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二百七十六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二百七十五 太平御览 卷之二百七十六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二百七十七

太平御览卷第二百七十六

 兵部七

     良将下

后周书曰王思政𥘉入颖川士卒八千人城既无外援亦

无叛者思政常以勤王为务不营资产尝𬒳赐园池思政

出征后家人种桑果及还见而怒曰匈奴未灭去病辞家

况大贼未平何事产业命左右拔而弃之故身䧟之后家

无蓄积

又曰元定有勇略每战必䧟阵然未尝自言其功太祖深

重之诸将亦称其长者

又曰蔡祐少有大志与郷人李穆布衣齐名尝相谓曰大

丈夫当建立功名以取富贵安能乆处贫贱𫆀言讫各大

𥬇穆即申公后皆如其言

又曰王罴为华州刺史时茹茹渡河南寇候𮪍巳至𡺳州

朝廷虑其𭰹入乃徴兵发士马屯守京城壍诸街巷以备

侵轶右仆射周专逹召罴议之罴不应命谓其使曰(⿱艹石)

茹在渭北者王罴率郷里自破之不烦国家兵马何为天

子城中遂作如此惊动由周家小儿性怯致此罴轻侮权

𫝑守正不同皆此𩔖也

又曰刘亮夲名道德累迁左大都督从擒窦泰复𢎞农与

沙苑之后并力战有功迁车𮪍大将军开封府长广公亮

以勇敢见知为当时名将并屡陈谋䇿多合机冝太祖谓

之曰卿文武兼资即孤之孔明也乃赐名亮并赐姓侯莫

陈氏出为东州刺史卒丧还京师太祖亲临之泣而谓人

曰股肱丧矣腹心何𭔃

又曰王杰夲名文逹太祖奇其才擢授杨烈将军羽林监

寻加都督太祖尝谓诸将曰王文逹万人敌也伹恐勇决

太过耳复潼𨵿破沙苑争河桥战邙山皆以勇敢闻亲待

日隆赏赐加于伦等于是赐姓宇文氏

又曰于谨平江陵还太祖亲至其第宴语极欢赏谨奴婢

一千口及宝物并金石丝竹乐一部谨自以乆当权望隆

位功名既立愿保优闲乃上先所乘骏马及所着铠甲等

太祖识其意乃曰今巨猾未平公岂得便尓独善遂不受

又曰蔡祏字承先有膂力便𮪍射从征伐常溃围䧟阵为

士卒先军还之日诸将争功祏终无所竞太祖毎叹之尝

谓诸将曰承先口不言勲孤当代其论叙其见知如此

三国典略曰周髙琳毎征伐勇冠诸军太祖谓之曰公即

我之韩白也

又曰胡僧祐为梁名将常以鼓吹置于斋中𢘆坐对之以

自娯玩或諌之曰公名望隆重朝野具瞻此是羽仪可自

居外僧祐曰我性爱之恒须见耳

又曰北齐斛律金字阿六敦朔州敕部人光禄大夫郍瑰

之子世敦直善𮪍射行兵用匈奴法望尘识马歩多少嗅

地知军度逺近神武戒文襄曰有谗此人者勿信之文宣

尝与金宴射亲持矟走马以拟金胸者三金坚不动赐帛

千疋因过其宅置酒作乐

北史曰隋文帝尝从容命髙颖与贺(⿱艹石)弼言及平陈事颖

曰贺(⿱艹石)弼先献十䇿后于蒋山苦战破贼臣文吏耳焉敢

与将论功帝大𥬇时论嘉其有让

又曰周将王思政乆经军旅毎战唯着破衣弊甲敌人疑

非将帅故得免

又曰韩果从平窦㤗于潼𨵿周文依其规画军以胜返赏

真珠金带一𦝫

隋书曰李宻父寛骁勇善战干略过人自周及隋数经将

领至柱国蒲山郡公号为名将

又曰史万岁少英武善𮪍射骁捷(⿱艹石)飞好读兵书兼精占

又曰宇文忻毎叅帷幄出入卧内禅代之际忻有力焉后

拜右领军大将军恩赐弥重忻妙解兵法驭戎齐整当时

六军有一善事虽非忻所建在下辄相谓曰此必忻法也

其见推服如此

又曰薛丗雄性廉谨凡所行军破敌之处秋毫无犯帝由

是嘉之帝尝从容谓群臣曰我欲举好人未知诸君识不

群臣咸曰臣等何能测圣心帝曰我欲举者薛丗雄群臣

皆称善帝复曰丗雄廉正节概有古人之风于是超拜右

翊卫将军

又曰杨𤣥感欲立名阴求将领谓兵部尚书假文振曰𤣥

感世荷国恩宠逾涯分自非立效边裔何以塞责(⿱艹石)方隅

有风尘之警庶得执鞭行阵少展𢇁髪之功明公兵革是

司敢布心腹文振因言于帝帝嘉之顾谓群臣曰将门必

有将相门必有相故不虚也于是赉物千假礼遇益隆

又曰突厥入朝上赐之射突厥一发中的上曰非贺(⿱艹石)

