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八百九十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八百八十九 太平御览 卷之八百九十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八百九十一

太平御览卷第八百九十

  兽部二

   獬豸   驺虞   犀

   兕    象

     獬豸

说文曰獬豸似牛一角古者决讼命触不直黄帝时有遗

帝獬豸者帝问何食何处曰食荐春夏处水泽秋冬处竹

箭松筠

神异经曰东北荒中有兽如牛一角毛青四足似熊忠直

见人𨶜则触不直闻人论则咋不正名曰獬豸一名任法

张华曰今御史法冠曰獬豸

论衡曰獬豸者一角之羊性识有罪皋繇治狱有罪者令

羊触之皋繇敬羊跪坐事之

田俅子曰尧时获獬豸缉其毛以为帝帐

唐书曰开元二十年有一角神羊产子京兆之冨平县SKchar

角当顶白毛上捧识者以獬豸名之

     驺虞

说文曰白虎黒文尾长于身食自死之SKchar名曰驺虞有志

信之德不食人

诗国风驺虞曰驺虞鹊巢之应也鹊巢之化行则人伦既

正朝廷既治天下纯被文王之化则庶𩔖蕃殖蒐田以时

仁如驺虞则王道成也彼茁者葭一发五豝于嗟乎驺虞

驺虞义兽也白虎异文不食生物有至德之信则应之

又草木虫鱼䟽曰驺虞即白虎也文异尾长身不食生物

不履生草君王有德则见也

尚书大传曰文王因囚羑里散冝生之于陵氏取怪兽尾

倍其身名曰驺虞以献纣

山海经曰驺虞如虎五色贝一曰尾长于身出孟山亦出

鸟䑕同穴围林氏之国日行千里东京赋曰围林氏之驺虞

晋书曰隆安中新野驺虞见

宋书曰元嘉二十六年琅邪有白驺虞见二赤虎从之

     犀

尔雅曰犀似豕郭璞注曰形似牛猪头大腹卑脚有三蹄黒色二角一在鼻上者食角也小而不堕

好食

东观汉记曰章帝元和元年日南献白雉白犀

𣈆书曰温峤还武昌至牛渚矶云其水多怪物遂毁犀角

而照之见奇形异状或朱衣乘车马峤梦人曰与君幽明

道别何苦相照

书纪年曰夷王猎于杜林得一犀牛

韩诗外传曰太史南官括至义渠得骇鸡犀以献纣

战国䇿曰张仪为𥘿破从连横说楚王楚遣车百乘献骇

鸡之犀夜光之璧于𥘿王

离骚曰淹芳芷于腐𦤀淹溃腐臭弃骇鸡于筐箓箓竹器也

范子计然曰犀角岀南郡上价八千中三千下一千

淮南万毕术曰犀角骇狐犀角置狐穴狐去不敢复居也

抱朴子曰通天犀角有曰理如𫄧线者以盛米置群鸡欲

啄米至辄惊却故南人名为骇鸡也得直角一尺以上刻

以为鱼而衘以入水水常为开方三尺可得气息水中以

其角为义导者得毒药以此搅之皆生白沬无复毒势则

无沬起也通天犀所以能杀毒也为物食百草之毒及众

木𣗥歳一解角藏于山中人以木如其角代之犀不𮗜后

年辄复解

山海经曰琴鼓之山多白犀

蜀王夲纪曰江水为害蜀守李冰作石犀五枚二枚在府

中一在市南下二在渊中以厌水精因曰石犀里也

林邑国记曰犀行过丛林不通便开口露齿前向直指𣗥

林自开

南州异物志曰犀如象大色黒头似豪妇猪食草木也

南越志曰髙州平之县巨海有大犀其岀入有光水为之

刘欣期交州记曰有犀角通天向水辄开

万震南州异物志曰犀有特神者角有光曜白日视之如

