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缭子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尉缭子
作者:尉缭 战国

天官

昔梁惠王问尉缭曰:“吾闻黄帝有刑德,可以百战百胜,其有之乎?”尉缭曰:“不然。黄帝所谓刑德者,以刑伐之,以德守之,非世之所谓刑德也。世之所谓刑德者,天官、时日、阴阳、向背者也。黄帝者,人事而已矣。何以言之?

今有城于此,从其东西攻之,不能取;从其南北攻之,不能取。此四者,岂不得顺时乘利者哉?然不能取者,何也?城高池深,兵战备具,谋而守之也。由是观之,天官、时日不若人事也。”

兵谈

量土地肥墝[1]而立邑,建城称地,以城称人,以人称粟。三相称[2],则内可以固守,外可以战胜。战胜于外,备主于内,胜备相用,犹合符节,无异故也。

治兵者,若秘于地,若邃于天,生于无,故关之。大不窕,小不恢,明乎禁舍开塞,民流者亲之。地不任者任之。夫土广而任则国富,民众而制则国治。富治者,民不发轫,甲不出暴,而威制天下。故曰:“兵胜于朝廷。”不暴甲而胜者,主胜也;阵而胜者,将胜也。

兵起,非可以忿也。见胜则兴,不见胜则止。患在百里之内,不起一日之师;患在千里之内,不起一月之师;患在四海之内,不起一岁之师。

将者,上不制于天,下不制于地,中不制于人。宽不可激而怒,清不可事以财。夫心狂、目盲、耳聋,以三悖率人者,难矣。

兵之所及,羊肠亦胜,锯齿亦胜,缘山亦胜,入谷亦胜,方亦胜,员亦胜。重者如山、如林、如江、如河,轻者如炮、如燔、如垣压之,如云覆之,令人聚不得以散,散不得以聚,左不得以右,右不得以左。兵如总木,弩如羊角,人人无不腾陵张胆,绝乎疑虑,堂堂决而去。

制谈

凡兵,制必先定,制先定则士不乱,士不乱则形乃明。金鼓所指,则百人尽斗。陷行乱阵,则千人尽斗。覆军杀将,则万人齐刃。天下莫能当其战矣。

古者,士有什伍,车有偏列,鼓鸣旗麾,先登者未尝非多力国士也,先死者亦未尝非多力国士也。

损敌一人,而损我百人,此资敌而伤甚焉,世将不能禁。征役分军而逃归,或临战自北,则逃伤甚焉,世将不能禁。杀人于百步之外者弓矢也,杀人于五十步之内者矛戟也,将已鼓而士卒相嚣,拗矢折矛抱戟,利后发,战,有此数者,内自败也,世将不能禁。士失什伍,车失偏列,奇兵捐将而走,大众亦走,世将不能禁。夫将能禁此四者,则高山陵之,深水绝之,坚阵犯之。不能禁此四者,犹亡舟楫,绝江河,不可得也。

民非乐死而恶生也,号令明,法制审,故能使之前。明赏于前,决罚于后,是以发能中[3],动则有功。

百人一卒,千人一司马,万人一将,以少诛众,以弱诛强。试听臣言,其术足使三军之众,诛一人无失刑,父不敢舍子,子不敢舍父,况国人乎?

一贼仗剑击于市,万人无不避之者,臣谓:“非一人之独勇,万人皆不肖也”。何则?“必死与必生,固不侔也[4]。”听臣之术,足使三军之众为一死贼,莫当其前,莫随其后,而能独出独入[5]焉。独出独入者,王伯之兵也。

有提九万之众,而天下莫能当者,谁?曰:“桓公也。”有提七万之众,而天下莫敢当者,谁?曰:“吴起也。”有提三万之众,而天下莫敢当者,谁?曰:“武子也。”今天下诸国士所率无不及二十万众者,然不能济功名者,不明乎禁舍开塞也。明其制,一人胜之,则十人亦以胜之也。十人胜之,则百千万人亦以胜之也。故曰:“便吾器用,养吾武勇,发之如鸟击,如赴千仞之谿。”

今国被患者,以重币出聘,以爱子出质,以地界出割,得天下助,卒名为十万,其实不过数万尔。其兵来者,无不谓将者曰:“无为人下,先战。”其实不可得而战也。

量吾境内之民,无伍莫能正矣。经制十万之众,而王必能使之衣吾衣,食吾食。战不胜,守不固者,非吾民之罪,内自致也。天下诸国助我战,犹良骥𫘧耳之𫘝,彼驽马鬐兴角逐,何能绍吾后哉?

