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村先生大全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一百六十一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百六十 后村先生大全集 卷第一百六十一
宋 刘克庄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赐砚堂钞本
卷第一百六十二

后村先生大全集卷之一百六十一

 墓志铭

   野塘赵处士

余晚起家为词臣赵君庆龙自淮左捧檄入都请予

铭其先君子野塘处士之墓余已耄昏又禁中书诏

顷委诺之而未暇也既而余告耄还山岁中淮左之

使再以书至且赍粮以待曰必得铭乃归余不敢以

衰𢢑辞赵氏南渡𥘉自郑州管城避地信州之玉山

县居焉处士讳遂字景初扵学士公讳督为五世祖

于龙图公讳旸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为高王父学士以吕汲公荐入馆龙

圆坐与陈了翁善谪舂陵为靖康右正言扵赠承议

郎讳泽为曽王父扵沅州通守讳涣为王父扵直秘

阁章泉先生讳藩为父妣孺人俞氏邢氏少传家学

又负笈千里南岳麓东䴡泽以寻张氏之绪从岷隐

戴公受春秋晚益单洽尊闻行知非(⿱艹石)世儒书痴𫝊

癖而巳章泉先生高节闻天下春秋髙卧坚不出然

四方之士从者如云处士左右承迎凡可以娱亲享

賔者倾家无吝色先生寝疾处士巳华皓尝薬举秩

执䘮送终哀动行路骨见衣表朝廷以先生参辞聘

召晋直木天法当泽子处士嫡长也叹曰先人逃名

敢因以为利乎力辞改命承务郎致仕亦不敢拜也

即所居之侧绵蕝数SKchar扁曰野处书院又为小圃扁

曰东囿秀岩李公榜其堂曰企踈谓公父子不减二

踈处士落笔语妙篇什流𫝊然未尝存槁其自咏有

云诗乎颠次必扵是酒也湏㬰不可离杂之章泉集

中无辨也为人内端介而外和易早交名流晚殿诸

老清谈修谨独坚悍不衰将终旬浃无所苦觉体倦

家人具浴敛议丧葬命易箦正寝而逝生扵绍兴壬

午七月十四日卒于淳祐丙午六月十九日年八十

五明年丁未二月丙申葬于招善乡叶家坞之原配

俞氏先夫人之侄徽守湍石先生讳毕之曽孙三男

庆曽迪功郎泉州徳化尉次庆庆章乙酉贡士

皆前卒次庆龙见迪功郎泰州节制司凖备差遣一

女适起居舍人故韩祥孙男女各八人自古王侯将

相多如麻粟惟𨓜民高士虽帝王盛世不过巢许夷

齐軰数人厥后有为羔雁动色猿鹤惊恐者故谢公

有小草之侮藏用有随驾之嘲常秩有听鸡之刺非

素隐之难而终隐之难也(⿱艹石)夫父抗节扵前子继志

扵后余考前载得三人焉汉徐稚晋戴逵本朝魏野

而巳三士所立固高稚子登华歆欲见不诣扵公用

交群不应汉末盗贼敬之不犯其里逵子勃亦高尚

以散骑常侍徴不至野子闲与仲先齐名时人有父

子少微星之句非身隐之难而世隐之难也以古凖

余处士真章泉先生之子矣铭曰 子铭季札不过

十字野塘之铭稍觉词费谁𫝊𨓜民有考扵是

   雷母宜人王氏

宜人王氏故京西安抚司干辨公事赠某官雷君讳

某之妻朝奉大夫直宝谟阁浙西路提㸃刑狱宜中

之母生扵淳熙丙辛正月没扵宝祐丁巳八月八日

年八十二𥘉封孺人累赠宜人明年二月丁巳葬扵

抚州临川县明贤乡之桐原距夫三里而近世四子

长安中前卒次宏中次宝谟公次宪中一女适余彦

堪孙男女(⿱艹石)干人葬后七年宝谟公贻书莆田刘某

