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七百九十二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七百九十一 太平御览 卷之七百九十二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七百九十三

太平御览卷第七百九十二   四夷部十三

 西戎一

  惣序西戎  婼羌婼而庶切  鄯  善

  于阗    大𥘿    龟兹龟音丘兹音茨

  天竺

     惣序西戎

易曰髙宗伐鬼方三年克之鬼方西羌也

书曰西戎即叙羡禹功也

诗曰在其板屋乱我心曲西戎板屋也

又曰自彼氐羌莫敢不来王

尔雅曰西至于邠国极逺之国

又曰西至日所入为太𮐃即𮐃汜也太𮐃之人信

礼曰西方曰戎𬒳发衣皮有不粒食者矣

传曰辛有适伊川见𬒳发而𥙊于野曰不及百年此其戎

乎其礼先亡矣

又曰𥘿晋迁陆浑之戎于伊川

汉书曰西域以孝武时始通本三十六国其后稍分至五

十馀皆在匈奴之西乌孙之南南北有大山中央者河东

西六千馀里南北千馀里东则接汉限以玉门阳𨵿西则

限以葱领

曰出阳𨵿自近者始曰婼羌婼音而遮婼羌国王号去胡

来王言去离胡戎来附汉也

又曰汉武帝征和中贰师将军李广利以军降匈奴帝既

悔于征伐而捜粟都尉桑弘羊与丞相御史奏言故轮台

以东捷枝渠梨皆故国也轮台渠地名今在交河北庭界广饶水草有漑

田五千顷以上处温和田美可益通沟渠种五榖与中国

同时熟田一歳有积榖募人壮徤有累重敢徙者诣田所

累重谓妻子家属也就畜积为本业垦漑田稍筑列亭连城西以威西国

𭰹陈既往之悔乃下诏曰前有司奏欲益人赋三十助边

每口取钱三十是重困老弱孤独也由是不复出军而封丞相

车千秋为冨民侯以明休息思冨飬人也

后汉书曰西羌之本出自三苗盖羌姓之别其国近南岳

及舜流四凶徙之三危河𨵿之西南羌地是也濵于赐支

至于河首绵地千里赐支者禹贡所谓析支者也南接蜀

汉所居无常依随水草地少五榖以产牧为业其俗人民

氏族无定或以父名母姓为种号三二丗后相与㛰姻父

没则妻后母兄亡则纳𭒀嫂寡嫂日𭒀故国无鳏寡种𩔖繁炽

不立君臣无相长一强则分种为角酋豪弱则为附落更

相抄暴以力为雄杀人偿死无他禁令其兵长在山谷短

于平地不能持乆而果于触突以战死为吉利病终为不

祥甚耐寒苦同之禽兽虽妇人产子亦不避风雪性坚固

勇猛得西方金行之气焉王政修则賔服德教失则寇

又曰昔夏后氏太康失国四夷背叛及后相即位乃征畎

夷七年然后来賔

又曰武乙𭧂虐犬戎寇边周古公逾梁山而游于歧下及

子季历遂伐西落鬼

又曰文王为西伯西有昆夷之患北有猃狁之难遂攘戎

狄西戎之国莫不賔服

又曰穆王时戎狄不贡王乃西征犬戎获其五王又得四

白鹿四白狼王遂迁戎于太原

又曰平王之末自陇山以东及乎伊洛往往有戎于是渭

有狄䝠䝠音邽兾之戎泾北有义渠之戎洛川有大荔之

戎渭南有骊戎伊洛间有杨拒泉皋之戎颍川以西有蛮

氏之戎

又曰晋文公欲修霸业乃赂戎狄通道以扶王室𥘿穆公