吾用天下之用为用,吾制天下之制为制,修吾号令,明吾刑赏,使天下非农所得食,非战无所得爵,使民扬臂争出农、战,而天下无敌矣。故曰:“发号出令,信行国内。”

民言有可以胜敌者,毋许其空言,必试其能战也。

视人之地而有之,分人之民而畜之,必能内有其贤者也。不能内有其贤,而欲有天下,必覆军杀将。如此,虽战胜而国益弱,得地而国益贫,由国中之制弊矣。

战威

夫将之所以战者,民也;民之所以战者,气也。气实则斗,气夺则走。

善用兵者,能夺人而不夺于人。夺者,心之机也。

古率民者,未有不能得其心,而能得其力者也;未有不能得其力,而能致其死者也。

故国必有礼、信、亲、爱之义,而后民以饥易饱[6];国必有孝、慈、廉、耻之俗,而后民以死易生。故古率民者,必先礼信而后爵禄,先廉耻而后刑罚,先亲爱而后律其身焉。

地所以养民也,城所以守地也,战所以守城也。故务耕者,其民不饥;务守者,其地不危;务战者,其城不围。三者,先王之本务也,而兵最急矣。

王国富民,霸国富士,仅存之国富大夫,亡国富仓府,是谓上溢而下漏,故患无所救。故曰:举贤用能,不时日而事利;明法审令,不卜筮而事吉;贵政养劳,不祷祠而得福。故曰: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事。圣人所贵,人事而已矣。

攻权

将帅者,心也;群下者,支节也[7]。其心动以诚,则支节必力;其心动以疑,则支节必背。夫将不心制,卒不节动;虽胜,幸胜也,非攻权也。

夫民无两畏也,畏我侮敌,畏敌侮我。见侮者败,立威者胜。凡将能其道者,吏畏其将也;吏畏其将者,民畏其吏也;民畏其吏者,敌畏其民也。是故,知胜败之道者,必先知畏侮之权。

夫不爱悦其心者,不我用也;不严畏其心者,不我举也。爱在下顺,威在上立;爱故不二,威故不犯。故善将者,爱与威而已。

战不必胜,不可以言战;攻不必拔,不可以言攻。不然,虽刑赏不足信也。信在期前,事在未兆[8],故众已聚不虚散,兵已出不徒归;求敌若求亡子,击敌若救溺人。

凡挟义而战者,贵从我起;争私结怨,贵以不得已。怨结难起,待之贵后。故争必当待之,息必当备之。

权敌审将,而后举兵。

守权

夫守者,不失险者也。守法:城一丈,十人守之,工食不与焉。出者不守,守者不出。一而当十,十而当百,百而当千,千而当万。故为城郭者,非特费于民聚土壤也,诚为守也。

攻者不下十馀万之众,其有必救之军者,则有必守之城;无必救之军者,则无必守之城。若彼城坚而救诚,则愚夫蠢妇无不蔽城尽资血城者。期年之城,守馀于攻者,救馀于守者。若彼城坚而救不诚,则愚夫蠢妇无不守陴而泣下,此人之常情也。遂发其窖廪救抚,则亦不能止矣。

十二陵

威在于不变,惠在于因时,机在于应事,战在于治气,攻在于意表,守在于外饰,无过在于度数,无困在于豫备,慎在于畏小,智在于治大,除害在于敢断,得众在于下人。

悔在于任疑,孽在于屠戮,偏在于多私,不祥在于恶闻己过,不度在于竭民财,不明在于受间,不实在于轻发,固陋在于离贤,祸在于好利,害在于亲小人,亡在于无所守,危在于无号令。