曰吾母平生可纪者众不肖孤不胜书今笔其大者

为家𫝊以请吾子其论述之将刻诸宰上以昭余哀

按宜人始祖讳威北平王讳处直之㓜子广明𥘉首

倡义剿巢复京者王兄处存也终义武节度使扵郜

弗克绍北平王代领其军后为养子都所篡威北走

契丹事见五代史既而自北还南至豫章豊城之城

头里居焉至乾淳佑间益蕃而大族多名士以理学参

扣诸老文笔角逐时髦者相望也宜人曽祖讳昌祖

讳頥父讳梦颜字安国素英迈与宝谟公大父某官

讳某为笔砚友故宜人嫔子雷夫家自高曽世 学

无赀产家朴素无(⿰钅义)泽宜人逮事两世翁始尽孝极

敬虽井臼箕帚庖人饪纺织皆服其劳无陨𫉬故夫

子得嚢萤映雪不以家衡虑贤郎得担簦负笈不以

贫辍学始雷氏一门皆士服俄而相踵由乡赋奉

对登膴仕而宝谟公遂为丁未胪唱第二人𥘉掌

南书记今丞相贾公方建闻俸外时有台馈以助亲

釡稍𥙿矣子通朝籍禋霈该封向荣矣傍𮗚歆羡

人终无忧容宝谟公儿时尝曰厨无宿舂盍稍治生

乎宜人曰汝但读书此非汝事后守南康一日命工

欲稍治首餙叱曰吾平生不识珠子死勿以此累我

用一小木梳四十年属纩以二箧命宝谟公启寻木

合内耳环子曰以此殓我其归时物也篚内惟鐡木

薬器数件耳宜人一生固穷视里之富者(⿱艹石)凂𡛸族

子弟谨厚者亟请奖愿其成立轻俊者辄颦蹙日吾

忧之未足喜也自七秩后有嗽疾久寝剧在南康

逾岁起居甚适夏五忽呼宝谟公至曰见儿子作太

守矣好归去休宝谟公忍泪曰母何为出此言曰汝

勿哭我亦不忍弃汝但死生常理也又告家人曰湏

少凉涉秋嗽大作旋愈然寝不复兴八月六日问侍

疾老婢汝何许得肉曰今日𥙊社惊曰凉矣微有笑

容宝谟公曰母快活耶曰自然又揺手曰勿哭但常

思吾言莫恋好官越二日昧爽终扵郡治昔春秋谓

母以子贵诗美容服之盛孟子辨前士后大夫前三

𪔂后五𪔂之异以宜人𮗚之子伦魁生儿不慰意欤

身命妇𧰼服不委佗矣禄二千石肥耳轻暖不足扵

口体欤而宜人所以持家奉已敛首足形与赁舂辟

纑时不少改度盖春秋之所贵诗人之所美孟子之

所异皆不足以汨其灵台有学大夫之所难者至

扵治命一语凛然有滂母之风矣𥘉宝谟公为诸生

数举幡论大事及丹墀空臆空言省闼署事十反气

节愈劲三立朝不数月𧼈去非恋好官者而母训之

SKchar如此乌乎可敬也巳铭曰自志其母惟桞欧阳

柳无足云欧母不忘夫人家传可𥙷彤史乌呼贤㢤

此母此子

   夫人宗氏

宗夫人婺之义乌人开封尹忠简公之四世孙衢州

通判䕫之曽孙隐居膺之孙平川居士行之之女赠

某大夫东阳王君师伋之妻幼䏻诵内则说语孟平

川君奇之秋赋适与大夫聫席爱其秀整挥翰如飞

出语不凡女焉大夫素倜傥未尝问家有无或负笈

出逰夫人服𠛼练躬井臼以俭持家奉姑谨事叔妹

姑如大夫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屋顿挫(⿱艹石)拂郁夫人曰穷达也家有

书种奚其戚时二子已嶷然见头角矣大夫遂⿰扌⿱𠂉几 -- 抗

事外辟双桂轩花竹环列亲朋至则酣觞赋诗夫人

亦好事酒脯不戒而具鸡鸣𧼈二子起就学至鬻

假以具束修遇盍簪㑹友则课婢宿舂治鱼菜厨烟

或夜艾未歇大夫友婿黄诚之子梦炎早恵夫人亲

为束髪命幼子与同学长子切磋之大夫每见其进

称奖夫人喜曰三子吾尤见其成大夫卒幼子绍

定已丑龙飞进士长子嘉熙戊戌甲科第五人黄甥

亦擢淳祐庚戌第大夫尤笃天伦伯兄中右科后调

官卒扵京为称贷反柩谓夫人日兄贫诸孤吾责也

自是与嫂侄共炊衅者十年议从子不异已子幼子

𥘉筮炎簿迎夫人与姆偕从子舍者亦计其廪(“㐭”换为“面”)