无能当此于是命弼弼再拜而咒曰(⿱艹石)赤诚奉国者当一发

破的如其不然发不中也既射一发而中上大恱頋谓突

厥曰此人天赐我也

唐书曰刘黒闼为窦建德将奇兵东西揜袭多所克𫉬毎临

危难而色不变军中号为神勇

又曰屈突通平薛仁果之际宝物山积诸将争取通一无

所犯髙祖闻之曰通清正奉国著于终始名下定不虚也

赐金银六百两𮦀彩千假

又曰右武候将军张士贵破反獠而还太宗劳之曰闻公

亲蒙矢石为士卒先虽古名将无以加也朕尝闻以身报

国者不顾性命尝闻其语未睹其实于公方见之矣

又曰文德皇后之葬也假志𤣥与宇文化及分统士马出

𪧐于章武门太宗夜使宫官至三将军处宇文士及营内

使者志𤣥闭门不内曰军门不可夜开使者曰此有手敕

志𤣥曰夜中不辩真伪竟停使者至暁太宗闻而叹曰此

真将军也周亚夫何以加焉

又曰霍王元范髙祖第十四子也母曰张美人元范少善

𮪍射𥘉为呉王时尝从太宗游猎遇群兽命射之矢不虚

发兽无遗者太宗抚其背曰汝才艺过人恨今无所施耳

当天下未定我得汝岂不安乎

又曰王君廓统兵经略东都王丗充将郭士行许罗汉前后

入掠君廓辄击退之拜右武卫将军诏劳之曰卿以十三

人破贼一万自古以少击众未之前闻非唯骁勇绝人亦

足以显卿忠节也

又曰突厥入寇王君廓邀击破之俘斩二千馀人𫉬马十

五疋髙祖闻而大恱徴之入朝赐与御马令殿廷乘之而

出又谓侍臣曰吾闻蔺相如叱秦王目皆出血君廓往击

建德将出战徐𪟝遏之君廓愤发大呼目及𤾁耳一时流

血此之壮气何谢古人不可以常例赏之复赐锦𫀆金带

还领幽州

又曰髙宗时吐蕃䧟安西四镇长寿𥘉蕃军逼安西府则

天令武威军緫管王孝杰将军阿史那忠节等率师拒之

孝杰至安西合战屡捷大破蕃军收复龟兹于阗踈勒碎

叶四镇而还则天大恱谓侍臣曰昔贞观年中俱统得此

蕃域其后西陲不守并䧟吐蕃今既复旧边境自然无事

孝杰建兹功效竭尽款诚遂能里足徒行身与士卒齐力

如此忠恳𭰹足可嘉迁左卫大将军

又曰薛仁贵击九姓突厥于天山军将发髙宗出甲令仁

贵射之射穿五重九姓众十馀万令骁徤十人逆来挑战

仁贵发三箭中三人其馀下马请降并坑之更就碛北安

抚馀众而还军中歌曰将军三箭定天山将士长歌入汉

𨵿

又曰刘仁䡄显庆四年出为青州刺史五年大军征辽令

仁䡄监统水军以后期免特令以白衣随军自效寻捡校

带方州刺史兼熊津道行军长史仍别领水军二万袭破

倭贼数万于白波虏𫉬舡舰四百馀艘倭及耽罗等国皆遣

使诣之请降𥘉仁𮜿将发带方州谓人曰天将富贵此翁

耳乃于州司请历日一卷并七庙讳人怪其故答曰拟削

平辽海颁示国家正朔使夷俗遵奉焉至是果以军功显

正除带方州刺史

又曰郭元振为安西大都护时安西突厥首领乌质勒部