武议

凡兵不攻无过之城,不杀无罪之人。夫杀人之父兄,利人之货财,臣妾人之子女,此皆盗也。故兵者,所以诛暴乱、禁不义也。兵之所加者,农不离其田业,贾不离其肆宅[9],士大夫不离其官府,由其武议在于一人,故兵不血刃,而天下亲焉。

万乘农战,千乘救守[10],百乘事养。农战不外索权,救守不外索助,事养不外索资。夫出不足战、入不足守者,治之以市。市者,所以给战守也。万乘无千乘之助,必有百乘之市。

凡诛赏者,所以明武也。杀一人而三军震者,杀之;赏一人而万人喜者,赏之。杀之贵大,赏之贵小。当杀而虽贵重,必杀之,是刑上究也;赏及牛童马圉[11]者,是赏下流也。夫能刑上究、赏下流,此将之武也。故人主重将。

胜兵似水。夫水,至柔弱者也。然所触,丘陵必为之崩;无异也,性专而触诚也。今以莫邪之利[12],犀兕之坚[13],三军之众,有所奇正,则天下莫当其战矣。

吴起与秦战,舍不平陇亩[14],朴樕盖之[15],以蔽霜露。如此何也?不自高人故也。乞人之死不索尊,竭人之力不责礼。故古者,甲胄之士不拜,示人无以烦也。夫烦人而欲乞其死、竭其力,自古至今,未尝闻矣。将,受命之日,忘其家;张军宿野,忘其亲;援枹而鼓[16],忘其身。吴起临战,左右进剑。起曰:“将专主旗鼓尔。临难决疑,挥兵指刃,此将事也。一剑之任,非将事也。”

吴起与秦战,未合,一夫不胜其勇,前获双首而还。吴起立命斩之。军吏谏曰:“此材士也,不可斩!”起曰:“材士则是矣,非吾令也。”斩之。

原官

贵爵富禄必称,尊卑之体也。

显贵的爵位与富厚的奉禄必须与他的功绩相称,这是建立尊卑关系的基础。

明赏赉[17],严诛责,止奸之术也。

知彼弱者,强之体也。知彼动者,静之决也。

治本

古者,土无肥墝,人无勤惰。古人何得,而今人何失耶?耕有不终亩,织有日断机,而奈何寒饥!盖古治之行,今治之止也。

民相轻佻,则欲心兴,争夺之患起矣。

苍苍之天,莫知其极;霸王之君,谁为法则?往世不可及,来世不可待,能明其世者,谓之天子[18]。所谓天子者,四焉:一曰神明[19],二曰垂光[20],三曰洪叙[21],四曰无敌。此天子之事也。

野物不为牺牲,杂学不为通儒。今说者曰:“百里之海,不能饮一夫;三尺之泉,足止三军渴。”臣谓:“欲生于无度,邪生于无禁。”。

夫禁必以武而成,赏必以文而成。

战权

兵法曰:“千人而成权,万人而成武。权先加人者,敌不力交;武先加人者,敌无威接。”故兵贵先胜于此,则胜彼矣;弗胜于此,则弗胜彼矣。凡我往则彼来,彼来则我往,相为胜败,此战之理然也。

重刑令

使民内重刑,则外轻敌。故先王明制度于前,重威刑于后。刑重则内畏,内畏则外轻矣。

勒卒令

敌在山,缘而从之[22];敌在渊,没而从之[23]。求敌如求亡子,从之无疑,故能败敌而制其命。

夫蚤决[24]先定,若计不先定,虑不蚤决,则进退不定,疑生必败。故正兵贵先,奇兵贵后,或先或后,制敌者也。世将不知法者,专命而行,先击而勇,无不败者也。其举有疑而不疑,其往有信而不信,其致有迟疾而不迟疾。是三者,战之累也。

将令

左、右、中军,皆有分职,若逾分而上请者,死。军无二令;二令者诛,留令者诛,失令者诛。

踵军令

故欲战先安内也。

兵教下

兵有五致:为将忘家,逾垠忘亲,指敌忘身,必死则生,急胜为下。

武王问太公望曰:“吾欲少间[25]而极用人之要[26]”望对曰:“赏如山,罚如谿[27]。太上无过,其次补过。使人无得私语。诸罚而请不罚者,死;诸赏而请不赏者,死。”

