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三百七十四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三百七十三 太平御览 卷之三百七十四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三百七十五

太平御览卷第三百七十四

 人事部十五

   髭  须髯  睫  触髅

     髭

释名曰口上曰髭髭姿也为姿容之羙色

说文曰髭口上须

左传昭六年曰王子朝使告诸侯曰在定王六年𥘿人降

妖曰周其有髭王亦克能脩其职至于灵王生而有髭王

甚神圣无恶于诸侯

班固幽通赋注曰卫蒯聩乱子羔灭髭𩯭衣妇人衣逃得

出曰父子争国吾何为其间乎

     须

释名曰頥下曰须须秀也物成乃秀人成而须生也亦取

须体长而后生也在颊耳旁曰髯随口动揺髯髯然也

说文曰须面上毛也

春秋元命苞曰发精散为须

左传宣二年传曰宋城华元为植巡功植将主也城者讴曰于

于思弃甲复来于思多髯之貌

左传昭二年曰楚子享公于新台使长鬛者相须也欲光夸鲁侯

左传昭四年曰呉伐楚战于长岸大败呉师𫉬其乘舟馀

馀皇舟名呉公子光请于众曰丧先王之乘舟岂唯光之罪

众亦有焉请藉取之以救死藉众之力以取舟也使长鬛者三人

者多髯与吴异形状诈为楚人也濳伏于舟侧曰我呼馀皇则对师夜从

之三呼皆迭对楚人从而杀之楚师乱呉人大败之取馀

皇以归言光有谋也

史记曰𥘿太后抜嫪毒须眉为宦者

又曰汉髙祖为人隆凖而龙颜羙须

汉书曰霍光长七尺三寸白晢䟽眉目羙须

又曰朱博为琅邪太守曹SKchar吏皆移病卧博问其故对曰

故事二千石新到遣致意乃敢就职博奋髯抵几曰观齐

儿欲以此为俗耶乃行罢诸病吏白巾走出府门郡中大

又王莽传曰莽闻汉兵起愈恐欲外示自安染其须发进

天下所徴淑女备嫔御

东观汉记曰呉良为东平王所荐诏曰前见良头须皎然

衣冠甚伟求贤助国宰相之职今以良为义郎

后汉书曰岑彭呉汉围隗嚣于西城公孙述将李育守上

邽帝留盖延耿弇围之车驾东归敕彭书曰两城(⿱艹石)下便

可将兵南击蜀虏人苦不知足即平陇复望蜀毎一发兵

须为白

又曰温序拜谒者迁护羌校尉序行郡至襄武为隗SKchar

苟宇所拘劫宇谓序曰子(⿱艹石)与我并虑同力天下可图也

序大怒叱宇因以节挝杀人宇曰此义士死节可赐以剑

序受剑衔须于口顾左右曰既为贼所逼杀无令须污土

遂伏剑死

续汉书曰司马直字叔异㓗白羙须髯容貌俨然郷闾奉

之如神

魏志曰𥘉⿱⺾⿰𩵋禾则及临淄侯植闻魏氏代汉皆发服悲哭文

帝闻植如此常从容曰吾应天受禅而闻有哭者何也则

谓为见问髯悉张欲正论以对侍中傅选掏则曰不谓卿

也乃止

又曰崔琰声姿髙畅眉目踈㓪须长四尺甚有威重朝士

瞻望而太祖亦严惮焉后有曰琰怨谤者罚为徒隶使视

之辝色无挠太祖令曰琰虽见刑而通賔客虬须直视(⿱艹石)

