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一百五十一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一百五十 太平御览 卷之一百五十一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一百五十二

太平御览卷第一百五十一

 皇亲部十七

   诸王下      王妃

     诸王下

魏志曰邓哀王冲字仓舒少聦察歧嶷生五六歳智惠所及

(⿱艹石)成人之智孙权曾致巨象太祖欲知其斤重访之群下

咸莫能出其理冲曰置象大舡之上而刻其水痕所至称

物以载之则校可知矣太祖大恱时军国多事用刑严重

太祖马鞍在库而为䑕所啮库吏惧必死欲面缚首罪犹

惧不免冲谓曰待三日然后自归冲于是以刃穿单衣如

䑕啮者谬为失意貌有愁色太祖问之冲对曰丗俗以为

䑕啮衣者其主不𠮷今单衣见啮是以忧戚太祖曰此妄

言耳无所苦也俄而库吏以啮鞍闻太祖𥬇曰儿衣在侧

尚啮况鞍悬柱乎一无所问冲仁爱识逹皆此𩔖也太祖

数对群臣称述有欲传后意年十三病卒太祖亲为请命

及亡哀甚文帝寛喻太祖太祖曰此我之不幸而汝曹之

幸也

又曰中山王衮建安二十一年封平郷侯少好学年十馀

歳能属文毎读书文学左右常恐以精力为病数諌止之

然性所乐不能废也

又曰乐陵王茂性傲很少无宠于太祖及文帝丗又独不

太和元年徙封𦕅城公其年为王诏曰昔象之为虐至

甚而舜犹侯之有SKchar近汉氏淮南阜陵皆为乱臣逆子而

锡土有虞建之于上古汉文明帝行之于前代斯皆敦叙

亲亲之厚义也𦕅城公茂少不闲礼教长不务善道先帝

以为古之立诸侯也皆命贤者故SKchar姓未有不为侯者是以

独不王茂太皇太后数以为言如闻茂顷来小知悔昔之

非今封茂为𦕅城王以慰太皇太后下流之念

又曰任城威王彰字子文少善射御膂力过人手格猛兽

不避险阻数从征伐志意慷慨太祖常抑之曰汝不念读

书慕圣道而好乘汗马击剑此一夫之用何足贵也或谏

彰读书彰谓左右曰大丈夫一为卫霍将十万𮪍驰沙漠

驱戎狄立功建号耳何能为博士耶

又曰陈思王植字子建年十馀歳读诵时论及辞赋数十

万言善属文太祖尝视其文谓植曰汝倩人耳植跪曰言

出为论下笔成章頋当面试奈何倩人时邺铜爵台新成

太祖悉将诸子登台使各为赋植援笔立成可观太祖甚

异之性简易不治威仪舆马服饰不尚华丽毎进见难问

应声而对特见宠爱

蜀志曰鲁王永字公𥘉永憎官人黄皓皓既信任用事构

永于后主稍䟽外永至不得朝见者十馀年

呉书曰南阳王和字子孝𬒳谴之长沙行过芜湖有鹊巢

于帆樯故官僚闻之皆忧𢡖以为樯非乆安之象或言鹊

巢之诗有积行累功以致爵位之言今王至德茂行当复国

傥神灵以此告寤人意乎

呉志曰鲁王霸字子威和同母弟也和为太子霸为鲁王

宠爱崇特与和无殊顷之和霸不穆之声闻于权耳权禁

断往来假以精学

又曰齐王奋字子扬居武昌权薨太博诸葛恪不欲诸王

处江濵兵马之地徙奋于䂊章奋怒不从命又数越法度

恪上笺谏曰帝王之尊与天同位是以家天下臣父兄大王

冝上惟太伯顺父之志中念河间献王东海王强恭敬之

节下当存抑骄恣荒乱以为警戒

晋书曰安平献王孚丗祖受禅为太𫳐一门三丗同时十

