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村先生大全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一百九十五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百九十四 后村先生大全集 卷第一百九十五
宋 刘克庄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赐砚堂钞本
卷第一百九十六

后村先生大全集卷之一百九十五

 墓志铭

   门人显文阁直学士朝议大夫洪天锡撰

后村先生刘公讳克庄字潜夫莆田人也莆有二刘

先生著作讳夙正字讳翔以言论风节闻天下憸士

畏其铓锷同时名胜俱位下风号隆干第一流人著

作生吏部侍郎赠少师讳弥正以民庸国功为嘉定

名法从公以侍郎为父著作为王父母方氏林氏鲁

魏国夫人幼颖异出语惊人书过目辄成诵为文未

尝起草弱冠以词赋魁胄监用门功𥙷将仕郎主靖

安簿录事真州诸公争出我门下白事维扬清献崔

公喜曰吾晚得二士子华与君也说欲罗致李公梦

 制置江淮辟书先上遂为升阃所得军书徼笔一

时传诵㑹幕府谋进取公持论不合自请岳祠桂阃

以凖遣足其考时南岳藁油幕笺奏𥘉出家有其书

叶公正则评公诗许以大将旗鼓赵公履常称公散

语与水心不相上下侍郎定谥朱子曰文天下称当

忠简傅公闻议状出公手𭔃声愿交诸老多折軰行

方是时公自视长吉牧之未知梦得义山何如耳既

改秩宰建阳益铲崛奇就平实文忠真公里居公以

师事讲学问政一变至道崇风教表儒先如古循吏

𥙷赈籴仓五千斛真公记之陈公肤仲为赋于𫇭于

去来四十年父老迎送如一日闻公讣有越境来哭

者相乡民也通判潮州群憸组织诗案牵连及公主

管仙都祠起倅庐陵未赴端平改纪召赴堂审真公

帅闽以机幕辟除将作监簿兼𠫵议官府事一委重

焉真公以版书召公奉魏国还里乞解随司有旨以

匠簿造朝进宗正簿真公薨于位公乞朝假会葬不

许除枢宻院编修官兼权侍右郎官时郑乔并相上

意浸移公轮对言服天下莫若公合失之私镇天下

莫若重今失之轻陛下受命于天柄臣掠功于巳因

私天位遂德柄臣因德柄臣遂疏同气杨谢贵胄聨

翩华途沂荣鱼轩融泄广内南阳近亲侵夺贫细郡

国不敢问北司贵臣慿恃恩宠风宪不敢劾非私与

大臣忧谗畏讥有狼䟦之嗟厌事避权动鱼羹之与

依违肺腑之间道有所屈浮沉官寺之际志不得行

以匹夫横议而变政以走卒偶语而易令非轻与又

曰孝宗之于秀邸待本生之法也宣仁之于高氏待

外家之法也高宗之于张去为刘婕妤待奄嬖之法

也赵普谏幽燕之役寇凖决澶渊之䇿重臣处邉事

之法也韩琦之逐任守忠陈俊卿之去曽觌大臣处

近习之法也贴黄言霅川之事出于迫胁向者止议

其罪不原其情近者虽复其爵未雪其枉陛下何不

下尺纸之䛇曰故王有东海王强宁王宪之志不幸

遭变朕于同气友爱素隆前日缴驳论列之人宜伏

江充苏文之诛德立辨诬则四海之心悦矣厚礼改

葬则九原之憾释矣次言柄臣浊乱天下久矣塈春

知孝反易纲常变邪正而元气壊国脉损善相裂弃

险要削薄本根而弱𫝑成柄臣与其徒攫取陛下之

富贵而去独留大敝极壊之朝纲巳开难合之邉衅

骄冗不可简稽之兵穷极不可变通之楮䧟溺不可

挽回之风俗以遗陛下陛下不幸而当之诸贤不量

力而就之遂使陛下疑君子之无效意小人之有才

独不思宣靖之祸蔡京为之也虏骑长驱京已窜责

乃自言有御狄之䇿犹幸当时不惑其言使京复用

则国亡久矣此陛下商监也疏出物论浩然归重文

靖魏公清献游公相与撃节王公去非读而叹曰不

意二刘之后有此佳作知公不专以文名也时有锡

第表郎之传吴舎人泳忌公轧已遂以其弟昌裔䟽

