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通志 (四库全书本)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山东通志 舆图

  山东通志序
  虞书禹贡志之所由昉也山泽方物壤赋川涂约举数言体要已具逮夫周礼踵事加详保章氏视分星职方氏辨邦国地形掌之司险户口纪之司民大司徒以天下土地之图周知地域广轮之数辨其山林川泽邱陵坟衍原隰之名物而四方之志则外史有専属焉后世图经志记彷此而撰大者志九服小者志一方虽详略不同而多识博闻有裨政治其义一也昔者列国有史自孔子修春秋而笔削褒讥义系天子遂不得复以鲁名自后齐记齐乘诸书各抒所言仅备此邦之掌故山东之有通志自前明嘉靖朝始帙简义略粗有规模我
  国朝正域四方徳洽寰宇康熙甲寅
  诏修大清一统志而山东通志縁是再辑扩前志什之三
  四亦既秩然可观矣我
  世宗宪皇帝御极之七年复
  诏增修一统志及各省通志承乏二东实襄斯举爰访延名宿次第采釐会东省郡邑屡有分置疆域既易条𩔖亦更改订再三至雍正乙卯九月方得付梓恭遇我
  皇上绍登大宝布恺绥猷表正万邦修和百度东省地
  聨
  畿辅被化独先前此黄河清于单曹庆云灿于尼泗苍麟诞育一见于巨野再见于宁阳
  世徳燕贻夙徴
  嘉应而悉于是编志之猗欤盛哉此千载一时之会也全志三十六巻有沿有创有订有増缕晰条分期于克臻醇备而于此窃有思焉通志体例自星野至杂记可以观天文察地理饬人官叙物曲考之各省大略相符而较以山东尤称特异观夫巡方之典首重岱宗崇圣之仪独隆
  阙里黄河如带藉保障于金堤青社维垣靖烟氛于玉海漕运扼襟喉之要兵防控水陆之冲政礼所闗至殷至巨令则逺稽曩制旁摭遗规敬扬
  谟烈之庥式表显承之美普
  声教于东渐广率俾于海隅以之昭示来兹永永无极直与虞书周礼辉映后先岂他志之所得而颉颃者哉不揣弇陋谨拜手而为之序
  峕
  乾隆元年岁次丙辰三月中浣
  巡抚山东等处地方督理营田兼理军务都察院右都御史岳浚谨题





  山东通志
  表

  题为钦奉
  上谕纂修省志成稿谨奉
  表上
  进者等诚惶诚恐稽首顿首
  上言伏以
  帝宇庆同风十二山河先北共
  皇舆征讫教三千礼乐首东渐
  出震秉图青令应车书之盛
  乘干锡极赤虹埀简册之光勤采辑于禹迹尧封萃识方之世掌广搜罗于东山泗水彚太史之新陈敬次函封恭呈
  宸鉴窃惟画州区井蟠木已隶于轩图敷土开疆蒲姑不遗于禹鼎奎芒适占分野象启文明日驭先出
  提封光同临照岱推五岳之长中峙而号天孙海为百谷之王左卫而环地轴金泥玉检刻石必推乎七十二家胙土苴茅赐履独隆于千八百国是以汉置十三州以后济别阴阳唐分十五道以还河称南北莫不兼黒坟之胜地称赤县之雄都若夫记载相承简编渐益六经传注已有明徴诸子艺文皆堪节取晏谟所撰曽专盐铁之乡李朏所陈亦属环镅之俗阮叙之南兖作纪张建章渤海有书或积久遗亡岂必文存鲁壁或驰情荒诞未免语𩔖齐东故知稽古必慎传疑信今乃克埀后恭遇我
  皇上
  世徳作求
  孝思维则
  埀衣裳而致治
  道统三才
  位天地以成能
  功调四序
  阐图书则载籍极博文运昭黄玉之功
  一寰宇则声教覃敷嘉气应碧霞之上斟寻故址麟游告瑞已先时季崱名区
  鳯诏颁恩尤近
  日钦惟
  世宗宪皇帝
  大文光被
  至道诞登
  焜耀四遐既观天而复察地
  经营八㝢以作圣而开述明爰
  简禁近诸臣纂修巨典遂