得戎人由余遂霸西戎开地千里

又曰陆浑之戎叛晋晋令荀吴㓕之楚执蛮氏而尽囚其

又曰周贞王八年𥘿厉公㓕大荔取其地赵亦㓕代戎代

戎即地戎也韩魏复共稍并伊洛阴戎灭之其遗脱者皆

逃奔西逾汧陇自是中国无戎寇

后汉书曰武帝时西域内属有三十六国汉为置使者校

尉领护之宣帝改曰都护元帝又置戊巳校尉屯田于车

汉官仪曰戊巳中央镇覆四方也哀平间自相分割为五十五

又曰建武中西羌皆遣使求内属愿请都护丗祖以天下

𥘉定未遑外事讫不许之

又曰明帝命将北征匈奴取伊吾卢地置冝禾都尉以屯

田遂通西域于阗诸国皆遣子入侍

又曰建𥘉元年春酒泉太守假彭大破车师于交河城章

帝不欲疲弊中国以事夷狄乃迎还戊巳校尉不复遣都

护二年复罢屯田

又曰和帝永元三年班超遂定西域因以超为都护治龟

兹复置戊巳校尉领兵五千人治车师

又曰六年班超复击破焉𦒿于是五十馀国悉纳质内属

其条支安息诸国至于海濵四方里外皆重译贡献

又曰九年班超SKchar甘英穷临西海而还皆前丗所不至山

经所未详莫不备其风土传其珍怪焉于是逺国𮐃奇兜

勒皆来归服○班固西戎论曰孝武之代图制匈奴患其兼

从西国结党南羌从音子容反乃表河西列四郡开玉门通西

域以断匈奴右臂隔绝南羌月氏单于失援由是逺遁而

幕南无王庭因文景玄黙飬人天下丰冨财力有馀士马

强盛故能赌犀布玳瑁则建朱崖七郡惑蒟酱竹杖则

开牂柯越嶲闻蒲陶则通大宛安息自是之后万里

相奉师旅之费不可胜计至于用度不足乃榷酒酤筦塩

䥫铸曰金皮弊算至车船租及六畜人力屈财竭困之加

凶年群盗并起自以末年遂弃轮台之地而下哀痛之诏

岂非仁圣之所悔哉且西域近有龙堆逺则葱岭身热头

痛悬度之厄淮南杜钦杨雄之论皆以为此天地所以界

别区域绝外内也书云西戎即序禹就而序之非止威服

致其贡物也

魏徵西戎论曰自古开逺夷通绝域必因宏放之主皆起

好事之臣张骞凿空于前班超投笔于后或结之重宝或

摄之利剑投躯万死之地以立一朝之功皆由主尚来逺

之名臣徇轻生之节是知上之所好下必有甚焉者也炀

帝规摹宏侈掩吞汉外裴矩方进西域图记以荡其心故万

乘亲出玉门𨵿置伊吾且末郡而𨵿右暨于流沙骚然无

聊生矣古哲王之制方五千里务安诸夏不事要荒岂威

不能加德不能𬒳盖不以四夷劳中国不以无用害有用

也是以𥘿成五岭汉事三边或道殣相継或户口减半隋

室恃其强盛亦狼狈于青海此皆一人失其道故亿兆罹

其毒也

说文曰羌西婼羌戎牧羊人从人牧羊

汉书曰出阳𨵿自近者始曰婼羌国王号去胡来王去阳

𨵿千八百里去长安六千三百里西接且末随畜逐水草

不田作仰鄯善且末榖山有䥫自作兵有弓矛服刀剑

曰服刀拍髀也师古曰指音貊髀音俾又音陛

     鄯善

汉书曰鄯善国本名楼兰王治杆泥城杆音辅国侯却胡

侯鄯善都尉击车师都尉左右且渠撃车师君各一人译

长二人

又曰鄯善地沙卤少田𭔃田仰榖旁国国出玉多葭苇柽

柳胡桐白草孟康曰白草草之白者也胡桐似桑而多曲师古日胡桐涙可以汗金银今工匠皆用之

民随畜牧逐水草有驴马多橐佗师古曰佗古他字也

又曰武帝遣从票侯赵破奴将属国𮪍及郡兵数万击姑

