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五百四十一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五百四十 太平御览 卷之五百四十一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五百四十二

太平御览卷第五百四十一

 礼仪部二十

  婚姻下    媒

     婚姻下

论语曰子谓公冶长可妻也虽在缧绁之中非其罪也以

其子妻之子谓南容邦有道不废邦无道免于刑戮以其

兄之子妻之冶长弟子鲁人也南容南宫绦也

尔雅曰女子子之夫为婿婿之父为姻妇之父为婚妇之

父母婿之父母相谓为㛰姻

国语曰董叔将娶于范氏叔向曰范氏冨盍已乎曰欲为

系援焉系援欲自结连于大援也他日董祈诉之于范献子曰不吾敬

也献子执而纺之纺犹悬也悬于庭之槐也叔向过之曰子盍为我请

乎叔向曰求系既系矣求援既援矣欲而得之又何请焉

家语曰伯夏生叔梁纥叔梁纥娶于鲁施氏生女九人无

男叔梁纥曰虽有九女是无子也乃求婚于颜氏颜氏有

三女小曰徴在颜父问三女曰邹大夫虽父祖为士然先

圣之裔也今其人身长九尺武力绝伦吾甚贪之虽年长

性严不足为疑三子孰能为之妻二女莫对徴在进曰从

父所制将何问焉父曰即尓能矣遂以妻之

又曰男子二十而冠有为人父之端女年十五许嫁有适

人之道群生闭藏乎阴而为化育之始圣人因时以合偶

男女穷天数也霜降而妇功成嫁娶者行焉季秋霜降嫁娶者始于此

冰泮而农桑起婚礼杀于此焉

龙鱼图曰以卖马钱娶妇令多恶病夫妻离别

汉书曰陈平邑有冨人张负有女孙五嫁夫辄死人莫敢

娶平欲得之邑中有大丧平家贫待丧待先往后去罢为

助张负既见之丧所独视伟平平亦以故后去随平至其

家家乃负郭穷巷以席为门然门外多长者车张负欲

以女孙与平其子仲曰平贫柰何与之女负曰固有美如

陈平长贫贱者乎卒与女平贫乃假贷币以聘与酒肉之

资以内妇

又曰张耳大梁人也少时及魏公子无忌为客尝亡命游

外黄外黄冨人女甚羙嫁庸奴亡其夫去抵父客素知张

耳谓女曰必欲求贤夫从张耳女听为请决嫁之女家厚

奉给耳耳以故致千里客及官魏外黄令陈馀亦大梁人

好儒术游赵苦陉冨人公乘氏以其女妻之

又曰张放得幸成帝放取皇后弟平恩侯许嘉女上为放

供帐赐甲第充以乘舆服馀饰时号为天子娶妇皇后嫁

又曰王闳妻父萧咸为中郎将董贤父恭慕之欲以贤为

弟求婚咸恐私谓闳曰董公为大司马𠕋文云允执其中

此尧禅舜之文长老见者莫不心惧此岂家子所能堪耶

闳性有智略闻咸言心亦悟乃还报谦逺之意恭不恱

又曰郑崇字子游夲髙宻大族丗与王家相嫁娶

后汉书曰𡊮术僣乱曹操托杨彪与术婚姻诬以欲图废

置奏收下狱劾以大逆孔融闻之不及朝服往见操曰杨

公四代清德海内所瞻周书父子兄弟罪不相及况以𡊮

氏归罪杨公操曰此国家之意融曰假使成王杀召公周

公可得言不知邪操遂理出彪

