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九百三十二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九百三十一 太平御览 卷之九百三十二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九百三十三

太平御览卷第九百三十二

鳞介部四

 鳖    鼋    鼍   吊

     鳖

易说卦曰离为鳖

尔雅曰鳖三足能今呉兴阳羡县君山上有池中出三足鳖

周书曰成王时长沙献鳖蜃

周礼天官鳖人曰鳖人掌取玄物以时藉鱼鳖蜃郑司农云藉谓

以杖刺泥中搏取之春献鳖蜃

礼记曲礼上曰水潦降不献鱼鳖不饶多也

又乐记曰土敝则草木不长水烦则鱼鳖不大

魏略旧志曰昔北方有槖离之国者其王侍婢有身王欲

杀之婢云有气如鸡子来下我故有娠后生子王捐 --捐之于

溷中猪以气嘘之徙马栏马以气嘘之王疑之以天子乃

命其母收畜之名曰东明常令牧马东明善射王恐夺其

国欲杀之东明走南至淹水以弓击水鱼鳖浮为桥东明

得渡而鱼鳖解散追兵不得渡东明因都王夫馀之地

后魏书曰夫馀之臣以朱蒙善射欲杀之朱蒙母以告朱

蒙与乌连二弃之夫馀东南走遇一大水欲济无梁蒙告

水曰我是  河伯外孙今逃追兵垂及如何于是鱼鳖

并浮为成桥朱蒙得渡追𮪍不得渡蒙至绝𦫵骨城遂居

焉〇隋书曰崔弘度毎诫其寮吏曰人当诚恕无得欺诳皆曰

诺后尝食鳖侍者八九人弘度一一问之曰鳖美乎人惧

之皆云鳖美弘度于是大骂曰佣奴何敢诳我汝𥘉未食

鳖安知其美俱杖之八十官属百工见之莫不流汗无敢

欺隐

孙卿子曰跬歩不休跛鳖千里淮南子同

庄子曰塪井之跬谓东海鳖曰吾跳梁井干之上入沐鈌

甃之岸乐亦至矣子奚不时来入观乎海鳖左足未入而

SKchar巳垫矣于是逡巡而却告之曰夫海千里之逺不足

举其大千仞之髙不足极其深禹时十年九潦而水不为

加益汤时八年七旱而岸不加损夫不为湏㬰推移不以

多少进退者此亦东海之大乐也于是蛙闻之适适然惊

规然自失

韩子曰郑县人卜子毒妻之市买鳖以归颍水以为渇因

纵而饮之遂失鳖

淮南子曰鳖无耳而目不可以瞥精于明也不可以瞥瞥则见

又曰王子庆忌足蹑麋鹿手缚兕虎置之SKchar室之中不能

抟龟鳖𫝑不便也庆忌呉王僚之子也

又曰大生小多生少天之道也故立阜不能生云雨萦水

不能生鱼鳖者小也

又曰杀戎马而求狐狸援两鳖而失灵龟断右臂而争一

毛折镆鎁而争鸡刀用智如此岂足髙乎髙犹贵也

又曰忠信形于内感动应于外故禹执干戚儛于阶之间

而三苗服三苗畔禹禹风以礼乐而服也鹰翔川鱼鳖沉禹以徳服三苗犹鹰翔川上鱼

鳖恐皆深飞鸟扬鸟见鹰而扬去必逺实也鹰怀欲害之心故鸟鱼知其情实故逺之

说苑曰曾子有疾曽元抱首曽华抱足曽子曰吾无颜氏

之才何以告汝虽无能君子务益夫华多实少者天也言

多行少者人也夫飞鸟以山为卑而层巢其巅鱼鳖以渊

为浅而穿穴其中然所以得者饵也君子苟能无以利害

身辱安从至乎

