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一百二十九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一百二十八 太平御览 卷之一百二十九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一百三十

太平御览卷第一百二十九

 偏霸部十三

   南齐萧道成    萧𧷤   萧昭业

     萧昭文    萧鸾   萧宝卷

     萧宝融

      萧道成

萧子显齐书曰太祖髙皇帝讳道成字邵伯小字𨷖将汉

相何二十四丗孙也何孙侍中彪免官居东海兰陵郡于

是为兰陵人太祖以元嘉四年丁卯岁生龙颡锺声鳞文

遍体儒士雷次宗立学鸡笼山年十三受业治礼记及左

氏春秋袭爵晋兴男江夏王大司马参军贠外侍郎直阁

中书舎人右军将军寻阳王子房反加辅国将军师众东

讨一日破十二垒转冠军将军持节北讨诸军事镇淮阴

徴还迁督徐兖二州军事南兖州刺史明帝常嫌太祖非

人臣相民间流言云萧道成当为天子帝愈以为疑遣镇

军将军呉喜以三千人北使令喜留军破釡自将银壷酒

封赐太祖戎服出门迎即酌饮之喜还帝意乃悦七年徴

还京师部下劝勿就徴太祖曰诸卿暗于见事主上诛诸

弟太子稚弱作万岁后计何𨵿他族唯应速发事缓必见

疑今骨肉相害自非灵长之运祸难将兴方与卿等戮力

及还京拜散𮪍常侍太子右卫率时丗祖以功当别封贛

县太祖以一门二封固辞不受诏许之加二百户明帝崩

遗诏为右卫将军领卫尉加兵五百人与尚书令𡊮粲护

军禇渊领军刘勔共掌机事加侍中江州刺史桂阳王休

范反出顿新亭以拒之加使持节平南将军给鼓吹一部

治新亭城垒未毕贼前军巳至太祖方解衣髙卧以安众

心索白虎幡登西垣使宁朔将军髙道庆羽林监陈显达

贠外郎王敬则浮舸与贼水战自新林至赤岸大破之贼平

振旅旋凯入百姓縁道聚观曰全国者此公也迁散𮪍常侍

中领军都督二兖徐青冀五州镇东将军南兖州刺史进

爵为公増邑二千户与𡊮粲禇渊刘秉更日入直号为四

贵四年加尚书左仆射威名既重苍梧王深相猜忌几加

大祸陈太妃骂之曰萧道成有功于国今(⿱艹石)害之后谁复

为汝着力者乃止杨玉夫等杀苍梧王迎立顺帝太祖移

镇东府进侍中司空录尚书事封竟陵郡公进太尉十二

州诸军事自大明太始巳来相承奢侈百姓成俗太祖辅

政罢御省尚方诸饰玩至是又上表禁人间华伪杂物不

得以金银为薄马乘具不得作金银渡不得作织成绣裙

衣道路不得着锦履不得用红色为幡盖衣服不得剪

彩帛为杂花不以七宝饰乐器不得以金银为花兽不得

辄铸金银为像又进假黄𨱆都督中外诸军事太傅领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

州牧剑履上殿入朝不趋赞拜不名署左右长史司马从

事中郎SKchar属各四人大尉录尚书事南徐州如故三月进

相国揔百揆封十郡为齐公备九锡之礼加玺绂逺游冠

位在诸侯王上四月进爵为王又命冕十有二旒建天子

旌旗出警入跸乐舞八佾辛卯宋使兼太保渊兼太尉僧

䖍奉玺绂禅位建元元年四月甲午即位于南郊柴燎告

天升坛受禅礼毕即建康宫大赦改升明三年为建元元

年封宋帝为汝阴王五月汝阴王薨追谥为宋顺帝四年

三月庚申有疾召司徒禇渊左仆射王俭曰吾遘疾弥留至

于危笃公等奉太子如事吾当令太子敦睦亲戚委任

