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斋随笔 (四部丛刊本)/四笔卷二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四笔卷一 容斋随笔 四笔卷二
宋 洪迈 撰 景宋刊本配北平图书馆藏宋刊本 常熟瞿氏铁琴铜剑楼藏弘治活字本
四笔卷三

容斋四笔卷第二二十则

    诸家经学兴废

稚子问汉儒所传授诸经各名其家而今或存或不存

请书其本末为四笔一则乃为采摭班史及陆德明经

典释文并它书删取纲要详载于此周易传自啇瞿始

至汉𥘉田何以之颛门其后为施雠孟喜梁丘贺之学

又有京房费直髙相三家至后汉髙氏巳微晋永嘉之

乱梁丘之易亡孟京费氏人无传者唯郑康成王弼所

注行于丗江左中兴欲置郑易博士不果立而弼犹为

丗所重韩康伯等十人并注系辞今唯韩传尚书自汉

文帝时伏生得二十九篇其后为大小夏侯之学古文

者武帝时出于孔壁凡五十九篇诏孔安国作传遭巫

蛊事不𫉬以闻遂不列于学官其本殆绝是以马郑杜

预之徒皆谓之逸书王肃尝为注解至晋元帝时孔传

始出而亡舜典一篇乃取肃所注尧典分以续之学徒

遂盛及唐以来马郑王注遂废今以孔氏为正云诗自

子夏之后至汉兴分而为四鲁申公曰鲁诗齐辕固生

旦齐诗燕韩婴曰韩诗皆列博士毛诗者出于河间人

大毛公为之故训以授小毛公为献王博士以不在汉

朝不列于学郑众贾逵马融皆作诗注及郑康成作笺

三家遂废齐诗乆亡鲁诗不过江东韩诗虽在人无传

者唯毛诗郑笺独立国学今所遵用汉髙堂生传士礼

十七篇即今之仪礼也古礼经五十六篇后苍传十七

篇曰后氏曲台记所馀三十九篇名为逸礼戴德删古

礼二百四篇为八十五篇谓之大戴礼戴圣又删为四

十九篇谓之小戴礼马融卢植考诸家异同附戴圣篇

章去其烦重及所缺略而行于丗即今之礼记也王莽

时刘歆始建立周官经以为周礼在三礼中最为晚出

左氏为春秋传又有公羊糓梁邹氏夹氏邹氏无师夹

氏无书公羊兴于景帝时糓梁盛于宣帝时而左氏终

西汉不显迨章帝乃令贾逵作训诂自是左氏大兴二

传渐微矣古文孝经二十二章丗不复行只用郑注十

八章本论语三家鲁论语者鲁人所传即今所行篇次

是也齐论语者齐人所传凡二十二篇古论语者出自

孔壁凡二十一篇各有章句魏何晏集诸家之说为集

解今盛行于丗

    汉人姓名

西汉名人如公孙弘董仲舒朱买臣丙吉王褒贡禹皆

有异丗与之同姓名者战国䇿及吕氏春秋齐有公孙

弘与秦王孟尝君言者明帝时又有幽州从事公孙弘

交通楚王英见于虞延传髙祖时又有谒者贡禹梁元

帝时有武昌太守朱买臣尚书左仆射王褒后汉安帝

时有太子厨监邴吉南齐武帝之子巴东王子响为荆

州刺史要直阁将军董蛮与同行蛮曰殿下癫如雷敢

相随耶子响曰君敢出此语亦复奇癫上闻而不恱曰

人名蛮复何容得醖藉乃改为仲舒谓曰今日仲舒何

如昔日仲舒答曰昔日仲舒出自私庭今日仲舒降自

先帝以此言之胜昔远矣然此人后不复见

    轻浮称谓

南齐陆慧晓立身清肃为诸王长史行事僚佐以下造

诣必起迎之或曰长史贵重不冝妄自谦屈答曰我性