语二子汝伯父与汝父虽异㸑汝父一饭不自饱

每见人妯娌间易生猜恙宜体吾平等心子妇敬听

门内雍睦箧笥无铢异蓄言家法者尚焉岁时奉

当拜扫必躬率子孙馈荐时喜谈上世事曰𢙢后生

日逺日㤀耳或以缓急告力所可及无吝色御下寛

减𫉬不识笞骂𥘉大夫从学竹轩马先生与孔山乔

公同门友善后长子倡名孔山为首相立殿上退遣

吏贺曰当以衣钵相付葢谓均第五人也幼子亦通

籍孔山对客自大夫曰敬叔有子或与长子干相君

宜可得见禄乃注管记逺次以归二子为母寿夫人

泫然曰吾伤汝父不及见明年长子及𤓰一夕𭧂卒

幼子惧夫人不䏻堪夫人曰吾虽痛何益老矣如汝

兄儿女何幼子夫妇合词曰昔以兄次子为某子某

有子请以为兄长子之子且嫁兄女夫人曰汝兄有

托矣幼子宰宜兴夫人就养属岁𮎰盗起子虑贻亲

忧夫人曰汝勿我忧饥民饭碗乃汝忧尔发运使赵

公与迈兼臬事既枭盗发泉粟赈恤皆莫敢承扵欲

往未敢告夫人速之曰汝不亲往而谁往偏历盗乡

寔惠周浃境内按堵及守毗陵𭭕迎系路夫人曰汝

为宰以廉谨称冶郡当一如治县俄改知临江将陛

辞擢主管官告院以风闻去夫人曰汝父欲䇿一名

不可汝未五十齿朝任子可疾行之盍少安以佚吾

老子左右娱侍不敢问钓者五六年夫人亦以在家

为楽伏腊燕集中外亲常数十人子起家牧郴州欲

以亲老陈情夫人曰朝家选疾非直计汝私吾虽老

尚堪为汝行子待潘舆所过佳山水辄盘礡夫人喜

曰吾从汝宦逺下数百里今周覧八九州亦一乐也

抵郴勉其子勿以𮎰逺簿淮阳既而政通人和讼堂

吏舍无事可治老兵校番直大夫率令归休语人曰

老眼未尝见此淳古俗也素恬淡晚尤清健视聪听

明步履无蹒跚(⿰足册)态一日语子妇曰吾来郴𦍒无恙夜

眠不佳梦与汝軰㑹亲戚家庭觉谓生朝廷近因想所

及耳俄腾间有物腾如珠者素妆走肤理间殆佛家所

谓舍利子者室人异之及生朝上寿慈颜悦甚举觞

至釂蒲节亦如之子且喜且惧曰吾亲饮未尝濡唇也

越三日夫人⿰木莭 -- 栉沐如常子妇环侍奉笑语夫人犹

御刀尺昏暮忽索然烛曰吾去矣令分明可也子答

黄问故曰吾不䏻生与汝还矣终于郡治之正寝实

祐丙辰五月八日也郡士民莫不涕泗营伍至𭈹恸

失声夫人讳惠真生扵乾道癸已四月二十三日年

八十四三封至太宜人累赠 人以其年十二月庚

申合祔于西岘大夫君之墓子二人困金故从事郎

庆军节度掌书记次镕见朝请大夫真宝谟阁知

福州福建安抚孙男二人长澜某官次涛某官孙女

一人适某官丁应复曽孙余于宝谟公两同朝再

受㕓宝谟公诒书奉某官许君子良所状夫人言行

问铭扵余扵是夫人葬八年矣余惟妇有四行有三