人封王二人丗子父子位极人臣子孙咸居大官出则旌

旗节𨱆入则貂蝉衮冕自公族之宠未始有也享年九十

然而夙夜滋恭恒有履冰之惧

又曰安平王孚武帝以孚明德属尊当宣化树教为群后

作则遂备置官属焉又以孚内有亲戚外有交游惠下之

费而经用不丰奉绢二千疋及元㑹诏孚舆车上殿帝于

阶迎拜既坐帝亲奉觞上寿如家人礼帝毎拜孚跪而止

之又给以云母辇青盖车孚虽见尊宠不以为荣常有忧

又曰安平献王孚性通和以贞白自立未尝有怨于人陈

留殷武有名于海内尝罹罪谴孚往省之遂与同处分食

谈者称焉

又曰平原王干字子良宣帝子太始元年封平原王邑一

千三百户四年给鼔吹驸马二疋使服侍中之服干不治

国事虽有爵禄(⿱艹石)不在身所得俸秩皆露积腐烂齐王囧

为长沙王乂所杀干哭之哀谓左右曰宗室转衰唯此儿

最可而复害之从今殆矣

又曰文帝崩齐王攸率礼过哀上以攸至孝毁甚二年五

月文明皇太后亲临省攸攸毁瘠尘黒貌不可识太后留

攸慰抚旬日还中诏勉攸曰(⿱艹石)万一加以他疾将复如何

冝逺虑𭰹思不可专守一意以䧟于不孝(⿱艹石)复不从往言

当遣人监守饮食

又曰武帝子乂字仕庆封长沙王性果厉有威断𥘉入洛

谓成都王曰天下先帝之业王冝维之时齐王囧已至闻

乂言者皆惮之

又曰成都王颖字章度武帝子后屯𮪍校尉加散𮪍常侍

状美而神明少乃不知书

又曰梁孝王肜宣帝子拜大将军领西戎校尉因大㑹语

王铨曰我从兄为尚书令不能啖大脔铨知肜求为尚书

令答曰下邳王为令与天下共嚼啖大脔故难公在此独

嚼肜曰长安大脔谁耶诠答卢播是肜曰是吾家吏隐忍

之耳诠曰天下皆王家吏王法可不复行之耶

又曰齐王攸好学不倦借人书皆为治护时还有水旱则

出租秩加贱以赈国人须丰年乃收入夲直太康三年

齐王攸当出方岳遂抚其国加都督青州增封济南郡备

物典䇿轩悬之乐六佾之舞赐黄𨱆朝车乘舆之副

晋阳秋曰齐王冏辅政士以牛酒郊劳平原王干独赍百

钱于怀贺之

晋中兴书曰谯王丞镇湘州至武昌释军备见王敦敦因

宴集谓丞曰大王雅素佳士非将御才也丞曰公未尽耳

安知铅刀不能一割丞以敦欲测其情故发此言敦果谓

钱鳯曰彼不知惧而学壮语此之不武何能为听丞之镇

又曰武陵威王晞为桓温所收忠敬王少子也𬒳废后新

安王遵初封新宁王年十二受拜流涕哀戚左右将军桓

伊当造遵遵恕门人曰何通桓氏门人曰桓伊与桓温踈宗

相见无嫌遵曰我闻人姓木边便欲杀之况诸桓乎由是

少称聦察及长辄凡退无复名望

晋百官表曰王古号也夏殷周称王金玺龟釰𫄸朱绶五

时朝服逺游冠佩山𤣥玉

沈约宋书曰彭城王义康性好吏职锐意文案糺剔是非

凡所陈奏入无不可方伯并委义康授用由是朝野辐凑

势倾天下义康亦自强不息无有懈倦

又曰南郡王义宣为荆州刺史白晰美须眉长七尺五寸

𦝫带十围多畜嫔媵后房千馀尼媪数百男女四十人崇

饰绮丽费用殷广

又曰江夏王义恭性嗜不恒与时移变自始至终屡迁弟

宅与人游𣢾意好亦多不终而奢侈无度不受财宝前废

帝狂勃无道义恭元景等谋欲废立永光元年八月废帝

亲率羽林兵于第害之并其四子时年五十三断折义恭

支体分裂肠挑取眼睛以蜜渍之谓之为鬼目粽

又曰衡阳王义季为荆州刺史先是临川王义庆在任巴

蜀乱扰师旅应接府库空虚义季躬行节俭蓄财省用数

年间还复充实队主续丰母老家贫无以充养遂断不食

肉义季哀其志给丰母月白米二斛钱一千并制丰啖肉

