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五百七十一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五百七十 太平御览 卷之五百七十一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五百七十二

太平御览卷第五百七十一

 乐部九

     歌二

家语曰孔子厄于匡谓子路曰汝歌予和汝子路弹剑孔子

和之曲终匡人解甲

又曰孔子相鲁齐人患其将霸欲败其政乃选好女子八

十人衣以文锦而舞容玑及文马四十季桓子受女乐君

淫荒三日不听国政郊至又不致膰𥙊肉名也爼于大夫孔子

遂行作歌曰彼妇人之口可以出走彼妇之请可以死败

优哉游哉聊以卒歳

吕氏春秋曰管子得于鲁鲁束缚而㨫之使𭛠人载而送

之齐皆讴歌而引管子恐鲁之止而杀巳也欲速至齐因

谓𭛠人曰我为汝歌汝为我和其和适冝走𭛠人不倦而取

道甚逺管子可谓能因矣𭛠人得其所欲巳亦得其所欲

以此术也是用万乘之国其霸犹少

又曰周申喜亡其母闻乞人歌于门下而悲之动于颜色

自见而问焉何故而乞与之语乃是其母也故父母之于

子也子之于父母也一躰而分得同血气与而异息(⿱艹石)

草之华实树木之有根心离处而通忧思相感也

又曰禹年三十未娶有行涂山恐时日暮吾娶必有应也

乃有白狐九尾而造禹禹曰白者吾服也九尾其证也涂

山人歌曰绥绥白狐九尾庞庞成家成室我都彼昌禹因

娶涂山女

吴越春秋曰采葛越之妇人伤越王用心乃作(⿱艹石)何之歌

辞曰尝胆不苦味(⿱艹石)饴今我采葛以作𢇁

又曰越王入吴与诸大夫别于浙江遂登舡俓去终不反

頋越王夫人乃授舡而哭复见啄江涯之虾飞去者复来

哭讫即承之以歌其辞曰两飞乌兮䳒作载何居食兮江湖

水中虫子曰虾去复反兮呜呼始事君兮去家终我命兮

君都中年过兮何辜离我国兮入呉妻为婢兮夫为奴歳

昭昭兮难极𡨚痛悲兮心恻呜呼哀兮不食

越绝书曰伍子胥走至吴江上见渔者曰来渡我渔者知

其非𢘆人也欲往渡之恐众人知之即歌而往过之曰照

照侵巳施于子期甫芦之子胥从复歌曰心中悲曰巳施

子可渡河不岀为舡到即载入舡而伏

战国䇿曰齐人冯暖属孟尝君愿𭔃食门下孟尝君𥬇而

受之有顷𠋣柱弹其剑铗歌曰长铗归来兮食无鱼左右以

告孟尝君曰食之比门下之客复弹其剑铗歌曰长铗归

来兮出无车又弹其剑铗歌曰长铗归来兮无以为家

魏氏春秋曰阮藉少时游⿱⺾⿰𩵋禾门山有隠者藉对之长啸⿱⺾⿰𩵋禾

门生莞尓而𥬇藉既降⿱⺾⿰𩵋禾门生亦啸(⿱艹石)鸾风之音藉乃假

苏门生之论以𭔃所怀歌曰日𣳚不周西月出丹渊中阳

精蔽不见阴光代为雄冨贵俯仰间贫贱何必终又曰歌

天地解兮六合开星辰霣兮日月颓我腾而上将何怀

帝王丗记曰舜恭巳无为歌南风之诗诗曰南风之时兮

可以阜吾人之财兮南风之薫兮可以解吾人之愠兮

尚书大传曰维五纪奏锺石论人声始欲改尧乐及乃鸟兽咸

变于前百兽率舞之属秋养𦒿老而春食孤子乃浡然招乐兴于

大麓之野报事还归二年𧭓然乃作大唐之歌𧭓犹灼也大唐之歌

美尧之禅也歌者三年昭然乃知乎王丗明有不丗之义招为

賔客而雍为主人招雍皆乐章名也賔入奏招主人入奏雍也始奏肆夏纳以

孝成始谓尺入时也纳谓荐贤时也肆夏孝成皆乐章名也舜为賔客而禹为主人

舜既使禹摄天子之事于𥙊祀避之居賔客之位献之位酒则为亚贤也矣乐正道赞曰尚考

犬室之义唐为虞賔尚考犹言古考谓往时也太室明堂之中央室也义当为仪仪礼也谓𥙊

大室礼先为舜賔之也至今衍于四海衍犹溢也言尧之禅天下至于今其德义溢满四海也

成禹之变垂于万丗之后帝乃唱之曰卿云烂兮和气之明者也

