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七百九十五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七百九十四 太平御览 卷之七百九十五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七百九十六

太平御览卷第七百九十五

 四夷部十六

  西戎西

   乌孙   恱般   迷蜜   党项

   焉𦒿  小月氏   佛菻   吐火罗

   泥婆罗 大食

     乌孙

史记曰乌孙在大宛东北可二千里行国随畜牧与匈奴

同俗

汉书曰乌孙国多马冨人至四 五千疋民贪狼无信多

寇盗最为强国

北史曰乌孙居赤谷城在龟兹西北去代一万八百里其

国数为蠕蠕所侵西徙葱岭山中无城郭随畜牧水草后

魏太延中遣使者董琬等使其国后毎来朝贡

通典曰乌孙汉时国号大昆弥理赤谷城乌孙于西城诸戎其形最异青

眼赤须猕猴者本其种也其国谓王日昆弥亦曰昆莫去长安八千九百里内地五

千里莽平多雨寒山多松樠音武凡切其心似松不田作种树随畜

逐水草与匈奴同俗

又曰乌孙昆莫弥皆王号也故乌孙国有塞种大月氐种

始张骞言乌孙本与大月氐共在炖煌间今乌孙强大可

厚赂招令东居故地妻以公主以制匈奴武帝即位令骞赍

金币往赐昆莫于是使献马愿尚公主元封中遣江都王

建女细君为公主以妻焉公主别理宫室居歳时一再与昆

莫㑹置酒饮食昆莫年老语言不通公主悲愁自作歌曰

吾家嫁我𠔃天一方逺托异国𠔃乌孙王穹庐为室𠔃毡

为墙以肉为食𠔃酪为浆天子闻而矜怜之

又曰宣帝时都护郑𠮷请分乌孙为大昆弥小昆弥后假

㑹宗为都护时为乌孙兵围𮪍上书愿发城郭炖煌以自

救丞相王啇大将军王鳯及百寮议数日不决上召陈汤

问对曰臣以为此必无可忧夫胡兵五而当汉兵一刃札

钝弓弩不利今闻颇得汉工然而犹三当一又兵法曰客

倍而主人半然后料敌今乌孙人众不足以胜㑹宗惟陛

下勿忧且兵轻行五十里重行三十里今㑹宗发城郭炖

煌兵历时而至所谓报仇之兵非救急之用也乌孙瓦合

不能乆攻不过五日当有𠮷语闻居四日军书至言已解

      恱般

北史曰恱般国在乌孙西北去代一万九百三十里其先

匈奴北单于之部落也为汉车𮪍将军窦宪所逐北单于

度金微山西走康居其羸弱不能去者住龟兹北地方数

千里众可二十馀万凉州人犹谓之单于王其风俗言语与

髙昌同而其人清㓗于胡俗剪发齐眉以醍醐涂之昱昱然

光泽日三澡漱然后饮食其国南界有大山山傍石皆燋镕

流地数十里乃凝坚人取以为药即石流黄也兴蠕蠕结好

其王尝将数千人入蠕蠕国欲与大檀相见入界百馀里见

其部人不浣衣不绊发不洗手妇人口䑛器物王谓其从

臣曰汝曹诳我将我入此狗国中乃驰还大檀遣𮪍追之

不及自是相仇雠数相征讨后魏大武真君九年遣使朝

献并送幻人称能割人喉脉令断击人头令骨䧟皆血出

数𦫵或盈斗以草药内其口中令嚼咽之湏㬰血止养疮

一月复常又无痕丗疑其虚乃取死罪囚试之皆验云

中国诸名山皆有此草乃使人受其术而厚遇之又言其

国有大术者蠕蠕冻死漂亡者十二三是岁再遣使朝贡

求与官军东西齐契讨蠕蠕太武嘉其意命中外诸军戒

严以淮南王他为前锋袭蠕蠕仍诏有司以其鼓儛之节

施于乐府自后毎使朝贡

     迷蜜

北史曰迷密国都迷密城在者至拔西去代万二千一百

里后魏正平元年遣使献一峰黒橐驼其国东有山名都

悉满山出金玉多铁

     党项

隋书曰党项羌者三苗之后也其种有宕昌白狼皆自称

狝猴种东接临洮西平西拒叶护南北数千里处山谷间

毎姓别为部落大者五千馀𮪍小者千馀𮪍织𤛆牛尾及

𦍩䍽羊毛以为屋服裘褐𬒳毡以为上饰俗尚武力无法

令各为生业有战则相屯聚无徭赋不相往来牧养𤛆牛

猪以为供食不知稼穑无文字但推草木以记年歳时三

