夷白斋稿 (四部丛刊本)/卷之三十五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三十四 夷白斋稿 卷之三十五
元 陈基 撰 胡文楷 撰校勘记常熟瞿氏铁琴铜剑楼藏明钞本
外集目录

夷白斋藁卷之三十五

              临海 陈 基 著

              金华 戴 良 编

  𥙊文

   𥙊故平章荣禄张公文

呜呼谓天无为而生公耶则公之器量超乎䓁夷谓天有为而

生公耶则公之志业不冝⿺辶处止扵斯夫力𠯁以任天下之重而

明𠯁以烛事理之微奇谋𠯁以坐制千里之敌而英略𠯁以立

决两阵之机卑譲𠯁以延𭣄四方之俊而威武𠯁以雄驱百胜

之师恩信𠯁以得三军之死力而仁勇𠯁以拯万妵之颠危而

天不假年痛罹此极使千寻之木弗能扶大厦之倾万斛之舟

弗克济苍生之溺此天者之𠩄以不可必而君子之𠩄以长吁

而太息鸾鳯岂不祥扵枭獍麒麟岂不仁扵虎狼蛟龙岂不神

扵蝼蚁稂莠岂𠯁侔扵稲梁今妖鸟得以贼祥禽丑𧕏得以辱

仁类蠕动得以制介族之长恶草得以为良苗之害岂天未厌

SKchar而仁者不必寿耶抑民之无禄而沦胥以死者不必救耶何

公之不幸一至扵此而天之苍苍竟孰尸其咎耶然公能以贵

下贱而不能屈身以従能以仁伐不仁而不能临难而辱

国能厉声骂贼而不能与之俱生能视死如归而不能食不义

之食盖公之生也民有父母

国有股肱公之死也豪杰失𠋣赖君子失依慿独忠肝义胆通

神明而贯金石英声盛烈掀天地而震雷霆上可以争光扵曰

月下可以垂休扵汗青此𠩄谓没而不朽者在公可以无憾矣

然复仇之义不举则终天之恨不平四郊之冦垒不除则九泉

之精爽不寜某䓁之𠩄以尤痛哭流涕而不能自已者以首见

招扵馆下⿰纟⿱𢆶匹辱荐扵朝廷义虽均扵僚佐恩难忘扵死生既不

能漆身吞炭报知扵国士又不能奋推操匕以效死扵贼庭惟

鞠躬尽瘁恪勤扵王事夙兴夜寐勉强以力行临风一奠盖上

为军

国恸而下以哭吾党之情

   𥙊斡勒廉使文

呜呼哀㢤公止斯耶岂天恶正直神好诡随耶谠言无避者恒

不利扵世而秉心忠亮者不必期頥耶将苍苍者不𠯁信而吉

㓙祸福𥘉莫知其𠩄尸耶公之刚肠疾恶得扵天者独厚及以

言得罪戾扵人者又何其颠且危耶如使正色以立朝眀目而

张胆则英风伟烈夫岂𥙷其𨷂而拾其遗耶及权幸误

国是非乃明而天不假年果孰啬其施耶岂謇謇匪躬者道不

昌皎皎不污者数必奇耶凡有识之士莫不闻风而扼腕况某

也辱知扵公又特殊扵䓁夷耶托交二十馀契阔三千馀里始

终䟽数如一朝夕岂非生同年学同业而道同师耶持莭南来

庶㡬相见以慰离索又岂非以一苇可杭在浙水之东西耶岂

期一疾不𧺫⿺辶处罹此极而终天永诀孰谓魂气无𠩄不之耶夫

忠义𠯁以正风纪气节𠯁以厉廉隅此𠩄谓没而不朽者将百

世以为期耶頋亲老子㓜而琴亡人逝然质之天道则仁者有

后固不可得而欺耶某也义当匍匐抚棺就次以哭知已之私

念𥨸忝王官骏奔戎旅𠩄不能自致者死者岂必无知耶衘哀

致诚往伸一奠天乎痛㢤孰使泣涕之涟洏耶尚飨

夷白斋槁拾遗

   故徐君孟逹圹铭

吴人徐君孟逹讳元震世居常熟之虞山考讳敬故益阳知州

妣虞氏封东海郡君初益阳府君之官于 朝也君以俊造㳺

成均为博士弟子员精敏奇伟最为府君𠩄钟爱故徽州路儒

学教授甫里陆公徳元时客京师尝见而奇之元统𥘉府君出

知眀之昌国州需次里中君以佳子弟出入府君左右进止不

凡教授公见而喜曰此子真千里驹也吾属意久矣遂赘以为

婿陆氏家素醇俭教授公尤慎重务以诗书承家君既赘事教

授公如事府君先意承颜委曲备至且以时莭省府君扵昌国

寻遭郡君之丧哀毁尽礼居乆之教授公捐 --捐馆君独以身任遗

孤之责𠈃抱扶持俾娶且有子而陆氏之业因赖以弗坠人谓

教授公有后君之力也及府君以疾终益阳君迎柩归常熟之

先垄亲戚賔友送车云集凡葬𥙊百需视力𠩄得为而哀礼兼

尽君俶傥有卓识雅重然诺乐赴人之急遇事立决㡬警绝人

而以仁厚将之虽委身闾里不屑仕进而其英风骏望伟然于

搢绅公卿间与人交不以䟽数为厚薄临财不苟惟义之𠩄在

方复营别业扵松江笠泽之上聚书教子岁时伏腊幸粗有馀

将与𠩄知优㳺卒岁俄一疾不𧺫遂以至正十五年七月七日

卒扵家得年四十有七妻名仲端有妇徳子男二人长曰𬗟湜

毅好学次曰朂幼而克肖女一人适同郡曺玄越七日丁酉𬗟

奉柩葬扵吴县灵岩郷陈湾东横山之原呜呼君托人之孤

人之急𠜇身谨行始终无怍而天不假年寿不称徳此君子之

𠩄以哭之之恸也临海陈基辱知君特厚义当铭其圹铭曰

维孟达父世呉人有寸弗施善其身托人遗孤力千钧之SKchar

怍勒贞珉有孔勿替在后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