贤才崇尚节俭弘宣简惠则天下之理尽矣壬戍崩于临光

殿年五十六谥曰太祖髙皇帝上少有大量博渉经史善

属文虽经纶夷险不废素业后宫器物栏槛以铜为饰者

改用䥫内殿施黄纱帐宫人著紫皮履欲以身率下移风

变俗毎曰使我治国十年当使金土同价四月庚寅葬武

进大安陵

     萧頥

萧子显齐书曰丗祖武皇帝讳頥字宣逺太祖长子也小

讳龙儿生于建康淸溪宅其夜陈孝后刘昭后同梦龙据

屋上故以字上𥘉为寻阳国侍郎辟西曹书佐出为贛令

尚书库部桂阳王休范反上遣军袭寻阳事平除晋熙王

咨议迁司徒右长史黄门郎散𮪍常侍江州刺史徴拜侍

中领军将军给鼓吹一部又加持节都督京畿诸军事仆

射中军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进爵为公给班剑二十人

齐国建为丗子加侍中南豫州刺史给油络车羽葆鼔吹

以石头为丗子宫置二率坊有服章一如东宫进为太子

及太祖即位为皇太子太祖崩上即位乙丑称先帝遗诏

以司徒禇渊录尚书左仆射王俭为尚书令丙申立皇太

妃王氏永明元年正月辛亥南郊大赦改元四年正月辛

亥藉田礼毕甲寅幸阅武堂营酒小㑹十一年正月皇太

子长懋薨甲午立太孙昭业为皇太孙七月上不豫徙居

迎昌殿始登阶而屋鸣咤甚恶之戊寅大渐诏曰始终大

期圣贤不免吾行年六十亦复何恨但皇业艰难万机事

重不能无遗虑耳太孙进德日茂社禝有𭔃子良善相毗

辅思弘治道百辟庶条各奉尔职谨事大孙勿有懈怠知

复何言又诏曰我识灭之后身着夏衣𦘕天 衣纯乌犀

导路器服悉不得用宝物及织成常所服身刀长短二口

铁环者随我入梓宫灵上勿以牲牢为𥙊𥙊唯设䴵茶饮

干饭酒脯而巳丧礼每存省约不须烦民百官六时入临

又显阳殿玉像诸佛及供飬具如别牒可尽心礼拜供飬自

今公私皆不得出家为道及起立塔寺以宅为精舎并严断

之唯年六十必有道心者听朝贤选序巳有别诏是日崩

年五十四九月丙寅葬景安陵帝刚毅有断为治緫大体

以冨国为先颇不喜游宴雕绮之事言常恨之未能顿遣

诏凡诸游烦宜从休息自今逺近荐献务存节俭珠玉玩

好伤工尤重严加禁绝

    萧昭业

萧子显齐书曰郁林王昭业字元尚小名法身文惠太子

长子也丗祖即位封南郡王文惠太子薨立为皇太孙即

位追尊文恵太子为丗宗文皇帝隆昌元年正月大赦改

元加太傅竟陵王子良殊礼闰月丁卯以镇军大将军西

昌侯鸾即本号开府仪同三司七月癸巳太后令嗣主特

锺沵气爰表弱龄自入纂鸿业长恶滋甚居丧无一日之哀

衰绖为忻宴之服昏酣长夜万机斯壅社稷危殆有过缀旒

镇军居正体道家国是赖伊霍之举实𭔃渊谟便可依旧典

以礼废黜中军新安王体自文皇睿哲天秀冝入嗣洪业永寜

四海外即以礼奉迎昭业少羙容止好隶书丗祖敕皇孙手

书不得妄出以贵重之进对音吐甚有令誉王侯五日一

问讯丗祖帝独呼昭业至幄座别加抚问呼为法身重爱

甚文惠太子崩昭业毎临𡘜辄号啕不自胜俄尔还内欢

𥬇极乐在丗祖丧泣竟入后宫常列故伎二部入阁迎奏

为南郡王时文恵太子禁其起居节其用度昭业谓豫章

王妃𢈔氏曰阿婆佛法言有福德生帝王家今日见作天

子便是大罪左右主师动见拘执不如作市边屠沽冨儿

百倍矣及即位极意赏赐动百数十万毎见钱曰昔时思

汝一个不得今用汝未期年之间所岀诸库储钱数亿垂

尽开主衣库与不逞群小又给阉人竖子各数人随其所

欲恣意辇取诸宝器以相剖击破碎之以为𥬇乐好鬬鸡

密买鸡至数千价丗祖御物甘草杖宫人寸断用之毁丗