礼缦缦兮教化广逺日月光华旦咸且兮言明明相代八佾咸进稽

首曰明明上天烂然星陈日月光华弘予一人帝乃再歌

曰日月有常星辰有行四时从经万姓𠃔诚施子论乐配

天之灵迁于贤圣莫不咸听长乎歌之轩乎㒇之精华巳

竭褰裳去之于时八风循涌卿云藂藂蟠龙偾信于其藏

蛟鱼跃踊于其渊龟鱼咸出其穴迁虞而事夏也

孔丛子曰叔孙氏之车子锄啇樵于野而𫉬麟焉众莫之

识以为之不祥弃之五父之衢冉有告曰䴢而肉角岂天

之妖乎夫子曰今何在吾将观焉遂泣曰予之于人犹麟

仁兽出而死吾道穷矣歌曰唐虞丗兮麟鳯游今非其时

来何求麟兮麟兮我心忧

又曰哀公使以币如卫迎夫子而卒不能官故夫子而作

丘陵之歌曰登彼丘陵山施其阪仁道在迩求之(⿱艹石)逺迷

而不复自婴屯蹇

又曰楚王使奉金帛聘夫子宰予冉有曰夫子之道于是

行矣遂请见问夫子曰太公勤身苦志七十而遇文王孰

与许由之贤夫子曰许由独善身者也太公兼天下者也

然今丗无文王之君虽有太公孰识之哉乃歌曰大道隠

兮礼有基贤人窜兮将待时天下如一兮欲何之

说苑曰曽子耘𤓰而误斩其根曽晰怒援大杖击之曽子

仆地有顷乃⿱⺾⿰𩵋禾蹶然而起进曰曩者参得罪于大人大人

得无疾乎退屏鼓琴而歌令曽晰听其歌声令和

庄子曰孔子穷于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羹不糁颜色甚

惫歌于室不辍

又曰子桑户孟子反禽张三人相与友有间而子桑户死

相和而歌子贡曰敢问临尸而歌礼乎二子相视而𥬇是

𢙣知乎礼意也

又曰庄子妻死惠子吊之箕踞鼓盆而歌惠子曰不哭亦

足矣歌不亦甚乎庄子曰人且偃然寝乎巨室而我哭之

是不通乎命故止之

又曰曽子居卫捉衿而肘见纳履而踵决曵履而歌啇颂

声满天地(⿱艹石)岀金石

夏侯玄辨乐论曰昔伏羲氏因时兴利教民田渔天下归

之时则有网罟之歌神农继之教民食糓时则豊年之咏

黄帝备物始垂衣裳时则有龙衮之颂

古今乐录曰周文王时鳯凰衘书而至文王乃作歌

又曰尧郊天地𥙊神在座上有响诲尧曰水方至为宫命

子救之尧乃作歌

又黄帝尧之丗民乐无事击壤之欢庆云之瑞因以作歌

又曰白日落西山歌者沈攸之发荆州未败之前思归京

师所作歌也

又曰莫愁乐者亦因石城乐而有此歌石城西有女子名

莫愁善歌谣且石城乐和中有忘愁声因有此歌

又曰𥘿始皇祠水群有黒头公从河中出呼始皇曰来受

天宝乃与群臣作歌

又曰昔炎帝时有娥之覆以玉筐少选视之䴏遗二𡖉五

色北飞逐之不及二女作歌始作北音夏孔甲田于东阳

迷入民室主人方乳曰后来大𠮷或曰不胜之子必有殃

孔甲取其子归曰为余子谁敢殃之及成人幕动折斧𬒳

斩足孔甲为作斧斤之歌始为东音周昭王征荆辛馀靡

长且多力为王右渉汉梁败王及𥙊公殒于汉中辛馀靡

振王北济又反振𥙊公周公𠉀之于西翟实为长公殷愸

甲从宅西河追思故处始作西音长公继是音以处西山

此盖四方之歌也

又曰许由者古之贞固之士也尧时为布衣徒歩不与方

逺交通衣食财得自足夏则巢居冬则穴处无杯杅毎以

手捧水而饮之人有见其饮无杯以瓢遗之许由受以操

饮毕辄挂于树枝风吹树瓢揺动历历有声许由尚以为

繁扰取而弃之以清节约闻于尧尧大其志乃遣使以符

玺禅为天子于是许由喟然叹曰疋夫结志固如盘石采

山饮河所以养性非以求禄位也放发一优㳺所以安巳

不惧非以贪天下也使者有愧还以状报尧尧知许由不

可动亦巳矣夫于是许由以使者言为不善乃临河洗耳

樊坚见由方且洗耳问之耳有垢乎由曰无垢闻恶语耳

坚曰何等语者由曰尧聘吾为天子坚曰尊位何为恶之由

曰吾志在青云何乃劣劣当作九州伍长乎于是樊坚方且

饮牛闻其言而去耻饮子之下流于是许由名布四海尧既

殂落乃作箕山之歌曰登彼箕山兮瞻望天下山川丽﨑