从夫人亢素族为华宗积阴徳享阴报事姑尽敬极

孝训子以SKchar济慈一言一语𡛸族𫝊诵一举一动州

里楷式以图史孜之皆合而有又有平川为之父有

大夫为之夫有记室宝谟公为之子所谓四行三从

无一憾焉宝谟公记贵语及二亲必泫然不禁曰吾

成名父不及见吾昔逺宦使吾母没扵椘东𮎰垒岁

晚授钺扵名都巨屏朝菌之荣浅风木之悲深惟掲

先美以诏罔极万一少纾予哀余不敢以耄老辞既

书于石而系以铭铭曰 夫人门闾侔崔卢乃翁择

对嫔臞儒藁砧开卷妇辟纑下睦妯娌上承姑老天

报以双明珠大夫记室不少湏夫人老寿乘潘舆仅

见少公两轮朱岁晚𫓧钺填闽都追壊顾复常欷戏

翁仲可有亦可无冡傍万卷良区区古者彤管之所

书率𮗚其子及其夫君尝载笔承明庐请勒豊碑岘

西隅我次遗事徴谍图大夫鹿门翁之徒夫人壸范

玉雪如莱妻陶母其人欤寔媺非有一字䛕铭之以

待后董狐

   山甫生母

余年四十二𡘜林淑人哀逝者之贤而夭遂不再昏

既葬淑人左右无侍巾栉者或言里中有孤女陈氏

本大族母微携以适人长无所归先亲魏国为余纳

之事余三十五警惠而勤力付之管钥箧笥谨守

强记无毫发遗忘余麾节历江东西以至峤南先后

四立朝出处必俱余终日坐书案治公家事户内琐

碎家有无事缓急计虑酬酢一出其手族戚部曲皆

称其忠智生三子长吉女次冲孙皆早天幼山甫及

见山甫昏官有男女孙各二人素强健因微疾误服

黒锡丹手足浮肿三易医不愈终扵临安之寓𪠘

五十五以疾辛未腊月二日生壬戌六月二十七日

卒甲子三月二十七日葬扵城西北阮之原父举生

母林氏山甫始以余任为从事郎南剑州司户参军

后余尘侍从改奏授承务郎告下其母殁年馀矣悲

夫铭曰 葬汝者汝子也铭汝者汝主君也复何憾

   侍奏名林名

君林氏名汝砺字君用四世祖传作监簿矩曽王父

天伦王父长楽尉成父方受学扵艾轩给事王公晞

亮器之以孙女女焉生五岁王夫人卒甫冠㧞乡㪯

下第之明年父卒学益苦艺益进而顿挫三十年不

偶辛丑始奉对南廊归道富沙有友婿王卿迈荐于当

路请摄建阳簿辞不就自是闭关萧然无复当世志

邻有不见面者然扵𡛸族冠昏丧𥙊必与先荣多崇

峻虽老省谒必躬从兄高殁无子君以次男秀翁継

未㡬而夭以侄希徐継又夭君泣下曰吾早孤惟世

母从兄焉依既死何辞以白复为二侄命⿰纟⿱𢆶匹 -- 继景定壬

戊寅公当廷试辞君西上君曰此见君第一义科名

前定谨毋阿时好既而寅公以对语直居丙科堂差

教授福州中秋寅公书至笑语如常越二日庚子

忽语家人曰吾大数止此耳俄枕奄然而逝年七

十三配孺人洪氏以庚戌仲冬戊戌前卒年六十六岁