凡兴师,必审内外之权,以计其去。兵有备阙[28],粮食有馀不足,校[29]所出入之路,然后兴师伐乱,必能入之。

地大而城小者,必先收其地;城大而地窄者,必先攻其城。地广而人寡者,则绝其厄;地狭而人众者,则筑大堙[30]以临之[31]

兵令上

兵者,凶器逆德;争者,事之末也。王者所以伐暴乱,而定仁义也。战国所以立威侵敌也,弱国所以不能废也。

兵者,以武为栋[32],以文为植[33];以武为表,以文为里;以武为外,以文为内。能审此三者,则知所以胜败矣。武者,所以凌敌分死生也;文者,所以视利害、观安危。武者,所以犯敌也;文者,所以守之也。

专一则胜,离散则败。

卒畏将甚于敌者,战胜;卒畏敌甚于将者,战败。未战,所以知胜败者,固称将于敌也,敌之与将犹权衡焉。

善御敌者,正兵先合,而后扼之,此必胜之术也。

兵令下

百万之众而不战,不如万人之尸;万人而不死,不如百人之鬼。赏罚如日月、信比四时,令严如斧钺[34]、利如干将[35],而士卒有不死用者,未尝之闻也。

注释

  1. 肥墝:墝,贫瘠之地。如〈墨子.亲士〉:“是故,谿陕者速涸,逝浅者速竭,墝埆者其地不育。(贫瘠的土地不能养育草木)”肥墝,肥沃、贫瘠。
  2. 三相称:指地、城、人三者协调平衡。类似的概念又可见于:〈商君书.徕民〉:“地方百里者,山陵处什一,薮泽处什一,谿谷流水处什一,都邑蹊道处什一,恶田处什二,良田处什四,以此食作夫五万,其山陵、薮泽、谿谷可以给其材,都邑蹊道足以处其民,先王制土分民之律也。今秦之地,方千里者五,而谷土不能处二,田数不满百万,其薮泽、谿谷、名山、大川之材物货宝,又不尽为用,此人不称土也。”
  3. 发能中节:节,本意指竹节,引伸有关节、节拍、节奏、枝干连结处之意。古时候以金鼓指挥士卒前进、停止、后退等动作,因此中节意指符合节奏,符合金鼓的节奏即为遵从命令行事,因此中节犹如说达到要求。发能中节,犹如说一发动就达到要求。
  4. 侔:等、均、齐。相侔,相等之意。
  5. 独出独入:犹如说独来独往,引伸有不受制于人的意思。
  6. 以饥易饱:易,替代。全句意指以饥饿替代温饱,犹如说即使饥饿也不在乎!
  7. 支节也:四肢关节啊。
  8. 未兆:兆,征兆。未兆,还没有征兆出现。
  9. 肆宅:肆,市场。宅,住所。肆宅,市场与住所。
  10. 救守:与攻伐为相对的概念,是古代对于战争问题的两大主张之一,另一主张为“偃兵与用兵”。救守,一般指城守之术,既用来自救,也用来援救、帮助其他遭人侵略的国家。
  11. 牛童马圉:牛童,牧牛的孩童。马圉,养马的人。牛童马圉,比喻职位、身份低贱的人。
  12. 莫邪之利:莫邪,宝剑名;与名剑干将为一对,干将为雄剑,莫邪为雌剑。利,锋利。莫邪之利,意指宝剑莫邪般的锋利。
  13. 犀兕之坚:犀,犀牛。兕,独角兽,状似犀牛。犀兕,用犀牛皮做成的盔甲,质地坚硬。犀兕之坚,意指犀牛盔甲般的坚硬。
  14. 不平陇亩:陇,田埂(埂,小土堤。)。亩,田中高起之处。平,铲平。不平陇亩,不铲平田埂。
  15. 朴樕盖之:朴,落叶乔木,叶片呈椭圆形,榆科,产于大陆南部。朴樕,丛生小木。盖,遮盖,在此引伸为屋盖。朴樕盖之,以用小树枝当成屋盖,比喻极简陋。
  16. 援枹而鼓:援,拿着、执持。枹,鼓槌。鼓,古时用以发出前进信号的乐器。援枹而鼓,拿起鼓槌敲鼓。
