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二百六十六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转到导航 跳转到搜索
卷之二百六十五 太平御览 卷之二百六十六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二百六十七

太平御览卷第二百六十六

 职官部六十四

     令长

礼记檀弓下曰季子皋葬其妻犯人之禾申详以告曰请

庚之申详子张子也庚偿也子皋曰孟氏不以是罪予朋友不以是

弃予言非故也以吾为邑长于斯也买道而葬后难继也恃宠虐民

左传曰子皮欲使尹何为邑子产曰少未知可否子皮曰

使夫往而学焉夫亦愈知矣子产曰不可人之爱人求利

之也今吾子爱人则以政犹未能操刀而使割也其伤实

多子之爱人求伤之巳

论语曰子之武城闻弦歌之声子游为武城宰夫子莞尔而𥬇曰

割鸡焉用牛刀言治小何湏用大道子游对曰昔者偃也闻诸夫子

曰君子学道则爱人小人学道则易使也道礼乐也乐以和人人和则易

使子曰二三子谓从行者偃之言是也前言戏之耳戏以治小用大道也

又曰子夏为莒父宰问政子曰无欲速无见小利欲速则

不达见小利则大事不成

又曰子游为武城宰子曰女得人焉耳乎曰有澹台灭明

者行不由径非公事未尝至于偃之室也言澹台㓕明公且方也

家语曰子路治蒲请见于孔子曰由愿受教于夫子子曰

蒲其何如对曰邑多壮士又难治也子曰然吾语汝恭与

敬可以摄勇宽而正可以怀强爱而恕可以容困言爱而恕者容

温而断可以抑奸如此而加之以忠洁则政不难矣

又曰子路为蒲宰为水备与其民修沟渎以民之烦劳也

人与一单食一壶浆孔子闻之使子贡止之子路不恱

曰夫子以仁教而禁行仁由不受也孔子曰尓以为人诚

何不白于君发仓廪以给之而私以汝食遗之是尓明君

之无惠而见巳之德美也汝速巳则可不巳则汝之见罪

必矣

晏子春秋曰晏子为阿宰三年而毁闻于国景公不恱召

而免之晏子谢曰婴知过矣请复治阿三年而誉闻于国

公将赏之辞而不受公问其故对曰昔者婴之所以当诛

者当赏而今所以当赏者当诛是故不敢受

史记曰齐威王即位召即墨大夫语之曰子居即墨毁日

至然吾使人视即墨田野辟民人给官无留事东方以宁

是子不事吾左右以求誉也封之万家召阿大夫语曰自

子之守阿誉日闻然吾使人视阿田野不辟民人贫苦是

子以币厚吾左右以求誉也乃烹阿大夫左右尝誉者皆

并烹之遂起兵击诸侯诸侯震惧人人不敢饰非务尽其

诚齐国大治

汉书曰诸令长皆秦官掌治其县万户巳上为令秩一千

石至六百石万户以下为长秩五百石至三百石皆有丞

尉秩四百石至二百石

又曰萧育字次君为茂陵令会课育第六召诣后曹当以

职事对育径出曹书佐随牵育拔佩刀曰萧育杜陵男子

何诣曹也

又曰薛宣子惠始为彭城令宣从临淮迁至陈留过其县

桥梁邮亭不修宣心知惠不能留彭城数日案行舎中处

置什器观视园菜终不问惠以吏事惠自知治县不称宣

意遣门下⿰扌⿱彐𧰨 -- 掾送宣至陈留令⿰扌⿱彐𧰨 -- 掾进自从其所问宣不教诫

惠吏职之意宣曰吏道以法令为师可问而知能与不能

自有资才何可学也众人以宣言为然

东观汉记曰张歆守平皋长有报父仇贼自出歆召因诣

阁曰欲自受其辞既入解械饮食使发遣遂弃官亡命逢

赦出由是郷里服其高义