始孺人未嫁二亲同产皆物故以一女子当门户焉

⿰纟⿱𢆶匹 -- 继绝既嫁葬舅姑处族戚内外整肃皆应礼法子

一人寅公也将以癸亥腊月庚申奉二柩合葬扵陂

山之原以前妇方氏祔于姑右母命也孙男一人荣

孙前葬寅公来求铭其言悲甚曰孝莫大扵荣亲寅

公再荐扵乡二老犹无恙反舍法成母不及见胪唱

父又不见此先亲之遗恨不肖孤之至痛也余以暮

年惩谀墓之诮然扵交逰中素不重寅公行义矧仁人

孝子顕扬之请其敢以耄𮎰为辞乎铭曰 鹿门老

公柴桑隐君妇各𠐚美子皆无闻猗欤博士卓立辛

勤蕃詹之孝融偓之文手搴丹桂足梯青云谓列𪔂

扵高堂忽负上扵新坟辞曰生不得锦衣之归兮殁

将奉黄诰而焚

   刘安人

前太学博士朱植将葬其母夫人令瑞州牧尚书郎

文君天祥既状其行而请铭扵前史官刘某按夫人

刘氏世为庐陵大族曽祖皋祖文正父先朝夫人既

笄归扵承奉郎朱某博士父也承奉固修士负笈㳺

四方夫人阖户持家中外事皆自营综不以烦舅姑

姑喜曰自新妇入门吾姑暇迭扵𣺫髓之奉𬞟𦸼之

荐必劳其劳姑苦风眩遇疾动夫人左右扶掖不寐

达旦𡛸族间小不睦辄以微辞感动皆言下悔悟

聴受赒其乏绝者而拊其𢝼弱者性寛慈未尝笞骂

臧𫉬惟SKchar扵诲子博士幼颖异夫人勉益励其进长

秀羙论文之友问字之客常满坐夫人截鬟脱珥具

酒脯无吝色丙辰以内舍平校魁南宫词赋廷对擢

甲科调昭州教授归拜二亲夫人语之曰昔汝外

送汝舅赴龙城法SKchar云做好官易做好人难汝勉之

㢤戊午博士迎二亲问戍师留之幕下桂府嵓洞奇

绝板舆之覧甚适俄念归不可遏博士预偹薬里题

以甲乙舟沿冲求夫人感微恙承奉公取乙里将薬

服梦人告曰误矣当摄甲裹者始题二褁以甲乙别

阴阳二证甲阳也乙阴也如言而愈又尝(⿱艹石)气疾医

不䏻治有方士谒其舅曰服吾薬立愈取数粒饵之

神效亟访谢其人不知所往矣人谓大人一念孝敬

阴有隲相之者博士庚申秩满辛酉当入京日者言

夫人四月有咎至仲夏乃行徐国子正迁博士改京

秩以亲年喜惧丐外便养朝家未许求助扵平舟杨

公杨公为白丞相添差𡊮州通守归膝下半载而夫

人不起年七十五癸亥四月十九日也始属疾语博

士吾梦至高斋及返堂上积雪如山不得归非佳兆

也女孙在傍教以婉婉又曰今日之死与明日之死

一也神闲气定竟无一语谬其不怛化如此其年某月

某日葬于之宣化乡堂福朱山之原封安人男一人

埴也女一人适进士吴绮孙男一人镐孙女一人许

适进士罗轰膏泽乡之刘代有名人科名不绝书辰

翁者夫人从子尤髙才擢壬戌第夫人喜曰刘氏

益昌矣方博士立朝夫人里居无恙而博士思慕(⿱艹石)