  17. 明赏赉:赉,赐予。明,光明,引伸有正当、公正的意思。明赏赉,赏赐公正。
  18. 此句武经七书版文本作:“苍苍之天,莫知其极;帝王之君,谁为法则?往世不可及,来世不可待,求己者也。”然而〈银雀山汉墓竹简六韬.十三〉:“大(太)公望曰:“苍苍上天,莫知极。柏(霸)王之君,孰为法则?往者不可及,来者不可侍(待)。能明其世者,胃(谓)之天子。夫汤之伐桀也,非其战□脩(修)也……””且〈吕氏春秋.听言〉:“《周书》曰:“往者不可及,来者不可待,能明其世,谓之天子。”故当今之世,有能分善不善者,其王不难矣。善不善本于利,本于爱,爱利之为道,大矣!”故可知今本误矣!而〈逸周书.文传解〉则载有:“兵强胜人,人强胜天。能制其有者则能制人之有,不能制其有者则人制之。令行禁止,王始也。出一曰神明,出二曰分光,出三曰无适异,出四曰无适与。无适与者亡。”与本文格式相近。由此,又可见《周书》与太公之关系也。
  19. 神明:神圣英明。
  20. 垂光:垂,垂下、垂示。光,〈淮南子.俶真〉注:“光,也。”及〈诗经.韩奕〉郑玄笺:“光,犹荣也。”垂光,犹如说垂示恩泽。
  21. 洪叙:洪,大水,引伸有大的意思。叙,排定顺序、秩序。
  22. 缘而从之:缘,沿着。从,追踪。缘而从之,沿着山路追踪他。
  23. 没而从之:没,沉没。没而从之,沈进水里追踪他。此句与缘而从之都是比喻对敌人应该穷追不舍,使其没有喘息的机会。
  24. 蚤决:蚤,通早字。决,决断、决定。蚤决,早点决断。
  25. 少间:用极少的时间。
  26. 极用人之要:极,尽、穷、究,引伸有穷究、洞悉之意。全句意指,洞悉用人的
  27. 罚如谿:谿,深谷。罚如谿,刑罚如谷一样深,比喻刑罚应极为严厉。
  28. 备阙:备,防备;又有周备之意,所以可与缺对言。阙,通缺字。备阙,防备周全与缺少防备。
  29. 校:比较,勘查。
  30. 大堙:大土山。将土堆堆至与城墙一般高度,以作为辅助攻城之用。
  31. 以临之:临,登临。以临之,用来登临城墙,引伸有有于利我方攻城的意思。
  32. 以武为栋:武,武力,如〈吕氏春秋.不广〉:“用武则以力胜,用文则以德胜。文武尽胜,何敌之不服?”;泛指一切激烈、严格的行为与手段,如威严。栋,栋梁,引伸为支柱之意。全句意指,以武力为支柱。
  33. 以文为植:文,文德;泛指一切和缓、宽容的行为与手段,如仁爱。植,栽种、竖立,引伸有根本、根基之意。全句意指,以文德为根基。
  34. 严如斧钺:斧钺,古时将帅出征之时,君主会于祖庙中举行授权仪式,君主将斧钺授予将帅,象征将权柄、权力交到将帅手中,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仪式。引伸之,斧钺便有了非常严肃的特质。严如斧钺,意指如授予斧钺仪式般的严肃,或用引伸意,如斧钺般的严肃。
  35. 利如干将:利,锋利。干将,宝剑名;与宝剑莫邪为一对,干将为雄剑,莫邪为雌剑。利如干将,锋利如宝剑干将一般。引伸指命令的执行过程顺畅无碍有如挥舞利剑砍斩般不可阻挡!
  ↑返回顶部  
PD-icon.svg 本先秦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