年一聚㑹杀牛羊以𥙊天人年八十巳上死者以为令终

亲戚不𡘜少而死者则云夭枉共悲𡘜之有琵琶撗吹击

𦈢为节

唐书曰党项羌在古析支之地汉西羌之别种也魏晋之

后西羌微弱或臣中国或窜山野自周氏灭宕昌邓至之

后党项始强其界东至松州西接叶护南杂舂桑迷桑等

羌北连吐谷浑处山谷间延亘三千里其种毎姓别为部

落一姓之中复为小部落大者万𮪍小者千𮪍不相统一

有细封氏费听氏颇超氏野辝氏采擒氏拓拔氏最为强族

俗皆土著居有栋宇其屋织𤛆毛及羊毛覆之毎年一易俗

尚武无法令赋役其人多寿年至百五六十歳不事产业

好为盗㸦相凌劫尤重复仇(⿱艹石)仇人未得必蓬头垢面跣

足𬞞食要斩仇人而后复常男女并衣裘褐仍披大毡养

馿羊以供其食不知耕稼土无五糓气𠉀多风寒五月草

始生八月霜雪降求大麦于他界醖以为酒妻其庶母及

伯叔母嫂子弟之妇淫秽蒸报诸夷中最为甚自周及隋

或叛或朝常为边患贞观三年南㑹州都督郑元璹遣使

招谕其酋长细封歩赖举部内附太宗降玺书慰抚之歩

赖因即来朝宴赐甚厚列其地为𮜿州拜歩赖为刺史仍

请率所部封吐谷浑其后诸姓酋长相次率部落皆来内

属请同编户太宗厚加抚慰列其地为崌奉岩逺四州

各拜其首领为刺史

又曰有黒党项在于赤水之西李靖之击吐谷浑也浑主

伏允奔于黒党项居以空闲之地及吐谷浑举国内属黒

党项酋长号敦善王因贡方物又有雪山之下及白狗舂

乘白兰等诸羌

     焉𦒿

北史曰焉𦒿国在车师南都贠渠城白山南七十里汉时

旧国也去代一万二百里其王姓龙名鸠尸毕郍即前凉

张𮜿所讨龙熙之嗣所都城方二里国内凡有九城国小

人贫无纲纪法令

又曰其丈夫剪发以为首饰文字与婆罗门同俗事天神

并崇信佛法尤重二月八日四月八日是日也其国咸依

释教斋戒行道焉

又曰其国养蚕不以为丝唯充绵纩俗尚蒲桃酒兼爱音

乐南去海十馀里有鱼盐蒲苇之饶

又曰后魏太武怒之诏成周公万度归讨之鸠尸毕郍以

四五万人岀城守险以距度归募壮勇短兵直往冲鸠尸

毕郍众大溃进屠其城西鄙诸戎皆来降服获其珍奇异

玩殊方谲诡难识之物巨万时太武幸阴山北宫度归破

焉𦒿露板至帝省讫赐司徒

崔浩书曰万度归以五千𮪍经五千里拔焉𦒿三城获其

珍奇异物及诸委积不可胜数自古帝王虽云西戎即序

有如指注不能控引也朕今手把而有之如何浩书上称

隋书曰焉𦒿国俗奉佛书𩔖婆罗门婚姻之礼有同华夏

男子剪发有鱼盐蒲苇之利

唐书曰焉𦒿在京师西七千三百里其地良沃贞观六年

其王突𮪍支遣使贡方物复请开大碛路以便行李太宗

许之自隋末离乱碛路遂闭西域朝贡者皆由髙昌及是

髙昌大怒遂与焉𦒿结怨遣兵袭焉𦒿大掠而去

又曰贞观十四年侯君集讨髙昌遣使与之相结焉𦒿王

大喜请为声援乃破髙昌其王诣军门称谒焉耆人先为

髙昌所虏者悉归之由是遣使谢恩并贡方物

    小月氏

北史曰小月氏国都冨楼沙城其王本大月氏王𭔃多罗

子也𭔃多罗为匈奴所逐西徙后令其子守此城因号小

月氏𬒳服颇与羌同其俗以金钱为货

又曰其城东十里有佛塔周三百五十歩髙八十丈自佛塔

𥘉建计至后魏武定八年八百四十二年所谓百丈佛图也

     佛䔉

唐书曰佛䔉国一名大秦在西海之上东南与波斯接地

方万馀里列城四百邑连属其宫宇柱棁多以水精琉璃

为之有贵臣十二人共理国政常使一人将囊随王车百

姓有事即以书投囊中王还宫省发理其枉直其王无常

人简贤者而立之国中灾异及风雨不时辄废而更立王

冠形如乌举翼冠及缨络皆缀以珠宝著锦绣衣前不开𬓛

坐金花床有一鸟似鹅其毛绿色常在王边𠋣枕上坐毎进

食有毒其鸟辄鸣其都城叠石为之尤绝髙峻凡有十万馀

户南临大海城东面有一大门其髙二十馀丈自上及下饰

以黄金光辉昭烂连曜数里自外至王室凡有大门三重列

异宝雕饰第三门之楼中悬一大金秤以金九十三枚属于

衡端以𠉀日之十二时焉为一金人其大如人立于侧每至

一时其金丸辄落铿然发声引唱以纪日时毫𨤲无失其殿

以瑟瑟为柱黄金为地象牙为门扇香木为栋梁其俗无