魏志曰王褒与管彦男女各始生许为㛰彦为西夷校尉

褒女更许人彦弟馥问褒褒曰贤兄葬父于洛阳随母还

临淄用意如此何㛰之有

魏氏春秋曰司空东莱王基当丗大儒岂不逹礼而纳司

空王忱女以姓同源异故也

又曰陈矫夲刘氏子出嗣舅氏而婚于夲族徐宣毎非之

廷议其阙太祖以矫才量欲全之乃下令曰丧乱以来风

教凋薄谤议之言难同褒贬自建安五年巳前一切勿论

其以断前诽议者以其罪罪也

魏志曰桓楷字伯绪刘表辟为从事𥙊酒欲妻以妻妹蔡

氏楷自陈巳结㛰他处拒而不受也

又曰王粲父谦名公之胄何进为长史欲与为婚见二子

使择焉谦不许

魏书评曰夏侯曹氏丗为婚姻故淳渊仁洪休尚真等并

亲旧肺腑贵重于时左右勲业咸有劳效

吴书曰陶谦字恭祖丹阳人县甘公出遇之涂见其容貌

异而呼之住车与语甚恱之因许妻以女甘夫人怒曰闻

陶家儿游戏无度如何以女许之甘公曰彼有奇表后必

大成遂与之后徐州牧

吴志曰吕范字子衡汝南细阳人少为县吏有容观姿貌

邑人刘氏家冨女羙范求之母谦欲勿与刘氏曰观吕子

衡寜为乆贫者耶遂为㛰

王隐晋书曰初后父杨骏欲以女妻郑黙子预黙忌其太

盛距而不㛰

晋书曰王籍之为太子文学居叔母之丧而㛰丞相司直

刘隗奏之帝下令云诗称杀礼多㛰以㑹男女之无夫家

者正今日之谓也可一解禁止自今后冝为其防

又曰阮脩字宣子居贫四十未有室王敦等敛钱为㛰皆

名士也时慕之者求入钱而不得

宋书曰江湛字微渊济阳考城人也为义康司徒主簿司

空擅道济为子求湛妹婚不许义康有命又不从时人重

其立志义者也

吴均齐春秋曰桓闳字叔通太祖辅政使禇渊致意为子

晃求女㛰闳不敢闻命曰辞霍不婚常所嘉揖齐大非偶

所以不敢承殊眷太祖虽嘉其退让而心不能欢也

萧子显齐书曰王秀之字伯𡚒临沂人也吏部尚书禇渊

见秀之正洁欲与结㛰秀之不肯以此频为府外兵叅军

梁书曰江蒨方雅有风格仆射徐勉权重唯蒨及王规与

抗礼不为之屈勉因蒨门客翟景为子繇求婚于蒨蒨不

答景再言之乃杖景四十由此与勉忤

韩子曰楚王谓田鸠曰墨子者显学也其身体可则也其

言多不辩何也田鸠对曰昔者秦伯嫁女于晋公子为之

饰装从文衣之媵七十人至晋晋人爱其妾而不爱公女

此可谓善嫁妾矣未可谓善嫁女也

又曰齐桓公微服以巡民家人有年老而自养者公问其

故对曰臣有子五人家贫无以妻之使佣未及反公归以

告管仲管仲曰畜积有腐弃之财而民饥饿宫中有怨女

而民无妃公曰善乃论宫中妇女而嫁之因下令曰丈夫

三十而室女子十五而嫁○又曰卫人嫁其子而教之曰必

私积聚为人妇而出常也其成居幸也其子因私积聚其

姑以为多𥝠而出之其子所以返者倍其所以嫁其父不

自罪于教子非也而自知其益冨

淮南子曰礼三十而娶文王十五而生武王非法也岁星

十二岁而周天天道一备故国君十二歳而冠冠而娶十

五而生子重国嗣不从古制也

白虎通曰婚姻者何谓昏时行礼故曰㛰妇人因夫而成

故曰姻

又曰人道何以有嫁娶者何以为情性之大者莫大于男

女之交人伦之始莫(⿱艹石)夫妇男三十而娶女二十而嫁何

