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三百七十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三百六十九 太平御览 卷之三百七十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三百七十一

太平御览卷第三百七十

 人事部十一

   手   掌   指   爪

     手

释名曰手须也事业之所湏也

毛诗硕人曰手如柔荑如荑之新生也

又魏葛屦曰操操女手可以缝裳

又曰卫风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又邶柏舟北风曰北风其凉雨雪其䨦普康惠而好我携

手同行莫赤匪狐莫黒匪乌惠而好我携手同车

又缁衣遵大路𠔃操执子之手𠔃

礼曲礼曰长者与之提携则两手捧长者之手

又檀弓上曰孔子蚤作负手曵杖逍遥于门

又檀弓下曰原壤之母死夫子助之沭椁原壤登木歌曰

狸首之班然执女手之卷然

又玉藻曰手容恭髙且正也

又表记曰后稷天下之为烈也岂一手一足烈业也言后稷造稼穑天

下世以为业岂一手一足喻用之者多无数也

传曰宋武公生仲子仲子生而有文在其手曰为鲁人夫

故仲子归于我

又闵公曰成季之生也有文在其手曰友

又宣上曰晋灵公不君宰夫臑熊蹯不熟杀之寘诸畚

使妇人载以过朝赵盾士季见其手问其故而患之

又曰楚侵郑穿封戍囚皇颉公子围与之争之正于伯州

犁伯州犁上其手曰夫子为王子围寡君之贵介弟也下

其手曰此子为穿封戍方城外之县尹也上下手以遵囚意

又曰邑姜方娠太叔梦帝谓己余命而子曰虞将与之唐

属诸叅而蕃育其子孙及生有文在其手曰虞遂以命之

又曰齐鲁战于炊鼻舟坚射陈武子中手舟坚季氏臣也失弓而

武子骂也以告平子曰有君子白晰黰须眉甚口甚口多口平子

曰必子强也子强武子

又曰昔叔向适郑𩰺篾恶欲观叔向从使之收器者而往

立于堂下一言而善叔向将饮酒而闻之曰必𩰺明也下

执其手以上

又曰卫侯为灵台于籍圃与诸大夫饮酒焉禇师声子袜

而登席右者见君解袜公怒辞曰臣有病异于人足存创疾(⿱艹石)见之君

将欧敌呕吐也许角切公愈怒禇师出公㦸其手曰必断其足

论语摘辅象曰仲弓钩文在手是谓知始宰我手握户是

谓守道子游手握文雅是谓敏士公冶长手握辅是谓习

道子贡手握五是谓受相公伯周手握直期是谓疾恶

孝经援神契曰舜手握褒宋均注曰手中有褒字也喻从

劳苦起受褒𩛙致天祚

汉书曰萧何闻韩信亡不及以闻自追之人有言上曰承

相何亡上怒如失左右手

又曰孝武帝钩弋赵婕妤家在河间帝巡狩过河间望气

者言有奇女天子气使使召之既至女两手皆拳上自披

之手即时伸由是得幸号为拳夫人生昭帝

又曰鲍永辟鲍恢为从事京师语曰贵戚敛手避二鲍

后汉书曰刘寛欲朝婢翻羮污朝衣手𭣣之寛曰徐徐羮

烂汝手

又曰郭玉者广汉人也学方𧦽之𠆸和帝奇异之 乃试

令嬖臣美手腕者与女子杂处其中使玉各𧦽一手玉言

左阳 右阴   脉有男女疾(⿱艹石)异人臣疑其故帝叹

称善

东观汉记曰公孙述自言手文有奇瑞数移书中国上赐

述书曰瑞应手掌成文亦非吾所知

张璠汉记曰董卓于众座中生斩人手足百姓嗷嗷

魏略曰邓雄鸣诣太祖太祖执其手曰孤方入𨵿梦得神

人即汝耶乃厚赐之

王隐晋书曰𥘉武帝未为太子文帝问裴秀曰人有相不

秀曰中抚军伸手过膝非人臣之相也

又曰𢚓怀太子名遹字熙𥘉惠帝晚成世祖遣才人谢玖

给惠帝生𢚓怀与诸王子共戏惠帝来朝谓诸王子也执

其手世祖曰是汝儿也乃缩手

又曰髙平刘柔卧䑕啮其左手中指意甚恶之以问淳于

智筮之曰䑕本欲杀君而不能当为使之反死乃以朱书

其手腕横文后三寸为田字辟方一寸二分使夜露手以卧

其明有一大䑕伏死手前

又曰郭文字文举入馀杭山⿱⺾⿰𩵋禾峻未乱之前诣临安山中临

安令万宠迎着县中养病及峻党破馀杭山临安如故人

