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二百三十六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二百三十五 太平御览 卷之二百三十六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二百三十七

太平御览卷第二百三十六

 职官部三十四

  国子𥙊酒  司业    博

  少府监   将作监

     国子𥙊酒

六典曰国子𥙊酒司业之职掌邦国儒学训导政令有六

焉一曰国子二曰大学三曰四门四曰律学五曰书学六

曰算学

韦昭辩释名曰𥙊酒者谓𥙊六神以酒醊之也辨云凡㑹

同飨宴必尊长先用   酒以𥙊先故曰𥙊酒汉时呉

王年长以为刘氏𥙊酒是也

徐广释𥙊酒云古主人具馔则賔中长者一人举酒𥙊地

是则长者为𥙊酒也

汉书自呉王赐号为刘氏𥙊酒应劭曰礼饮酒必𥙊示有

先也故称𥙊酒饮时唯尊长者以酒沃酹也

又曰张安丗荐苏武明习故事奉使不辱君命宣帝以武壮

节老臣令朝朔望号称𥙊酒甚优宠之

续汉书百官表曰建武𥘉置五经博士太常差次有聦明

威重者一人为𥙊酒揔领纲纪

汉书百官表注博士𥙊酒一人掌国子学毎朝服进贤两

梁冠佩水苍玉

蜀志曰先主既定益州广汉太守夏纂请秦宓为师友𥙊

晋书曰𡊮瑰字山甫为国子𥙊酒时属经丧乱礼教陵迟

瑰上䟽求立学徒帝从之国学之兴自瑰始也

又曰裴𬱟为𥙊酒奏立太学讲堂筑门阙刻石冩五经

晋中兴书曰杜夷字行齐以儒学称中宗以夷为丞相𥙊

酒中兴𥘉皇太子凡三至夷舎执经问义

沈约宋书曰博士秦官也掌通古今贠多至数十人有仆

射光武増为十五人 盖一经有数家之学故也皆教弟

子光武改仆射曰𥙊酒𥙊酒者一位之元长也

齐书曰张绪竟陵王子良领国子𥙊酒武帝敕王晏曰吾

欲令司徒辞𥙊酒以授张绪物议以为云何子良竟不拜

以绪领国子𥙊酒

齐职仪曰晋令博士𥙊酒掌国子学而国子生师事𥙊酒

执经葛巾单衣终身致敬

梁书令曰王丞字安期为国子𥙊酒丞祖俭父𰖍并居此

职三代为国师前代未有当时以为荣𰖍音简

崔鸿十六国春秋前秦录曰建元七年髙平苏通长乐刘

祥并以硕学𦒿儒尢精二礼坚以通为礼记𥙊酒居于东

庠祥为仪礼𥙊酒处于西序坚毎月朔旦率百僚亲临讲

后魏书曰韩子熙累迁国子𥙊酒子熙俭素安贫常好退

静迁邺之始百司并给兵力时以𥙊酒闲豫止给二人或

有令其陈谒者子熙曰朝廷不与𥙊酒兵何𨵿韩子熙事

论者称之

后周书曰卢诞夲名恭祖拜给事黄门侍郎魏帝诏曰经

师易求人师难得朕诸儿稍长欲命卿为师于是亲幸晋

王第敕晋王以下皆拜之于帝前因赐名曰诞又以诞儒

宗学府为当世所推乃拜国子𥙊酒

隋书曰杨汪字元度拜国子𥙊酒帝令百寮就学与汪讲

论天下通儒硕学多萃焉论难锋起皆不能屈帝令御史

书其问答奏之省而大恱赐良马一匹

又曰元善迁国子𥙊酒上尝亲临释奠命善讲孝经于是

敷陈义理兼之以讽諌上大恱曰闻江阳之说更起朕心

