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四百二十九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四百二十八 太平御览 卷之四百二十九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四百三十

太平御览卷第四百二十九

 人事部七十

     公平

尚书洪范曰无偏无党王道荡荡无党无偏王道平平

礼记曰昔卫献公出奔反国及郊将班邑于从者而后入

柳庄曰如皆守社稷则孰执羁勤而从如皆孰守社稷君

反其国而有私也无乃不可乎于是弗果班

又孔子间居曰子夏曰三王之德叅于天地敢问何如孔

子曰奉三无私以劳天下曰敢问何谓三无私子曰天无

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奉斯三者以劳天下

又儒行曰儒有内称不避亲外举不避怨

左传文上曰贾季奔狄宣子使㬰骈送其孥孥妻子也宣子以贾季中

军之佐同官故也夷之蒐贾季戮㬰㬰骈之人㬰从臣也欲尽杀

贾氏以报之㬰骈曰不可吾闻前志有之曰敌惠敌怨不

在后嗣忠之道也敌犹对也夫子礼于贾季我以其宠报私怨

无乃不可乎介人之宠非勇也介因损怨益仇非智也以

私害公非忠也释此三者何以事夫子尽具其孥与其器

用财贿亲帅捍之送致诸境

又襄上曰祁奚请老晋侯问嗣焉称解狐其仇也将立之

而卒解狐之卒又问焉对曰午也可午祁奚子于是羊舌职死矣𣈆

侯曰孰可以代之对曰赤也可赤职之子伯华于是使祁年为中

军尉羊舌赤佐之君子谓祁奚能举善矣称其仇不为謟

立其子不为比举其偏不为党啇书曰无偏无党王道荡

荡其祁奚之谓矣

又昭七年曰晋韩宣子卒魏献子为政魏戊为梗阳大

戊舒之庶子也梗阳在太原也魏子谓成鱄鱄晋大夫吾与戊也县人其以

我为党乎对曰何也夫举无他唯善所取亲踈一也

论语雍也曰子游为武城宰孔子问之曰汝得人焉耳乎

汝为此宰宁得贤人与之耳语助也对曰有澹台灭明者行不由径非公事

未尝至于偃之室

史记曰邑人出猎任安常为人分麋鹿雉兔部署小大剧

易众人皆喜曰任少卿分别平

又曰陈平为社宰分肉甚均里父老曰善哉陈孺子之为

宰平曰嗟乎使平得宰天下亦如此肉

汉书曰萧何不与曺叅相能及何病惠帝自临视因问君

即百岁后谁可代君对曰知臣莫(⿱艹石)主帝曰曺叅何如何

稽首曰帝得之矣臣死不恨

又曰朱邑惇笃于故旧然性公正不可交以利天子器之

东观汉记曰耿嵩字文都巨鹿人履清髙之节髫童介然

特立不随于俗郷党大人莫不敬异之王莾败盗贼起宗

族在兵中榖食饥贵宗家数百人𦫵合分粮时嵩年十二

三宗人长少咸共推令主廪(“㐭”换为“面”)莫不称平

又曰阴兴字君陵尽忠竭思其无益于国虽在骨SKchar不以

私好害公义与张宗鲜于褒不相喜而知其有用犹称其

所长而荐之张汜杜禽之徒与兴厚善以其华而少实私

货以财终不为言是以丗称其忠平

又曰第五伦字伯鱼京兆尹阎兴召为主簿时长安铸钱

多奸巧乃署伦为督铸钱SKchar领长安市长伦平铨衡正斗

斛市无阿枉百姓恱服

又曰呉汉尝出征妻子在后买田业汉还让之曰军师在

外吏士不足何多买田宅乎遂尽以分与昆弟外家

谢承后汉书曰张陵清河人𥘉为梁兾弟胤举孝廉正

月𥘉岁百官朝贺兾恃豪𫝑不恤王宪带劔入省陵主台

中威仪呵兾使出敕羽林虎贲夺其劔胤为陵曰昔举君

适所以自伐也答曰明府不以陵之不德误见擢序不敢

阿公以报私恩㣧有愧色

华峤后汉书蔡孟喜汝南顿人以礼化郷里郷里有诤

讼者辄诣喜决之其所平处皆曰无怨

范晔后汉书曰𡊮绍官渡之役审配二子为曹操所擒逢

纪与配不睦绍以问之纪对曰配天性烈直毎所言行慕

古人之节不以二子在南为不义也公勿疑之绍曰君不

恶之𫆀纪曰先所争者私情今所陈者国事绍曰善乃不

废配

又曰⿱⺾⿰𩵋禾 -- 苏章字孺文扶风平陵人顺帝时迁兾州刺史故人

为清河太守章行部案其奸𧷢乃请太守为设酒殽陈平

生甚欣太守喜曰人皆有一天我独有二天章曰今夕⿱⺾⿰𩵋禾 -- 苏

孺文与故人饮者私恩地明日兾州刺史案事者公法也

遂举正其罪

典略曰荀彧在台阁不以私欲挠意彧有群从一介才徳

实薄或谓彧曰以君当事不可以某为议郎𫆀彧𥬇曰官

者所以表才也(⿱艹石)如汝言众人其谓我何其持心平实皆𩔖

此也

魏志曰王观字伟台东郡廪(“㐭”换为“面”)丘人为南阳太守明帝即位

下诏书使郡县条为剧中平者主者欲言郡为中平观教

曰此郡濵近外虏数有寇害云何不为剧𫆀主者曰(⿱艹石)