义季素拙书上听使馀人书启事唯自署名而巳二十一

年徴为都督南徐兖青兾幽六州诸军事南兖州刺史登

舟之日帷帐器服诸应随刺史者悉留之荆楚以为美谈

又曰桂阳王休范进位司空休范素凡讷少知解不为诸

兄所齿遇太宗常指左右人谓王景文曰休范人才不及

此以我弟故生使冨贵释氏愿生王家良有以也

又曰建平宣简王宏字休度文帝第七子也少而闲素笃

好文籍太祖宠爱殊常为立第鸡笼山尽山水之美建平

国髙他国一阶

又曰晋平王休祐贪淫好财色在荆州列所营财货以短

钱一百赋民田登求白米一斛皆令彻白(⿱艹石)折者悉简籴

此米𦫵一百至时又不受米平米责钱凡诸求皆如此

萧子显齐书曰竟陵王子良云英少尚礼才好士居不疑

之地倾意賔客天下才学皆游集焉

后魏书曰河南王平原拜齐州刺史善于怀抚边民归附

者千有馀家时歳频不登齐民饥馑平原以私米三千馀

斛为粥以全民命北州戍卒一千馀人还者皆给路粮百

姓咸称咏之州民韩凝之等千馀人诣阙讼之髙祖览而

嘉叹

又曰任城王澄字道镜少好学文明太后引见诫厉之顾

谓中书令李冲曰此儿风神秀发德音闲婉当为宗室领

䄂后为中书令改授尚书萧頥使𢈔荜来朝荜见澄音韵

道雅风仪秀逸谓主客郎张彛曰往魏任城乃以文见美

又曰安定王休少而聦慧治断有称车驾南伐领大司马

髙祖亲行军遇休以三盗人徇于军将斩之有诏赦之休

执曰陛下亲御六师跋渉野次军行始尓已有姧切如其

不斩何以息盗请必行刑以肃姧匿诏曰大司马执宪诚

应如是但因縁㑹朕闻王者之体亦应有非常之泽虽违

军法可特原之休乃奉诏髙祖谓司徒冯诞曰大司马严

而秉法诸君不可不愼于是六军肃然

又曰永昌王健姿貌魁壮善弓马逹兵法所征战常有大

功才艺比陈留桓王而智略过人

又曰临淮王彧字文(⿱艹石)少有才学时誉甚美侍中崔光见

彧退而谓人曰黒头三公当此人也琅瑘王诵有名人也

见之未尝不心醉忘疲

又曰东平王匡字建扶性耿介有气节髙祖器之谓曰叔

父必能仪刑社稷匡辅朕躬今可改名为匡丗宗即位时

茹皓始有宠百寮微惮之丗宗曾于山陵还诏匡陪乘又

命皓登车皓褰裳将上匡諌上丗宗推之令下当时壮其

忠謇

又曰广陵王羽字叔翻少而聦惠有断狱之称领廷尉髙

祖幸羽第与诸弟言曰朕昨亲受民讼始知广陵之明了

咸阳王禧对曰臣年为广陵兄明为广陵弟髙祖曰我为

汝兄汝为羽昆汝复何恨

又曰彭城王勰字产和小而歧嶷姿性不群勰生而母潘

氏卒及有所知启求追服文明太后不许乃毁瘠三年不

叅吉庆髙祖大奇之敏而耽学不舍昼夜博综经史雅好

属文从征河北破新野南阳髙祖令勰为露布勰辞曰臣

闻露布者布于四海露之耳目必须威示天下以臣小才

岂是大用髙祖曰但可为之及就尤𩔖帝文有不见者咸

谓御笔髙祖曰汝所为者人谓吾制非兄则弟谁能辩之

史齐书曰安德王延宗文襄第五子母陈氏广宁王𠆸也延

宗㓜为文宣所养年十二犹𮪍置腹上令溺已齐中抱之

曰可怜止有此一个问欲作何王对曰欲冲天王文宣问

杨愔愔曰天下无此郡名愿使安于德于是封安德焉

隋书曰杨雄髙祖族子也𥘉封清漳王仁寿𥘉髙祖曰清

漳之名未允声望命职方进地图上指安德郡以示群臣

曰此号足为名德相称于是改封安德王

唐书曰纪王愼为贝州刺史愼少好学长于文吏皇族中与

越王贞齐名时人号为纪越

贾𧨏书曰髙皇帝分天下以封有功之臣反者如猬毛而