赉绢百匹衣一袭

唐书曰许后胤尝侍太宗讲后为睦州刺史因入朝乞骸

骨太宗召问曰朕与卿刺史资以自养何谓即求致仕后

胤对曰年老箸力不逮望得私第时见阙庭太宗曰卿气

力犹强欲何官也后胤陈谢不敢太宗曰朕昔从卿读书

卿今日从朕求官但言所欲不相违也时国子𥙊酒缺后

胤奏言之因授国子𥙊酒

风俗通曰孙卿有秀才善为诗礼易春秋至齐襄王时而

孙卿最老师三为𥙊酒

齐王融为王俭让国子𥙊酒表曰窃以成均义重振古所

崇资师道尊有来攸尚匪由兰芷畴变入室之情不自朱

蓝何迁素𢇁之质

     司业

唐书曰韦叔夏迁成均司业乆视年特下制曰吉㓙礼仪

国家所重司礼博士未甚详明成均司业韦叔夏太子率

更令祝钦明等博渉礼经多所该练委以叅掌兾𢎞典式

自今司礼所脩仪注并委叔夏等刋定讫然后进奏

又曰归崇敬上言司业者义在礼记云乐正司业正长也

言乐官之长司主此业尔雅云大板谓之业按诗周颂设

业设虡崇牙树羽则业是悬锺磬之簨虡也今大学既不

教乐于义则无所取请改司业一为左师一为右师位正

四品上

     博

六典曰博士掌教文武官三品巳上及国公子孙

应劭汉官仪曰博士秦官也博者通博古今士者辩于然

否孝武帝建元五年𥘉置五经博士秩六百石太常差次

有聦明威重者一人为𥙊酒揔领纲纪

汉旧仪曰武帝𥘉置博士取学通行脩博识多艺䁱古文

尔雅能属文章者为之朝贺位次中都官吏称先生不得

言君其弟子称门人也

汉书曰贾𧨏文帝召为博士时年二十许最为少每诏令

议下诸老生未能言𧨏尽为之对人人各如其意所出

又曰韦贤字长𡦗为人质朴少欲笃志于学兼通礼尚书

以时教授时人号称邹鲁大儒徴为博

又曰公孙𢎞对䇿时百馀人太常奏第居下天子擢之对

为第一召入见容貌甚严拜为博士待诏金马门也

又曰元鼎中徐偃为博士使行风俗偃矫制使胶东鲁国

鼓铸盐铁还奏事张汤劾偃矫制法死偃以为春秋之义

大夫出疆有可以安社稷利万人专之可也汤不能诎

东观汉记曰甄宇拜博士毎腊诏赐博士羊人一羊有大

小肥瘦时议欲杀羊分肉又欲投钩宇因取瘦者自是不

复争后召㑹诏问瘦羊博士所在京师因以为号

又曰欧阳歙其先和伯从伏生受尚书至于歙七世皆为

博士敦于经学恭俭好礼

后汉书曰光武毎朝㑹辄令桓荣于公卿前说经书帝称

善曰得生几晚㑹博士缺帝欲用荣荣叩头让曰臣经术

浅薄不如同门生郎中彭闳杨州从事皋𢎞帝曰俞往汝

谐因拜荣为博

又曰董钧永平𥘉为博士时草创五郊𥙊祀及宗庙礼乐

威仪章服辄令钧叅议多见从用当丗称通儒

华峤后汉书曰𥘉欲立左氏传博士范叔以为左氏浅末

不冝立陈元闻之乃诣阙上䟽争之更相辩对凡十馀上

帝卒立左氏学也

汉旧仪曰孝文皇帝时博士七十馀人朝服立端章甫冠

魏志曰乐祗字文载少好学黄𥘉中征拜博士于时太学

𥘉立博士十馀人学多偏僻不敢亲教备贠而巳唯文载

五叶并授

又曰文帝黄𥘉五年太学制五经课试之法置春秋榖梁

博

又曰明帝太和二年诏曰尊儒贵学王教之夲也自顷儒

官或非其人将何以宣明圣道其髙选博士才任中常侍