后汉书曰冯鲂迁郏令后车驾西征隗嚣颍川盗贼群起

郏贼延褒等众三千馀人攻围县舎鲂率吏士七十许人

力战连日弩矢尽城䧟鲂乃遁去帝闻其反即驰赴颍川

鲂诣行在所帝案行闘处知鲂力战乃嘉之曰此健令也

又曰宋翻字飞乌广平列人也为河阴令顺阳公主家奴

为劫摄而不送翻将兵围主宅执主婿冯穆步驱向县时

正炎暑立之日中流污霑地于是威振京师

又曰董宣字少平徴为洛阳令击搏豪强莫不震栗京师

号为卧虎

又曰公孙述为清水长父仁以述年少遣门下⿰扌⿱彐𧰨 -- 掾随之官

月馀⿰扌⿱彐𧰨 -- 掾辝归白仁曰述非待教者也

续汉书曰董宣为雒阳令宁平公主乳母子白日杀人因匿

主家吏不能得及主出行以奴⿰马参 -- 骖乘宣于大夏门亭候之

乃驻车叩马以刀画地数主之失者三叱奴下车格杀之

主即驰车入宫上大怒召宣令欲死乎宣叩头曰臣奉法

之吏不敢纵法不欲死也上曰捶之宣曰愿一言死无恨

上曰何言宣曰陛下圣德中兴而纵奴杀良民以奴杀臣

臣死之后陛下何以治天下捶杀臣不如臣自杀即以头

橕楹流血𬒳面上令小黄门持之曰痴令令叩头谢主宣

不从上曰顿痴令头两手据地不肯低头上敕强项令出

太官赐食

又曰虞诩为朝歌长故旧皆吊曰得此何衰诩曰难者不

避易者不从不遇盘根错节何以别其利器乎

华峤后汉书曰周规除临湘令长沙太守程徐二月行县

敕诸县治道规以方春向农民多剧务不欲夺人良时徐

出督邮规即委官而去徐怃然有愧色遣功曹赍印绶檄

书谢请还规谓功曹曰穆府君爱马蹄不重民力径逝不

汉制曰列侯所食县曰国皇太后公主所食曰邑有变夷

曰道凡县万户以上为令减万户为长

汉书胡广注曰秋冬岁尽各计县户口垦田钱糓出入盗

贼多少上集簿丞尉以下岁诣郡课校其功功多尤为最

者于廷尉劳勉之以劝其后负多尤为殿者于后曹对责

以糺怠慢也

魏志曰贾逵字梁道河东襄陵人文帝即王位以邺县户

数万在都下多不法乃以逵为邺令

又曰贾逵守綘邑长郭援攻河东所经城邑皆下逵坚守

援攻之不拔乃召单于并军急攻之城将溃綘父老与援

要不害逵綘溃援闻逵名欲使将以兵劫之逵不动左右

引逵使叩头逵叱之曰安有国家长吏为贼叩头援怒将

斩之綘吏民闻将杀逵皆乘城呼曰负要杀我贤君宁俱死

左右义逵多为请遂得免

又曰满宠字伯宁守高平令县人张苞为郡督邮贪秽受

取干乱吏政宠因其来在传舎率吏卒出收之诘其所犯

即日考竟遂弃官而归

又曰崔林字德儒除邬令贫无车马单步之官

蜀志曰邓芝字伯苗先主定益州芝为郫邸闾督先主出

至郫与语大竒之擢为郫令

又曰蒋琬字公琰零陵湘郷人也弱冠与外弟泉陵刘敏

俱知名琬以州书佐随先主入蜀除广都长先主尝因游

观𡘤至广都琬众事不理时又耽酒先主大怒将加罪戮

军师将军诸葛亮请曰蒋琬社稷器非百里之才也其为

政以安民为夲不以修饬为先愿主公重加察之先主雅

敬亮乃不加罪仓卒免官而巳

吴志曰贺齐字公苗会稽山阴人也少为郡吏守剡长县

吏期从轻侠为奸齐欲治之主簿諌曰从县大族山越所

附今日治之明日冦至齐闻大怒便立斩从族党相纠合

众千馀人举兵攻县齐率吏民开城门突击大破之威震

山越

又曰陶谦除舒令郡太守张盘同郡先辈与谦父友谦耻

为之屈尝舞属谦谦不为起固强之乃舞舞又不轻盘曰

不当转耶曰不可转转则胜人

又曰孟仁字恭武江夏人也为吴令时皆不得将家之官

毎得时物来以寄母常不先食及闻母亡犯禁弃官

又曰刘繇字正礼举孝廉为郎中除下邑长时郡守以贵

戚记之遂弃官而去