为外剧则恐于明府有任子观曰夫君者所为民也郡外

剧则于役调当有降差岂可为太守之私而负一郡之民

遂言为外郡送任子诣邺时观但有一子而又㓜弼其心

公如此

又曰魏国𥘉建时未立太子临淄侯植有才而爱太祖狐

疑以亟令密访于外唯崔琰露答曰盖闻春秋之义立子

以长加五官郎将仁孝聦明冝承正统琰以死守之植琰

之兄女婿太祖贵其公亮

蜀志廖立传曰诸葛亮为人公直表废立徙汶山立闻亮

卒泣曰吾其左祍矣

又李传曰亮表废平徙梓潼平闻亮卒乃发病死习凿齿曰夫水

至平而邪者取法镜至公而丑者忘怒水镜之所以能穷物而不怨者以其无私也水镜无私犹以免谤况大人君

子懐乐生之心流矜恕之德爵之而非私诛之而非怒天下岂有不服也哉故蜀志评曰诸葛

亮之为国开诚心布公道其尽忠益时者虽仇必赏犯法

怠慢者虽亲必罚

呉志曰吕蒙字子明尝以部曲事为江夏太守蔡遗所白

蒙无恨意及豫章太守顾邵卒权问所用蒙因荐遗奉职

佳吏权𥬇曰君欲为祁奚𫆀于是用之甘宁粗𭧂好杀既

尝失蒙意又时逹权令权怒之蒙辄陈请曰天下未定闘

将如宁者难得冝容忍之权遂原宁卒得其用

徐广晋纪曰刘弘字和季在襄阳帝在西京命弘选良才

乃称守宰徴士武陵五朝字丗朗髙尚荆王牙门将鲁国

皮𥘉有勲江汉弘上言朝为零陵太守𥘉为襄阳内史诏

以襄阳显郡𥘉资名未允以弘婿前东平太守夏侯陟为

襄阳弘曰夫揔天下者当与天下同心治一国者当与一

国推实吾揔荆州十郡安得十女婿然后为治乃表陟㛰

亲旧制不得相临

燕书曰梁琛使𥘿琛从兄弈先在𥘿为尚书郎㑹罢𥘿主

欲令琛止弈舎琛语有司曰昔诸葛亮兄弟各处三国及

其聘集公朝相见退无私面君子之志余敢忘乎竟不诣

弈数就邸舎因问东国起居琛曰今二方鼎据兄弟并蒙

附宠论心各有所在今欲以东国事语君恐非西国之所

欲闻

周书曰王罴字熊京兆霸陵人也性严急处物必当毎至

享㑹自秤量酒SKchar给付将士时人尚其均平

宋书曰张邵有佐命功元嘉五年为征虏将军领寜蛮

校尉𥘉王华与邵不和及华叅要亲旧为之危心卲曰子陵

方弘至公岂以私𨻶害正义是任也华实举之

唐书曰房玄龄为尚书左仆射既任揔百司䖍恭夙夜尽

心竭节不欲一物失所闻人之善(⿱艹石)巳有之明逹吏事而

縁饰以文雅审定法令意在寛平不以求备取人不以已

长格物随能收叙无隔卑贱论者称为良相焉

又曰张文瓘为大理卿旬日决遣疑事四百馀条莫不允

当自是人有抵罪者皆无怨言

又曰奚陟字殷卿知吏部选事铨综平允有能名迁吏部

侍郎所莅之官时以为称职

又曰韦承庆自天授巳来三掌天官选事铨授平允海内

称之

又曰杨纂除吏部侍郎典选十馀载铨叙人伦称为允当

然而抑文雅进𭶑吏观时任数颇为时论所讥

尸子曰自井中窥星所见不过数星自丘上望之则见其

始出也夫私心井中公正丘上也

愼子曰有权衡者不可欺以轻重有尺寸者不可差以长

短有法度者不可巧以诈伪

又曰夫投钩分财投䇿分马非以钩䇿为均也使得羙者

不知所以德得恶者不知所以怨故蓍龟所以立公识也

权衡所以立公正也书契所以立公信也度量所以立公