  敕封疆大吏各辑志书于是前抚臣岳浚初任全编计七载以襄事继因分郡易四稿而成函敬弁
  王言与云彩日华而并丽更详
  圣绪本金声玉振以相宣昊迹农都治既隆于皇古尧祠舜井事且核于中天载溯典章则有虞韶周礼复详篇什实兼鲁颂齐风岂惟不使灵光亦墟抑且常表明堂有位葢五帝咸备其迹而千圣独集其成此固文献之源而人物之薮也然则尽其𩔖必湏郑侨博物括其全尤贵齐浣知今玉粒岁输则八百里必经之漕渠启闭皆埀善术漆丝时异则十三载乃同之贡赋因革已立良模学校久兴匪仅击毂成帷之旧农桑屡劝不闻带牛佩犊之风至于仙源之榱桷维新制已增于前古琅邪之壁垒初建镇复重于当年职官视昔而有加佩鱼符以分治畛域较前而更析错犬牙以异形用是巻帙宁繁引其不发词华弥富补所未曽必使视旧䇿而益详了如指掌集众思以备美灿若列眉然后足以审立政之经而定宜民之要夙惭桐马复愧筱骖亦思任昉校雠难学张华该洽虽景春秋之笔岂同东国之书恐传已亥之词或𩔖西河之简精勤庀事固摭采有人早夜鸠工期雕镌无误尚俟酉阳之访仰祈
  乙览之勤伏愿
  羲画益新
  尧文丕焕
  衡持金鉴彚
  皇图于一统之隆
  笔恊丹书加
  睿藻于
  万几之暇蒲轮徴求夙学不上封禅之章玺书宠报循良逺胜神仙之使将见成全璧以昭典则自东方为寄推之南方为象西方为鞮北方为译而执玉帛者万重庆完车以大训行由太平之仁合乎丹穴之智太䝉之信空同之武而仰星云于亿世矣等无任瞻
  天仰
  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奉
  表随
  进以
  闻











  山东通志职名
  总裁
  ︵字位过密 无法显示︶       岳 浚
  ︵字位过密 无法显示︶       法 敏
  提调
  山东等处承宣布政使司布政使孙国玺
  ︵字位过密 无法显示︶      孙兰芬
  山东等处承宣布政使司布政使郑禅宝
  监理
  山东等处提刑按察使司按察使唐绥祖
  山东等处提刑按察使司按察使呉 骞
  山东等处提刑按察使司按察使黄叔琳
  总理通省粮储道布政 司叅议广寿
  分守济东泰武等处兼理通省驿传道布政司叅议张体仁分 巡登莱青道按察司副使刘 柏
  分巡 登莱青道按察司副使董自超
  分巡登莱青道按察司副使  包 括
  分巡兖沂曹道按察司副使  万国宣
  分巡兖沂曹道按察司副使  李梅賔
  总理山东通省河道按察司副使王鸿勲
  ︵字位过密 无法显示︶  杨𢎞俊
  恊理
  济  南  府  知  府杨在魁
  济  南  府  知  府程开业
  兖  州  府  知  府沈斯厚
  东  昌  府  知  府卢 焯
  东  昌  府  知  府汪会正
  东  昌  府  知  府程世绥
  东  昌  府  知  府徐立御
  署 青 州  府  知 府罗 仪
  青  州  府  知  府童 藩
  登  州  府  知  府于 斐
  登  州  府  知  府陈留武
  莱  州  府  知  府刘鹤龄
  莱  州  府  知  府范 灿
  莱  州  府  知  府严有禧
  武  定  府  知  府张文炳
  沂  州  府  知  府叶 旉
  泰  安  府  知  府梅 枚
  曹  州  府  知  府呉谦鋕
  采辑
  原 任 翰 林 院 检  讨杜 诏原 任 翰 林 院 检  讨蒋继轼原 任 济 阳 县 知  县郎作霖