不䏻一朝安银绯归觐闾里歆艶然寿觞方循扵南

陔束刍巳陈于北堂矣悲夫使博士不勇去杨公不

从臾人子终身之悔岂有急㢤噫𠩄谓孝通神明者

欤𥘉博士再擢师儒之瑞牧𥘉入馆其赞书皆余视

草博士国之誉髦也瑞牧世之端人也皆余所敬爱虽

扵夫人未展升堂之拜然于夫人之子有同朝之谊

瑞牧之名方重扵世状夫人累千馀言余所书皆摭

扵状者瑞牧谦兾博士哀疚以铭属余铭曰 不

以夫之隐约为戚不以子之顕融为喜之义方SKchar

父命师教其治命合于朝闻夕死韪㢤瑞收笔无溢

羙吾为斯铭以𥙷唐史

   郑甥主学

后埭之郑世有顕人君名子简曽大父阅礼大父孺

可父冲甫母刘氏二刘先生之孙赠正议大夫起世

之女前进士希道中大夫直秘阁希仁之女弟君少

颖脱郡儿中长身羙髯手度宛如二舅弱冠用族父

国子监丞泾甫牒发渭荐既下第志益苦艺益进景

定壬戌五上春官矣君不以垂翅少沮犹欲蓄锐奋

翼亲朋勉就南廊入等以叠㳺边金吾夏侯贵上其

劳𫝊相贾公启拟俾附淮㐮举人例先参选调漳州

龙溪县主学过建赵漕孟𫝊延入幕君以追戊辞抵

漳一亲学制过科试命题发䇿皆有义味鉴裁明去

SKchar矜佩恱服学职皆选俊秀无以贿进士有不愿

之郡庠书院而愿之县学者词东北溪二先生于

学创贡士庄复县学田郡帖𫞐县兼佥力辞美誉流

闻贤士大夫咸曰不意南廊官入自立如此未㡬以

微恙卒于官下癸亥八月二十七日也年四十六娶

方氏鐡庵忠惠公大琮之侄女⿰纟⿱𢆶匹 -- 继薛氏潮守季良之

侄女⿰纟⿱𢆶匹 -- 继赵氏懐安丞希澹之女二男长大有登仕郎

SKchar贡进士次大壮孙男一人名应松以甲子十月𥘉

十日葬扵兴教里南山考妣墓之右君所自相攸者

也君性至孝母病再刲股梦神告曰可延一纪至期

当试南宫遂辍行余与鐡庵以此器重之鐡庵帅番

禺与之同载鐡庵没君懐其君遇识其言行诵之终

身而又辍豁通世务强敏有吏干非高虗捉尘尾清

狂不问马曺者而天不假年其用不究惜㢤君母及

二舅余群从也余君圣善将终以君属余及秘阁秘

阁既拊其孤经理其家而余铭其墓铭曰 相与𤓰

葛知其纯孝𥘉莁芹𦸼闻其善教其才与年皆可到

SKchar不顕融SKchar不耆耄然君二雏挺出英妙菑之播之

必食其报

   方隐君

出郡城北可十里其地皆平畴沃野清泉古木方氏

聚居焉数百年文献故家也上世有与伊川同学者又

有与坡公厚善者有为朱张高第者一门擢科级为

名卿大夫者不可悉数君讳审𫞐字立之小金紫公

峤之四世孙河东转运公宙之曽孙赠承事郎程

之孙真窖翁铨之子少𢫎奇志从伯父特魁镐仕湖

之所至交其豪隽才及归慨然罢举家有善和之

书东冈之陂汾曲田君曰吾读此耕此足了一生矣

始者人疑其功名顿挫愤悱而然既而久幽不改以

至大耄安之如一日朋侪或出而仕或仕而贵然速

化者包灶之羞暮行者饮锺漏之愧往往得少丧多

惟君超揺事外有以自乐弓旌不䏻致増戈不䏻及

其鹿门翁汉阴文人之流欤后进视君犹大夫行

然君上接而下扶屑教善而诱士者尊之岁中

不一再入贼惟与王卿实之倡和四方秘书𫎇仲论

去君益岑寂余少君七岁早交下风后卜溪上埋

骨去君舍百步许逰钓必俱今岁余病数月不至溪

一日山中人报桂花开发余病少愈方折简约君同

赏而讣至矣悲夫君博古通今父子皆䏻诗有真窖

听蛙二集其志业不少概见扵世者皆扵诗发之君

生扵淳熙庚子三月二十四日卒扵景定甲子九月

十七日得年八十有五娶朱氏先十七年卒君葬之

扵兴教里福平山石栊之岗子箕孙男二人以其年

十一月二十七日奉君柩合祔余论次君平生或曰

无乃太简乎余曰昔台卿自铭渊明自𫝊寂寥简短

矣矣然不害其𫝊古之所谓𫝊者在此不在彼也余

所谓书近之矣铭曰 髪眉老苍九尺长毫𦬆流落

万丈光杜韩二语孰可当樗翁采之铭

   程孺人

某䉀州福唐大聚落也清溪古榕映帯环合居者二

干馀家程黄州大姓也世为姻如古朱陈夫人

程氏嫔扵黄为迪功郎子建之妻宣教郎知泉州安

