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南逸史/第009回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岭南逸史
◀上一回 第九回 三请兵激怒督府 两招魂瞒脱梅英 下一回▶


  诗曰:

罗旁有五花,遇者无其家。
一朝石鼓渊渊动,将军弃甲民咨嗟。
嘉桂有女何英俊,矢灭此贼完忠顺。
惜尔嫉功妒宠臣,沮挠大计真汶汶。
可怜痛哭流涕人,不眠特地恨难平。
感得风流在罗口,临江挥涕不胜情。
山路崎岖险且滑,瘴烟入夜迷寒月。
蛇成两头喷毒霉,遭者肤指自坠裂。
恨深不觉履艰危,万丈牂牁自飞越。

  且说李公主大败回来,点视人马,三停折了一停,又损大将两员、女将两员、裨将三十馀员,军资器械丧失无数。李公主放声大哭,命人塑逢玉像于都贝大王侧,塑苻离、冯力木像于左席,塑杨翩翩、许玉英像于右廊。亲自披麻挂孝,扯起白旗一面,向西招魂祭奠,感动得一军皆哭。祭毕,覆命人就庙门外搭起醮台,延僧追荐,超度亡者,朝晚亲至坛上拈香。又亲至死者之家抚慰赠恤,备极缱绻。人感其德,故虽经丧败之后,人心悦服,不见其挫失也。

  过了几时,令人请苻雄、邓彪二将到后寨,礼毕坐下,公主向邓彪泣道:“天马贼徒死吾黄郎,殒我大将,奴与他势不两立,望叔父看都贝大王面上为奴画计,以泄此恨!”说毕,掩面而泣。邓彪道:“报仇之事,今有未可遽言者三:军士疮痍未起,丧亡未补,一未可言;府库空竭,军资残缺,二未可言;末将原说欲征罗旁非三十万人不可,今吴督府已调任播州征杨应龙去了,署督印者乃我之对头缩朒也,请兵必不许,此三未可言也。公主但如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十年生聚,十年教训,待士马精强,粮草充足,又有贤明督府到来,然后请兵助战,吾兵前行,官兵后继,分据要害,遏其奔逸,则天马不难平,黄郎之仇不难报也。若今日诚非末将所能谋也。”公主道:“奴每一念及贼徒,心痛如割,若必如叔父之言,迟之又久,奴其就木矣,安能泄此恨乎!”说毕,以足顿地,抚胸大恸。苻雄道:“既公主如此,且使人多赍金帛,到缩朒处试请如何?彼乃贪鄙之夫,或者贪吾金帛,肯出兵相助,也来可知。”公主道:“奴有玉带一围,价值千金,情愿献于缩朒,望舅父为奴修书前去,倘得应允死亦瞑目!”二将只得出来,修成亲启,著赵信连夜赶到军门投献,并上嘉启。缩朒取书看道:

嘉桂山金花公主李某叩禀大人麾下,为恳发大军征剿罗旁,以除民害,以靖地方事:
罗旁梅贼盘据万山,残州毁县,掳掠平人,敲肌吸髓,二十馀年,民心惶惶,眠不安席。今年五月,摘奴夫黄逢玉,强招贼女,奴夫矢死不辱,惨加捶楚,置之土牢,绝食而死。似此凶顽,非早为扑灭,必至蔓延,为祸不小。伏望大人发军剿杀,奴率本部愿为前驱,倘得扫清妖气,罗旁之民幸甚,奴等亦幸甚云云。

  缩朒看毕,勃然大怒,把书扯为粉碎,掷之于地道:“尔自要为夫报仇,却借百姓名色来此放屁!朝廷官兵可是与尔报私仇的么?”吩咐左右把下书人赶出去,赵信被赶出来,气得目瞠口呆,只得收了礼物回转嘉桂,禀复公主。公主道:“缩朒不肯发兵,难道满城官府都无一个仗义救民、忠心为国的?将军还当备礼到各衙门恳求,转请缩朒。”赵信不好别得公主的意思,只得备了十来副厚礼,又到三司巡抚各衙门打点。各官受了贿赂,约齐到军门,婉转代李公主恳请。缩朒只是不允道:“列位先生受了李贼婢礼物,不好意思,可自去招些人马助他报仇,本部堂却受了朝廷礼物,决不敢又把他军马当做人事去换人家的礼物!”说毕,把手一拱,退进后堂去了。众官被缩朒冷了数句,满面羞惭,退回衙中,也不敢受李公主礼物,依原交还,赵信带了回来禀复。公主见缩朒苦苦不肯相助,日夜涕泣,饮食俱废,卧病不起。