瓦捣白石为末罗之涂握上其坚宻光润还如玉石至于

盛暑之节人厌嚣热乃引水潜流上遍于屋宇机制巧宻

人莫之知观者唯闻屋上泉鸣俄见四檐飞溜悬波如瀑

布激气成凉风其巧妙如此风俗男子剪发披帔而右祖

妇人不开衿锦为头巾家资满亿封以上位有羊羔生于

土中其国人𠉀其欲萌乃筑墙以院之防外兽所食也然

其脐与地连割之则死唯人着甲走马及击鼓以骇之其

羔惊鸣而脐绝便逐水草俗皆髡而衣绣乘辎軿白盖小

车出入击鼓建旌旗幡帜土多金银奇宝有夜光璧明月

珠骇鸡犀大贝车渠马脑孔翠珊瑚虎魄凡西域诸珍异

多岀其国

又曰贞观十七年佛䔉王波多力遣使献赤颇𥠖绿颇𥠖

石绿金精等物太宗降玺书答慰赐以绫绮

又曰开元七年正月其王遣吐火罗大首领献师子零羊

各二不数月又遣大德僧来朝贡

     吐火罗

北史曰吐火罗国都葱岭西五百里与挹怛杂居都城方

二里胜兵十万人皆善战其俗奉佛兄弟同一妻迭寝焉

每一人入房户外挂其衣以为志生子属其长兄其山穴

中有神马毎歳牧牝马于穴所必产名驹隋大业中遣使

朝贡

通典曰髙宗永徽𥘉遣使献大鸟髙七尺其色𤣥足如驼

鼓翼而行日三百里能啖钱夷谓之驼鸟

又曰龙朔元年吐火罗置州县使王名逺进西城图记并

请于图以西波斯以东十六国分置都督府及州八十县

一百军府百二十六仍于其国立碑以纪圣徳帝从之

     泥婆罗

唐书曰泥婆罗在吐蕃西其俗剪发与眉齐穿耳揎以竹

筒牛角缓至肩者以为姣丽食用手无匙箸其器皆铜多

啇贾少田作以铜为钱皆文为马牛不穿孔衣服以一幅

布蔽身日数盥漱以板为屋璧皆雕𦘕俗重博戏好吹蠡

击鼓颇解推测盈虚兼通历术事五天神䥴石为像毎日

清水浴神烹羊而𥙊其王郍陵提婆身着真珠颇𥠖车渠

珊瑚琥珀缨络耳垂金钩玉珰佩宝装服突坐师子床其

堂内散花香大臣及诸左右并坐于地持兵数百列侍其

侧宫中有七层之楼覆以铜瓦栏槛楹柱皆饰珠宝楼之

四角各悬铜槽下有金龙激水上楼注于槽中从龙口而

出状(⿱艹石)飞泉

又曰贞观中卫尉丞李义表往使天笁涂经其国郍陵提

婆见之大喜与义表同出观阿𦒿婆沴池周回二十馀歩

水常沸涌虽流潦𭧂集烁石焦金未尝増减以物投之即

生烟熖悬釡而炊湏㬰而熟

     大食

唐书曰大食国本在波斯之西大业中有波斯胡人牧驼

于俱纷摩地郍之山忽有师子人语谓之曰此山西有三

穴穴中有大兵器汝可取之穴中并有异石白文读之便

作王位胡人依言果见穴中有石及矟刃甚多上有文教其

反叛于是糺合亡命渡常SKchar水劫夺啇旅其众渐盛遂割

据波斯西境自立为王永徽二年始遣使朝贡其王姓大

食氏名音呼滥反宻莫未腻自云有国巳三十四年历三主矣

其国男夫黒色多须鼻大而长似婆罗门妇人白晢亦有

文字岀驼马大于诸国兵刃劲利其俗勇于战闘好事天

神土多沙石不堪耕种唯食驼马等肉国西邻于大海其

王移穴中异石宝之于图

又曰其王常遣人乘船将衣粮入海经八年而未极西岸

海中见一方石石上有树干赤叶青树上揔生小儿长六

七寸见人皆𥬇动其手脚头着树枝其使摘取一枝小儿

便死收在大食王宫

又曰龙朔中灭波斯拂䔉其国始有米𮮄之属又将兵南

侵婆罗门吞并诸胡胜兵四十馀万长安中遣使献良马

景云二年又献方物开元𥘉遣使来朝及进马并宝钿带

等方物其使谒见唯平立不拜宪司欲糺之中书令张说

奏曰大食殊俗逺来慕义不可寘罪上特许之寻又遣使

朝献自云在本国唯拜天神虽见王亦无致拜之法所司

屡诘责之其使遂请依汉法致拜

杜还经行记云一名亚俱罗其大食王号慕门都其士女

瑰伟长大衣常鲜㓗容止闲丽女子岀必拥面无问贵贱

一日五时礼天食肉作斋以杀生为功德系银束佩银刀

断饮酒禁音乐人相争者不至欧击

又曰其果有偏桃千年𬃷其蔓菁根大如斗而圎味甚美

蒲桃大者如鸡𡖉





太平御览卷第七百九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