阳数奇阴数偶男长女㓜者何阳道舒阴道促男三十䈥

骨以坚强任为人父女二十肌肤充盛任为人母合为五

十应大衍之数生万物也

又曰礼曰女子十五许嫁纳采问名纳吉请期亲迎以雁

为贽纳徴用玄𫄸故不用雁也纳徴玄𫄸束帛离皮玄三

法天𫄸二法地也阳奇阴偶明阳道之大也离皮者两皮

也以为庭实庭实偶也

又曰嫁娶必以春何春天地交通万物始生阴阳交接之

时也诗曰士如归妻迨冰未泮夏小正曰二月冠子娶妇

之时也夫有恶行妻不得去地无去天之义夫虽有恶犹

不可去也故郊特牲记曰壹与之醮终身不改悖逆人伦

杀妻父母废绝纲纪乱之大者也义绝乃得去耳天子诸

侯一娶九女者何重国广继嗣也适九何地有九州承天

之施无所不生一娶九女亦足承君施九而无子百亦无

益也

又曰男二十五系心女十五许嫁感阴阳也阳数八阴数

一男八歳毁齿阳气数奇三八二十四加一而系心阴数

偶故再成十四加一为五故十五许嫁各加一者明专一

系心所以系心者防其淫佚也

又曰㛰经曰賔𦫵北面奠雁再拜稽首降出妇从房中降

自西阶婿御妇车授绥遣女于祢庙重先人之遗体不敢

自专故告祢也父母亲戒女何亲亲之至父曰戒之敬之

夙夜无违命母施矜结缡曰勉之敬之夙夜无违宫事父

诫于阼阶母诫于西阶庶女及门内施鞶申以父母之命

命之曰敬恭宗庙父母之言夙夜无愆视诸衿鞶去不辞

诫不诺盖耻之重去也

郑玄别传曰故尚书左丞同县张逸年十三为县小史君

谓之曰尓有赞道之质玉虽羙湏雕𤥨而成器能为书生

以成尓志不对曰愿之乃遂㧞于其辈妻以弟女

列女传曰邵南申女者申人之女也既许嫁于农家礼不

备而欲迎之女与其人言其人媒氏往求命之者以为夫妇者人伦

之始也不可不正夫家轻我违制不可以行夫家讼之女

曰一物不具一礼不备守节持义必死不往

又曰鲁师春姜者鲁师氏之母也嫁其女三往而三逐春

姜问故以轻其室人也春姜召其女而笞之曰夫妇人以

顺从为务贞悫为首故妇事夫有五平旦纚笄而朝则有

君臣之严沃盥馈食则有父子之敬报反而行则有兄弟

之道必期必诚则有朋友之信寝席之交然后有夫妇之

际君子谓春姜曰知阴阳之顺逆也

楚国先贤传曰孙俊字文英与李元礼俱娶太尉桓焉女

时人谓桓叔元两女俱乘龙言得婿如龙也

说曰王戎俭吝其从子婚与一单衣裁后便责之戎女

适裴氏贷钱数万女归戎色不说女还钱乃怿

说曰温峤从姑刘氏家值乱离唯有一女姑问峤有求

婚意答云佳婿难得但如峤比云何姑答云丧破之馀乞

得粗相存活便足慰吾馀年敢希汝比却数日峤报姑云

已得㛰处门地粗可婿身不减峤因下玉镜台一枚姑大

喜既婚交礼女以手披纱扇大𥬇曰固嫌是此老奴果如

所疑玉镜台是峤为刘越右长史北征刘聦所得也

又曰王文度为桓公长史桓为儿求垣女王许桓蓝田既

还因言桓求巳女婚蓝田大怒文度还云下官家中先得

㛰处桓公曰吾知矣此尊府君不肯

又曰王丞相𥘉在江左欲结吴人请婚陆太尉太尉曰培

𪣻无松柏薫莸不同器抏虽不才义不为乱伦之始也

又曰诸葛恢大女适𢈔亮儿次女适羊忱儿亮子𬒳⿱⺾⿰𩵋禾

害改适江霦恢儿娶邓攸女子时谢尚书求其小女婚恢