起髙皇帝以为不可是故去不义诸侯空其国择良日立

诸子雒阳上东门之外诸子毕王而天下乃安

蔡邕独断曰汉制皇子封为王其实诸侯也周末诸侯或

称故以王号加之惣名诸侯王法律家皆曰列侯天子大

社以五色土为坛皇子封为王者受天子太社之土以所

封之方色东方受青南方受赤他以其方色藉以白茅归

国以立社稷谓之茅土

     王妃

史记曰赵王友以诸吕女为后弗爱爱他SKchar诸吕女妒怒

谗之太后诬以罪太后怒以故召赵王赵王至置邸不见命卫

士围守之弗与食赵王饿迺歌曰诸吕用事兮刘氏危迫胁

王侯兮强授我妃我妃既妒兮诬我以恶谗女乱国兮上曾

不寤〇续汉书曰乐安陈夫人孝质皇帝母也家夲魏郡

少以𠆸入孝王家得幸生质帝梁兾欲专国权令帝母不

得至京都又帝短祚是以外家无他宠帝拜夫人为王妃

范晔后汉书曰董卓置𢎞农王于阁上使郎中令李儒进

鸩王乃与妻唐SKchar及宫人别坐者皆歔欷王谓SKchar曰卿王

者妃𫝑不复为吏臣妻自爱从此长辞遂饮药而死时年

十八唐SKchar颍川人也王薨归郷里父欲嫁之SKchar誓不许及

李𠐶破长安遣兵抄𨵿东略得SKchar𠐶因欲妻之不听而终

不自名尚书贾诩知之以状白献帝帝闻感怆乃下诏迎

SKchar置园中使侍中持节拜为𢎞农王妃

魏志曰中山恭王衮衮得病诏遣太医视疾又遣太妃沛

王林并就省疾

又曰彭城王据建安十六年封范阳侯以环太妃彭城人

徙封彭城

呉志曰呉主孙权谢夫人㑹稽山阴人也父㷡权聘以为

妃爱幸有宠后权纳姑孙徐氏欲令谢下之不肯由是失

志早卒

又曰呉主孙权徐夫人呉郡冨春人也祖父真与权父坚

相亲坚以妺妻真生琨琨生夫人𥘉适同郡陆尚尚卒权

为讨虏将军在呉娉以为妃后母养子登后权迁移以夫

人妒忌废处呉积十馀年寻卒

臧荣绪晋书曰贾充前妻李氏生二女荃浚禁锢解荃等

屡请充迎其母而父不判充当镇𨵿中屯军城西为供帐

受百官钱荃浚遂突出于坐中叩头流血诉充并陈说

客以母应还之意荃是齐献王之妃众賔皆惊起散出充

甚愧愕

晋中兴书曰海西李皇后𢈔氏字道怜司空冰女也初为

海西王妃海西即位拜为皇后㤗和元年崩葬敬平陵海

西公夫人无子

又曰简文皇后王氏字兰SKchar后以冠族太宗纳焉𥘉为㑹

稽王妃生子道生为丗子并失太宗意后及道生俱𬒳

废以忧薨烈宗践祚追尊曰顺皇后

又曰中宗母太妃夏侯氏字光SKchar一字铜环太妃为恭王

妃生中宗王薨中宗嗣立称王太妃永嘉元年薨还葬琅

又曰元敬皇后虞氏字孟母济阳外黄人中宗之为王纳

后为妃永嘉六年

又曰康献皇后禇氏字䔉太傅裒之女也后以名家人为

琅瑘王妃生孝穆皇帝

萧子显齐书曰隋郡王子隆字云兴娶尚书令王俭女为

妃上以子隆能属文谓俭曰我家东阿重出实为皇家蕃

后魏书曰元匡为太宗正卿河南邑中正奏亲王及始蕃

二王蕃妻悉有妃号而三蕃巳下皆谓妻上不得同为妃

名而下不如五品巳上有命妇之号𥨸以为疑曰夫贵于

朝妻荣于室妇人无定𦫵降从夫三蕃既启王封妃名亦

同等妻者齐也理与纪齐可从妃例自是三蕃王妻名号

始定

又曰阳平王显诏曰显所生亲李诞育懿胤仪形藩国母

縁子贵义著春秋可授阳平王太妃以申典例





太平御览卷第一百五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