审也法制礼籍所以立公义也凡立公所以弃私也

国语曰赵宣子言韩献子于灵公以为司马宣子赵孟献子韩厥

曲之役赵孟使人以其乘车奸行献子执而戮之众咸曰

韩厥必不役矣其主朝登之而夕戮其车车车仆也宣子召礼

之告诸大夫曰可贺我矣吾举厥而忠吾乃今知免于罪

家语曰澹台灭明公正无私

韩诗外传曰直者顺道而行顺理而言公平无私不为安

肆志不为危易行

又曰楚有白公之难有壮之善者辞其母将死君难其母

曰弃母死君何乎壮之善曰闻事君者内其禄而外其身

今之所养母者君之禄也请往死之比至朝三废车中其

仆曰子惧如是何不返也壮之善曰惧吾私也死吾公也

吾闻君子不以私害公遂往死之

韩子曰古之全大体者则天地观江海不以智累心不以

私累巳𭔃治乱于法术托是非于赏罚属轻重于权衡

不逆天理不伤情性不引绳之外不推绳之内不急法之外

不缓法之内守成理因自然祸福主乎道法而不出乎爱

恶荣辱之责在巳而不在乎人故名成于前德垂于后治

之至也

又曰解狐与荆伯柳为怨赵简主问于解狐曰孰可以为

上党守对曰荆伯柳可赵简主曰非子之仇乎对曰臣闻

忠臣举贤不避仇雠其废也不阿亲近简主曰善遂以荆

伯柳为守韩诗外传曰魏文侯问解狐曰寡人将立西河之守谁可用解狐举其仇荆伯柳文侯乃用

又曰为人臣者北面委质有口不以私言有目不以私视

又曰解狐荐其仇以为相其仇性拜谢解狐引弓迎而射

吕氏春秋曰尧有子十人不予其子而授舜舜有子九人

不予其子而授禹至公也周语曰舜有啇均此曰九子不知出何书墨者巨子

腹䵍居𥘿巨姓子男子通称䵍续大车啍啍之啍也其子杀人𥘿惠王曰先生

之年长矣非有他子寡人已令吏弗诛对曰墨者之法杀

人者死伤人者刑此所以禁杀伤天下之义也王虽为之

而令吏弗诛腹䵍不可不行墨者之法遂杀之子人

之所私也忍所以行大义巨子可谓公矣

又曰晋平公问祁黄羊曰南阳无令其谁可乃举其仇解

狐又问国无尉其谁可乃举其子午孔子闻之曰祁黄羊

可谓至公也

又曰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烛四时无私为

又曰昔先圣王之治天下必先公公正公则天下平矣其

得之必以公其失之必以偏偏私下正

又曰荆人有遗弓者弗肯索曰荆人遗之荆人得之又何

求焉孔子闻之曰去其荆而可矣老聃闻之曰去其人而

可矣故老聃则至公得矣

又曰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也天下之天下也书云皇天无亲惟德是辅

故天下之天下阴阳之和不私长一𩔖甘露时雨不私长一物

万民之主不阿一人

又曰夏不衣裘非爱裘也暖有馀也冬不用翣翣扇非爱

翣也清有馀也圣人不为私非爱费也节乎巳也

说苑曰人臣之公治官事则不营私处公门则不言货当

公法则不阿亲奉公举则不避仇雠忠于事君谓之公

又曰楚令尹虞丘子言于庄王曰臣闻奉公行法可以得

荣能浅行薄无望上位臣为令尹十年国不加治窃选俊

士孙叔敖秀才多能其性无欲君举而授之政则国可宁