祖招婉殿以封赐阉人徐龙驹为斋龙驹尤亲幸为后阁

舎人曰夜在宫房内昭业与文帝幸SKchar霍氏淫通龙驹劝

长留内声言度霍氏为尼以馀人代之皇后亦淫乱斋阁

通夜洞开内外淆杂无复分别壬辰使萧鸾等率兵自尚

书入云龙门戎服加朱衣于上帝在寿昌殿闻外有变使

閇内殿诸阉人登兴光楼望报云见一人戎服从数百人

在西锺下须㬰萧鸾领兵先入帝走向爱SKchar徐氏房拔剑

自刺不中以帛SKchar2出杀之馀党亦见诛卒时年二十二葬

以王礼

    萧昭文

萧子显齐书曰海陵恭王昭文字季尚文惠太子第二子

也封临汝公郁林王即位改封新安王及郁林王废尚书

令西昌侯鸾奉帝纂统延兴元年七月丁酉即位以尚

书令镇军大将军西昌侯鸾录尚书事扬州刺史封宣

城郡公十月进为太𫝊扬州牧如殊礼进爵为王辅政帝起

居皆咨而后行思食蒸鱼菜太官令以无录公命不与辛

亥皇太后令曰嗣主㓜冲庶政多昧早膺尪疾弗克负荷

太𫝊宣城公宜入承宝命式宁宗祏帝可降封海陵王十

一月称王有疾数遣御师占视乃殒之时年十五谥曰恭

     萧鸾

萧子显齐书曰髙宗明皇帝讳鸾字景栖始安贞王道生

子也少孤太祖抚育恩过诸子宋丗为安𠮷令有严能之

名迁宁朔将军淮南宣城二郡太守太祖践祚迁侍中封

西昌侯建武元年持节冠军将军郢州刺史丗祖即位转

度支尚书侍中领骁𮪍将军王子侯旧乘SKchar2帷车髙宗独

乘下帷仪从如素士迁中领军左卫将军豫州刺史尚书

左仆射领右卫将军武帝遗诏为侍中尚书令加镇军中书

监开府仪同三司海陵即位为使持节都督杨南徐三州

诸军事扬州刺史镇东城给五千人录尚书假黄𨱆中外

都督加殊礼进爵为王太后令废海陵王以上入纂大位

群臣三请乃受命建武元年十月癸亥即皇帝位大赦改

元戊子立皇太子宝卷赐天下为父后者爵一级二年十

月丁卯诏曰𮜿丗去奢事殷哲后训物以俭理镜前书朕

思所以迁淳改俗反古移民可罢东田毁兴光楼并敕水

衡量省御乘永太元年四月甲寅改元大赦五月以太子

中庶子梁王为雍州刺史已酉崩于正福殿年四十七帝

明审有吏才持法无所借大存俭约罢丗祖所起新林苑

以地还百姓废文帝所起太子东田卖之永明中舆辇舟

乘剔去金银还主衣库太官进食有裹蒸帝白可四片破

之馀充晚食丗祖掖庭中宫殿服御一无所改

     萧宝卷

萧子显书曰东昏侯讳宝卷字智藏髙宗第二子建武元

年立为皇太子髙宗崩太子即位永元元年正月大赦改

元辛卯祀南郊诏二品清官以上应食禄者有二亲或祖

父母年登七十并给见钱二千贯二年八月甲申夜宫内

失火十二月雍州刺史梁王起义兵于襄阳三年正月丙

申合朔事毕与宫人于阅武堂元㑹皇后正位帝戎服临

视三月南康王宝融即皇帝位于江陵以太子左率李居

士揔督西讨诸军事屯新亭九月义军至南州辅国将军

申曹军二万人于姑熟奔归丙辰李居士与义军战于新

亭败绩十月冀青二州刺史桓和入卫屯东宫已邜以众

降光禄大夫张瑰先守石头弃城奔还于是閇宫城自守

李居士以新亭降军筑长围守宫城十二月王珍国侍中

张𫍲等帅兵入殿废帝帝在东宫便好弄不喜书学及即

位性重涩少言不与朝士接唯亲信阉人日夜于后堂戏

马五更方卧至晡乃起渐出游走屏逐居民从万春门游

东宫以东至于郊外数十百里皆空家静室巷陌悬幔为

髙障置仗防之谓之屏除夜出晨反火光照天拜爱SKchar

氏为贵妃仍以金莲帖地使妃行于其上曰此歩歩莲花

耶每岀妃乘卧舆帝𮪍马从后着织成袴褶金薄帽执七

SKchar2矟戎服急装不变寒暑凌冒雨雪不避坑阱驰骋渇乏