国语曰公父文伯饮南宫敬叔酒以露赌父为客赌父曾大夫客

上客羞鳖焉小赌父怒相延食鳖辞曰将使鳖长而后食

之遂岀文伯之母闻之怒曰吾闻之先子曰𥙊养尸飨飬

上賔言𥙊祀之礼尊养尸飨宴之礼养上賔鳖于何有而使夫人怒曰遂逐

之五日

吕氏春秋曰水之深则鱼鳖归之树之盛则飞鸟归之庶

草美则禽兽归之人主贤则豪杰归之

晏子春秋曰齐大旱景公召群臣问曰寡人欲祀河伯可

乎晏子曰不可河伯以水为国以鱼鳖为民彼独不欲雨

乎祀之何益

山海经曰从山多三足鳖

顾谭新言曰呉之玩水(⿱艹石)鱼鳖蜀之便山(⿱艹石)禽兽

神仙传曰汝南郡中常有鬼怪歳辄数出过时导从威仪

如太守入府打鼓周行内外乃还去甚以为患后费长

房诣府君而正值此鬼来到府君门常径入独此来至门

而巳不敢前欲去长房厉声呼使促前来鬼化作老公乃

下车把板伏庭中叩头乞得自改长房曰汝死老鬼不念

良善无故导从荡突官府知当死不复汝真形此鬼㬰

即成大鳖如车轮颈长一丈许长房复令还就人形以一

札符付之令送与葛陂君鬼叩头流涕持一札符去使人

追视之至陂边以颈绕株而死

王子年拾遗记曰容山下有水多丹鳖鱼皆能飞跃

星经曰天鳖十三星在南斗主水虫

南越志曰海中有朱鳖状如肺有眼六脚而常吐珠见则

天下大旱

崔豹古今注曰鳖一名河伯从事

博物志曰九窍者胎化八窍者𡖉生龟鳖鼋此诸𩔖皆𡖉

生而影伏

又曰大𦝫无雄龟鼍𩔖也无雄与蛇通气则孕

又曰鳖锉令如棋捣赤苋汁和合厚以茅苞五六月中作

投于池泽中经旬脔脔成鳖

志怪曰昔有人与奴俱得心腹病治不能愈奴死乃刳腹

视之得一白鳖赤眼甚鲜净以诸药内鳖口中终不死后

有人乘白马来者马溺溅鳖缩头藏脚乃试取马溺灌之

豁然消成水病者顿饮一𦫵即愈

淮南万毕术曰青泥杀鳖得苋复生

     鼋

礼记月令曰季秋登龟取鼋

左传宣上曰楚人献鼋于郑灵公公子宋与子家将见子

公之食指动以示子家曰他日我如此必尝异味及入宰

夫将解鼋相视而𥬇公问之子家以告及食大夫鼋召子

公而弗与也子公怒染指于鼎尝之而岀

广雅曰海鼋大𠧩重千钧

续汉书曰灵帝时江夏黄氏之母浴而化为鼋入于深渊

其后时时出见初浴簪一银SKchar2及见犹在其首

唐史曰韦丹少在东洛尝至中桥见数百人喧集水濵乃

渔者网得大鼋系之桥柱引颈四顾有求救之意丹问曰

几钱可赎曰五千丹曰吾驴直三千可乎曰可于是与之

放鼋于水徒歩而归

淮南子曰桀之力别觡伸钓洛骨索铁操金椎移大戏

军之大旗水杀鼋鼍陆捕熊罴

又曰积力之所举则无不胜也众智之所为则无不成也

塪井之所无鼋鼍隘也园中之无脩木小也

又曰髙山险阻深林藂薄虎豹之所乐也人入之而畏川

谷通原积水重渊鼋鼍之所便也人入之而死

魏子曰夫树树异风人人异心不可以一检量故鼋鼍得

水则生虎豹得水则死

晏子春秋曰齐三子争桃古冶子曰吾尝济河鼋衘左SKchar

而入砥柱流冶潜行逆流百歩从流九里得鼋头鹤跃而

(⿱艹石)冶之功可以食桃

枹朴子曰在头水有大鼋常在深潭号为鼋潭此能作魅

行病呉有道士戴炳者能视见之以越章封𭰖遍掷潭中

良乆有大鼋径长丈馀浮出不敢动乃格杀之而病者并