恶人无礼不容不以礼处人未尝卿士大夫或问其故

慧晓曰贵人不可卿而贱者乃可卿人生何容立轻重

于怀抱终身常呼人位今丗俗浮薄少年或身为卑官

而与尊者言话称其侪流必曰某丈谈其所事牧伯监

司亦然至于当他人父兄尊长之前语及其子孙甥婿

亦云某丈或妄称宰相执政贵人之字皆大不识事分

者习惯以然元非简傲也予常以戒儿軰云

    鬼谷子书

鬼谷子与⿱⺾⿰𩵋禾秦张仪书曰二足下功名赫赫但春华至

秋不得乆茂今二子好朝露之荣忽长乆之功轻乔松

之永延贵亘之浮爵夫女爱不极席男欢不毕轮痛

哉天君战国䇿楚江乙谓安陵君曰以财交者财尽而

交绝以色交者华落而爱渝是以嬖女不敝席宠臣不

敝轩吕不韦说华阳夫人曰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弛

诗氓之序曰华落色衰复相弃背是诸说大氐皆以

色而为喻士之SKchar进而不知自反者尚监兹哉

    有美堂诗

东坡在杭州作有美堂㑹客诗颔聮云天外黒风吹海

立浙东飞雨过江来读者疑海不能立黄鲁直曰盖是

为老杜所误因举三大礼赋朝献太清宫云九天之云

下垂四海之水皆立以告之二者皆句语雄峻前无古

人坡和陶停云诗有云屯九河雪立三江之句亦用此

    张天觉小𥳑

张天觉熙寜中为渝州南川宰章子厚经制䕫夷狎侮

州县吏无人敢与共语部使者念独张可亢之檄至䕫

子厚询人才使者以告即呼入同食张著道士服长揖

就坐子厚肆意大言张随机折之落落出其上子厚大

喜延为上客归而荐诸王介甫遂得召用政和六年

在荆南与子厚之子致平一帖云老夫行年七十有四

日阅佛书四五卷早晚食米一升面五两SKchar八两鱼酒

佐之以此为常亦不服暖药唯以呼吸气昼夜合天度

而巳数数梦见先相公语论如平生岂其人在天仙闲

而老夫定中神游或遇之乎嗟乎安得奇男子如先相

公者一快吾𮌎中哉此帖藏致平家其曽孙简刻诸石

予今年亦七十四歳侄孙偲于长兴得墨本以相示聊

记之云

    城狐社䑕

城狐不灌社䑕不熏谓其所栖穴者得所慿依此古语

也故议论者率指人君左右近习为城狐社䑕予读说

苑所载孟尝君之客曰狐者人之所攻也䑕者人之所

熏也臣未尝见稷狐见攻社鼠见熏何则所托者然也

稷狐之字甚奇且新

    用兵为臣下利

冨公奉使契丹虏主言欲举兵公曰北朝与中国通好

则人主专其利而臣下无所𫉬(⿱艹石)用兵则利归臣下而

人主任其祸故北朝群臣争劝举兵者此皆其自谋非

国计也胜负未可知就使其胜所亡士马群臣当之欤

抑人主当之欤是时语录传于四方⿱⺾⿰𩵋禾明𠃔读至此曰

此一假议论古人有之否东坡年未十歳在傍对曰记

得严安上书云今徇南夷朝夜郎略歳州建城邑深入

匈奴燔其龙城议者美之此人臣之利非天下之长䇿

也正是此意明允以为然予又记魏太武时南边诸将

表称宋人大严将入冦请先其未发逆击之魏公卿皆

以为当崔伯深曰朝廷群臣及西北守将从陛下征伐

西平赫连北破蠕蠕多𫉬美女珍宝南边诸将闻而慕

之亦欲南钞以取资财皆营私计为国生事不可从也

魏主乃止其论亦然

    志文不可冗

东坡为张文定公作墓志铭有答其子厚之一书云志

