景隽元略等帅众赴彭城诏秘书监安乐王鉴回师以

讨之鉴于彭城南击元略大破之尽俘其众既而不备为

元法僧所败衍遣子豫章王综入守彭城法僧拥其竂属

守令兵武及郭邑士女万馀口南入夏四月辛卯皇太后

复临朝摄政引群臣面陈得失诏曰神龟之末权臣擅命

元乂刘腾阴相影响遂使皇太后幽隔后宫为有无君之

心积习不臣之迹縁事弥彰蔽耳目之明专生杀之柄天

下为之不康四郊由兹多垒此而可忍孰不可懐腾身既

往可追削爵乂之罪状诚合徽𬙊但以宗枝舅戚特全弘

贷之法可除名为民秋八月诏断逺近贡献珍丽违者免

官九月诏减天下租调之半十二月山胡刘蠡升反自称

天子置官寮二年春正月五原降户鲜于脩礼反于定州

鲁兴元年二月皇太后临大夏门亲览𡨚讼六月诏曰

自运属寇难历载于兹烽驿交驰征鼓不息朕威徳不能

𬒳经略无以及逺俾是苍生罹此荼炭何以茍安黄屋

无愧黔𥠖今便避居正殿𬞞飡素服当亲自招慕收集忠

勇有直言正諌之士敢决徇义之夫二十五日悉集华林

东门人别引见共论得失班告内外咸使闻知八月贼元

洪业斩鲜于脩礼请降为贼党葛荣所杀都督尓未荣

于肆州执刺史尉庆賔令其从叔羽生统州事九月葛荣败

都广阳王渊章武王融于博野白牛逻融殁于阵荣自

称天子号曰齐国年称广安冬十一月杜洛周攻䧟幽州

执刺史王延年及行台常景丙午税京师田租𠭇五升借

赁公田者𠭇一升闰月税市人入者各一钱居店舎为五

等三年春正月葛荣䧟殷州刺史崔楷固执节死之三月诏

金紫光禄大夫源子邕为大都督讨葛荣冬十月以卫将

军讨虏大都督尓朱荣为车𮪍将军仪同三司雍州刺史

萧宝寅据州反自号曰齐年称隆绪武太元年春正月定

州为杜洛周所䧟执刺史杨津是月皇女生秘言皇子大

赦改元二月帝崩于显阳殿年十九皇子即位大赦天下

皇太后诏曰皇家握暦受圗年将二百祖宗累圣社稷载

安朕以寡昧亲临万邦识谢涂山德惭文母属妖逆逓兴

四郊多故实望穹灵降祐麟趾众繁自潘充华有孕椒

宫兾诞储贰而熊罴无兆唯虺遂彰于时以国歩未康假称

统胤欲以厎定物情系仰宸极何图一旦弓剑莫追国道

中胤大行绝祀皇曽孙故临洮王宝晖丗子钊体自髙祖

天表卓异大行平日养爱特深义齐(⿱艹石)子事符当壁及翌

日弗愈大渐弥留乃延清蒲受命玉几曁陈依在庭登䇿

靡及允膺大宝即日践祚朕是用惶惧忸怩心焉靡诉今

丧君有君宗祏惟固宜议赏卿士爰及百辟凡厥在位并

加陟叙幼主即位仪同三司大都督尓朱荣抗表请奔丧

乃勒兵而入三月上尊谥曰孝明皇帝葬于定陵庙号

肃宗夏四月尓朱荣济河皇太后幼主皆崩




太平御览卷第一百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