罢主玉局观知漳州改宜春到郡仅数月御史蒋岘

首倡邪说劾公及忠惠方公实之王公皆言故王者

人以三贤同传为荣文清李公相辟提举广东常平

SKchar公寛荷箬严篚苞节SKchar计市牛千头助邉屯捐

例卷置田二百亩赒南官之不幸者召赴行在御史

金渊诬公自拟清望寝召命明年除侍右郎官又以

濮斗南疏寝范杜同相起江东提刑劾贪守籍㸃胥

𥙷信州预借一年狱案千纸一阅尽得其情号才吏

者自以为不及除将作监范内忌公进华文阁因任

㳺公独相以太府少卿召入对三札其一曰嵩之以

借助灭残金为战以厚币奉倴盏为和以清野蹙国

为守实未尝𢧐实未尝和实不能守而自负和𢧐守

之功迭执和𢧐守之𫞐若非天去其疾它日必贻宗

社之忧又言陛下实有退小人之功而虚受思小人

之谤今庙谟暌异邪党揶揄洛蜀分朋而𫝑逐韩曽

争柄而京相臣实未知所终次言陛下待群臣至厚

记善忘过收采不遗其间尚有迹逺而孤昔壮今老

愿𭣣之于霜降水涸之馀盖指前言故王同传者三

言使事以恤贫民处流民为最急贴黄以母老乞归

养上曰知卿丈名有史学即颁锡第之命兼任脩纂

公未退宸翰已至刘某可特赐同进士出身除秘书

少监令与尤焴同任史事寻兼崇政殿说书公累辞

不许转对言国本未建中外寒心献议者曰宜早定

沮议者曰宜少待陛下尝求其情乎建威立顺黄门

常侍之谋也埋璧于庭以群公子卜巴姫之意也诿

曰人主家事李𪟝林甫之言也国家大事而与左右

邪謟之人谋之鲜不为所摇者宜仿嘉祐绍兴故事

别其名称自侄为子以繋人望上为感动嵩之既免

䘮御笔守本官职致仕公奏嵩之有无父之罪四无

君之罪七前朝宰臣沈该落大观文致仕叶颙守本

官奉祠嵩之忠孝有𧇾乞寝罢职名只守永国公致

仕且援綦崇礼草秦桧罢制乞坐下罪名著之训词

以昭国法上遣中使宣谕公执愈坚又与给舍同上

缴奏且力丐祠竟夺嵩之除职之命殿中御史章琰

犹以奏审咎公改直宝文阁知漳州辞郑相再当国

陞龙图阁除宗正少卿辞改秘阁修撰福建提刑建

台甫及一月丁魏国忧禫制未终除秘书监服阕造

朝兼太常少卿直学士院对疏首言端平之失在于

施行锐周防疏除擢骤然端平之政或可改也端平

之心不可改也今之议君相者或以戚畹或以掖庭

或以賔客或以子弟道路皆曰君相厌之臣以为不

然惟圣主可以责难惟贤相可以责备贴黄以建储

退见丞相乞起复潘凯呉燧以奖直言大咈相意进

故事言本朝名相惟杜衍能却内降衍在相位三阅

月耳小臣能以去就虽大事可论大臣能以去就为

轻虽内降可却相愈不乐又言京尹征利已甚汉算

缗钱下逮末作唐为宫市害及樵夫麟趾之泽息虿

尾之谤兴与诉于上公六上祠请再乞挂冠皆不

允迁起居舎人兼侍讲嵩之经营复出事有萌芽公

直前言陛下𭧽语群臣以为其人决不复用天地祖

宗实闻斯言今都人讹𫝊曰落致仕矣建督府矣又

曰嵩之以御椠示人矣又曰陛下戒其勿脩怨矣臣

知陛下万无此事设或有之此误不少彼以埓国之

富震主之威缪饰不情之恭顺阴懐非常之忿毒外

岂可以付之寸钱内岂可以假之寸权乎又言赵范

欲图唐邓唐邓不可得而𬃷阳先失安随郢复均房

之境皆为丘墟赵彦呐欲图秦巩秦巩不可得而剑

闗不守五十四城尽成涂炭外重而无以御内轻而

无以守上皆SKchar答察官郑发𮗚望论公疏不付外除

右丈殿修撰知建宁府兼副SKchar郑愤前疏不行再论

寝公新命复职提举明道宫景定庚申魏公入相公

方拜疏引年除秘书监又除起居郎兼中书舍人面

对言国以危惧存以佚乐亡臣愿陛下毋忘胡马饮

江时大臣毋忘入峡时毋忘汉阳舟中与白鹿矶时

因言永乐失而赵卨吕公著之言见思澶渊归而陈

彭年王钦若之谀𫉬售寇凖能赞亲征而不能不傅

㑹天书王旦能致太平而不能諌东封西祀次言脏

吏可惩奚问名胜玉音劳问卿爱君忧国至老不衰

所以欲得相见除权兵部侍郎兼中书舍人兼直学

