夷白斋稿 (四部丛刊本)/卷之二十一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转到导航 跳转到搜索
卷之二十 夷白斋稿 卷之二十一
元 陈基 撰 胡文楷 撰校勘记常熟瞿氏铁琴铜剑楼藏明钞本
卷之二十二

夷白斋稿卷之二十一

              临海 陈 基 著

              金华 戴良 编

  序

   送𮗜上人序

昔内翰𡊮文清公之归老四明也章甫搢绅与夫佛老氏之徒

仰乔岳而瞻景星者虑无不登其门焉盖其学问之博洽议论

之源委文章之雄且深蔚然师表一世而吾郷𮗜上人宗圣实

与及门者也公既厌弃人间丗上人挈瓶锡西SKchar钱唐闻大浮

屠忻公咲隐倡道金𨹧因不远数千里往従之㳺方是时中朝

钜人执法南行台如济南张公梦臣东平王公⿰纟⿱𢆶匹 -- 继学并慕晋宋

王谢孙许习凿齿之伦与支道林释道安軰往来文采之相辉

声诗之迭和亦一时儒释流风之胜也㢤上人扵是获望其精

光闲其馀论退而参之以儒墨慱之以骚雅间以𠩄长𥳽弄云

月陶写性灵往往为诸公𠩄称赏始侍故侍讲金华先生黄公

扵钱唐会上人自金𨹧来觧行李出𠩄作余従而讽咏之飘飘

然有⿰冫麦 -- 凌虚御风之意余故以心敬而貌随之矣未㡬余従北方

囬寓吴门闻上人居钱唐佛寺衣麤食粝昼夜修持甚力㦯长

跪顶佛竟夕不𥧌其刻苦猜严如此囬视向来罢精神雕琢世

谛语言为文词将厌悔且不暇又安知世间𠩄谓荣瘁宠辱为

何如事耶今年夏上人来自吴兴年且六十矣与之坐道旧故

语离阔乃知其徒强上人主寺广化山而非其志也顷之寻还

吴兴征言以为别自文清以来数十年间诸老沦谢殆尽而金

华先生亦不可复作矣其门人賔客散之四方兵后相见亦有

如吾两人者乎上人始以文字为禅恱终以修持为义谛又终

也不能不为其徒𠩄强吾闻之安时处顺古之𠩄谓县觧也上

人归见吴兴陆使君吴别驾为我谢曰治郡甚劳苦外过従

得诗僧齐已之流信道原𮗜宗圣其人也至正十八年夏五月

夷白道人陈基序

   赠医学提举张性之序

先王设医师掌医之政令与冢宰之属并隶天官岁终则稽其

医事而以十全为上其责亦甚重矣汉兴史官论次百家而李

国𠩄校医方事术亦得与六艺之文并守扵王官及宋苏长

公軰论秦汉间得失引医为谕而卒归之扵清净天下至今诵

之近世河间刘氏戴人张氏东垣李氏二三子者作推明汉张

太守之学上逹扵淳于公秦越人而卒折之以黄帝岐伯之书

然其术不务为苟同盖时之先后㦯殊人之气禀亦异治之之

法譬之兵焉曰攻曰守未昜以一律论也大江之南士以医名

家者冝莫盛扵吴而刘李二三子者之传亦莫盛扵今日余独

怪夫公侯将相荐绅大夫与夫编户之氓无问智贤愚不肖凡

语医必曰张君性之行省承制拜官又独署性之提举江浙医

学俾掌医政而守王官物议无不韪之者盖以性之之医事稽

之则其𭣣全功扵人者非一日矣今年夏行枢密断事官淮南