溪县裳之母事舅孝处妯娌和御臧𫉬恕轻财赒急

与邻曲通假借夫勤苦累上春官不售夫人曰积

豊而报啬不在身必在子益励裳扵学高价𭣣书厚

礼聘师必躬夜缉苎麻教诸女纺织裳擢庚戌乙科

二亲方五十馀闾里歆艶裳初筮长泰尉再调延平

录参皆奉亲舆以行既改秩领民社夫人久病不欲

行然母子不䏻相舍汔就养抵官病良已家人相庆

岁馀复病山县无医裳迎医于城丹附迭进不愈遂

卒年六十七以子贵恩封孺人生于某年月日卒扵

某年月日葬扵某乡某山之子男裳长也立毅次也

后扵某氏四女皆适儒家孙男二人孙女一人俱幼

余庚申行役道延平得裳所著  异之平时所赏

好之士指不多屈或办博或藻䴡固有可与裳着鞭

争光者至扵煆炼粹言近旨逺䏻道人意中事则皆

避裳三舍矣矧紏郡而监司如汤东涧宰邑而𭔃公

如徐择斋皆称其官业不容口乌呼有子如裳夫人

可以无憾矣铭曰 贤哉夫人裳之母作铭者谁裳

之友友何人斯后村臾

   琼州户录方君

开禧乙丑余𥙷国子生时乡先軰二方君犹在学长

君名其义字同甫与其族子阜鸣字子黙齐名皆由

乡赋入大学二君生扵丁丑与余先君齐年余敬事

之公私试必聨案炉亭客舍夜语常达哓凡故家遗

俗逸事诸老先生旧闻听之入人肝脾长人智识余

终身诵之不㤀非特笔砚问沾丐膏馥而巳然二君

文𢧐𧼈不成晚相先后奉南廊对中高等子黙犹至

外郎君仅历英徳府贡阳尉梧琼二州户录秩止从

事郎士林至今嗟惜君逰江名公卿争下榻尝馆

于今坛王氏寔斋阁授业焉贡阳多盗君至群偷㐮

息帅闻之曰是六馆知名士尚作尉乎欲罗致守固

请以自助梧守方俟直儒重君老成郡政必咨

𬒳劾去帅使机幕萧䝉来摄萧贵介痴𫘤吹求前

人事以迎合上官君辨其不然萧忿甚帅移君扵藤

以避之萧去乃复后守刘侯炜叔曰户录吾父执何

敢相吏公退琴诗相好如宾友君秩满刘侯移守琼

请于南铨以君为琼户录曰此非所以相处琼有机

宜一员无以易君力挽同载度海财一月卒于户录

官舍享年七十四绍定庚寅八月某日也君事母极孝

贡士殁诸昆糊口四方君侍𰯌下跬步不离及𥙷入

太孺人勉君母归君一日心动挑包SKchar归入门而丁

内艰䘮费悉出君诸昆归则墨舍无乏事矣事兄尤

谨诸侄孤者无以养与不䏻嫁娶者皆以身任之其

内行如此笃好关洛书诗宗陶谢文师苏氏嫓黄

孺人与二文夫子阜国阜吉皆前卒孙男二人应绍应

应发今为某官孙人三人𥘉阜国有隽才试常荐

占魁亚危升舍选余每谓君生儿如此足慰人意君

频蹙不语叩之则曰恐华而不实耳指阜吉曰吾他

日得此儿女及卒鲸波万里外卒赖阜吉徒步返柩

其初南辕也应发甫三岁与母呉拜辞堂下君指应

发谓吴曰汝善视之长必兴我家君卒应发甫八岁

𡚒孤童擢甲科立两朝为学官礼官皆以论事去君于

子孙寿夭通塞虽许负唐举无以加余所目睹也

余晚还朝应发倅建奉家𫝊来曰知吾祖事者惟子

愿刻之宰上余诺之而词头山积未暇也及悬车还

应发曰今可铭乎按方氏谱自固始迁㳺洋之叱

石五世祖廷评迁莆田之轮井君扵赠朝请郎伯用

为曽大父扵朝散郎南恩守渐为大父扵乡贡进士

林为父母大孺人林氏𥘉君葬黄氏孺人扵广化寺

之姑岭阜吉以君命祔嗟夫昔铭子黙余年四十

三今铭君七十九矣岁月飘忽耆旧凋谢可悲也夫

铭曰 莆青白吏曰南恩牧小阁三间以遗嗣续

夹渿诗之流𫝊乡国无产十金有书千轴至今脍肉

谓之宝录君少而孤昼抄夜读里选SKchar泽宫中鹄有

飘飘气无庸庸福遵海西南蜕于瘴毒两郎玉立何夺

之速谁主尸之乃(⿱艹石)是酷吾闻天道乘除倚伏是

生闻孙儒级文箓譬家扵田昔今熟𩦸束大宛莺出

幽谷一封骨鲠百壬颈缩归白松楸铭笔余属念昔

桥门熏炙者宿发药在耳清畅在目今一甲子再忘

颖秃瞻彼姑岭扵此埋玉有碑岿然覧者必肃










后村先生大全集卷之一百六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