  候   选    知   县任𢎞业䝉  阴  县   知  县张之浚荷  泽  县   知  县井共洵东  阿  县   知  县金 鸿荣  成  县  知  县罗克昌
  乐  安  县  知  县高𢎞缉
  江南扬州府如皋县学岁贡 生顾 瀛
  分校
  江 南 己 酉 科 举 人潘永季
  浙 江 己 酉 科 举 人王文郁
  江南 泰州拔贡试 用知 县呉 翀
  江南 巢县拔贡试用 知 县黄 云
  浙江绍兴府山阴县儒学廪膳生员丁大阜浙江绍兴 府山阴县 儒 士王益寛
  济 南 府 学 拔 贡 生刘五寛
  武定府霑化县儒学廪膳生 员呉继震
  督梓
  山东都转运盐使司同知濵乐分司缪 焕历  城  县  知  县王国正
  冠   县    知  县陈 统
  招  逺  县  知   县刘育杰
  陵   县    知   县刘 璝
  单   县    知   县杨士凝
  费   县    知   县陈 汉
  试   用    知   县贾 槐
  濵   州    州   判汤廷英邹  平  县  县   丞陈兆扬泰  安  县  县   丞张廷瑚
  绘事
  江南常州 府武进县监  生陈 政
  兖 州 府 峄 县 典 史郑崑玙





  山东通志凡例
  一曰叙志目 河洛开奇龟龙献瑞天地之大志存乎其中矣然而戴履肩足必有序焉箕畴之衍亦本于此兹奉
  纶綍而辑方舆之要典昭
  谟烈而大一统之成规则
  王言其首重矣况体国经野以及民依物爱凡志中所
  敷陈者无一不经
  数圣人之裁成辅相而积累涵濡以至今日也首以典谟是为训行之始于是仰观于天俯察于地考之于古证之于今星野建置一方枢轴所由定也厥土既辨墉壑是营申画郊圻以慎封守此城池疆域之所以继而作也名山大川在封域之内者有会朝之势焉地形天险作屏翰之寄者有固圉之道焉凡此皆古来圣帝明王与贤人君子过化而存神者也山川之后继以形胜圻封之后继以古迹其所系于治乱兴衰者诚不少也我
  圣祖仁皇帝勤民逺驾爰止邹鲁之乡
  巡狩本于虞书
  访道先于
  阙里东方礼乐生民未有固四国之所推崇而域中之所出拔者矣
  阙里一志猗欤盛哉夫物盛不可不养故以田赋继之盐法则田赋中之利用也有养不可不教故以学校继之选举则学校中之人材也有文事者必有武备故受之以兵防徳之流行速于置邮而传命故受之以驿递河漕海疆政之大者考其源流详其制度揽清晏之休风何一非扬扢
  王灵之赫濯也哉夫然后崇徳报功则稽其秩祀入疆观政则纪其桥梁从欲以治则正其风俗任土锡贡则登其物产百执事靖共尔位无旷庶官攸跻攸宁庶几顾名而思义职官公署连𩔖而及之
  安其居所以敬其事也况舆人之诵有斐之诗闻风而起论世有人皆出于好恶之公而辉映后先之辙者代不乏人也宦绩而后次以人物并列女仙释方伎而天不爱道地不爱宝海岱精华具萃于此矣物必有所归也陵墓其有遐思乎五行其递嬗也灾祥其思修省乎古人不可作也经籍其抱陈迹乎而后以艺文终焉琐尾绪馀委之杂记𬗟怀往昔昭示来兹鼓吹休明咏歌风雅门𩔖各殊经纬则一凡为巻三十有六附见者八共二百馀万言此通志之序也
  二曰正字体 讳名之典原属臣子尊君亲上之意然必字闗原庙而又奉有令典乃为遵道遵路之治近见各州邑志载凡创修自
  本朝者率多不经之避忌如以彛代夷以鲁代虏以翟迪代狄人自为书家自为说各行其意之所是而罔知适从然以彛为夷犹曰同音借用至以鲁为虏则音岐而韵亦异翟迪与狄与姓相混在作者实为有意之步趋而观者往往多无心之沿误帝虎之辨实难以意逆志者也我