士院又兼史馆同修撰前一日中使传宣索公近作

公录辛亥以后诗赋记序题跋诗话二十六卷以进

翌日宸翰赐公曰卿风姿沉𮟏天韵崇豅今观所进

近作赋典䴡而诗新记腴赡而序简古片言只字据

经按史谓非有禆缉熙顾问可乎先儒有言学富醇

儒雅辞华哲匠能非卿不足以语此真儒臣希阔之

遇也俄除兵部侍郎兼职仍旧逾年权工部尚书兼

侍读厉文翁移金陵李桂台察公皆奏寝其命史岩

之李曽伯宻图起废公言罪大罚轻丁大全贬死公

乞斥其奥主内诇者指巨珰也身兼两制词头填委

而论事不休淫雨有疏大水有疏拯饥有疏捐御庄

以助和籴核冗牒以恤死事各有疏又有五管见焉

每奏动数千言恳切至到异乎以文字发身者屡乞

纳禄御笔覧卿来奏求退甚勇词垣经幄方资文儒

辅情甚真难夺雅志特除宝章阁学士知建宁府赐

玉柄宝箑御制五言诗书其上侑以金币香茗异礼

也师相赋诗赠行从官饮别道山堂公御制诗韵以

送人比之二疏归里之眀年遂致其事进焕章阁学

士今上即位之四年慨念先朝遗老特陞龙图阁学

士仍旧致仕结裹全人君相实赐之也公前后四立

朝惟景定及二年端平一年有半馀仅数月游相最

笃旧不能乆其留郑相最怜才竟不合而去退之所

谓谤与名随公殆似之初郑相在端平号能收拾善

𩔖淳祐再相有患失心遂厌人言公去国久犹以端

平望之不知者曰君子亦党乎二豸相之仇也宗尹

相之私也祁公居位三月相所讳闻也公阴讽顕规

连挂盛怒岂阿其所好哉无人细考后尊尧此公自

咏皆实语也彼才名相轧者方揽一世虚誉公独恃

九重为知己炫才者忌之媒名者争之其不理于口

也固宜水心有言结知流俗者多得誉结知人主者

易见毁何独公哉葢棺事定毁与誉俱泯矣而寝郎

一疏掖垣累奏至今读之足以増伦纪之重折奸雄

之萌凛凛犹有生气也公早负盛名晚掌书命每一

制下人人𫝊冩号真舍人穆陵尤重公文凡大诏令

必曰非刘某不可逹官显人欲铭先世勲徳必托公

文以传江湖士友为四六及五七言往往祖后村氏

于是前后续新四集二百卷流布海内岿然为一代

宗工文岂能自传哉要必有为之本者过江号大家

数无虑六七公求其文章气节上寿全名指不多屈

惟周文忠杨文节与公而三皆纳禄于𩔰融乞身于

强健公晚不幸目眚巳在告老数年之后贤于漏尽

不休拖绅方请远矣咸淳五年正月二十九日以疾

薨于里第前数夕有大星陨公𥨊(“爿”换为“丬”)后斯文所闗不偶

然也年八十有三阶正议大夫爵莆田县开国伯食

邑九百戸要石塘林氏嘉定清白吏直宝章阁瑑之

女妇德女仪为九族式先公殁四十二年赠淑人子

男三人强甫朝奉郎三省架阁添差通判福州明甫

奉议𭅺通判邵武军山甫承奉郎监福州岭口盐仓

女一人适故通直郎知惠安县陈琰孙男八人沂修

职郎闽县主簿涣洙将 京选泽奏汶履瀵锦绚尚

幼女五人其二嫁承奉郎监岭口盐仓方广翁修职

郎浦城主簿方公权馀未笄穆陵尝赐宸奎四大字

公以后村扁所居之堂以樗庵扁徐潭精舍其年十

二月十九日诸孤奉柩葬于徐潭之原公自卜也遗

奏上君相嗟悼赠银青光禄大夫赐谥将颁强甫以

书来曰先公易名子所请也铭不可以它属天锡衰

病荒落何敢辱我先生昔皇甫湜铭昌黎之墓曰死

能令我躬不随世磨灭者惟子噫斯言过矣退之岂

以皇甫湜不磨灭耶令诸老凋零及门之士尚不少

竟使湜以铭公也夫乌呼铭曰

 北亭三世雪锦机有虹连卷饮墨池吐为金鳯尤

 瑰奇清朝有道跄来仪玉堂之盛青琐扉𬒳服宝

 璐佩明玑五色缫绘重瞳衣直为骨干忠肝脾世

 所赏好推琚词穆陵在天公骑箕巫阳下招我西

 悲帝成玉楼属笔谁天上不独人间希千年有人

 谁待之岂无过者酌芳菲下马来读墓陵碑






后村先生大全集卷之一百九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