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三百四十三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三百四十二 太平御览 卷之三百四十三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三百四十四

太平御览卷第三百四十三

兵部七十四

     剑中

吴越春秋曰越王允常聘欧冶子作名剑五枚三大二小

一曰纯钧二曰湛卢三曰豪曹或曰盘郢四曰鱼肠五曰

巨阙𥘿客薛烛善相剑王取豪曹示之薛烛曰非宝剑也

夫宝剑五色并见今豪曹五色黯然无华殒其光亡其神

矣王复取巨阙示之薛烛曰非宝剑也夫宝剑金锡和同

气如云烟今其光巳离矣王复取鱼肠示之薛烛曰夫宝

剑者金精从理至本不逆今鱼肠倒本从末逆理之剑也

服此者臣弑其君子弑其父王取纯钧示之薛烛矍然而

望之曰光乎如屈阳之华沈沈如芙蓉始生于湘观其文

如列星之芒观其光如水之溢塘观其色涣如冰将释见

日之光此纯钧者也王曰是也客有买此剑者市之郷三十

骏马千疋千户之都二其可与乎薛烛曰不可臣闻王之

𥘉造此剑赤董之山破而出锡(⿱艹石)耶之溪涸而出铜雨师

洒道雷公发鼓蛟龙捧炉天帝壮炭太一下观于是欧冶

子曰天地之精悉其𠆸巧造为此剑吉者冝王凶者可以

遗人凶者尚直万金况纯钧者耶取湛卢薛烛曰善哉衘

金铁之英吐银锡之精奇气托灵有游出之神服此剑者

可以折冲伐敌人君有逆谋则去之他国允常乃以湛卢

献吴吴公子光杀吴王僚湛卢去如楚昭王寤而得之召

风胡子问之此剑直㡬何对曰赤董之山巳合(⿱艹石)耶之溪

深而不测群神上天欧冶巳死虽有倾城量金珠玉不可

与况骏马万户之都乎

又曰越王问范蠡用兵行阵对曰越有处女出于南林之

中愿君王问以手战之道立可见也处女将见道逢老人

自称𡊮公𡊮公曰闻子善为剑愿一观之女曰妾不敢有

隐𡊮公即跪拔林之竹处女即捷其末公操其本而刺处女

处女因举杖击之𡊮公即飞上树变为白猿女别去见越

王越王大恱乃命五校之队长髙才习之以教军人当此

之时皆称越女剑

又曰干将者吴人与欧冶同师俱作剑前献剑壹杖阖闾

得而宝之以故使干将造剑二枚一曰干将二曰莫耶莫

耶者干将之妻名也干将作剑采五山之精合六合之英

候天伺地阴阳同光百神临观天气下降而金铁之精未

流莫耶曰子以憘为剑闻于王王使子作剑三年不成者

其有意乎干将曰吾不知其理莫耶曰夫神物之化湏人

而成今夫子作剑得无当得人而后成干将曰昔吾师之

作冶也金鐡之颖不消夫妻俱入冶𬬻之中莫耶曰先师

亲烁身以成物妾何难也于是干将夫妻乃断髪揃

投之𬬻中使僮女一作三百鼓槖装炭金鐡乃濡遂以成

剑阳曰干将而作龟文阴曰莫耶而作漫理干将匿其阳

出其阴而献之阖闾阖闾甚惜之

又曰伍子胥过江解剑与渔父曰此剑中有七星北斗文

其直千金

越绝书曰楚王召风胡子而问之曰寡人闻吴有干将越

有欧冶子此二人寡人愿赍邦之重宝皆以奉子因吴王

请此二人为鐡剑可乎风胡子曰善于是乃令风胡子之

吴见欧冶子干将使之为鐡剑欧冶子干将凿茨山泄其

溪取其铁英为剑三枚一曰龙渊二曰太阿三曰工市剑

成风胡子奏之楚王楚王见之精神太恱见风胡子问之