  皇上洪天地之量掲日月之明大哉
  王言颁为
  谟训钦尊
  圣祖仁皇帝庙讳上字从元下字从晔又钦定
  先师孔子圣讳字则以邱音则从期至我
  皇上御名惟本字遵避其馀同音减笔概弛其禁而犹
  廓
  大公之至论明无外之规模以民间避忌夷虏等字指为大不敬真可以抉千古之屯䝉而祝艺林之一面书生载笔何幸如之今志内一切从前避忌俱为改正钦惟
  皇上御名上字以印代下字以征代音韵从同字体画一稍存敬慎之意以严咫尺之义云尔故表而出
  之使览者自有会心勿致疑于金根之或异也
  三曰谨书法 夫志以传信先贵释疑盖必作者无他岐之见而后观者有引伸之助故书法必有一定之例也然例亦自有不同有省文以就例者有变文以起例者故一志有一志之例不必同于他志他志亦自有一例不必泥于一志始之
  典谟终之艺文无所用例也如建置城池疆域山川形胜古迹田赋学校驿递秩祀桥梁风俗公署列女陵墓等以分府为例者也而分府之中有以府领县者必其所志皆同而以府统县名有所尊也有以县并府者必其所志皆异而为府为县各丽其实也如选举宦绩人物仙释方伎五行等以时代为例者也而亦有仍用分府之例者必其人其事或显于此而泯于彼所重在一郡一邑则仍系之一郡一邑此所谓省文以就例者也星野圻封
  巡狩
  阙里盐法兵防河漕海疆职官经籍等则变文以起例者也盖其节目甚繁其经历各异有此郡所有而彼郡所无则分府既不可或昔时所无而今日所有则分代亦不可于是撮其纲领别其条目有古可援者则援古以证今无古可援与有古可援而不必援者则就今以言今亦不必泥于古于一志之中各自为例此所谓变文以起例者也要之各就其事各分其体于各志不同之中自有一定之例而书法之详略异同乃可得而言矣
  四曰审详略 东省通志于今三修其目较旧志为减而实增其敷言较旧志为繁而实约盖旧志有不应详而详者如宦绩人物并各传是也有不应略而略者如山川古迹田赋兵防及漕河等志是也夫三代以上之人物事功见于四书五经者夫人而知之矣天下必无不读四书五经之人而专读通志者如止求观通志而未尝见四书五经纵极捜罗彼亦茫然不晓而旧志乃以四书三传中季文孟献史鱼蘧瑗诸人㸃缀三代之人物名宦是所谓挂一而漏万也今孔门弟子另详阙里其志宦绩人物皆从汉始凡列国名卿士夫苐于经传中求之志不具载盖丰功伟烈实繁有徒非如帝迹侯封之可以约略数也载而不备毋宁缺而不载此则旧志之所详而今从略者也至于山川则有脉络之可循古迹则有沿革之可考田赋则登耗随乎时盈虚酌乎数积必期其可散施必谋其可乆兵防则因事而设险思患而豫防河漕则今昔之创修不同工役之先后有叙凡此皆体国经野之规模虽极纎悉皆成具体此而不志其志维何此而不详又乌乎用吾详者且山东为环海要区胶莱旧为运道废兴成败灼然可观而海疆一志旧志阙如今特补辑则又不特彼略而此详且此有而彼无矣他如修城修学修公署修亭台旧志有则必书且累累不一而今颇为区别凡城池学校虽曰有司之责而留心者少故踵事增华必予之以表靖共之一节至居室之善游观之美彼自为筦簟之计宁跻之谋创则必书修可不载此则详略之中又自有详而略焉者非无意于其间也
  五曰别异同 详略之审已定而同异之辨又有违众而独立者如旧志有圣贤而无阙里又以雅乐另为一志彼固谓阙里自有专志也殊不知东省之异于他省者正以其为圣人之乡而我
  朝