  苻雄见此光景,暗自思道:“昔申包胥往秦请兵,秦主不肯发兵,包胥痛哭庭中,声彻殿陛,三日不止,泪尽继之以血,遂感动秦人发兵复楚。今公主忧愤如此,我等何敢自爱其生,不为公主一解其忧也!今莫若也学包胥,到军门哭请,或者感动缩朒,也未可知!”想定主意,来对公主道:“望公主宽怀,末将当亲至军门哭求,或者缩朒怜末将一点忠诚,肯发兵相助,也可少解公主之忧。”公主闻言大喜道:“望舅父善言恳之,奴当恭听佳音!”苻雄遂辞公主来至军门,传禀请见。缩朒拒之不见,苻雄遂伏军门放声大哭。左右大惊,执住喝道:“这是什么所在,容得尔这个野瑶在此啼啼哭哭!”苻雄道:“朝廷设兵原以卫民,民既不安,设兵何用?我主志除民害,兴兵讨贼,众寡不敢,为敌所败。督府大人拥着重兵坐视不救,今来请兵又三请不发,意欲何为?”说毕,放声大哭,众兵鞭捶俱下,苻雄愈打愈哭,惊动缩朒,问外面为何喧嚷?左右把苻雄言语禀上,缩朒大怒,喝令拿进来,不由分说,把棋子在案上一拍,喝教打!可怜苻雄被众兵擒翻在地,打了三十棍,打得皮开肉绽,丢在辕门外。随行军士忙来背至寓所,赎帖杖疮膏药帖了疮口,雇轿回山。公主接着,几乎气死,众将皆怒,齐声道:“愿公主兴兵,打破省城,斩了缩朒,再往天马报仇!”邓彪道:“今日之辱,苻将军自取之也!孔子云:‘不可与言而与之言,失言’。缩肭是个残刻小人,彼恨公主荔坡之辱,就苏、张复生也未说得他动!况当今之世而欲行起古人的事来,在军门吵吵闹闹,那得不打!公主必急欲报仇,待末将设个计来,必须令他们来求我方可!”公主道:“计将安出?”邓彪道:“今可使细作到越城、德庆,一路布散流言,说天马山大王要来争取省城,然后东取惠、潮,西取雷、廉,以图尉佗之业,在山中日夜操练,不久就有兵戈之祸了。百姓闻之,必然惊慌,信息传入省城,那些官兵是没用的,闻著五花贼名儿也胆战心惊,今闻要来争省城,不怕他不来求我们,先发制他哩!但此计不可狂急,只宜缓缓而行,方不至被他识破。”公主到此,也无可奈何,只得忍着一肚皮子气,且听他们缓缓做事。正是:

且将一寸心,容此万斛愁。

  今且按下李公主不表,且表逢玉在天马山,终日求梅小姐放他下山,会了张、李二小姐,归家安慰父母,再来与小姐相处。梅小姐道:“残冬时候,海风正紧,望郎再住几时,待过了残冬,行也未迟。如今梅花正发,妾与郎君且到轩中小酌数杯。”说毕,挽了逢玉手走到寨后一个小轩中坐下。此时正是小春天气,看那梅时,疏疏的已开了数枝在那里。逢玉看了梅花,归思愈切,愁思愈浓,正合著侯夫人两句:

庭花对我有怜意,先露枝头一点春。

  梅小姐命左右排上宴来,与逢玉饮了数杯,偷眼看逢玉,意殊索漠。梅小姐心中不乐,低着头在那里弄裙带儿。侍女中有一个名唤玉箫者,性最聪慧,善解人意,见他两个饮得冷淡,便走上前来凑趣道:“奴婢无甚孝敬姑爷小姐,且唱只歌儿与姑爷小姐听听好么?”梅小姐点头,玉箫遂敲动牙板,如莺啼燕咤的唱出一只歌来道:

妹相思,不作风流到几时,只见风吹花落地,那见风吹花上枝。

  梅小姐听了,抬起头来嘻嘻的笑道:“恁般有趣,是尔做的么?”玉箫笑道:“污耳!”梅小姐命赏酒一杯,玉箫接酒在手,笑吟吟捧至逢玉面前道:“姑爷未饮,奴婢安敢先饮!”逢玉道:“小姐赏尔的,自然该尔先饮。”玉箫道:“请姑爷小姐各饮一杯,奴婢奉陪。”说毕,取壶向小姐面前也斟上一杯,又另斟一杯取来,恭恭敬敬立向二人,一饮而尽。小姐道:“尔再能唱一只恁样好的,我与姑爷也就饮尔这杯酒。”玉箫闻言,敲动牙板,悠悠扬扬又唱出一只来道:

大头竹笋作三哑,敢好后生冒好花,敢好早禾冒入米,敢好攀枝冒晾花。

  逢玉看玉箫生得细小白皙,长发垂肩,已有三分怜他,又听他唱得清婉浏亮,纡徐有情,句句打合到自己身上,不觉微微而笑。梅小姐看见大喜,忙向头上拔下一枝金钱摇来,赏他道:“姑爷自到山来不曾一笑,尔今一歌能令姑爷怡然,不可不重赏。”玉箫也不来接,只憨憨的笑道:“俚歌污耳,怎敢受此重赏,但求姑爷小姐饮干了酒,奴还有一只,一并献丑。”逢玉真个饮了,玉箫复曼节长声而往而复的唱道: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君不知兮妾心苦,妾心苦兮向谁诉?

  玉箫每唱一句,故迟其声,作悲酸之态,凄婉之音真个如怨如慕、如泣如诉,引得梅小姐倒在逢玉怀中呜呜咽咽哭将起来。逢玉取巾与梅小姐拭泪道:“小姐过爱小生,小生岂有不知?但欲使小生弃旧恋新,则私心窃以为不可耳。”玉箫复笑嘻嘻唱道:

黄蜂细小螫人痛,油麻细小炒仁香。
敢好娘儿郎不爱,郎心敢是铁心肠!

  引得逢玉小姐一齐笑起来。三人正唱得入港,忽走进一个女兵跪下禀道:“大王回山了。”梅小姐起身吩咐玉箫道:“尔陪姑爷缓饮几杯,我去接了大王就来。”又向逢玉道:“郎君多饮几杯,妾去就来。”逢玉道:“小姐自便,小生酒已有了。”梅小姐辞了逢玉,出至前寨。梅英同诸葛同,杀退嘉桂人马,收兵回山,已至寨中,见小姐到来,二人出位迎接,叙礼坐下。

  诸葛同拱手道:“小姐恭喜,李公主已完结了!”因复称赞道:“李公主可谓能得士矣!深入险地,如在阱中,犹杀我士卒五万、大将两员,若非不才临机应变,奇出不穷,几乎失手。”梅小姐起身致谢道:“难为军师了。只是如今还是说与黄郎知道好,还是不说好?”诸葛同道:“此事不才筹之熟矣!小姐与大王都不好说,待明日如此如此,他若有甚说话,尔每都推在不才身上,大王与小姐方可转舵。”梅小姐道:“军师妙策,曲尽人情。”说毕别回。