角夜暗之中理皆灿然光由中出望如火炬欲知此角神

异置之草野飞鸟走兽过皆惊昔行野中见一死人鸢乌

欲往啄之毎至其头辄惊走飞去怪而视之其头中有犀

簪近此角也

刘欣期交州记曰犀岀九德县其毛如豕蹄有三甲头如

马有三角鼻上角长额上角短

𣈆郭璞犀赞曰犀之为状形兼牛豕力无不倾呴无不靡

以贿婴灾困乎角掎

传咸犀钩铭曰丗称鸡骇之犀有以此钩见遗者为之铭

南州异物志曰兽曰𤣥犀处自林麓食唯𣗥刺体兼五SKchar

或有神异表露以角含精吐烈望如华烛置之荒野禽兽

莫触

     兕

尔雅曰兕似牛郭璞注曰一角青色重三千斤

说文曰兕如野牛青毛其皮坚厚可为铠嶓冢之上其兽

多兕

诗曰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

又曰匪兕匪虎率彼旷野

又曰既张我弓既挟我矢殪彼大兕

春秋传曰犀兕尚多弃甲则郍

论语曰虎兕岀于匣是谁之过与典守者过也

国语曰平公射鴳不死鴳扈小鸟使坚襄抟之失公怒将杀

之叔向闻之夕夕至于朝君告之叔向曰君必杀之昔吾先君

唐叔射兕于徒林殪以为大甲以封于𣈆今君嗣吾先君

唐叔射鴳不死搏之不得是杨吾君之耻也君其必速杀

之勿令逺闻君忸怩颜厚乃趣赦之

战国䇿曰楚王游于云梦结驷千乘旌旗蔽日野火之起

(⿱艹石)云霓兕虎之声(⿱艹石)雷霆有狂兕王弯弓而射发而殪𥬇

曰乐矣今日之游千秋万歳之后谁与乐此

楚辞曰君王亲发兮惮青兕惮惊也言怀王是时亲自射以言尝从君田猎今狩

惊有兕牛而不能制也

吕氏春秋曰楚庄王时猎云梦欲射杀随兕者申公子培

王夺而射之王怒曰何其𭧂而不敬也欲诛之左右

谏乃止不出三日子培病亡楚与𣈆战于两棠之地大胜

赏有功者子培之弟请曰人有功于军旅臣之兄有功于

车下臣兄常读故记曰杀随兕者不岀三日故臣兄劫而

杀之果有病死王乃捡故记果有之遂赏子培弟也

淮南子曰小国不𨶜于大国之间畏见嫌也两虎不𨶜于伏兕

之旁畏见食也

论衡曰尚父伐纣渡孟津杖𨱆呼曰苍兕苍兕按苍兕水

兽也善覆舟因令急渡苍兕害汝河中有此兽时浮岀一

身九首人恶畏之未必能覆舟也亦谓之苍雉

西都赋曰狂兕触蹷

江赋曰水兕雷咆乎阳侯

曹洪与魏文帝书曰(⿱艹石)奔兕之触鲁缟未足以喻其易

晋郭璞山海圗赞曰兕惟壮兽似牛青黒力无不倾自焚

以革皮充武备角助文徳

     象

春秋运斗枢曰揺光之星散而为象

尔雅曰南方之羙者有梁山之犀象焉

说文曰象长鼻牙南越之大兽三歳一乳

左传襄四曰象有齿以焚其身贿也

又定上曰吴伐楚针尹固与王同舟王使执燧象以奔吴

烧火燧系象尾使赴吴师

汉书大宛传曰身毒国其人乘象以战

汉书曰武帝元始二年南越献驯象注曰能拜随人意

吴志曰外国传曰扶南王盘况少而雄杰闻山林有大象

辄生捕取之教习乘𮪍诸国闻而伏之

又曰贺齐为新都太守孙权出祖道作乐儛象吴书曰权谓齐曰今

定天下都中国使殊俗贡珍狡兽率儛非君而谁也

三国典略曰周军逼江陵梁人率歩𮪍开枇杷门出战𥘉

岭南献二象于梁至是梁王被之以甲负之以楼束刃于

鼻令昆仑驭之以战杨忠射之二象反走

隋书曰刘方授驩州道行军惣管经略林邑大业元年

月军至海口林邑王𣑽志遣兵守险方击走之师次阁梨

江贼据南岸立栅方盛陈旗帜击金鼓惧而溃既渡江行