有所忽遂赐死

又曰任城王章为北中郎将讨乌桓有功归太祖喜捋章

须曰黄须儿定大奇

魏略曰刘雄鸣诣太祖太祖执其手谓曰孤方入关梦得

一神人即汝耶乃厚赐之后亡太祖平汉中来降太祖捉

须曰老贼真得汝矣

又曰任城王性刚勇而黄须北伐乌丸王闻之曰我黄须

定可使刘备使刘封挑战王骂曰卖履舎长而使假子

拒汝公乎我黄须来击之

呉录曰朱桓还屯濡须权祖之桓奉觞曰臣当逺去愿一

捋陛下须无复恨权慿几前席桓进捋须曰臣今日真谓

捋虎须

献帝春秋曰张辽问呉降人曰向有紫髯将军长上短下

大便马善射是谁降人答曰是孙㑹稽也

蜀志曰张𥙿为刘璋从事侍坐其人饶须先主嘲之曰昔

吾为涿县特多毛姓东西南北皆诸毛也涿令称曰诸毛

绕涿居乎𥙿答曰昔有作上党潞长迁为涿令者去官还

家时人与书欲署潞则失𣵠署𣵠则失潞乃署曰涿君先主无湏故

𥙿以此及之也先主常衔其不逊后诛之

又曰马超来降关羽护前书问诸葛亮亮答书曰孟超当

与益德争先未(⿱艹石)髯羽之绝伦羽多须故亮谓之髯

晋书曰羊祜既卒武帝素服哭之甚哀是日大寒帝涕泪

须皆为冰焉

邓粲晋纪曰浈阳令羊嗣贪而不治县功曹吏共逐嗣嗣

须乃以嗣内羊䦨中始兴太守尹虞闻大怒手剑功曹

虞字王卿长沙人也

又曰王彪之字叔武年二十须𩯭皓白时人谓之王白须

又曰张华多须常以帛SKchar2之陆云见之𥬇不能止

又曰桓温少与沛国刘惔善惔常称之曰温眼如紫石棱

须似猬毛磔孙仲谋晋宣王之流

晋中兴书曰冉闵杀石鉴及羯胡数万人于时人有髙鼻

须者无不滥死

崔鸿前赵录曰刘聦以谗慝故诛詹事曹光光临刑举止

(⿱艹石)谓刑者曰取席敷之无令土污吾须

又曰刘元海姿仪魁伟身长八尺四寸须长三尺馀当心

有赤毫三根长三尺六寸

又前𥘿录曰符坚每日自王丞相薨后须发中白王丞相猛也

宋书曰山阴公主淫恣见禇彦回恱之以白帝帝令就之

彦回不从主曰君髭须如㦸何无丈夫意

南史曰宋武帝狎侮群臣各有称目多须者谓之羊

三国典略曰齐许惇长须垂至带省中号为长鬛公文宣

尝因酒酣握惇湏称羙遂以刀截之唯留一握惇不敢复

长人号为齐髯公

又曰侯景使宋子仙等执梁湘东王丗子方诸及中抚军

长史鲍泉司马虞预于郢州是日子仙等至百姓奔告方

诸以五色𮦀彩编鲍泉白须对之𩀱六弗之信也告者既

众方命阖门县门未下子仙巳入方诸等膜拜而鲍泉遁

于床下子仙窥见泉素髯间彩疑愕惮之及其𬒳执莫不

惊𥬇

又曰李庶𥠖阳人魏大司农谐之子也以清卞毎接梁客

徐陵谓其徒曰江北唯有李庶可语耳庶无须髯人谓天

阉崔谌尝玩庶曰教弟种须取锥刺而为窍以马尾插之

丗传诸崔多恶疾以呼沲为墓田故庶答之曰先以方回

施贵族艺眉有效然后树须邢邵𥬇谓谌曰卿不谙李庶

何故犯之

又曰周太子赟有失徳柱国王𮜿因内宴上寿捋武帝须

曰可爱好老公恨后嗣弱耳

唐书曰太宗幸翠微宫授司农卿李纬为民部尚书房𤣥

龄时在京城留守㑹有自京师来者太宗问曰𤣥龄闻李

纬拜尚书如何对曰𤣥龄但云李纬大好髭须更无他语

太宗遽改授纬洛州刺史

又曰李𪟝病验方须灰 -- 灰 可以疗之太宗乃自剪须为其和

药𪟝顿首见血泣以陈谢帝曰吾为社稷计耳不烦𭰹谢

又曰李光弼母有须数十茎长五六寸

晏子曰汤长头而髯伊尹蓬头而髯

孙卿子曰傅说之状秃无须

庄子曰孔子往见盗跖归到东门外适遇柳下季曰不见

车马有行色得微往见跖耶孔子曰然吾所谓无病而自

炙疾走料虎头编虎须几不免虎口哉

孔丛曰子髙曰臣见临屠啇焉身脩八尺须髯如㦸面正

红白㓜女不敬之无徳故也

又曰子思如齐齐之嬖臣羙须眉立乎侧君指而言曰貌

可相易寡人不惜此须眉于先生也子思答曰非所愿也

但欲君修礼义冨百姓使伋得𭔃孥于君之境内则其庸