曰此三剑其名为何风胡子曰一曰龙渊二曰太阿三曰

工市楚王曰何为龙渊太阿工市风胡子对曰欲知龙渊

观其状如登髙山临𭰹渊欲知太阿观其锷巍巍翼翼如

流水之波欲知工市观其锷从文间起至脊而止如珠而

不可枉文(⿱艹石)流而不绝晋郑闻此三剑而求之不得兴师

围楚之城三年不解仓榖尽库无兵革于是引太阿之剑

登城而麾之三军破败士卒迷惑流血千里晋郑之头毕

白楚王于是大恱曰此剑威耶寡人力也风胡子对曰剑

之威也因大王之神楚王曰夫剑铁耳固能有精神如此

乎风胡子曰神农以石为兵黄帝以玉为兵禹以铜铁为

兵天下皆服此亦铁之神也王之德也

又曰阖闾冢吴县昌门外名曰白虎丘磐郢鱼腹之剑在

焉十万人治之葬三日白虎居上号曰虎丘

又曰伍子胥走吴至江上见渔者曰来渡我渔者知其非

𢘆人即载入舡子胥即解其剑以与渔者曰吾先人之剑

直百金请以与子也渔者曰吾闻荆王有令曰能得伍子

胥者购之千金吾欲得荆王之千金何以子百金之剑为

渔者渡千斧之津曰亟飡而去无令遣追者及子也子胥

行即覆舡伏匕首自刎而死

琴操曰聂政父为韩王冶剑过期不成王杀之时政未生

壮问母知之乃上太山遇仙人学鼓琴⿰氵𭝠 -- 𣾰身为厉吞炭変

音七年琴成入韩逢其妻从置栉对妻而𥬇妻泣曰君何

似政齿政曰天下人齿相似反入山援石击落其齿以刀

内琴中刺韩王

列士传曰干将莫耶为晋君作剑三年而成剑有雄雌天

下名器也乃以雌剑献君留其雄者谓其妻曰吾藏剑在

南山之阴北山之阳松生石上剑在其中矣君(⿱艹石)𮗜杀我

尓生男以告之及至君觉杀干将妻后生男名赤𤾁具以

告之赤𤾁斫南山之松不得剑思于屋柱中得之晋君梦

一人眉广三寸辞欲报仇购求甚急乃逃朱兴山中遇客

欲为之报乃刎首将以奉𣈆君客令镬煮之头三日三日

跳不烂君往观之客以雄剑𠋣拟君君头堕镬中客又自

刎三头悉烂不可分别分葬之名曰三王冡列异传曰莫耶为楚王作

剑藏其雄者搜神记亦曰为楚王作剑馀悉同也

孝子传曰眉间赤名赤𤾁父干将母莫耶父为晋王作剑

藏雄送雌母孕尺父曰男当告之曰出户望南山松上石

上剑在其巅及产果男母以告尺尺破柱得剑欲报𣈆君

客有为报者将尺首及剑见晋君君怒烹之首不烂王临

之客以拟王王首坠汤中客因自拟之三首尽麋不分乃

为三冢曰三王冡也

文士传曰魏文帝爱杨脩才脩诛后追忆脩脩曽以宝剑

与文帝文帝后佩之告左右曰此杨脩剑也

周斐先贤传曰许嘉给县功曹仪小吏常持剑侍臣功曹

月朔晨朝并持炬火嘉于是忿然叹曰男儿为吏不免贱

𭛠即𭠘火于地以剑带槐树趋谒府门

南记曰魏应字尹伯任城人明鲁诗章帝重之数进见论

难于前特受赏赐剑玦衣服

先贤行状曰王烈字彦考通识逹道时国中有盗牛者牛

主得之盗者曰我邂逅迷惑从今巳后将改过子既巳赦

宥幸无使王烈闻之人有以告烈者烈以布一端遗之或

问此人既有盗畏君闻之反与布何也烈曰昔𥘿穆公人

盗其骏马食之巳而赐之酒盗者不爱其死以救穆公之

难今此盗人能悔其过惧闻之知是耻恶则善心将生故

与布劝为善也一年之中行路老父檐重人代担行数十

里欲至家置而去问姓字不以告顷之老父复行失剑于

路有人行而遇之欲置而去惧后人得之剑主永失所取

而购募或能差错遂守之至暮剑主还见之前者代檐人

也老父榄其𬒮曰子前者代吾檐不得姓名今子复守吾