文路中巳作得太半到此百冗未绝笔计得十日半月

乃成然书大事略小节巳有六千馀字(⿱艹石)纎悉尽书万

字不了古无此例也知之知之盖当时恕之意但欲务

多耳又一帖云志文谒告数日方冩得了谨遣持纳衰

病眼眩辞翰皆不佳不知可用否今志文正本凡七千

一百字铭诗百六十字云予郷士作一列大夫小郡守

行状九千言衢州士人诣阙上书二万言使读之者岂

不厌倦作文者冝戒之坡帖藏梁氏竹斋赵晋臣镌石

于湖南宪司楚观

    赵杀鸣犊

汉书刘辅传谷永等上书曰赵简子杀其大夫鸣犊孔

子临河而还张晏注曰简子欲分晋国故先杀鸣犊又

聘孔子孔子闻其死至河而还也颜师古曰战国䇿说

二人姓名云鸣犊铎犨而史记及古今人表并以为鸣

犊窦犨盖铎犊及窦其声相近故有不同耳今永等

指鸣犊一人不论窦犨也韩退之将归操亦云孔子之

赵闻杀鸣犊作予案今本史记孔子丗家乃以为窦鸣

犊舜华说苑权谋篇云晋有泽鸣犊犨其不同如此

    五帝官天下

汉盖寛饶奏封事引韩氏易传言五帝官天下三王家

天下家以传子官以传贤(⿱艹石)四时之运成功者去坐指

意欲求禅而死故或云自后称天子为官家盖出于此

今丗无韩氏易诸家注释汉书皆无一语惟说苑至公

篇云秦始皇帝既吞天下召群臣议五帝禅贤三王丗

继孰是博士鲍令之对曰天下官则选贤是也天下家

则丗继是也故五帝以天下为官三王以天下为家始

皇帝叹曰吾德出于五帝吾将官天下谁可使代我后

者此说可以为证辄记之以𥙷汉注之缺蒋济万机论

亦有官天下家天下之语

    黄帝李法

汉书胡建传黄帝李法⿱⺾⿰𩵋禾林曰狱官名也天文志左角

李右角将颜师古曰李者法官之号也其书曰李法唐

丗系表李氏自皋陶为尧大理历虞夏商丗丗作此官

以官命族为理氏至纣之时逃难于伊侯之墟食木子

得全遂改理为李氏予案今本汉书天文志𮪍官左角

理乃用理字而史记天官书则为李说苑载胡建事亦

为理法然则理李一也故左传数云行李往来杜预注

曰行李使人也至郑子产与晋盟于平丘则曰行理之

命注亦云行理使人通聘问者其义益明皋陶作大理

传子孙不改迨啇之季几千二百年丗官乆任仓氏库

氏不足道矣表系疑不可信

    抄传文书之误

今代所传文书笔吏不谨至于成行脱漏予在三馆假

𢈔自直𩔖文先以正本㸃检中有数卷皆以后板为前

予令书库整顿然后录之他多𩔖此周益公以⿱⺾⿰𩵋禾魏公

集付太平州镂板亦先为勘校其所作东山长老语录

序云侧定政宗无用所以为用因蹄得兔忘言而后可

言以上一句不明白又与下不对折简来问予忆庄子

曰地非不广且大也人之所用容足尔然而厕足而垫

之致黄泉知无用而后可以言用矣始验侧定政宗当

是厕足致泉正与下文相应四字皆误也因记曽纮所

书陶渊明读山海经诗云形夭无千歳猛志固常在疑

上下文义(⿱艹石)不贯遂取山海经参校则云刑天兽名也

口中好衔干戚而舞乃知是刑天舞干戚故与下句相

应五字皆讹以语友人岑公休晁之道皆抚掌惊叹亟

取所藏本是正之此一节甚𩔖⿱⺾⿰𩵋禾集云

    二十八𪧐

二十八𪧐𪧐音秀(⿱艹石)考其义则止当读如本音尝记前

人有说如此说苑辩物篇曰天之五星运气于五行所