庄王从之赐虞丘子田三百号曰国老以孙叔敖为令尹

少焉而虞丘子家干法孙叔敖执而戮之虞丘子喜入见

于王言孙叔敖果可使持政奉国法而不党施刑戮而不

乱可谓公平庄王曰夫子之赐也

又曰楚令尹子文之族有奸法者廷理拘之闻其令尹族

也释之子文召廷理而责之曰今立廷理者将以伺犯王

令察触国法者也于犯法甚明而使廷理縁吾私心释之

是吾不公之心明著于国执一国之柄而以私闻吾生无

义吾不(⿱艹石)死遂致其族人于廷理曰不是刑也吾将死廷

理惧遂刑其族人

又曰晋文侯问于咎犯谁可使为西河守者对曰卢子羔

可曰子羔非汝之仇欤曰君问可为守者非问臣之仇也

子羔见咎犯谢之曰君幸赦臣之过荐于君得为西河守

咎犯曰荐子者公也吾不以私事害公义子其去矣頋吾

射之矣

周生列子曰天下所以平者政平也政所以平者心平也

心所以平者衡平也衡所以平者铢两平也铢两所以平

者毫𨤲平也无所不均也无所不平也谓之太平夫天之

于物无所偏阿君之散恩无所外内

任子曰以义事主不私其巳以仁接人不谋其欲火佚焚

家家不罪火食过伤人人不罪食以其积之于仁义无私

害也伊尹放太甲太甲无怨心管仲黜伯氏伯氏无怨言

以其积之于公正无私恶也

抱朴子曰君人者必脩诸巳以先四海去偏党以平王道

遣私情以摽至公

魏武令曰今寿春汉中长安先欲使一见各往督领之欲

择慈孝不违吾令亦未知用谁也儿虽小时见爱而长大

能善必用之吾非有二言也不但不私臣吏儿子亦不欲

有所私

葛亮书曰吾心如秤不能为人作轻重应享与州将笺

曰夫公正治化之夲德教之基公则无私正则无邪无邪

无私而患政教不行未之有也昔叔向论叔鱼之罪石碏

讨石厚之乱祁奚称解狐之贤臧纥思孟孙之爱春秋嘉

之敦崇世教经乎百王厝乎盛衰其义不倾公正之德弘

矣重矣明君之所以揔天下贤臣之所以奉上民庶之所

以系仰德化之所以羙盛公正之可不勉哉

曹羲至公论曰夫丗人所谓掩恶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善者君子之大义保

明同好朋友之至交斯旨之作盖闾阎之白谈所以救爱

憎之相谤崇居厚之大分耳笃正之至理折中之公议也

丗士不料其数而系其故善恶不分以覆过为弘朋友忽

义以雷同为美善恶不分乱实由之朋友雷同败必从焉

谈论以当实为清不以过难为贵相知者以等分为交不

以雷同为固是以逹者存其义不察于文识其心不求于

𥞇康释私论曰不知冒阴之可以无景而患景之不匿不

知无情之可以无患而恨情之不巧岂不哀哉未有抱伪

而身立清丗藏情而信着明君者也是以君子既有其质

又睹其鉴贵夫亮逹希而存之恶夫矜吝弃而逺之言无

苟讳而行不苟隐不也爱之而苟善不以恶之而苟非心

无所矜而情无所击体清神立而是非允当忠感明天子

而信笃乎万民𭔃胸怀于八荒垂坦荡于永日斯非贤人

君子髙行之美者乎





太平御览卷第四百二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