剑于路未有(⿱艹石)子之仁子请告吾姓名将以告王烈乃语

之而去老父以告烈烈曰丗有仁人吾未见之使人见之

乃昔时盗牛人也

雷焕别传曰焕字孔章鄱阳人善星暦卜占晋司空张

华夜见异气起牛斗华问焕见之乎焕曰此谓宝剑气华

曰时有相吾者云君当贵绕身佩宝剑此言欲效矣乃以

焕为丰城令焕至县移狱掘入三十馀尺得青石亟一枚

中有𩀱剑文采未甚明焕取南昌西山黄白土用拭剑光

𧰟照曜乃送一剑并少黄土与华自留一剑华得剑并土

曰此干将也莫耶巳复不至然天生神物终当合耳乃更

以华阴赤土一斤送与焕焕得磨剑鲜光愈亮及华诛剑

亡玉匣莫知所在后焕亡焕子爽带剑经延平津剑无故

堕水令人没水逐觅见二龙长数丈盘交湏㬰光采微发

曜日映川

说苑曰经侯往过魏太子左带玉具剑右带环佩左光照

右右光照左

又曰西闾过渡河而溺焉能说诸侯过曰干将莫耶拂锺

不铮以之摄履曽不如两钱之锥铮楚庚切

又曰齐遣淳于髡到楚髡为人头小楚王甚薄之谓曰齐

无人耶而使子来子何长也髡对曰臣无所长𦝫中七尺

之剑欲斩无状王王曰止吾但戏子耳即与髡共饮酒

𬐱铁论曰所谓利兵者非谓吴楚之铤干将之剑也以道

德为城以仁义为郭莫之敢攻莫之敢入文王是也以道

德为胄仁义为剑莫之敢当莫之敢御汤武是也今不建

不攻之城不可当之兵而任匹夫之𭛠而行三尺之刄亦

细矣

魏文帝典论曰余好击剑善以短乘长选兹良金命彼国

工精而錬之至于百辟其始成也五色骇𬬻巨槖自鼓

又曰建安二十四年二月丙午魏太子丕造百辟宝剑长

四尺二寸重一斤十有五两淬以清漳厉以礛监

以文玉表以通犀光似流星名曰飞景礛䃴青砺石也

说曰王子乔墓在京陵战国时人有盗发之者睹无所

见唯有一剑停在室中欲进取之剑作龙鸣虎吼遂不敢

近俄而径飞上天

又曰锺㑹是荀济北从舅二人情好不协荀有好宝剑可

直百万常在母锺太夫人许㑹善书学荀手迹作书与

母取剑仍窃去不还荀𭰹知是锺无求得求思所以报之锺

会兄弟共以千万起新宅始成甚精䴡未得移住荀善𦘕

于是潜往𦘕锺门堂并作太𫝊形像衣冠状貌如乎生二

锺来入门便大感恸于是宅遂空废

陶弘景刀剑录曰夏禹字髙宻在位十年以庚戌八年铸

一剑长三尺九寸后藏之㑹稽𥘿望山腹上刻二十八𪧐

文有背面面记星辰背记山水日月

又曰启子少康在位二十九年歳次辛卯三年春铸一铜

剑上有八方面长三尺一寸头方

又曰孔甲在位四十年以九年歳次甲辰采牛头山鐡铸

一剑铭之曰夹古文篆长四尺一寸

又曰太田在位三十二年以四年歳次甲子铸一剑长二

尺九寸文曰定光古文篆

又曰武丁在位五十九年歳次戊午铸一剑长三尺铭曰照

胆大篆

又曰周昭王瑕在位五十一年二年歳次壬午铸五剑各

投五岳镇方岳大篆书长五尺

又曰简王夷在位十四年歳次癸酉铸一剑铭曰日骏长

三尺大篆

又曰𥘿昭王在位五年元年丙午铸一剑长三尺铭曰诫

篆

又曰始皇在位三十七年三年丁巳采北祇铜铸二剑铭

曰定𥘿李斯小篆书李斯刻一口埋在阿房阙下一口埋

在日观䑓长六尺

又曰前汉刘季在位十二年季以始皇三十四年于南山

得一鐡剑长三尺小篆书铭曰赤霄及贵常服之此即斩

白蛇之剑也

又曰文帝𢘆在位二十三年以𥘉元十九年庚午铸三剑

各长三尺三寸铭曰神龟形以应大撗之兆帝崩命入玄

又曰武帝彻在位五十四年以元光五年乙巳铸八剑各