又曰朱然字义封尝与孙权同书学结恩爱至权统事以

为馀姚长时年十九

晋书曰车济字万度燩煌人也果毅有壮勇为金细令为

石季龙将麻秋所䧟济不为秋屈秋必欲降之乃临之以

兵济辞色不挠曰吾虽才非庞德而受任同之身可杀志

不可移乃伏剑而死秋叹其忠节以礼葬之

晋中兴书曰华谭所友𡊮甫者字公胄历阳人少能言议

与谭齐名友善大安中甫入洛诣中领军何勗自言能治

剧县勗曰君子法应多冝何以唯欲宰民何不为一台职

乎甫曰人各有所能否譬由锦缯中之好而不可以为恰

口洽稻食中之好而不可以为韲是以孔子曰及其使人

也器之茍非大才何能悉备久之除松滋令

宋书曰陶潜字渊明谓亲朋曰𦕅欲弦歌为三径之资可

乎执事者闻之以为彭泽令公田悉令吏种秫稻妻子固

请种粳乃使二顷五十𠭇种秫五十𠭇种粳郡遣督邮至

县吏白应束带见之潜叹曰我不能为五㪷米折腰向郷

里小儿即解印绶去赋归去来

又曰张融为封溪令行路经嶂崄獠贼执融将杀食之融

神色不动方作洛生咏贼异之而不害也浮海至交州于

海中遇风终无惧色方咏曰干鱼自可还其本郷内脯复

何为者哉

齐书曰卞延之弱冠为上虞令有刚气会稽太守孟凯以

令长裁之愤不能容脱帻投地曰我所以屈卿者正为此

帻耳今巳投之卿以一世勲门而傲天下国士拂衣而去

梁书曰萧素为中书侍郎在位少时求为诸曁令到县

十馀日挂衣冠于县门而去

后魏书曰高祖以北平府长史裴聿中书侍郎崔亮并清

贫欲以俸禄优之乃以亮带野王令聿带温县令时人荣

北史曰齐因魏宰县多用庙监至于士流耻居百里元文

遥以县令为字人之切用之犹恐其披诉揔召集神武门

令赵郡王叡宣旨唱名厚加慰谕士人为县自此始也

三国典略曰陈禇玠为中书侍郎陈主以山阴县多豪猾

谓舎人蔡景历曰稽阴大邑久无良宰卿文士之内试思

其人景历进曰禇玠清廉有干用陈主曰善乃以为令县

人张次的王休逹等与诸猾吏贿赂通奸全丁大户多有

隐没玠乃鏁次的具状启台陈主手敕慰劳并遣使助玠

捜括所出军人八百馀户时曹义逹为陈主所宠县人陈

信家冨于财謟事义逹信父显文恃𫝑撗𭧂玠乃遣使执

显文鞭之一百于是吏人股栗莫敢犯者义逹于是譛之

玠在任守禄俸而巳去官之后不堪自致因留县境种𬞞

菜以自给或嗤玠以非百里之才玠荅曰吾委输课最不

后列城除残去𭧂奸吏跼蹐(⿱艹石)谓不能自润脂膏则如来

命以为不逹从政吾未服也

韩子曰晋平公问赵武曰中牟吾国之股肱邯郸之肩髀

也寡人欲其良令也令其空谁使而可赵武曰刑伯子可

公曰伯子非子之仇对曰私仇不入公门又问中府之令

空谁使而可赵武曰臣子可故曰外举不避仇雠内举不

避子弟

又曰宓子贱为单父令见有(⿱艹石)(⿱艹石)曰子何痩焉宓子曰

忧官政也

又曰晋文公出亡赵衰挈壶飧而从与文公相失饥而道

寝饿而不敢食及文公反国举兵攻原克而拔之文公曰

夫轻忍饿餧之患而必全壶飡者是且不以原叛乃举为

原令

慎子曰立国君以为国非立国以为君也夫以立官长以

为官也非立官以为长也

风俗通曰俗说孝明帝时尚书郎河东王乔迁为叶令乔

有神每月朔常诣台朝明帝怪其来数而无车骑密令太

史候望言临至时常有䨥凫从东南来因伏伺见凫举罗

但得一𨾏舄使尚方识视四年中所赐尚书官属履也

通典曰县邑之长曰宰曰尹曰公曰大夫晋谓之大夫鲁卫谓之宰楚谓







太平御览卷第二百六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