辄下马解取腰边蠡器酌水饮之复上马驰去选无赖小

儿善走者为逐马左右百人常以自随置射雉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二百九

十六处翳中帷帐及歩障皆祫縁以红锦金银镂弩牙玳

瑁帖箭郊郭四民樵⿱⺾⿰𩵋禾路绝吉凶失时𨏮疾弃尸不得殡

葬后宫遭火之后更起仙华神仙玉寿诸殿刻画雕彩麝

香涂壁锦幔珠帘穷极绮丽又信鬼神崔恵景事时蒋

子文神为假黄钺使持节相国太宰大将军扬州牧锺山王以

至尊为皇帝迎神像及诸庙杂神皆入后宫祷祀祈福及

闻兵入趋岀户阉人黄大刀伤其SKchar仆地曰奴反耶直后

张齐斩首送梁王称宣德皇后令依汉海昏侯故事追封

东昏侯

唐袐书监虞丗南公子先生论云公子曰宋齐二代废主

有五并骄淫狂𭧂前后如一或身𬒳杀戮或倾坠宗社岂

厥性顽凶自贻非命将天之所弃用倾代业者乎先生曰

夫木之性直匠者揉以为轮金之性刚工人理以成器岂

人事也唯上智下愚持禀异气中庸之才全由训习自宋

齐以来东宫师傅备贠而巳贵贱礼隔规献无由且多以

位升罕由德进善乎哉贾生之言昔者成王㓜在襁褓之

中召公为太保周公为太传太公为太师保则保其身体

𫝊则𫝊以德义师则导之教训此三公之职也又置三少曰

少保少𫝊少师是与太子宴者也故乃孩提有职三公三少

同明者孝仁义礼以导习之遂去邪人不使见恶行选天

下之儒士孝悌博闻有道术者以翼卫之使与太子居处

故太子生乃见正事闻正言行正道左右前后皆正人也

习与正人居无不能无正犹生长齐地不能不齐言习与

不正人居犹生长楚地不能不楚言也𥘿使赵髙𫝊胡亥

教之狱讼所习者非斩劓人则夷人之三族也故胡亥今

日即位明日射人有忠諌者谓之诽谤深计者为之妖言

视杀人如刈草菅然岂胡亥之性恶哉彼其导之者非其

理也故选左右禆教之最急此五君者禀凡庸之性无周

召之师逺益友之箴规狎不尚之近习以斯下质生而楚

言覆国忘身理数然也

     萧宝融

萧子显齐书曰和帝讳宝融字智昭髙宗第八子建武元

年封随郡王永元元年改封南康王出为荆州宁益梁南

北𥘿七州诸军事西平郎将荆州刺史萧颖胄杀巴西梓潼二

郡太守刘山阳奉王举兵以雍州刺史萧衍为使持节都

督诸军事左将军以萧颖胄为右将军督行诸军事夏侯

亶自京师至江陵称宣德太后令南康王冝纂成国祚光

临亿兆方俟清宫未即大号可且封十郡为宣城王加相

国荆州牧又加黄钺萧颖胄为左长史进号镇军萧衍进

号征东将军巳已群僚上尊号中兴元年正月乙已即皇

帝位大赦改元以相国左长史萧颖胄为尚书令冠军将

军萧衍为雍州刺史十二月建康平皇太后令以萧衍为

大司马录尚书事骠𮪍大将军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州刺史封建安郡公依

晋武陵王遵承制故事百僚致敬二年正月皇太后临朝

入居内殿以大司马萧衍为都督中外诸军事殊礼进位

相国揔百揆扬州牧封十郡为梁公备九锡之礼逺游冠

位在诸王上二月进梁王爵为王増封十郡建天子旍旗

警入跸三月景辰逊位于梁丁卯梁奉帝为巴陵王徙姑

熟戊辰薨年十五追为和帝葬恭陵

史臣曰夏以桀亡殷因纣灭郊天改朔理无延丗而皇符

所集重兴西楚神器暂来虽有𡨋数徽名大号斯为幸矣



太平御览卷第一百二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