三十里贼乘巨象四面而至以弩射象象中疮却蹂其阵

王师力战贼奔于栅因攻破之俘贼馘万计

唐书曰自永徽巳来文单国累献驯象凡三十有二皆豢

于禁中颇有善舞者以备元㑹充庭之饰及德宗即位曰

王者不尚异物不贵难得之货今官用费而物性不得非

冝也悉放于荆山之阳

又曰髙宗时周澄国遣使上表云诃伽国有白象首垂四

牙身运五足象之所在其土必丰既有威灵又弭灾患力

兼十象强制百人以水洗牙饮之愈疾请发兵迎取以献

之上谓侍臣曰夫作法于俭其弊犹奢谁能制止故圣人

越席以昭俭茅茨以诫奢书云珍禽奇兽不育于国方知

无益之源不可不遏朕安用奇象令其逺献乃劳其使而

遣之

山海经曰巴蛇食象三岁而岀其骨

帝王丗纪曰舜葬苍梧下有群象常为之耕又云禹葬㑹

稽祠下有群象耕田

万歳暦曰成帝咸康六年临邑王献象一知跪拜文子云

见象之牙知大于牛

吕氏青秋曰肉之羙者髦象之约髙诱注曰髦象肉之羙者

吴录地理经曰九真郡庞县多象象生山中郡内及日南

饶之

江表传曰孙权遣使诣阙献驯象二头魏太祖欲知其斤

重咸莫能出其理时邓王冲尚㓜乃曰置象大舡刻其所

至称物以载之可知也太祖大恱即施行焉

又曰魏文帝遣使于吴求象牙群臣以非礼欲不与孙权

敕付使者

论衡曰象耕鸟耘虚言也五帝三王皆有功德何独为舜

禹也苍梧多象之地㑹稽众鸟所居象自蹈土鸟自食草

土蹶草尽(⿱艹石)耕耘也

又曰夫十围之牛为牧竖所驱长仞之象为越童所钩无

便故也

蒋子万机论曰庄周妇死而歌夫通性命者以卑及尊死

生不悼不可论也夫象见子皮无逺近必泣周何忍哉

慱物志曰南海四象各有雌雄其一雌死百有馀日其雄

泥土著身独不饮酒食肉长吏问其所以辄流涕(⿱艹石)有哀

晋诸公讃曰晋时南越致驯象于皋泽中养之为作车黄

门鼓吹数十人令越人𮪍之每正朝大会皆入充庭帝行

则以象车导引以试桥梁后象以鼻击害人有司启之而

杀象象泣血流地不敢动自后朝议以象无益于事悉送

还越〇万震南洲曰南传曰扶南王善射猎毎乘象三百

头从者四五千人

异物志曰俗传象牙歳脱犹爱惜之掘地而藏之人欲取

当作假牙潜往易之𮗜则不藏

沈怀逺南越志曰象牙长一丈馀脱其牙则深藏之削木

代之可得不尔穷其主得乃巳也

𫟍曰会稽张茂字伟康尝梦大象以问万推推曰当为

太守而不能善夫象者大兽取诸其音兽者守也象以齿

焚其身后必为人所杀茂永昌中为吴兴太守值王敦问

鼎执正不移敦遣沈充灭之而取其郡

万震南州异物志曰象之为兽形体特诡身倍数牛目不

逾狶鼻为口役望头若尾驯良承教听言则跪素牙玉㓗

载籍所羙服重致逺行如丘徙

王韶之始兴记曰伊水口有长洲洲广十里平林蔚然有

群象野牛

法显记曰蓝国王得佛一分舎利起塔塔傍有池池中有

龙常守护有群象以鼻取水𮦀香花而来供养

后魏书曰干陁国好征战有𨶜象七百头十人乘一象皆

执兵仗象鼻持刀

岭表录异曰广之属郡潮循州多野象潮循人或捕得象

争食其鼻云肥脆尤堪作炙或云象肉有十二种象胆不

附肝随月转在诸肉楚越之间象皆青黒唯西方佛林大

食多白象又云南豪族家多畜象负重致逺(⿱艹石)中国之牛

马汉使至其国辄舞象饰以金羁皆合节奏乾符中占城

献驯象亦能蹈舞


太平御览卷第八百九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