愈又有小鼋出罗列死于渚上甚多

书纪年曰穆王三十七年起师至九江以鼋为梁也

璅语曰范献子猎占之曰此其繇也君子得鼋小人遗冠

献子猎而不得遗其豹冠

列仙传曰庐山顶上有湖湖广数顷鼋鼍盈于水中

博物志曰屠鼋解其肌SKchar唯肠连于头而经日不死犹能

啮物鸟往食之则为所得渔者或以张鸟雀

崔豹古今注曰鼋为河伯使者

捜神记曰齐景公渡于江沅之河鼋衘左SKchar没之众皆愓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

惧古冶子于是拔剑从邪行五里逆三里至于砥柱之下

乃鼋也左手持鼋头右手侠左SKchar燕跃鹄踊而出仰天大

呼水逆流三百歩观者皆以为河伯也

淮南万毕术曰鼋暗得火可以燃铁取鼋杀之烧铁如炭状以卒其脂中铁自

烧鼋致鳖取鼋烧之鳖自至

楚辞曰乘白鼋兮逐渔言河伯游钹近则乘鼋也

宋玉髙唐赋曰鼋鼍鳣鲔交积纵横

    鼍

毛诗文王灵台曰鼍鼓逢逢

礼记月令曰季秋之月伐蛟取鼍

说文曰鼍水虫似蜥蝎长丈所从龟单声

冢周书王㑹曰㑹稽似鼍注其皮可以冠鼔

呉志曰孙亮𥘉公安有白鼍鸣瑶曰鼍鸣龟背平南郡城

中可求生守死不去来无成明年诸葛恪败弟融镇公安

𬒳收融刮金印龟背一服而死江表传同

庄子曰孔子观于吕梁悬水三十仞流沬三十里鼋鼍不

得游见一丈夫游之数百歩而出孔子请问曰有道乎丈

夫曰吾长于性成乎命从水之道而无𥝠焉

吕氏春秋曰帝颛顼令飞龙作八风之音以𥙊上帝乃会

为乐昌鼍乃偃寝以其尾击腹其音美也

捜神记曰荣阳张福舡行夜有女子乘小舟来投福云日

暮畏虎不敢夜行福戏调之遂就福寝中夜月照乃见一

白鼍枕福臂而卧福惊起鼍便去乘之舡乃枯槎也

郭义恭广志曰鼍鱼长三尺有四足髙尺馀尾加蝘蜓而

大南方嫁娶必得食之魏武赤壁还所掘得之是也

支僧载外国事曰私诃条国全道辽山有毗呵罗寺寺中

有石鼍至有神灵众僧饮食欲尽寺奴辄向石鼍作礼于

是食具

许氏志怪曰沙门竺僧瑶得神符尤能治邪广陵王家女

病邪召瑶治之瑶入门便瞋目大骂老魅不守道敢干犯

人女在内大唤云人杀我夫鬼在侧曰吾命尽于今可为

痛心因歔欷悲啼又曰此神也不可争傍人悉闻于是化

为老鼍走出中庭瑶入扑杀之

幽明录曰宋髙祖永𥘉中张春为武昌太守时人有嫁女

未及升车忽便失性岀外欧击人乘玄巳不乐嫁俗人巫

云是邪魅乃将女江际击鼓以术祝治疗春以为欺惑百

姓制期湏得妖魅后有一青蛇来到巫所即以大钉钉头

至日中复见大龟从江来伏前更以赤朱书背作符更遣

入立至暮有大白鼍从江中出乍沉乍浮向龟随后催逼

鼍自忿死昌来先入慢与女辞诀女恸哭云失其因好自

此渐差或问巫曰魅者归于何物巫云蛇是传通龟是媒

人鼍是其对所获三物悉示春春始知灵验

    吊

裴氏广州记曰吊蛇头鼍身亦水𪧐亦水栖俗谓为吊膏

至轻利以铜瓦器贮之浸岀而唯鸡𡖉盛之不漏磨治诸

毒肿绝验也








太平御览卷第九百三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