唐侯伯刚病愤懑舌本强涩手𠯁痹不仁㦯以为中风性之诊

之曰此痰蓄扵中浸淫扵脉络赱注扵四肢莭宣失度天和错

缪故病蹷耳非中风也法当理气气理则升降条逹愤懑自平

如其言而愈盖性之用药如唐侯之用法法贵乎防未然药贵

乎治未病昔子产治郑孔明治蜀宽猛严恕酌时之中以防范

庶民犹扁鹊之𠆸随俗为变以虞人之夭札也今性之治侯疾

亦犹侯不劲捍以徼一切之功不猗违以徇难犯之𫝑视民𠩄

毒螫者谨除而去之噫性之固难能矣唐侯亦岂易为㢤盖论

病以及国原诊而知政此医之善物也序而传之岂徒以溢美

性之而巳盖将质之唐侯而与吾党従政者扬榷焉此余之𠩄

不敢以苟让为也至正十八年七月丙辰序

   送周信夫序

太尉府妙蕳属僚淮南周君信夫由行枢密断事官经历进辟

⿰扌⿱彐𧰨 -- 掾至正十八年八月二日也断事官夏侯仲信唐侯伯刚旦

日赱枢府揖吾党而进之曰仆䓁辱待罪枢属顾𠩄资以辰入

酉归鄮鄮焉曰与攘臂乎桎梏枘凿间求𠩄以折其𠂻而不可

以斯湏㦯辄者周君也今引而𠦑诸三事之庭知人之眀则信

无遗鉴矣然吾狱有𠩄可疑事有𠩄未𠃔是非纷黒白混殽

将奚𠩄谘决乎语未既临海陈基与经历高君元善都事王君

敬甫谢之曰侯之言固当矣而㦯者犹有𠩄未喻也夫操黜陟

以进退一世之人物者𥘉奚容其心㢤亦曰公而巳尔昔者信

夫尝以抠府⿰扌⿱彐𧰨 -- 掾与吾党従事 平章荣禄公矣其处心也恕其

率已也严以鞠躬以趋事也整而暇其执笔以畴容议法赏必

公罚必当殆权之轻重度之扵长短而规矩之扵方圎也文深

而无害事修而不伐正色而不可干以𥝠及署经历司画诺俾

羽翼侯䓁不啻如左右手此

荣禄公之𠩄属任而信夫之𠩄奉以周旋者也今

太尉以武济时以文经 国不爱玉帛与马招来贤俊四方竒

俛之士闻风而至者相望也列辟庶僚乃有忠谨老成如信夫

者譬犹国马之在范厩材木之产郑林𡵯骤中鸾和之音曲直

适钩縄之数而不使之参绿耳以骋康荘友豫章而荐宗庙不

㡬乎贵远而贱迩徇其名不阅其实乎况马蹄可以践霜雪岁

寒然后知松柏此⿰扌⿱彐𧰨 -- 掾史之辟其属任有重扵经历者故不暇为

侯䓁计也夫物理有轻重人事有长短应务有方圆执权度规

矩之中而将之以严恕申之以整暇信夫其有彼此之间㢤泰

之𥘉九㧞茅茹以其彚征吉伯乐在前侯䓁不能狎信夫而留

之矣匠石在后信夫行有待扵诸公也侯曰子之言辩矣冝述

以为序扵是乎书

   西湖书院书目序

杭西湖书院宋季太学故阯也宋渡江时典章文物悉𥫄汴亰

之旧既巳裒集经史百氏为库聚之于学又设官掌之今书库

板帙是也徳祐内附学废今为肃政廉访司治𠩄至元二十八

年故翰林学士承𭥍东平徐公持浙西行部使者节即治𠩄西

偏为书院祀先圣先师及唐白居易宋苏轼林逋为三贤后为

讲堂旁设东西序为斋以处师弟子贠又后为尊经阁阁之北

为书库实始収拾宋学旧板设司书掌之宋御书石经孔门七

十二子𦘕像石刻咸在焉书院有田岁𭣣其入以供二丁廪(“㐭”换为“面”)