呉志诏曰古者建国教学为先所以道丗治性为时养器

也自建兴巳来时事多故吏民颇以目前趍务去夲就末

不循古道夫所尚不淳则伤化败俗其案古置学官立五

博士核取应选加其宠禄科见吏之中及将吏子弟有

志好者各令就业一歳课试差其品第加以位赏使见之

者乐其荣闻之者羡其誉以敦王化以隆风俗

晋令曰博士皆取履行清淳通明典义(⿱艹石)散𮪍中书侍郎

太子中庶子以上乃得召试诸生有法度者及白衣试在

髙第拜郎中

晋书载记曰姚泓受经于博士淳于𡵨𡵨病亲诣省病拜

于床下自是公侯见师傅皆拜焉

后魏书曰崔逸字景隽好古博渉为国子博士毎因公事

逸常𬒳诏独进博士特命自逸始也

后周书曰卢辩字景宣为太学博士以大戴礼未有解诂

辩乃注之其兄景𥙿为当时硕儒谓辩曰昔侍中注小戴

今尔注大戴庶纂前脩矣

隋书曰马光开皇𥘉髙祖徴山东义学之士光与张仲让

孔笼窦士荣张黒奴刘祖仁等俱至并授太学博士时人

号为六儒

又曰马光为太学博士尝因释奠髙祖亲幸国子学王公

以下毕集光𦫵座讲礼启发章门巳而诸儒生以次论难

者十馀人皆当时硕学光剖析疑滞虽辞非俊辩而理义

𢎞赡论者莫测其浅深咸共推服上嘉而劳焉

又曰王颇授著作佐郎寻令于国子讲授㑹髙祖亲临释

奠国子𥙊酒元善讲孝经颇与相论难词义锋起善往往

见屈髙祖大奇之超授国博

又曰何妥授太学博士帝𥘉欲立五后以问儒者辛彦之

对曰后与天子匹体齐尊不冝有五妥驳曰帝喾四妃舜

又二妃亦何常数由是封襄城县伯

又曰房晖逺为国子博士㑹上令国子生通一经者并悉

荐举将擢用之既䇿问讫博士不能时定臧否𥙊酒元善

怪问之晖逺曰江南河北义例不同博士不能遍渉学生

皆持其所短称巳所长博士各各自疑所以乆而不决也

𥙊酒因令晖逺考定之晖逺览笔便下𥘉无疑滞或有不

服者晖逺问其所传义䟽辄为始末诵之然后出其所短

自是无敢饰非者所试四五百人数日便决诸儒莫不推

其通博○鲁国先贤传曰汉文帝时闻申公为诗最精以

博士申公为诗传号曰鲁诗

李郃别传曰郈上书太后数陈忠言其辞虽不能尽施用

辄有䇿诏褒赞焉博士著两梁冠朝㑹冝随士大夫例时

贱经学博士乃在市长下公奏以为非所以敬儒徳明国

体也上善公言正月大朝引博士公府长史前〇殷氏世

传曰殷亮建武中徴拜博士迁讲学大夫诸儒讲论胜者赐

席亮重席至八九帝嘉之曰讲学不当如是耶

典略曰公仪休者鲁博士也为鲁相无所变更百官自正

使食禄者不得与下民争利

论衡曰王莽之时省五经章句博士弟子郭略夜定旧说

死于烛下

     少府监

六典曰少府监之职掌百工𠆸巧之政令惣中书尚左尚右

尚职治掌治五署之官属正其工徒谨其缮作少监为之

汉官宰尹下曰少府言别为小藏故曰少府

汉书曰少府秦官掌山海地泽之税以给供养

又曰欧阳地馀字长賔为少府诫其子曰我死官属送汝财

物愼无受汝九卿儒者子孙以廉㓗著可以自成及卒少

府官属送数百万其子不受天子闻而嘉焉赐钱百万

后汉书曰东平王苍为骠𮪍正月朔朝苍当入贺故事少

府给璧时阴就为少府贵傲不奉法漏将尽求璧不得苍

