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一百五十二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一百五十一 太平御览 卷之一百五十二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一百五十三

太平御览卷第一百五十二   皇亲部十八

     公主

易㤗卦曰帝乙归妹以祉元𠮷妇人谓嫁曰归㤗者阴阳交秦之时女随尊位履中

居顺帝乙归妹诚合斯义

尚书尧典曰𨤲降二女于妫汭嫔于虞注云降下也嫔妇

楚辞曰帝子降兮北渚目渺渺兮愁予王逸注曰黄子尧子也

毛诗曰何彼秾矣美王SKchar也虽则王SKchar亦下嫁于诸侯车

服不系其夫下王后一等犹执妇道以成肃雍之德也何

彼秾矣棠棣之华SKchar不肃雍王SKchar之车何彼秾矣华如桃

李平王之孙齐侯之子

春秋左传曰襄四年曰昔虞阏父为周陶正以服事我先

阏父舜之后当周之兴阏父为武王陶正我先王赖其利器用也与其神明

之后也舜圣故谓之神明庸以元女大SKchar配胡公庸用也元女武王之长女胡公

阏父之子满也而封诸陈以备三恪周得天下封夏殷二王后又封舜后谓之恪并二王后为

三国其礼转降示敬而巳故曰三恪

又庄元年曰单伯送王SKchar王将嫁女于齐命鲁为主故单伯送天子嫁女于诸侯使同姓

诸侯主之不亲昏尊卑不敌筑王SKchar之馆于外

公羊传曰天子嫁女于诸侯天子至尊不自主婚必使诸

侯同姓者主之

       史记曰婺女天孙也

又曰公叔相魏尚魏公主而害呉起公叔之仆曰易去也

魏相曰奈何其仆曰呉起为人节廉而自喜也君因先与

武侯言曰夫呉起贤人也而侯之国小又与强𥘿壤界窃

恐呉越之无留心也侯即曰奈何因谓侯曰恐试近以公

主起有留心则必爱无留心则必辞侯以此卜之君因召

呉起而与归即令公主怒而轻君起见公主之轻君也则

必辞于是呉起见公主之贱魏相果辞魏武侯魏武侯疑

之而不信也

又曰李斯长男由为三川守诸男皆尚𥘿公主诸女悉嫁

诸公子由告归咸阳斯置酒于家百官长皆前为寿门庭

车𮪍以千数

汉书曰单于兵强数苦北边上问娄敬敬曰陛下诚能以

嫡公主妻单于厚奉遗之彼知汉女送厚蛮夷必慕以为

阏氏生子必为太子岂曾闻外孙与大父抗礼哉

又曰周勃下廷尉吏侵辱之勃以千金与狱吏狱吏迺书

牍背示之曰以公主为证公主孝文女也勃子胜尚之故

狱吏教引为证

又曰宣平侯张敖尚惠帝姊鲁元公主有女惠帝即位吕

太后欲为重亲以公主女配帝

又曰孝武卫皇后字子夫为平阳主讴者武帝即位数年

无子过平阳主既饮讴者进帝独说子夫帝起更衣子夫

侍尚衣轩中得幸还坐甚忻赐平阳主金千斤子夫上车

主拊其背曰行矣强饭勉之即贵愿无相忘

又曰乌孙以马千疋娉女汉元封中遣江都王建女细君

为公主以妻焉赐乘舆服御物为备官属侍御数百人赠

送甚盛乌孙昆莫以为右夫人公主至其国自治宫室昆

莫年老言语不通公主悲愁自为作歌天子闻而怜之遣

使持帷帐锦绣给遗焉

又曰林虑公主子昭平君尚武帝女夷安公主林虑病困

以金千斤钱千万为昭平君豫赎死罪帝许之林虑公主

卒昭平日骄醉杀主傅母系狱廷尉上请左右为言前入

赎陛下许之帝曰吾弟老有是一子死以嘱我故于是为

之垂涕良乆曰法令先帝所造因弟故而诬先帝之法吾

何面目入髙庙乎遂可其奏

又曰昭帝始立年八歳帝长姊鄂邑盖长公主居禁中共

养帝盖公主私通客河间丁外人上与大将军闻之不绝

主欢有诏外人侍长公主

又曰初帝姑馆陶公主号窦大主堂邑侯陈午尚之午死