  列圣之崇儒重道又高出于汉晋唐宋元明之上则彚辑一志似不可少惟以礼乐𭬚□其中正不必以雅乐另为一志也此与旧志似异而实同者也至于人物一志则旧志实多可议者嘉靖志分六府为六巻则一国之善士亦同于一乡其所推之量不广然地以人重不过稍存拘墟之见尔至康熙甲寅志则六府人物之外又分隠逸孝义儒林文苑诸名色岂以隠逸为非人物乎又岂以孝义为人物外另一标榜乎抑人物内竟无孝义者乎至于雕龙绣虎艺苑峥嵘立言之重次于功徳儒林文苑何所分别即有本末轻重之见亦不可谓非人物也夫四科之目十哲并崇七十二子之徒身通六艺若非阙里另为一志势必屈颜闵为隠逸进游夏于林苑也谓之人物定评几何不与马迁之货殖游侠同其不伦也哉夫人物之分门别𩔖例起汉书厥后唐宋操觚之家奉为成式此在国史则可非通志可效之颦也今上自两汉以迄于今以时为先后而叙之使后之尚论者于诵读之下自具心𮌎各出手眼正不必过为区别以滋拟议也此人物一志其人同其事同而书法之似同而异者以此
  六曰信古而择 语云择之不精则说之不详通志所取材于古者大约什居六七然而信古之难也纪载所传惟六经无可拟议子史所言辄湏采择子多寓言失之诬史多深文失之凿而况文人学士偶不及检相沿䝉昧诬者愈诬凿者且安其故矣如呉门白马之诞妄出于祖庭广记而泰山之上遂有越观峰因越观而周观秦观相因而起跖为盗于东陵展禽之弟也禽食邑柳下在僖公二十六年是时孔子未生焉得与展氏弟兄往来问答尸子矫诬之谈荒诞已极而章邱乃有柳将军墓登其传于志旧志仍之此不当择而去之乎至于阳货则事见鲁论春秋其人其迹无可疑者然而货乃鲁之盗也于盗而取之薰□同器矣乃一坏之土与尼防并列可不锄其非𩔖乎凡此皆旧志所择焉而未精者也他如五大夫松之为爵级无字碑之是汉而非秦先喆已有成言不敢剿为己说也随志辨明概难枚举择善而从讵敢自附于知之次也哉
  七曰随俗而迁 麻冕而纯俭则可从也猎较而祭众不可违也盖无闗纲纪之大则因革损益之宜虽破觚为方亦时势所不免志中今昔异名前后异辙者指不胜屈然相沿成习猝难遽改则亦不得不仍之以徇一时之耳目兹凡一名一物一邱一壑之微不具论如小清河之为济水故道自宋熙宁以后乃行漯渎而后有大小清河之名历城以东为小清河为古济历城以北为漯渎为今之大清河自济行漯渎之后大清之流日盛小清之流日微而日淤至明成化间有言小清发源于泺水者矣因金刘豫曾𨗳泺东行而遂谓此刘豫所开也至今日则小清河又源于章邱之獭水矣因獭水见在奔流横溢而小清其首受也盖就目前之形势而论之则观者易晓听者易受此古河而被以今名不得泥古以变今也至如九河故道湮塞已乆先儒聚讼终无确指然居今稽古必以近古之言为可据谈川流者桑经郦注即指南也乃今则以笃马为马颊矣以漯水为徒骇矣徒骇之上流不五十里又名鬲津矣其下流不百里又名钩盘矣邑志各自不同而折𠂻迄无定论今将以古河之名改而易之则敷奏既有成言章程已非一日虽桑郦不能起大禹而证之于今日也庄岳虽专其能敌众楚人之咻也哉此不得不比而同之者俭也吾从众也然涤源之要重在利害之有无而不在称名之今古则以今河而被以古名亦无不可但后世博雅君子不能无鹿马之嫌为前人罪也故今昔之辨于水志独详而随俗改移之故如斯二水者可𩔖推之矣
  八曰正讹而传信 沿袭之误自古有之然明知其误而沿袭之则又不可旧志所载颇多纰戾其无闗𦂳要者不具论论其大者如尧陵现在曹濮间历代史书可证成阳灵迹尚存明初秩祀于东平者仍元之旧也夫礼失而求之野有司不能救正而学士大夫更从而附和之则巍焕文章不及二陵风雨矣齐梁二萧乃南服之雄兰陵即今武进也乃误为沂峄之兰陵而尊为帝迹与高阳少昊弁冕东邦人则杰矣恐非地之灵也又何怪乎琅邪王氏东莱吕氏因其祖父而及其子孙罗而致之论世之谓何此等讹谬俱已随志辨明釐而改正非好辨也亦就其心力之所知而已又其甚者如以今日之济阳目为唐宋之济阳而山川易位矣以复旧之新泰疑为两设之新泰而建置游移矣此固非亲历其境不能真知而灼见之也他如无闗𦂳要者如安民亭不夜亭等乃王莾改县为亭即古之乡亭也而旧志尽以台榭目之列于宫室此千百世之周郎皆欲起而顾之者也既已刋其三豕何容更置一喙