⿰扌⿱彐𧰨 -- 掾朱晖遥见少府主簿持璧乃往绐曰试请观之既得而

驰奉之就复以他璧朝

张璠汉纪曰太常种拂与李儒战而死子劭徴为少府鸿

胪皆不受曰我父尽忠于朝而为时所妒父以身殉国为

贼臣所害为臣子不能除贼何面目复觐明主三辅闻之

为之感动

应劭汉官仪曰少府掌山泽陂池之税名曰禁钱以给私

养自别为藏少者小也故称少府

魏志曰王观徙少府大将军曹爽使材官张逹斫屋材及

诸私用之物观闻之皆录夺以没官少府统三尚方御府

内藏珍玩之宝爽等奢放多有干求惮观守法乃徙为太仆

又曰杨阜字义山为少府卿然以天下为巳任

呉志曰先主遣少府徐详至魏魏太祖谓详曰孤比者若

越横江之津与孙将军游姑⿱⺾⿰𩵋禾 -- 苏之台猎长洲之菀吾志足

矣详对曰大王欲奉至尊以合诸侯(⿱艹石)越横江而游姑⿱⺾⿰𩵋禾 -- 苏

是踵亡秦而蹈夫差恐天下事去矣太祖曰徐生得无逆

诈𫆀

臧荣绪晋书曰陈眕字国镇过江为少府卿时大旱经乆

大兴四年四月始雨有司奏应报赛宗庙山川中宗诏曰

祈庙云报赛非奉尊上辞也吾意有疑眕以为旧山川有

祈报故雨应赛非大事不应告庙子无要君亲之道读𥙊

称赛于义有违从之

唐书官品志曰少府卿位视尚书左丞置材官将军左中

尚方甄官平水中署南塘邸税库东西冶中黄细作炭库

𥿄官柴署等令丞

     将作监

六典曰将作大匠之职掌供邦国修建土木工匠之政惣

四署三监百工之官属以供其职事少匠贰焉

汉书曰将作少府秦官掌治宫室

范晔后汉书曰魏霸征拜将作大匠明年和帝崩典作

顺陵时盛冬地冻中使督促数罚⿰扌⿱彐𧰨 -- 掾吏以厉霸霸抚循而

巳𥘉不切责而反劳之曰今诸卿𬒳辱大匠过也吏皆怀恩

力作功倍

续汉书曰曹裒字叔通迁将作大匠时有疾疫巡行病徒

自省医药糜粥死者减少

又百官志曰将作秩二千石掌作宗庙路寝宫室丞一人

六百石左右校令左右工徒掌木工之功并树桐梓之𩔖

列于道侧

又曰李固字子坚迁大匠常推贤士孔融以将作大匠迁

少府也

华峤后汉书曰应顺字仲华为将作大匠发擿众奸皆极

其刑豪猾之吏累迹视事五年省费以亿万

应劭汉官仪曰丗祖中兴以谒者领其官章帝建初元年

乃置真位次河南尹永元七年大匠应愼上言百郡计吏

观国之光而舎逆旅﨑岖私馆贡篚之物朽湿曝露昔晋

霸之盟主耳舎诸侯于⿰𥘈籴人郑子产以为大讥况今四海

之大而可无乎和帝嘉纳之

魏志曰杨阜字义山为将作大匠明帝时初治宫室发美

女充后庭阜上䟽欲省宫人诸不见幸者乃召御府吏问

后宫人数吏守旧令对曰禁宻不得宣露阜怒杖吏一百

数之曰国家不与九卿为宻反与小吏为宻乎帝闻之而

愈惊惮〇晋书曰将作大匠陈勰掘地得古文尚书奏今

文长于古文冝以古为正潘岳以为习用巳乆不冝复改

唐书官品志曰大匠卿位视太仆掌土木之工统左右校

诸署

汝南先贤传曰应仲华迁大匠除藻饰之无用割有损之

浮费凡所省息七亿馀万

太平御览卷第二百三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