主寡居年五十馀矣董偃始与母以卖珠为事年十三随母

出入主家左右言其姣好召见曰吾为母养之因留第中

教书计相马御射颇读传记至年十八冠出则执辔入则

侍内为人温柔爱人以故诸公接之名称城中号曰董君

又曰梁王以至亲故得自置相二千石出入游戏僭于天

子天子闻之心不善太后知帝弗善迺怒梁使者弗见按

责王所为梁使见太长公主如淳曰景帝姊也而泣曰何梁王为

人子之孝为人臣之忠太后曾不省也长公主具以告太

后太后喜为帝言之帝心迺解

又曰乌孙公主遣女来至京师学鼔琴汉遣侍郎乐奉送

主女过龟兹龟兹前遣人至乌孙求公主女未还㑹女过

龟兹龟兹王器留不遣复使使报公主公主许之后公主

上书愿令女比宗室入朝而龟兹王绛賔亦爱其夫人上

书言得尚汉外孙为昆弟愿与公主女俱入朝后数来朝

贺乐汉衣服制度归其国治宫室作徼道周卫出入传呼

如汉家仪外国胡人皆曰驴非驴马非马(⿱艹石)龟兹王所谓

骡也

又曰薛宣封为侯时妻死而敬武马公主寡居上令宣尚

焉及宣免归故郡公主留京师后宣卒公主上书愿还宣葬

延陵奏可其子况私从炖煌归长安㑹赦因留与主私乱

后汉书曰汉制皇女皆封县公主仪服同列侯其尊崇者

加号长公主仪服同蕃王诸王女皆封县亭公主仪服同

郷亭侯肃宗唯特封东平宪王苍琅瑘孝王京女为县公

主其后安帝桓帝妹亦封长公主同之皇女皇女封公主

者所生之子袭母封为列侯皆传国于后郷亭之封则不

传袭

又曰光武姊湖阳公主新寡帝与共论朝臣微观其意主

曰宋公威容德器群臣莫及帝曰方且图之后宋𢎞𬒳

见帝令主坐屏风后因谓𢎞曰喭言贵易交冨易妻人情

乎𢎞曰臣闻贫贼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帝顾主

曰事不谐矣

又曰董宣为洛阳令时湖阳公主苍头白日杀人因匿主

家吏不能得及主出行而以奴骖乘宣于夏门候之乃驻

车叩马以刀画地大言数主之失叱奴下车因杖杀之主

即还宫诉帝帝大怒召宣欲棰杀之宣叩头曰愿乞一言

而死帝曰欲何言宣曰陛下圣德中兴而纵奴杀良民将

何以治天下乎臣不须棰请得自杀即以头击楹血𬒳

帝令小黄门持之使宣叩头谢主宣不从帝强使顿之宣

两手据地终不肯俯主曰文叔为白衣时藏亡匿死吏不敢

至门今为天子威不能行一令乎帝𥬇曰天子不与白衣

又曰邓晨初娶丗祖姊元及汉兵起晨将賔客㑹𣗥阳兵

败丗祖即位封晨房子侯帝又感悼姊没于乱兵追封谥

元为新野节义长公主立庙于县西封晨长子汎为呉房

侯以奉公主之祀

又曰窦宪字伯度女弟立为皇后宪恃宫掖声势遂以贱

直请夺沁水公主园田主逼畏不敢计后肃宗驾出过园

指以问宪宪喑呜不能对

又曰班始尚清河孝王女阴城公主顺帝之姑贵骄淫

与所嬖人居帷中召始入使伏床下始积怒永建五年

抜刀杀主帝大怒腰斩始同产皆弃市

又曰窦融长子䄓尚内黄公主子勲尚东海恭王强女比

阳公主又子固亦尚世祖女𣵀阳公主窦氏一公两侯三

主亲戚功臣中莫与为比

又曰皇女义王建武十五年封舞阳公主适延陵郷侯大

仆梁松舞阳县属颍川郡松梁统之子其传云尚光武女舞阴公主又邓训传舞阴公主子梁扈有罪与交

通此云舞阳误松坐诽谤诛

又曰皇女中礼十五年封𣵀阳公主适显亲侯大鸿胪窦

𣵀阳属南阳郡显亲县属汉阳郡固窦融子肃宗尊为长公主

皇女红夫十五年封馆陶公主适驸马都尉韩光光坐与

淮阳王延谋反诛

又曰馆陶公主为子求郎明帝不许而赐钱千万谓群臣

曰郎官上应列宿出宰百里有非其人则民受其殃是以

难之也

又曰明帝永平二年少府阴就子丰杀妻郦邑公主就坐

自杀

续汉书曰印玺绶王公玉匣银缕夫人贵人长公主絧缕