及书库之用事逹中书𢌿以今额且署山长司存与他学官埓

扵是西湖之有书院书院之有书库实昉自徐公此其大较也

由至元迄今嗣持部使者莭扵此者春秋𦍤望𫐠徐公故事未

或改也独书库岁久屋弊板阙或有𠩄未暇抗民好事者间

以私力𥙷治之而事寻中止至正十七年九月尊经阁坏书库

亦倾圯今江浙行中书平章政事兼同知行枢密院事吴𨹧张

公尝力而新之顾书板散失埋没𠩄得瓦砾中者往往刓毁蠧

至正二十一年公命厘𥙷之俾左右司贠外𭅺陈基钱用壬

率其事尤工扵是年十月一日𠩄重刊经史子集欠𨷂以板计

者七千八百九十有三以字计者三百四十三万六千三百五

十有二𠩄缮𥙷各书损裂澷灭以板计者一千六百七十有一

以字计者二十万一千一百六十有二用粟以石计者一千三

百有竒木以株计者九百三十书手刊工以人计者九十有二

对读校正则馀姚州判官宇文桂山长沈𥙿广徳路学正马盛

绍兴路兰亭书院山长⿰冫麦 -- 凌云翰布衣张庸斋长宋良陈景贤也

明年七月二十三日讫工𩛙司书秋徳桂杭府史周羽以次编

类𢇮之经阁书库秩如也先是库屋洎书架皆朽败至有取

为薪者今悉告完既竣事公俾为书目且序其首并刻之库中

经史𠩄载皆历古圣贤建中立极修己治人之迹后之为天

国家者必扵是乎取法焉传曰文武之道布在方册不可诬

也下至百氏𠩄述必有禆世教然后兴圣经贤传并存不朽秦

漠而降迄唐至于五季上下千数百年治通有得失享国有短

长君子皆以为系乎书籍之存亡岂欺也㢤宋三百年大儒彬

彬軰出务因先王之迹推而明之其道大著中更靖康之变凡

诗书礼乐百王相沼以为𮜿范者随宋播越留落东南国初𭣣

拾散亡仅存十一扵千百斯文之绪不绝如线西湖书院

其一也承平以来士大夫家诵而人习之非一朝夕矣海内兵

兴四方骚动天下简𠕋𠩄在㦯存㦯亡盖未可知也杭以崎岖

百𢧐之馀而宋学旧板卒赖公不亡基䓁不佞亦辱与事者

手订而目雠之惟谨可谓𦍒矣嗟乎徐公𭣣拾扵北南宁一之

时今公缮完扵兵革抢攘之际天之未丧斯文也或尚在

序而传之以告来者不敢让也至正二十二年八月丙子序

   吊徐莭孝先生序

至正二十二年岁壬寅临海陈基辱与桐川钱用壬俱以

司贠外𭅺待罪江浙行中书秋九月同参平章吴𨹧公军事扵

淮阴冬十月十五日同率僚友出郡东门行三数里谒古

先生莭孝徐公之墓偕行者江浙行枢密院㫁事官秦都

辅行抠密都事淮南汤鼎江浙行中书通事西夏王相嘉世礼

⿰扌⿱彐𧰨 -- 掾史吴𨹧杨揖洎淮南行中书照磨惟扬刘惟敬实在焉

事甫觧严积雨乍霁霜气始肃周视原野皆遗燹废垒异

村渔市樵蹊牧SKchar与贩夫贾竖相往来通有无贸易者四

是也今鞠为丘墟平䠂望坡陀𧺫伏皆残阡败冢狐兔岀没

无禁古今𨹧谷变迁不知更㡬乱离其生食厚封都显爵建旄

树纛以贵冨⿰⾔𭑃当时没以侯王公卿礼葬者不知㡬人矣百世

之下顾独求前代一老儒先生丘墓𠩄在匍匐载拜奉牲酒荐

享如弟子北面事其师然𢙢后荒榛莾苍间㫁刻将仆相与赱

其下藉草跪诵三复欷歔不能休至有感慨泣下者日且暮各

上马归明日相见犹叹慕不辄口好事者形扵咏⿰⿱亚⿰口亅欠 -- 𰙔得诗若干

首属基为之序





夷白斋稿卷之二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