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巡抚金公神道碑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广西巡抚金公神道碑
作者:袁枚 清朝
本作品收录于《小仓山房文集

乾隆元年春,枚起居叔父于广西巡抚金公幕下,见公。公奇枚状貌,命为诗,大异之。当是时,天子诏举博学鸿词之士,四方举者,每疏累数人,多老师宿儒。公独专为一奏,称某年二十一岁,贤才通明,羽仪景运,应此选克称,语多溢美。天下骇然,想见其人。广西自高爵以下至于流外,惊来问讯。亡何,枚报罢,公亦以事去官。后二年,枚乞假归娶,拜公于安肃。会日暮,天大雪,公闻其至也,喜曳杖走出,及门,迎且笑曰:“果然翰林耶?”枚再拜,公答拜。命入见夫人。

五年枚再入都。公之两子来曰:“珽玉、振玉等不孝,不能延先君之年。今先君薨,葬有日矣。惟贞石之未书,翰林其铭先君哉!”枚乃泣而言曰:“公仕宦垂三十年,盛业若干,枚与两郎君俱年少,知之难,文之尤难。虽然,就所闻以光幽宫,翰林事也,亦门生志也。不敢任,亦不敢辞。”谨按:

公讳𫟹,字震方,一字德山。祖友胜,本姓金,袭明金带指挥,世居山东登州。流贼破城,友胜死之。存三岁儿名延祚。太夫人余氏将死,属诸侧室赵氏曰:“守节,经也;存孤,权也。我行经,汝行权。”赵氏泣而颔之,挈儿至辽阳,转适郭氏。既长,从本朝入燕,历任工部侍郎,生公。及公贵,始复姓。

公通《易》理,善兵法,为粤西布政使。奏州县向例虽有繁简两调,而于所治处分析未备,则人地难相宜。请分冲、繁、疲、难四条,许督抚量才奏请。上嘉纳焉。今直省所行自公始。西隆州八达寨苗反,公讨平之。奏免泗城六年旧税。以汛兵少,粤土芜不治,乃行屯田法,设都司官驻柳州,与民牛,招之耕,教之技勇。每名给水田十亩,公田一;旱田三十亩,公田二。存公田租于社仓。行之期年,粤莱田万馀。

于是天下人皆曰:公以一广昌知县莅任五年,蒙世宗皇帝擢太原知府。才三年,迁广西按察使。才一月,迁布政使。才三月,迁巡抚。今入粤者望气葱葱然,政行民和,大异畴昔。然则世宗非用人之骤也,其知人之深也。

公之自太原入觐也,方廷议耗羡归公,公奏不可。世宗不悦,曰:“朕已定养廉矣。汝在官私官乎?”公叩头曰:“臣非为官游说也。从来财在上,不如财在下。州县为亲民之官,宁使留其有馀。养廉者,养其家,使知廉耻也。家有大小,所定数讵能胥足?一遇公事,动致?张。皇上之意,岂不曰凡是官办,皆许开除正供。但从司院案覆,以至户部,层层隔阂,报销甚难。从此,州县恐多苟且之政。皇上意在必行,臣请养廉外,多增公费,或存县,或存司,仿北宋留州之法,庶于事有济。”会左都御史沈近思持论与公合,世宗乃敕山西巡抚核公费章程。巡抚希上意,定数较他省为优。

公抚广西九年,今上登极,召补刑部侍郎。治行时,印券借司库千金,后任巡抚杨超曾劾之,罢职杂治。居月馀,杨捃摭不已,上怒曰:“朕以金𫟹抚粤久,恐有他故,故置之狱。今杨超曾数来奏,皆极细事,是金𫟹平日无可奏也。免𫟹罪,以所借银赐之。”即日宁公于家。五年春甍。甍后,天子念公贤,授河南布政使。吏部以为公存也,文书下其家,叩门不应。邻一叟出曰:“公亡三月矣。”乃奏明收诏。呜呼!罪之雪也,雪之者必有人,而公以加挤而得脱;黜而起也,起之者必有人,而公以身死而得官。然则公之孤直与天子之明圣,可以见矣!

性仁俭而静,置古锺一枚,击之以招僮竖,侍者闻锺声始往。遣人至大同买妾,询为宦家女,厚其资归之。尝谓云贵总督鄂公尔泰曰:“改土归流,非计也,异日当思我言。”

公享年六十有三,先娶缴氏,再娶陈氏,俱诰封夫人。铭曰:

得一少年,荐于皇天。我愧贾后,公居吴先。公之勋庸,寰海所知。漓水汤汤,我初见之。牙旗雨收,南衙昼长。每接从官,窃窥帘旁。口毕王事,诵我文章。行止仪状,琐屑夸张。办装非过,借禄非货。受彼贱扯,甘兹折挫。天子有恩,用公之魂。豫民泣涕,待公不至。偻指平生,第一知己。岂图报公,如是而止!呜呼苍天,使我如此!我心匪石,坠于泉底。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