长三尺六寸铭曰八服小篆书嵩霍衡华太山皆埋之

又曰宣帝询在位二十五年太始四年铸两剑各长三尺

一曰毛二曰贵以应足下毛之祥皆小篆

又曰平帝衍在位五年元始元年辛酉掘得一剑上有帝

名因服之大篆

又曰新室王莽在位十八年建国五年庚午造威㪷及神

剑皆錬五石为之铭曰神胜万国伏小篆书长三尺六寸

又曰刘更始圣公在位二年自造一剑铭曰更国小篆

又曰后汉光武刘秀在位三十三年未贵时在南阳鄂水

中得一剑文曰秀霸小篆书帝服之

又曰汉明帝 在位十八年元和元年戊午铸一剑上作

龙形沉之于洛水洛水清往往有人见

又曰章帝烜在位十三年建𥘉八年铸一金剑投之伊水

中以厌膝人之怪弘景按水经伊水有一物如人膝头有

人浴辄引之𭠘水

又曰安帝祐在位十九年永𥘉七年铸一剑藏峨嵋山拟

山王也

又曰顺帝宝在位十九年永建元年铸一剑长三尺四寸

篆书铭曰安汉后遂为年号

又曰灵帝宏在位二十二年以建和三年铸四剑铭曰中

兴一剑无故而失

又曰曹武帝曹操以建安二十年于谷中得一剑三尺六

寸上有金字铭曰孟德王常服之

又曰齐王芳正始六年造一剑常服之无故失其刃但有

空匣

又曰吴主孙权黄武五年采武昌山铜铁作十口剑万口

刀各长三尺九寸刀头方皆是南钢越炭作之上有大吴

篆

又曰吴孙权赤乌中有人得淮阴侯韩信剑帝赐周瑜

又曰孙亮建兴二年铸一剑铭曰流光小篆

又曰孙皓建𥘉元年铸一剑铭曰皇帝吴主小篆

又曰蜀后主刘禅延熙二年造大金剑长一丈二尺镇剑

口山往往人见辉光后人处处求觅不得

又曰宋刘昱元徽二年于蒋山顶造一剑铭曰永蜀小篆

又曰蜀主刘备章武元年辛丑采金牛山铁铸八铁剑各

长三尺六寸一备自佩一与太子一与梁王理一与鲁王

永一与诸葛亮二与张飞𨵿羽一与赵云并是亮书作风

角处所

又曰晋怀帝名炽永嘉元年造一剑长五尺铭曰歩光篆

又曰东晋司马衍咸和元年造剑十三口铭曰兴国

又曰东晋司马昌明太元十年于金华山顶埋一剑铭曰

神剑

又曰后魏道武帝登国元年于阿理铸二剑一铭曰镇山

一铭曰沈水并隶书

又曰明元帝以太常元年造一剑长四尺铭背曰太常

又曰太武帝至真君元年有道士継天师自为帝造剑因

改元为真君剑长三尺六寸隶书

又曰梁武帝萧衍天监元年即位至普通中歳在庚申命

弘景造神剑十三口用金银铜铁锡五色合为此剑长短

各依剑洞术法一曰凝霜道家三洞九真剑上刻真人玉

女名字二曰宫仪备斋六宫有剑神名无刄刻宫𪧐星皇

后服之三曰摛光备非常御斩刺长三尺六寸上刻风伯

雨师形名四曰九天出军行师君执授将长五尺金镂作

蚩尢神形五曰伐形刻符箓道家登真图口决六甲神长

五尺六曰四目突宫闱茵𬒳卧止小室幄帐中长三尺五

寸七曰五威灵光长二尺许半身有刃上刻星辰北斗天市

天魁二十八𪧐服此除百邪魑魅去厌即伏用之八曰风

乌有恶鸟鸣起镇之上有黄帝咒法禹歩形𫝑用之九曰

司命行刑煞罚者执之赐万姓自裁者寸曰礼剑生畜男

子弧矢縠剑则用之

十二曰永昌镇国安社用之长七尺十三曰閠剑长六尺所

以作十三口象閠月故也取上元甲子时加斗魁加歳正

月旦合合之取风雷雨震日止环偏长八寸文曰服之者

永治四方小篆


太平御览卷第三百四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