  次日,诸葛同著人请梅英与逢玉至寨燕饮。梅英道:“怎么又承军师美意?”诸葛同道:“姑爷到山,不才尚不曾尽得主道。今日无事,特屈大王到来,陪姑爷畅饮几杯。”逢玉起谢,三人传杯弄盏。饮至半酣,诸葛同擎杯向逢玉道:“姑爷饮此一杯,不才有句话儿禀上,望姑爷见谅。”逢玉接酒道:“军师但说。”诸葛同道:“姑爷与我家小姐成婚,不知那个多嘴的说与嘉桂山李公主知道了,李公主大怒,兴兵到此,声声要取姑爷首级回去,不才怪他不逊,略施小计,把他人马杀得抱头鼠窜而去,李公主被乱马踏死在罗旁口鸦髻山下,今敢启知。”逢玉闻言,把手中酒杯落在地下,呆了一会道:“此事真么?”诸葛同道:“那有不真!”回顾左右:“取割下袍袖来与姑爷看。”一头说,一头就把袍袖递过来。逢玉接来一看,血染满一幅红锦袍袖,果是李公主的,逢玉大叫一声昏绝于地,左右急忙扶住。少顷苏醒过来,放声大哭,见壁上挂著一口剑,奋前取下,拔在手中道:“公主为我而死,我何以生为!”把剑望喉中便刎,左右急忙夺住,诸葛同一道烟走了。

  梅英向逢玉跪下道:“这都是军师不是,望姐夫看孤姐弟面上少息雷霆之怒。”逢玉那里听他,正嚷间,梅小姐哭了出来,把诸葛同海骂了一回,与梅英各挽著一只手,扯了回来,梅英又慰解一回辞去。逢玉明知他们设局害了我那公主,可怜公主是个多情多义女子,今日为着我,抛尸原野,死于非命,悲风泣露,情何以堪!愈思愈哭,愈哭愈想,想到惨切,便捶胸顿足,以头撞地而哭,真欲如“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一日,五鼓起来,修了两封诀别书,秘密封好。天明,叫人寻了黄汉到来,暗地嘱咐道:“这书两封,一封与张小姐,一封与我父母的,尔须藏好。吾死之后,他留尔无益,便可归去,须为我寄谢张太公与张小姐,幸自爱,今生负约,来生当效犬马以报!”黄汉惊泣道:“相公何为出此言?”逢玉道:“此贼残虐生民,朝廷不久必来扑灭。我久处贼中,若不早死,必至贻累父母,一也;此山层峰叠嶂,路径盘折,而贼巢又星罗棋布,若不早死而思逃窜,必被拿获受辱出丑,二也;李公主忠贞节义,为我而亡,而我乃与贼人同食共枕,食其食,衣其礼,贪生苟免,则李公主非贼杀之也,直逢玉杀之耳!此吾之不可不死者三也。言止此矣!尔如有爱主之诚,当成主之义,全主之名,无相阻也!”黄汉闻言,叩首涕泣,佯领诺出来,把上两事隐过不言,只将感李公主之情不忍独生这一段话,密地著人通知梅小姐。小姐闻言大惊道:“然则奴欲私郎反杀郎矣!”急问左右姑爷安在?左右道:“前头哭向山后去了!”梅小姐忙毁妆跣足,步至山后。见逢玉取一幅白纸条,写个魂幡儿道:

故妻金花李公主之魂

  向东插住,取办香撮土为坛,招魂哭拜毕,取幡焚化,撩衣踊身,正要向危崖跳去,梅小姐到来,一把抱住大哭道:“郎!妾知罪矣!郎如肯恕妾无知,妾愿塑公主像,终身奉祀,以忏罪过!郎若不肯恕妾,郎不必死,乞请斩妾,与公主报仇可也!”言毕大恸。逢玉见此情状,眉头一耸,计上心来道:“尔要我恕尔么,除非同我到鸦髻山收公主尸骸,以礼殡葬,延僧超度他则可。不然,吾惟有索公主于九泉已耳,安能同尔妒妇一日居乎!”梅小姐道:“愿从郎命。”逢玉道:“前在土山所约三事,转瞬食言,瑶人多诈,吾岂能复信尔耶?”梅小姐闻言,向东跪下,指著那轮红日道:“妾若食言,有如皎日!”逢玉见他立矢,方才见了,与他走下山来。左右进人参粥,小姐接来亲用玉匙调和,奉至逢玉面前道:“郎君三日不食矣!望郎勉进一匙。”逢玉以手推开道:“吾喉中嗌塞,食不下去。”梅小姐挨近身边道:“望郎强进一匙。”逢玉凭几不答,梅小姐置盏案上,凭几垂首于侧。逢玉偶回转头来,猛见他惶惶不胜情,一时过意不去道:“小姐梳妆。”梅小姐道:“郎不爱命,贱妾何以妆为!”言毕泣下。逢玉勉强走至案前,取起粥来吃了数匙,梅小姐方命左右取绣墩来,坐在逢玉膝前,使玉箫理发梳妆。传命裨将:“选五百军士,星夜到鸦髻山,搭起草棚三间,礼生鼓乐、祭仪棺衾、工匠人等,俱要整备,我明日同姑爷到来殡葬公主,毋得违误,取罪非轻!”裨将领命前去。