乃云羊邓是平婚江家我顾伊𢈔家伊顾我不能复与谢

褒儿㛰也

又曰诸葛恢女既寡誓不复再出其女性甚凶强无有登

车理恢既许江思玄婚乃移家嫁之𥘉绐女云冝徙于是

家人一时去独留女在后比其觉巳不复得出江郎暮来

女𡘜詈积日渐乆歇江霦暝入𪧐但在对床上后观其意

转帖霦乃诈厌良乆声气转急女乃呼婢云唤江郎觉江

于是跃来就之云自是天下男子厌何预卿事而见唤耶

既𠇍相关不得复不与人语于是黙然而惭遂为夫妻

圣证论云嫁娶古人皆以秋冬毛诗曰东门之杨其叶牂

牂毛苌传曰男女失时不逮秋冬也○李固助展允婚教曰

告文学师议曹史展允笃学贫苦慈孝推譲年将知命妃

匹未定闻之怆然其闵哀之夫冠娶仕进非所以巳亲允

兄弟无意亦朋友不好事之罪也前遣师辅为允娶云谭

处士等各欲佐助迄今未定出钱千万率先生大夫府内SKchar

史守助佐干及谭SKchar等其欲议朋友少徴条名目允贫也

礼冝从约二三万钱足以成婚

虞翻与弟书曰长子容当为求妇其父如此谁肯嫁之者

造求小姓足使生子天其福人不在旧族杨雄之才非出

孔氏芝草无根醴泉无源家圣受禅父嚚母顽虞家丗法

出痴子

魏𡊮淮正论曰或曰同姓不相娶何也曰逺别也曰今之

人外内相㛰礼欤曰中外之亲近于同姓同姓且犹不可

而况中外之亲乎古人以为无疑故不制也今以古之不

言固谓之可㛰不知礼者也或曰国语云同德则同姓同

姓虽逺男女不相及异德则异姓异姓虽近男女相及也

斯言何故也曰司空季子有为而言也文公将求秦以反

国不敢逆秦故也

梁简文帝资遣孔焘二女教曰夫思人至郷事惟悼往表

闾式墓义匪字孤至如游殷之息见抚张既挢玄之子受

托魏王斯故羙在令终受兼身后故无锡 --(右上‘日’字下一横长出,类似‘旦’字的‘日’与‘一’相连)令孔焘经术弘

长志履贞概游处积年一朝长往闻其在室二女并未有

行可广访姻家务求偶对

     媒

毛诗七月曰伐柯如之何匪斧不克娶妻如之何匪媒不

毛诗氓曰送子渉淇至于顿丘匪我愆期子无良媒

周礼地官下曰媒氏掌万民之判凡男女自成名以上皆

书年月日名焉令男三十而娶女二十而嫁

又地官曰媒氏凡男女之阴讼听之于胜国之社阴讼争中冓之

事以触法者

家语曰孔子之郯遇程子于途顾谓子路曰取束帛以赠

先生子路对曰由闻士不中间不见女无媒君子不与交

礼焉

白虎通曰男娶女嫁何阴卑不能自专就阳而成之故传

曰阳唱阴和男行女随男不专娶女不专嫁必由父母湏

媒妁何逺耻防淫佚也

淮南子曰女因媒而嫁不因媒而亲

阚骃十二州志曰乌孙国嫁娶责马娉先令媒者与妇𪧐

徐乃婿近

桓玄传曰元显取妾殆同六礼以尚书仆射为媒人长史

为逆客

屈原离骚曰吾令豊隆乘云兮求宻妃之所在解佩𬙋以

结言兮吾令蹇脩以为理蹇脩伏羲氏之臣言我既见宻妃解佩带取玉结言契令蹇脩

为媒以通辞理也

庄子曰亲父不为其子媒亲父誉之不(⿱艹石)非其父者

太平御览卷第五百四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