万物还普日月运照靡不记暏游放其间何所却虑叹彼

唐尧独自愁苦劳心九州忧勤后𡈽谓余钦明传禅易祖

我乐如何盖不盻頋河水流兮縁髙山甘𤓰施兮弃绵蛮

髙林肃兮相错连居此之处傲尧君其后许由死遂葬于

箕山

又曰周太伯者周太王古公之长子也古公有子三人长

者太伯次者虞仲少者季历季历之子名昌昌即文王也

古公寝疾将死国当有传心欲以传季历乃呼三子谓日

我不起此病继体兴者其在昌乎太伯见太王传季历于

是太伯与虞仲俱去𬒳发文身以变形托为王采药后闻

古公卒乃还犇丧哭于门外示夷狄之人不得入王庭于

是季历谓太伯长子也伯当立何不就太伯日吾生不供

养死不饭含哭不临棺不孝之子焉得继父乎断发文身

刑馀之人也戎狄之民也三者除焉何可为君矣季历垂

涕而留之终不肯止遂委而去到江海之涯吟咏优游仰

览俯观求膏SKchar之处遂适于吴率以仁义化以道德荆越

之人移风易俗成集韶夏取象中国乃太伯之化也是后

季历作哀慕之歌章日先王既徂长霣异都哀丧腹心未

写中怀追念伯仲季我如何栝桐萋萋生于道周宫馆徘

徊台阁既除何为逺去使此空虚支骨离别垂思南隅瞻

望荆越涕泪交流伯兮仲兮逝肯来游自非二人谁诉此忧

又日拘羑里者谓纣拘文王于羑里也文王未能政候时

修道德百姓亲附文王有子其二子皆贤是时崇侯虎与

文王列为诸侯德不及文王常疾之乃譛文王于纣日西

伯昌圣人也长子发仲子旦皆圣三圣合谋将不利于君

君冝虑之纣日冠虽弊冝加于上屦虽新冝处于下文王

虽圣安可克我崇侯𧮂文王至十纣用其言乃徙文王于

羑里欲杀之于是文王四臣太颠宏夭散冝生南宫适之

属往见文王文王为矉反目者纣之好色也拊桴其腹者

言欲得奇宝也蹀躞其足者使疾迅也于是乃周流海内

经历丰土得美女二人水中太宝白马朱鬛以献于纣陈

其中庭纣见之仰天而叹日嘻哉此谁宝散冝生趍而进

曰是西伯之宝以赎刑罪纣曰于寡人何其厚也立岀西

伯纣谓冝生譛歧侯者长𤾁决耳也冝生还以状告文王

乃知崇侯虎譛之文王在姜里时演八卦以为六十四作

郁厄之辞据于石困于蒺䔧乃申愤以作歌章曰殷道溷

溷浸浊烦兮丹紫相合不分别兮迷乱声色信䛕言兮阎

阎之虎使我骞兮幽闲牢狱谁其言兮无辜桎梏谁所宣

兮遘我四人皆忧勤兮得此珍玩且解大患兮仓遑迄命

遗后昆兮作此象变兆在昌兮钦承祖命天不䘮兮遂临

下𡈽在圣明兮讨𭧂除乱诛逆王兮

又曰庄周者齐人也明笃学术多所博逹进准见方来却

睹未发是时齐涽王好为兵事习用干戈庄周儒士不合

于时自以不用行欲避乱自隠于山岳后有逹庄周于涽

王遣使赍金百镒以聘相位周不就使者曰金至宝相尊

官何辞之为周曰君不见夫郊祀之牛衣之以朱彩食之

以禾粟非不乐也及其用时鼎镬在前刀俎列后当此之

时虽欲还就孤犊宁可得乎周所以饥不求食渇不求饮

者但欲全身逺害耳于是重谢使者不得巳而去后引声

歌曰天地之道近在胸臆呼噏精神以养九德渇不求饮饥

不索食避世俟道志洁如玉卿相之位难可直当岩岩之

石幽而清凉枕块寝处乐在其央寒凉回固可以乆长

杨泉物理论曰始皇起骊山之冢使𮐃恬筑长城死者相

属民歌曰生男慎勿举生女哺用晡不见长城下尸骸相

支柱

说曰晋武帝问孙皓闻吴人好作汝歌颇能不皓正饮

酒因举觞劝帝而言曰昔与汝为邻今为汝作臣上汝一

杯酒令汝寿万春帝悔

琴操曰王昭君齐国王襄汉元帝时献入后宫帝以妻单

于昭君心念郷𡈽乃作怨旷之歌曰秋木萋萋其叶委黄

有鸟爰止集于包桑既得𦫵云游𠋣惟房志念幽沉不得

颉顽我独伊何改往变常翩翩之燕逺集西羌髙山峨峨

河水泱泱呜呼哀哉忧心恻伤






太年御览卷第五百七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