多矣

吕氏春秋曰豫让欲报赵襄子灭须去眉自刑以变容

抱朴子曰有古疆者自言四千歳敢为虚言云见尧为人

长大羙须

风俗通曰不举生𩯭须子俗说人十四五乃当生𩯭须

生而有 妨害父母也谨按周书灵王生而有髭王甚神

圣亦克脩其职诸侯服享二丗休和安在其有害乎

丗说曰锺毓兄弟警悟过人毎有嘲语未尝屈踬毓语㑹

闻安陵能作调试共视之于是与弟盛饰共载从东门至

西门一女子𥬇曰车中央殊髙二锺都不觉车后一门生

云向已𬒳嘲锺愕然门生曰中央髙者两头羝毓兄弟多

须故以此调之

又曰郄超为桓温记室叅军有奇才多髭髯荆州为之称

髯叅军

语林曰𢈔公道王尼子非唯事事胜人布置须眉亦胜人

我軰皆出其辕下

说曰有人诣谢益寿云向在刘丹阳坐见一客殊毛谢

曰正是我家阿曕瞻多须故云尓

广陵列士传曰刘瑜字季节举方正对䇿髙第人呼为

须方正

列仙传曰丁次卿汉顺帝时人至娶妇家未见礼异妇出

谒客须髯𣡡然其家谢之次卿举手向妇须髯即去

郭璞洞林曰东中郎叅军周稚琰封蚕蛾蛓虫使璞射之

璞曰射覆得此大落度必是蚕蛾及毛蠹稚琰饶须故因

以调之也

     睫

说文曰睫映目旁毛也

释名曰睫接也捶于匡而相接也

汉书曰𡊮盎曰陛下居代时太后尝病二年陛下不交睫

解衣

谢承后汉书曰赵昱字元逹年十三母病二月昱惨戚消

瘦眼不交睫

列子曰晋国苦盗有郄雍者能察盗于眉睫之间而得其

情晋使视盗千百无遗赵文子曰周谚有言见渊中鱼不

祥郄雍必死俄而群盗杀之

裴玄新语曰尹氏之镜数睫照形蒸食曽不如三钱竹箄

     髑髅

说文曰髑髅头也

广雅曰髑髅谓之颡颅也

魏略曰王忠先因饥啖人五官将戏因从驾出行过冢间

无何令俳取道边死人髑髅系着忠马戏𥬇

庄子曰列子行食于道见百歳髑髅搴蓬而指之曰唯予

与汝未尝死未尝生也

又曰庄子之于楚见空髑髅髐然有形击之以马捶因而

问之曰夫子贪生理而为此乎将子有亡国之事斧𨱆之

诛而为此乎将子有不善之行愧遗父母妻子之丑而为

此乎将子冻馁之患而为此乎于是语卒援髑髅枕而卧

夜半髑髅见梦曰子之谈者似辩人也诸子所言皆生之

累也死则无此矣子欲闻死之说乎庄子曰然髑髅曰死

无君于上无臣于下亦无四时之事泛然以天地为春秋

虽南面王乐不能过也庄子不信曰吾使司命复生子形

为子骨肉肌肤反子父母妻子闾里知识子欲之乎髑髅

𭰹矉蹙頞曰吾安能弃南面王乐而复为人之劳乎

南州异物志曰乌浒人得髑髅破之以饮酒

盛弘之荆州记曰长沙浦坼县有吕蒙冡中有髑髅极大

蒙形既长伟疑即蒙髑髅也

裴渊之广州记曰卢循袭广州风火夜发奔逸者数千而

巳循除烧骨数得髑髅三万馀于江南洲上作大坈葬之

今名为共冡

续搜神记曰永嘉五年髙荣为髙平戍逻王时曹嶷贼冦

离乱人民皆坞垒自固见山中火起飞埃绝爓十馀丈𣗳

巅火焱响动山谷又闻人马铠甲声谓嶷贼上人皆怕惧

并严出欲击之引𮪍到山下无有人但见碎火来洒人𫀆

铠马毛鬛皆烧于是军人走还明往视山中无燃火处唯

有髑髅百头布散山中

张衡髑髅赋曰张平子将逰目于九野观化乎八方顾见

髑髅委于路旁下据朽壤上负玄霜平子怅然而问之子

将并粮推命以夭逝乎奔丧此土流迁来乎为是上智为

是下愚答曰吾宋人也姓庄名周逰心方外不能自修公

子何以问之对曰我欲告之于五岳祷之于神祇起子素

骨反子四支髑髅曰死为休息生为役劳冬冰之疑何如

春水之消况我巳化与道逍遥与阴阳同其流元气全其

朴云汉为川池星𪧐为珠玉雷电为鼔扇日月为灯烛合

躰自然无情无欲不行而至不疾而速




太平御览卷第三百七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