  九曰阙疑以慎言 郭公夏五春秋所书虽以大圣人笔削尚难慎如此故史之阙文三代之直道也东省相沿误谬已约略言之矣至有明知其似是而不敢妄为异说者如舜耕之历山载籍所书睹纪非一河东无论矣即以东省而论一在曹濮一在济南凡诸冯负夏河濵雷泽各有其证山各有庙庙各有井即事命名处处无异近又郯费之间因妫亭山而疑漏泽为雷泽彰于邑志然景仰圣贤不得云过彼此互见存以备考此博物所原谅者也又如夏后氏斟灌斟𬩽莱潍等处确有遗迹而汉书与杜注则主平寿路史与竹书又主巩洛汤居于亳尹耕于莘不待他求者而今滕县有汤陵有尹墓或又以北亳南亳解之至历城之南山有太甲陵章邱有赫胥氏陵昌邑有仓颉墓濮阳为帝邱则既闻之矣而聊城之东亦有颛顼墓然此犹可以世逺年湮为解至七十二子则阙里有志主鬯有人而闵子之墓有二冉子之墓有三曾子之墓有二又宋之蕉花孝女定陶有其墓表长清有其祠庙胶州又有其里居𩔖而推之中都之即为平陆縁陵之即为营邱此等疑义辨之难正之亦不易也然圣贤过化存仁原在人心目间则无妨以似者为真故各本所见而两存之其亦郭公夏五之义云尔









  钦定四库全书    史部十一
  山东通志目录     地理𩔖三都会郡县之属巻一
  典谟
  巻二
  星野
  巻三
  建置
  巻四
  城池
  巻五
  疆域
  巻六
  山川
  巻七
  形胜
  巻八
  圻封
  巻九
  古迹
  巻十
  巡狩
  巻十一
  阙里
  巻十二
  田赋
  巻十三
  盐法
  巻十四
  学校
  巻十五
  选举
  巻十六
  兵防
  巻十七
  驿递
  巻十八
  河防
  巻十九
  漕运
  巻二十
  海疆
  巻二十一
  秩祀
  巻二十二
  桥梁
  巻二十三
  风俗
  巻二十四
  物产
  巻二十五
  职官
  巻二十六
  公署
  巻二十七
  宦绩
  巻二十八
  人物
  巻二十九
  列女
  巻三十
  仙释
  巻三十一
  方伎
  巻三十二
  陵墓
  巻三十三
  五行
  巻三十四
  经籍
  巻三十五
  艺文
  巻三十六
  杂记
  等谨案山东通志三十六巻
  国朝巡抚山东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岳浚等撰初明嘉靖中山东巡按御史方逺宣始属副使陆钺等创修通志四十巻为目五十有二附目十
  本朝康熙十二年巡抚张鳯仪布政使施天裔因旧本修辑増巻二十为目三十附目八大抵仍旧者什之八九新添什之一二而已此本乃雍正间岳浚奉
  诏重修延检讨杜诏等开局排纂以乾隆元年始告成而后任巡抚法敏为之表进者也中间体例于旧志多有改革如宦绩人物旧志于列国卿大夫缕载无遗此则以经传所有者概从刋削而断自汉始又田赋兵防旧志疏略不具运道海疆则并阙如此本悉为补辑又人物之外旧志别分隠逸孝义儒术文苑诸名目此则悉从删削而以人物一门概之又如以北兰陵为南兰陵以今之济阳为唐宋之济阳以复旧之新泰为两设之新泰皆沿讹之尤甚者志中均为辨明于考证颇为有禆焉乾隆四十六年五月恭校上
  总纂官纪昀陆锡熊孙士毅
  总 校 官陆 费 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