谢承后汉书曰杨乔为尚书容仪伟丽数上书言政事桓

帝爱其才貌诏妻以公主乔固让不听遂閇口不食七日

而死

魏志曰明帝爱女淑薨追封谥淑为平原公主为之立庙

魏略曰初东阿王植到𨵿自念有过冝当谢帝乃留其从

官着𨵿东将两三人微行见清河公主欲因主以谢而𨵿

吏以闻帝使人逆之不得太后以为自杀也对帝泣下

魏末传曰何晏妇金郷公主即晏同母妹公主贤明谓其

母沛王太妃曰晏为恶日甚将不保身母𥬇曰汝得无妒

晏耶俄而晏死有一男年五六歳宣王遣人录之晏妇藏

其子王宫中向使者搏颊乞之使者具以白宣王宣王亦

闻晏妇有先见之言心常嘉之且为沛王故特原不杀

呉志曰朱据字子范呉郡人有姿貌乃尚公主拜左将军

封云阳侯谦虚接士轻财好施

晋书曰王济字武子少知名尚武帝妹常山公主公主妒

忌两目失明终无子

又曰武帝敕卫瓘第四子宣尚繁昌公主瓘自以诸王之

故胄婚对微素抗表固辞不许

又曰孙秀子㑹年二十为射声校尉尚帝女河东公主公

主母丧未期便纳娉礼㑹形貌短陋奴仆之下者初时与

冨室儿于城西贩马百姓忽闻其尚主莫不骇愕

又曰桓温尚南康公主温与𢈔翼友善𢘆相期以宁济之

事翼尝荐温于明帝曰桓温少有雄略愿陛下勿以常婿

畜之冝委以方邵之任托其𢎞济艰难翼卒以温为都督

荆梁四州诸军事

又曰武帝为晋陵主求婿王珣曰谢混虽不及刘真长不

减王子敬帝曰如此便足㑹帝崩𡊮嵩欲以女妻之珣曰

卿莫近禁脔

臧荣绪晋书曰贾后二女宣华女彦封宣华𢎞农郡公主

女彦年八歳聦明歧嶷便能书学讽诵诗论病困贾后欲

议封女彦语后曰我尚小未及成人礼不用公主及薨谥

哀献皇女以长公主礼送葬

又曰孝怀詹事裴绍息猷尚荣阳长公主绍字承伯秀从

兄子猷不愿㛰闻诏在中书即娉温峤妹中丞傅宣奏猷

大不敬

又曰帝之姑姊妹皆为长公主加绿绶

晋中兴书曰王敦字处冲尚武帝女襄城公主天下大乱

敦将还台悉以主嫁时侍婢百馀人配给将士金宝一时

弃梋

又曰临海公主惠帝第四女羊皇后所生初封清河公主

未出适值永嘉乱传卖长城民钱温温以送女女遇主甚

酷主自告呉兴太守周礼以闻于是杀温及女适谯国曹

又曰南康宣公主兴男明帝长女𢈔后所生初封遂安县

主适桓温

又曰新安愍公主道福简文第三女徐淑媛所生适桓济

重适王献之

晋讃曰初卫瓘子宣尚世祖女繁昌公主宣遇黄门不厚

致有谗构杨骏欲专朝政讽内外夺宣公主瓘由此去位上

㑹诸妃主议问主宣待汝薄今欲离汝意云何主素讷不

能自申但泣泣是不欲离诸主因言泣是妇人重于再出

故泣耳于是遂离与姑妹书称故新妇

宋书曰公主纳徴虎豹皮各一

又曰王偃字子游母晋孝武帝女弟鄱阳公主宋受禅封

永成君偃尚宋武帝第二女呉兴长公主讳荣男常裸偃

缚诸庭树时天夜雪噤冻乆之偃兄恢排阁告主乃免偃谦

虚恭谨不以世事𨵿怀位右光禄大夫赠开府仪同三司子

藻位东阳太守尚文帝第六女临川长公主讳英媛公主

性妒而藻别爱左右人呉崇祖景和中主谗之于废帝藻

下狱死主与王氏离婚

又曰何瑀尚武帝少女䂊章康长公主讳次男公主先适

徐乔美容色聦敏有智数文帝丗礼待特隆瑀豪竞于时

与平昌孟灵休东海何勖等并以舆马相尚公主与瑀情

爱隆密何氏踈戚莫不霑𬒳恩纪

又曰赵倩尚文帝第四女海盐公主甚爱重倩尝因言戏

以手击主事上闻文帝离婚

又曰禇湛之字休𤣥秀之子也尚宋武第七女治安公主

拜驸马都尉著作佐郎公主薨复尚武帝第五女呉郡宣

公主诸尚主者并因丗胄不必皆有才能湛之谨实有意

干故为文帝所知历显位



太平御览卷第一百五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