谓𪧐者日月五星之所𪧐也其义昭然

    大观元夕诗

大观𥘉年京师以元夕张灯开宴时再复湟鄯徽宗赋

诗赐群臣其颔聮云午夜笙歌连海峤春风灯火过湟

中席上和者皆莫及开封尹宋乔年不能诗密走介求

援于其客周子雍得句云风生阊阖春来早月到蓬莱

夜未中为时軰所称子雍汝阴人曽受学于陈无巳故

有句法则作文为诗者可无师承乎

    颜鲁公帖

颜鲁公忠义气节史䇿略尽偶阅临汝石刻见一帖云

政可守不可不守吾去歳中言事得罪又不能逆道茍

时为千古罪人也虽贬居逺方终身不耻汝曹当湏谓

吾之志不可不守也此是独赴谪地而与其子孙者无

由考其歳月千载之下使人读之尚可畏而仰也

    文潞公奏除改官制

自熙宁以来士大夫资历之法日趋于坏歳甚一歳乆

而不可复清近年愈甚综核之制未尝能守偶见文潞

公在元祐中任平章军国重事宣仁面谕令具自来除

授官职次序一本进呈公遂具除改旧制节目以奏其

一云吏部选两任亲民有举主升通判通判两任满有

举主升知州军谓之常调知州军有绩效或有举荐名

实相副者特擢升转运使副判官或提㸃刑狱府推判

官谓之出常调转运使有路分轻重逺近之差河北陕

西河东三路为重路歳满多任三司使副或发运使发

运任满亦充三司副使成都路次三路京东西淮南又

其次江东西荆湖两浙又次之二广福建梓利䕫路为

逺小巳上三等路分转运任满或就移近上次等路分

或归任省府判官渐次擢充三路重任内提㸃刑狱则

不拘路分轻重除授潞公所奏乃是治平以前常行今

一切荡然矣京朝官未尝肯两任亲民才为通判便望

州郡至于监司既无轻重远近之间不复以序升擢云

    待制知制诰

庆历七年曾鲁公自脩起居注除天章阁待制时陈

恭公独为相其弟妇王氏冀公孙女曽出也当月旦出

拜恭公迎语之曰六新妇曽三做从官想甚喜应声对

曰三舅荷伯伯提挈极驩喜只是外婆不乐恭公问故

曰外婆见三舅来谢责之曰汝第五人及第当过词掖

想是全废学故朝廷如此处汝㳟公黙然自失后竟改

知制诰盖恭公不由科第不谙典故致受讥于女子而

此女对答之时元未尝往外家也其警慧如此国家故

事修注官次𥙷必知制诰惟赵康靖公以欧阳公位在

下而欲先迁司马公以力辞三字皆除待制其杂压先

后可见云

    裴行俭景阳

裴行俭为定襄道大緫管讨突厥大军次单于北暮巳

立营堑壕既周更命徙营髙冈吏白士安堵不可扰不

听促徙之比夜风雨𭧂至前占营所水深丈馀众莫不

骇叹问何以知之行俭曰自今第如我节制母问我所

以知也案战国䇿云齐韩魏共攻燕楚王使景阳将而

救之暮舎使左右司马各营壁地巳植表景阳怒曰女

所营者水皆至灭表此焉可以舎乃令徙明日大雨山

水大出所营者水皆灭表军吏乃服二事正同而景阳

之事不传

    北人重甘蔗

甘蔗只生于南方北人嗜之而不可得魏太武至彭城

遣人于武陵王处求酒及甘蔗郭汾阳在汾上代宗赐

甘蔗二十条子虚赋所云诸柘巴且诸柘者甘蔗也盖

相如指言楚云夣之物汉郊祀歌泰尊柘浆亦谓取甘

蔗汁以为饮


容斋四笔卷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