落强盛款塞通和元振就其牙帐计㑹军事时天大雪元

振立于帐前与乌质勒言议湏㬰雪𭰹风冷元振未尝移

足乌质勒年老不胜寒苦㑹罢而死

又曰李晟临洮人也祖思恭父钦代居陇右尝为禆将晟

数岁而孤事母孝闻少雄烈有材力善𮪍射年十八从军

身长六尺勇敢绝伦时河西节度使王忠嗣击吐蕃有骁

将乘城拒闘颇多杀士卒忠嗣募军中能射者射之晟乃

引弓一发而毙三军大呼忠嗣厚赏之因抚其背曰此万

人之敌也

又曰贞元五年九月马燧与太尉晟召见于延英殿上嘉

其有大勲力皆图形于凌烟阁列于元臣之次九年十月

召见延英殿因拜手仆于地上亲起之

又曰王栖耀性谨厚善𮪍射始起兵渉寇境太𭰹遇游𮪍

四合百歩内立表俾之环视发必破的虏相顾恐惧徐而

解去尝猎㑹稽山中有逸林白额兽卒起草中应弦而毙

⿱⺾⿰𩵋禾州尝与诸文士游虎丘寺平野霁日先一箭射空再

发贯之江东文士自梁肃巳下歌咏焉

又曰李诉既执送呉元济裴度建彰义军节拥降卒万馀

人次入焉李诉具橐鞬候度马首度将避之诉曰此方不

识上下等威之分乆矣请公因以示之度以宰相礼受诉

谒众耸观焉明日诉以师还文成栅度乃视节度使观察

及刺史事蔡人大恱

又曰李光颜为河东禆将讨李怀光杨惠琳皆有功后随

髙崇文平蜀搴旗斩将出入如神由是稍稍知名授兼御

史大夫时兄光进官亦至兼御史大夫军中号曰大大夫

小大夫

国语周语曰邵公告单公曰晋有三伐勇而有礼返之以

仁吾三逐楚君之卒勇也见其君必趋礼也能𫉬郑伯而

舍之仁也

老子曰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强天下果而勿矜果而勿

伐河上公注云当果敢推让勿自伐取其美也

六韬曰兵入殷郊见太公曰是吾新君也而啇容曰非也

其人虎据而鹰峙威怒自副见利欲发进不頋前后见武

王曰是新君也见敌不怒

献帝春秋曰张辽问呉降人曰紫髯将军长上短下谁也

答曰是孙㑹稽

㑹稽典录曰张立之为人刚毅志意慷慨太祖尝抑之曰

尔不念诗书慕圣道而好乘汗马击剑此一夫之用何足

贵也谓左右曰丈夫一为卫霍将十万驰沙漠驱戎狄立

功建号耳何能作博士𫆀

荆州记曰邓遐襄阳人也勇力绝人历位冠军将军数郡

太守号名将

𡊮子丗说曰吕布之破也太祖给众官车乘使取军中物

唯所欲众人皆重载唯𡊮涣取书数百卷资粮而已众人

闻之大惭

刘向新序曰孙武乐毅之徒皆前丗之贤将也乆逺𭰹奥

其事难知至于呉汉近时人耳起于贩马立为良将乘名

竹帛天下归德此可慕也




太平御览卷第二百七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