始异之自后不复语但举手指麾以宣其意病甚宠问先

生可复得几日文三举其手果以十五日终

晋中兴书曰范宣 陈留人也年十歳能诵诗书尝以乃

伤手捧手改容人问痛耶答曰不足为痛但受全之体而

致毁伤不可处耳家人以其年㓜而异焉

崔鸿前赵录曰刘翌骁干过人能一手举殿柱跳过平阳

三十六国春秋曰刘渊父豹母呼延氏渊生而左手有文

曰渊遂以命之

又曰彭神符生而有文在其手曰神符

梁书曰武帝手文曰武

三国典略曰梁刘之遴字思贞文范先生虬之子也博

文史尚书令沈休之深敬器之右手偏直不得屈伸每昼

则以纸就笔

唐书曰承乾数引侯君集入内问以自安之术君集以承

干劣弱意欲乘亹以图之遂赞成不𮜿常举手谓承乾曰

此好手当为殿下用之

老子曰代大匠斵希有不伤其手

庄子曰曽子居卫缊𫀆无表手足胼胘

墨子曰今谓人曰与子冠履而断子手足必不为何则冠

履不(⿱艹石)手足贵也争一言以相杀是义贵于身

孟子曰㛐溺则援之以手乎曰㛐溺不援是豺狼㛐溺则

援之以手权也反于经而善者曰权

韩子曰名实相湏而成形体相应而生故一手独抃虽疾

无声故曰左手𦘕圎右手𦘕方则不两成

吕氏春秋曰客有言伍贠于王子光恶其容貌以告伍贠

曰愿王子居重帷见衣(⿱艹石)手请因说之王子光许之子胥

说之半举惟搏其手而与之坐

燕丹子曰太子与荆轲置酒美人鼔琴轲曰好手太子即

断其手以玉盘奉之

又王曰秦王断荆轲两手轲踞而骂曰吾坐轻易为竖子所

太元经曰九体一为手足

山海经曰柔利国为人一手野人国面目手足尽异一臂

国为人一手

神仙传曰金筒玉札内经皆云太上老子足踏二五手把

十文

郑𤣥别传曰𤣥唯有一子益恩有遗腹子𤣥以其手文似

巳名曰小同

李郃别传曰公长七尺八寸多须髯手握三公之字

幽明录曰石勒问佛图澄刘曜可擒兆可见不澄令童子

齐七日取麻油掌中研之燎旃檀而咒有顷举手向童子

掌内粲然有异澄问有所见不曰唯见一军人长大白哲

  以朱丝缚其肘澄曰此即曜也其年果生擒曜

异苑曰陶𠈉左手有文直逹中指至上撗节便绝占者以

为此文(⿱艹石)过位在无极𠈉针挑令彻血流弹壁乃作公字

又取纸裹公迹愈明

搜神记曰周畅少孝独与母居每出入母欲呼之常自啮

其手畅即应手痛而至治中从事未之信候畅时在田母

啮手而畅即归

班固幽通赋注曰齐桓公𠋣柱叹曰天下奇珍易得但未

得食人肉耳易牙归断其儿手以啖于君也

     掌

释名曰掌言可以排掌也

春秋元命苞曰掌圎法天以运动

孝经钩命决曰仲尼虎掌是谓威射

论语摘辅象曰澹台灭明歧掌是谓正直

战国䇿曰⿱⺾⿰𩵋禾说李兊明曰复见抵掌而说兊送秦以明

月之珠和氏之璧

九州春秋曰公孙瓉为𡊮绍所围曰天下兵起我谓可唾

掌而决今视 之兵革方始不如休兵积糓

魏志曰上攻吕布于濮阳焚其东门布𮪍犯青州兵奔阵

乱趋门门巳烧上乘马突火出堕马烧左手掌司马楼异

扶上马乃出

魏略曰京兆鲍出有文才值丗饥饿出求食饮啖人贼以

绳贯其母手掌驱去走追击贼得其母还

孟子曰行不忍人之政治天下可运之掌上

孙卿劝学曰有子恶卧而卒仓韦其掌可谓能自忍矣

丗要论曰有君好卧而刺其掌

南方异物志曰乌浒人以人掌跖为珍重以食长老

     指

春秋元命苞曰指五者法五行

传曰楚人献鼋于郑灵公 公子宋与子家将入见

宋子公也家子归生也子公之食指动第二指也以示子家曰他日我如此

必尝异味及入宰夫将解鼋相视而𥬇公问之子家以告及

食大夫鼋召子公而不与子公怒染指于鼎尝之而出

又曰晋楚战于邲楚孙叔敖乘晋军桓子不知所为鼓于

军中曰先济者有赏中军下军争舟舟中之指可掬

又曰吴伐越越子勾践御之陈于携李灵姑浮以戈击

阖闾灵姑浮越大夫阖庐吴王也伤将指取其一履将指中大指亦曰大拇指还卒

于陉去携李七里

史记曰髙祖过赵赵王张敖自持案进食礼甚恭髙祖箕

踞骂之是时赵午等数十人皆怒谓张王曰今遇王如是

臣等请为死王啮指出血曰君何言之误且先人失国赖

陛下德流子孙公等柰何言(⿱艹石)