师虏楼兰王破如师于是汉列亭鄣至玉门矣

又曰楼兰国最在东垂近汉当白龙堆乏水草常主发导

负水担粮送迎汉使

又曰元鳯四年大将军霍光白遣平乐监传介子往刺其

王介子轻将勇敢士赍金币杨言以赐外国为名既至楼

兰诈其王欲赐之王喜与介子饮醉将其王屏语壮士二

人从后刺杀之贵人左右皆散走介子告谕以王负汉罪

天子遣我诛王当更立王弟尉屠𦒿在汉者汉兵方至母

敢动自令㓕国矣介子遂斩王尝归首尝归者其王名也驰传诣

阙悬首北阙下封介子为义阳侯乃立尉屠𦒿为王更名

其国为鄯善为刻印章赐以宫女为夫人备车𮪍辎重丞

相将军百官送至横门外撗音祖而遣之○北史曰鄯城方

一里地多沙卤少水草北即白龙堆路后魏孝文太和四年

遣其弟素延𦒿入侍

     于阗

汉书曰于阗国王治西域去长安九千六百七十里于阗

之西水皆西流注海其东流注泽河源出焉多玉石玉石玉之璞也

后汉书曰于阗去洛阳万一千七百里建武末莎车王贤

强盛攻并于阗徙其王俞林为骊归王明帝永平中于阗

将休莫霸及莎车自立为于阗王休莫霸死兄子广德立

后遂㓕莎车其国转盛

北史曰于阗国在葱岭之北二百馀里所都城方八九里

城东三十里有首㧞河中出玉石土冝五榖并桑麻山多

美玉有好马驼骡其刑法杀人者死也

又曰于阗俗重佛法寺塔僧尼甚众王尤信尚毎设斋日

必亲自洒扫馈食焉城南五十里有赞摩寺即昔罗汉比

丘卢旃为其王造覆瓮浮图之所石上有辟支佛跣处𩀱

迹犹存西有比摩寺云是老子化胡成佛之所

又曰于阗城东二十里有大水北流号树枝水即黄河也

又曰后魏文献末蠕蠕寇于阗于阗患之遣使素目伽上

表求救帝诏以遐阻不行

又曰后周武帝建德三年其王遣使献名马隋大业中频

遣朝贡其王姓王字早示门练锦帽金䑕冠妻戴金花其

王髪不令人见俗言(⿱艹石)见王髪其年必俭

梁书曰武帝天监十三年王遣使献娑罗婆歩鄣十八年

又献琉琉罂

唐书曰其国出羙玉王姓尉遟名屋宻贞观六年遣使献

玉带太宗优诏答之

     大𥘿

后汉书曰大𥘿国一名𥠖鞬在海西地方数千里以石为

城郭列置邮亭垩墍之

又曰民俗力田蚕桑㫮髡头而衣文绣乘辎軿白盖小车

岀入击鼔建旌旗幡帜

又曰王宫室皆以水精为柱食器亦然

又曰其人民皆长大平正有𩔖中国故谓之大𥘿国多金

银奇宝有夜光璧明月珠骇鸡犀珊瑚虎魄琉璃琅玕织

成金缕𦋺杂色绫作黄金涂火浣布

又曰合㑹诸香𤋎其汁以为苏合以金银为钱银钱十当

金钱一

又曰桓帝延熹九年大𥘿王安敦遣使自日南徼外献象

牙犀角玳琩始一通焉

又曰其国无盗贼而道多猛兽师子遮害行旅不百馀人

赍兵器辄为所食又有飞桥数百里可度海

魏略曰其国中山出九色次玉石一曰青二曰赤三曰黄

四曰白五曰黒六曰绿七曰紫八曰红九曰绀多神龟朱

鬣马玄熊赤白黒黄青縁绀缥红紫十种琉璃

通典曰国之西南涨海中可七八百里行到珊瑚渊水底

有盘石珊瑚生其上大𥘿人常乘大舶载䥫网令工没先

入视之可下纲乃下𥘉生白而渐渐似薗生茅中历歳许

出网目间变作黄色枝条交错髙极三四尺大者围尺馀

三年色乃赤好后没视之知可采便以䥫钞发其根乃以

索系网使人于舶上绞车举去还国理载恣意所作(⿱艹石)