  次早,梅英进来,与逢玉见礼毕,向梅小姐道:“闻姐夫要到鸦髻山殡葬公主,待弟同去,庶可相帮行事。”梅小姐应诺,梅英遂挽了逢玉手,出至前寨。用饭毕,一齐上马,前呼后拥,望鸦髻山来。到了山下,进至棚中,军士已把许玉英尸首抹净,改换冠袍,安置棺中,面上覆以红锦,耑候逢玉到来,看了盖棺。逢玉看见,三步作一步走至尸边,掀开红锦,见头面毁烂已不可复认,此时也顾不得臭秽,伏在尸上,就如孔夫子见了麒麟一般,放声大哭,哭到情极,便把头向尸上乱触。梅英忙来扶住,扯在一边,左右急忙盖上棺盖,逢玉犹呼天抢她的哭哩!正是:

圣人哭道,时人哭色,用情不同,伤心则一。

  梅英劝道:“死者不可复生,姐夫还当保重贵体,料理公主为是。”裨将进来禀道:“公主吉宅当在何处?乞大王示下,以便兴工造筑。”逢玉道:“必须择一善地,使异日不为道路、不为城郭、不为耕犁所及、洪水所冲的所在方好。”梅英遂挽逢玉手道:“孤与姐夫亲去踏看何如?”逢玉遂起身,与梅英上马,由鸦髻、荔窝一路看来,都云不吉,直看至大箭山口,指著锦石,佯为不识道:“那山是么所在?”梅英道:“此乃锦石山也。”逢玉道:“那山花草至冬不凋,必是个旺气所在,就与大王到彼一看何如?”梅英要顺逢玉的意思,忙应道:“好。”遂渡过南江,登锦石山来。见正西一面江水环绕,群峰拱照,逢玉道:“此处龙回虎抱,足称吉地,就此罢。”梅英举目细看,果然风藏水聚,点头道:“姐夫眼力不差!”就命军士移营在山上扎住,开圹兴工。不三日,筑起巍然一座大坟,迎许玉英棺枢到来,择吉安葬,逢玉又取白布一匹,写起一竿长幡,向鸦髻山招魂,引至墓所,举哀祭奠,梅英亦拈香礼拜,祭毕,颁祭肉于军士,就坟前烫起酒来,大碗酒大块肉欢呼畅饮,直至更尽才撤席就寝。众军士连日辛苦,夜来又多吃了几碗酒,各各齁齁睡去,鼻声如雷。将近三更,逢玉想道:“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悄悄起来,轻轻步出营外,一步步摸下山来,也顾不得荆榛乱石,茅深月黑,拣著小路缘江而走。走过三四个石山,心中慌迫,不提防露湿藓滑,扑咚咚一声,跌下牂牁江里去了。正是: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未知生死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醉园评:不极写公主悲哀,逼不起诸将开解。不极写逢玉情切,逼不起招魂而逃。欲垂故缩,是书法秘诀,亦即是行文秘诀。

  谢菊园曰:文写到尽头处,是极险之笔。如逢玉已婚二山,则二山终当必合,但写夭马写到可痛可恨,已走入死巷里去,试思下回如何转合?妙在伏下黄汉不带去,尤妙在伏下缩朒打苻雄,使苻雄怀恨,为下文黄汉策应,遂使负荆一回山回路转,曲折皆成平地。

◀上一回 下一回▶
岭南逸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