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注疏 (四库全书本)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孟子注疏

  御制读孟子滕文公章句下
  陈代欲甹小节以见诸侯而举枉尺直寻之喻孟子辟之是也然所称王良之事余不能无温公之疑焉猎与战其不可以车行余既于咏御之诗论之矣北人言舟南人言马必不能得其款要章章甚明驰射之事自应属北方射生手今即使北方射生善手操弓挟矢立之车中将见颠簸支屈不能命中吾恐其皆为嬖奚之终日而不获一禽而谓南方之人能之乎且驰之者在御而射之者在人御者即范其驰驱而射者不中御者亦无如之何也御者范驰驱而射者即屡中无是理也且羿与由基世所谓善射者也使王良范驰驱以御皆一朝而获十焉亦得谓之君子乎或曰古者禽兽多而疆界平故可以车猎何言之甚哉且恨御之道不传而世无王良也若然今之南苑即所谓禽兽多而疆界平吾将试之其不可行立见矣呜呼是果无王良乎是果无王良其事乎
  钦定四库全书     经部八
  孟子注疏       四书类
  目录
  孟子音义序  孟子题辞解
  孟子注疏原目
  卷一上
  梁惠王章句上
  卷一下
  梁惠王章句上
  卷二上
  梁惠王章句下
  卷二下
  梁惠王章句下
  卷三上
  公孙丑章句上
  卷三下
  公孙丑章句上
  卷四上
  公孙丑章句下
  卷四下
  公孙丑章句下
  卷五上
  滕文公章句上
  卷五下
  滕文公章句上
  卷六上
  滕文公章句下
  卷六下
  滕文公章句下
  卷七上
  离娄章句上
  卷七下
  离娄章句上
  卷八上
  离娄章句下
  卷八下
  离娄章句下
  卷九上
  万章章句上
  巻九下
  万章章句上
  卷十上
  万章章句下
  卷十下
  万章章句下
  卷十一上
  告子章句上
  巻十一下
  告子章句上
  卷十二上
  告子章句下
  巻十二下
  告子章句下
  卷十三上
  尽心章句上
  卷十三下
  尽心章句上
  卷十四上
  尽心章句下
  巻十四下
  尽心章句下
  等谨案孟子正义十四卷汉赵岐注旧本题宋孙奭撰䟽岐字邠卿京兆长陵人初名嘉字台卿永兴二年辟司空掾迁皮氏长延熹元年中常侍唐衡兄玹为京兆尹与岐夙隙岐避祸逃避四方乃自改名字后遇赦得出拜并州刺史又遭党锢十馀岁中平元年徴拜仪郎举炖煌太守后迁太仆终太常事迹具后汉书本传奭字宗古博平人太宗端拱中九经及第仁宗时官至兵部侍郎龙图阁学士事迹具宋史本传是注即岐避难北海时在孙賔家夹柱中所作汉儒注经多明训诂名物惟此注笺释文句乃似后世之口义与古学稍殊然孔安国马融郑元之注论语今载于何晏集解者体亦如是葢易书文皆最古非通其训诂则不明诗礼语皆徴实非明其名物亦不解论语孟子词㫖显明惟阐其义理而止所谓言各有当也其中如谓宰予子贡有若縁孔子圣徳髙美而盛称之孟子知其太过故贬谓之污下之类纰缪殊甚以屈原憔悴为徴于色以𡩋戚扣角为发于声之类亦比拟不伦然朱子作孟子集注或问于岐说不甚掊击至于书中人名惟盆成括告子不従其学于孟子之说季孙子叔不従其二弟子之说馀皆従之书中字义惟折枝训按摩之类不取其说馀亦多取之葢其说虽不及后末之精密而开辟荒芜俾后来得循途而深造其功要不可泯也胡爌拾遗录据李善文选注引孟子曰墨子兼爱摩顶致于踵赵岐曰致至也知今本经文及注均与唐本不同今证以孙奭音义所音岐注亦多不相应语详孟子音义条下葢已非旧本至于尽心下篇夫子之设科也注称孟子曰夫我设教授之科云云则显为予字今本乃作夫子又万子曰句注称万子万章也则显为子字今本乃作为章是又注文未改而经文误刋者矣其疏虽亦称奭作而朱子语录则谓邵武士人假托蔡季通识其人今考宋史邢昺传称昺于咸平二年受诏与杜镐舒雅孙奭李慕清崔偓佺等校定周礼仪礼公羊榖梁春秋传孝经论语尔雅义疏不云有孟子正义涑水纪闻载奭所定着有论语孝经尔雅正义亦不云有孟子正义其不出奭手确然可信其疏皆敷衍语气如乡塾讲章故朱子语录谓其全不似疏体不曽解出名物制度只绕纒赵岐之说至岐注好用古事为比疏多不得其根据如注谓非礼之礼若赵质取妻而长拜之非义之义若藉交报雠此诚不得其出典案藉交报雠似谓藉交游之力以报雠如朱亥郭解非有人姓藉名交也疑不能明谨附识于此至于单豹养其内而虎食其外事出荘子亦不能举则弇陋太甚朱𢑴尊经义考摘其欲见西施者人输金钱一文事诡称史记今考注以尾生为不虞之誉以陈不瞻为求全之毁疏亦并称史记尾生事实见荘子陈不瞻事实见说苑案说苑作陈不占盖古字同音假借皆史记所无如斯之类益影撰无稽矣以久列学官姑仍旧本录之尔乾隆四十六年十月恭校上
  总纂官纪昀陆锡熊孙士毅
  总 校 官陆 费 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