失时不举便蠹败

     龟兹龟音丘兹音茨

北史曰龟兹国在尉犁西北白山之南一百七十里王姓

白即后凉吕光所立白震之后其王头系彩带垂之于后

坐金师子床

又曰出细毡饶铜䥫铅麋皮氍毹沙塩绿雌黄胡粉安息

香等

又曰其国北大山中有如膏者流岀成川行数里入地状

如醍醐服之髪齿巳落者能令更生疠人服之皆愈

唐书曰龟兹有城郭男女皆剪髪垂与项齐唯王不剪髪

以锦𮐃顶着锦𫀆金宝带坐金师子床有良马封牛饶蒲

萄酒〇又曰贞观四年遣使来献马太宗赐以玺书抚慰甚

厚自此朝贡不绝

又曰贞观二十年太宗遣左骁卫大将军阿史郍杜尓安西

都护郭孝恪率五将军发䥫勒十三部兵以伐龟兹禽其

王及大将羯猎顚等并破其大城五所虏男女数万口勒

石纪功而旋俘其王诃𥠖布失毕及郍利羯猎顚等献于

社庙寻以诃𥠖布失毕为左武翊卫中郎将郍利以下授

官各有差

又曰先是太宗既破龟兹移置安西都护府于其国城以

郭孝恪为都护兼统于阗踈勒碎叶谓之四镇髙宗嗣位

不欲广地劳人复命有司弃龟兹等四镇移安西依旧西

又曰长寿元年武威军惣管王孝杰阿史郍忠节大破吐

蕃克复龟兹于阗等四镇自此复于龟兹置安西都护府

用汉兵三万人以镇之则天时有田杨名中宗时有郭元

振开元𥘉则张孝嵩杜暹等为安西都护皆有政绩为夷

人所伏

     天笁

后汉书曰天竺国一名身毒在月氏东南数千里卑湿暑

𤍠其国临大水乘象而战脩浮图道不杀伐遂以成俗出

象犀玳瑁金银诸香石宻黒塩等

又曰明帝梦见金人长大项有光明以问群臣或曰西方

有神名曰佛其形长丈六尺而黄金色帝于是遣使天竺

问佛道法遂行于中国图𦘕形象焉

南史曰梁天监𥘉王来贡献王有螺髻于顶馀剪之穿耳

垂珰俗多徒跣衣重白色有文字或善天文算暦之术其

人皆学悉昙章书于贝多叶树之

北史曰天竺国去代三万一千五百里有伏丑城周匝十

里城中出摩尼珠珊瑚城东三百里有拔赖城城中出黄金

白真檀赤檀石蜜

唐书曰中天竺其都城周回七十馀里北临禅连河云昔

有婆罗门领徒千人隶业于树下树神降之遂为夫妇宫室

自然而立僮㒒甚盛于是使役百神筑城以统之经曰而就

此后有阿育王颇行苛政置炮烙之刑谓之地狱今城中

见有迹焉

又曰武德中其国大乱其嗣王尸罗逸多练兵聚众所向

无敌象不解鞍人不释甲居六载而四天竺之君皆北面

以臣之威势逺振政刑甚肃贞观十五年尸罗逸多自称

摩伽陁王遣使朝贡太宗降玺书慰问尸罗逸多大惊

问诸国人曰自古曽有摩诃振且使人至吾国乎皆曰未

之有也乃膜拜而受诏书因遣使朝贡太宗以其地逺礼

之甚厚复遣卫尉丞李义表报使尸罗𨓜多遣大臣郊

迎倾都邑以纵观焚香夹道逸多率其臣下东面拜受敕

书复遣使献大珠及郁金香菩提树

又曰贞观十年沙门玄奘至其国将𣑽本经论六百馀部

而归先是遣右率府长史王玄䇿往使天笁其四天笁王

咸遣使朝贡㑹中天竺王尸罗逸多死国中大乱其弟阿

罗郍顺SKchar立乃尽发胡兵以拒玄䇿玄䇿战不敌乃抜身

宵遁走至吐蕃发精锐一千二百人并埿婆罗国七千馀

𮪍以从玄䇿与副使蒋师仁率二国兵进至中天笁国城

连战三日大破之斩首三千馀级赴水溺死者且万人阿

罗郍顺弃城而遁师仁进兵擒获之虏男女万二千人牛

马三万馀头疋于是天笁震惧俘阿罗郍顺以归二十二

年至京师太宗大恱命有司告宗庙因谓群臣曰夫人耳

目玩于声色口鼻耽于臭味此乃败德之源(⿱艹石)婆罗门不

劫掠我使人岂为俘虏邪昔中山以贪宝取弊蜀侯以金

牛致㓕莫不由之拜玄䇿朝散大夫是时就其国得方士

郍罗迩婆寐自言寿二百歳云有长生之术太宗𭰹加

礼待馆之于金𩙪门内造延年之药令兵部尚书崔敦礼

监主之发使天下采诸奇药药成竟服不效后放还本国

又曰开元八年南天竺国遣使献五色能言鹦鹉

异物志曰天竺大国也方三万里佛道所在其国王治城

郭宫殿皆雕文锺鼓音乐跳丸跃剑

通典曰后魏宣武时南天竺国遣使献骏马云其国出师

子䝍䝍胡昆切有火齐如云母而色紫列之则薄如蝉翼积之

则如纱縠之重呇有金刚似紫石英百錬不销可以攻玉



太平御览卷第七百九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