汉书曰髙祖与匈奴连战㑹于楼烦十月寒冰堕指十二

后汉书曰蔡顺少孤养母尝出求薪有客卒至母望顺不

还乃噬其指顺即心动弃薪驰归跪问其故母曰有急客

来吾噬指以悟汝耳

谢承后汉书曰梁国车章为本县功曹令黄奉为人所诬

章证其无罪下笔立辞乃以斧斫左手五指闭口死于狱

晋书曰武帝与胡贵嫔争樗蒲伤其指帝怒曰此固将种

也嫔曰北伐公孙西拒诸葛非将种而何

唐书曰太宗尝闲宴顾谓李𪟝曰朕将属以㓜孙思之无

越卿者公往不遗于李密今岂负于朕哉𪟝雪涕致词因

噬指流血俄而沉醉乃解御服覆之

庄子曰骈栂枝指出乎性哉而侈于德枝于手者树无用

之指也

又曰以指喻指之非指不(⿱艹石)以非指喻指之非指也

又曰指穷为薪而火传也穷尽以为薪犹前薪以指指尽前薪之理故火傅而不灭

黒子曰桀有勇力之人大戏纣有勇力之人费仲恶来崇

侯虎并指画杀人

孟子曰养其一指而失肩背而不知也则为狼疾人矣

养人疾治其一指而不知其害之此为也狼籍乱不知治疾之人也肩背之有疾以至于

抱朴子指测海指极则谓水尽犹目察百歩而云见极也

吴越春秋曰夫差闻孔子至吴微服观之或人伤其指王

怒欲索国而诛之子胥諌乃止

吕氏春秋曰倕巧人也不爱倕之指而爱巳之指

搜神记曰曽子从仲尼在楚而心动辞归问母曰思之啮

指孔子闻之曰曽之至诚也精感万里

孝子传曰乐正者曽参门人也来𠋫参参采薪在野母啮

右指旋顷走归见正不语入跪问母何患母曰无参曰负

薪右臂痛薪堕地何谓无母曰向者客来无所使故啮指

呼汝耳参乃悲然

列仙传曰汉武帝巡太山禝丘君冠章甫拥琴来拜曰陛

下勿上上必伤足及上数里右足指果折上讳之故但祠

而还

列女传曰广汉庞伯妻假有美色早寡父母欲嫁之援刀

割指以自誓

陈留𦒿旧传曰吴祐为胶东相安丘男子母丘长共母到

市遇醉客骂母长怒杀之为吏所得系狱祐问知无子令

妻入遂有身临刑啮指断吞之谓妻曰(⿱艹石)生男名曰吴生

云我临死吞指为誓属子报吴君

说曰范宣年八歳后园桃菜误伤指大啼人问痛也答

曰非为痛也但身体发肤不敢毁伤是以啼耳

班固幽通赋注曰管仲射小白中其钩白阳僵鲍叔割指

血涂之倾盖以覆之𡘜曰吾君死矣鲁摄兵

     爪

释名曰爪绍也䈥极为爪以绍续指端

诗鸿雁祈父曰祈父予王之爪牙胡转予于恤靡所止居

史记曰成王少时病周公乃自剪其爪沉之河以祀于神

曰王少未有识干神命者乃旦也亦藏䇿于府成王病瘳

乃成王用事人或谮周公周公奔楚成王发见周公之祷

书乃泣而归周公

谢承后汉书曰㑹稽戴就为郡仓曹SKchar太守为州所奏就

见收持铁针刺手爪中使以把土就十爪皆堕地终无挠

魏略曰临乐国王生浮屠身色黄发青如𢇁爪赤如铜

续晋阳秋曰义熙九年群盗发卞壸墓剖棺虏略壸尸僵

须发苍白面如生人两手悉拳爪甲乃长穿逹手背焉

三国典略曰齐主诛诸元姻党死者凡七百二十一人悉

投尸于漳水剖鱼者得人爪甲邺都为之不食 鱼也

南史曰羊侃有妓着七寸鹿角爪弹筝一时无对

韩子曰韩昭侯除爪而阳亡一爪求之甚急左右因取爪

而效之昭侯以此察左右之不诚

淮南子曰古将之出凿凶门设明衣剪指爪许慎注曰明衣遗终衣也

剪手足指爪者是必死也

帝王世纪曰汤伐桀后大旱七年遂齐戒剪发断爪以巳

为牺牲祷于桑林之社

夏侯湛新论曰爪生于肉去爪而肉不知

列异传曰神仙麻姑降东阳蔡经家手爪长四寸经意曰

此女子实好佳手愿得以搔背麻姑大怒忽见经顿地两

目流血

刘欣期交州记曰刺史陶璜昼卧觉见一女子枕其臂始

欲捉之以爪㨯呼郭其手痛不可忍放之遂飞去


太平御览卷第三百七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