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抱轩诗文集 (四部丛刊本)/文集二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转到导航 跳转到搜索
文集一 惜抱轩诗文集 文集二
清 姚鼐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原刊本
文集三

惜抱轩文集二

 考

  郡县考

周之制王所居曰国中分命大夫所居曰都鄙自国而

外有曰家稍者矣曰邦县者矣曰邦都者矣而统名之

皆都鄙也郑君云都之所居曰鄙殆非是宐曰鄙之所

居日都诗曰作都于向月令日毋休于都然则都者鄙

所居城之谓也见于诗书传记几齐鲁卫郑之国率同

王朝都鄙之称盖周法中原侯服疆以周索国近蛮夷

者乃疆以戎索故齐鲁卫郑名同于周而晋秦楚乃不

同于周不日都鄙而日县然始者有县而已尚无郡名

吾意郡之称盖始于秦晋以所得戎翟地远使人守之

为戎翟民君长故名曰郡如所云阴地之命大夫盖即


郡守之谓也赵𥳑子之誓日上大夫受县下大夫受郡

郡远而县近县成聚富庶而郡𮎰陋故以美恶异等而

非郡与县相统属也晋语夷吾谓公子絷日君实有郡

县言晋地属秦异于秦之近县则谓之曰郡县亦非云

郡与县相统属也及三卿分范中行知氏之县其县与

已故县隔绝分人以守略同昔者使人守远地之体故


率以郡名然而郡乃大矣所统有属县矣其后秦楚亦

皆以得诸侯地名郡惟齐无郡齐用周制故也都鄙者


王朝本名故晋秦楚虽为县而未尝不可因周之称而

周必无郡之称以郡者远地之称也秦之内史汉之三

辅终不可名之郡况周畿内乎周书作雒篇乃有县有


四郡之语此非真西周之书周末诬僭之士为之也


  汉庐江九江二郡沿革考

自秦幷六国分天下以为三十六郡其后颇复增置然


世欲考秦置分土之实不可得而详矣其大要自巴蜀


而下在江南地为郡日长沙鄣会稽江北地为郡曰南

郡九江东阳皆缘江以达海汉兴以秦郡居地太广稍

分置焉昔禹贡九江之水居秦九江郡南今安徽淮南

地及湖广之黄州府皆秦九江郡也项羽分王诸将分


九江为二国其北封九江王黥布都六其南封衡山王

吴芮都邾秦时呼禹贡衡山曰湘山而名潜霍山曰衡


山始皇帝二十八年渡淮水之衡山南郡浮江是也故


芮为衡山王约有今安庆庐州黄州地矣而九江之水

乃在衡山之国汉灭项羽徒芮封于长沙以黥布为淮

南王王九江衡山及江南豫章庐江豫章庐江之在秦


不知地何属也及汉为郡以隶淮南黥布灭以布四郡

封淮南王长长死文帝复封其三子安为淮南王盖得

黥布九江王时故地勃为衡山王盖得吴芮故地赐为


庐江王得豫章庐江夫庐江者其水出陵阳东南而西


北流经彭蠡以入于江至今犹命彭蠡之山为庐山云


故汉之郡国以是名之也庐江王赐既都江南地邻越


吴楚反时赐使使与越交通吴楚灭景帝以衡山王勃


坚守不下吴楚内徙之为济北王以褒勃而疑赐徙赐


王衡山收豫章庐江以𣃔通越焉其后伍被与淮南王


谋收衡山以击庐江绝豫章之口思得江南以通越云


武帝元狩初淮南衡山既皆以谋反国除淮南为九江


郡分其西为六安国衡山国为衡山郡汉二郡之立自

是始始者刘贾王鄣吴东阳三郡为荆王吴故会稽也

贾死以封吴王濞濞时吴郡复名会稽又易东阳日广

陵景帝罪楚王戊削东海郡又削吴会稽鄣郡今史记作豫章

盖传写误吴楚以是反国除以吴广陵为江都国颇予以江

南鄣数县故江都号为得鄣郡而不得吴武帝元朔元

年江都国以推恩封易王子江南为丹阳侯湖孰侯秣

陵侯及元狩元鼎闲国皆除然后武帝于江南建丹杨

郡其东合吴傅海为会稽郡其西南包彭蠡届岭为豫

章郡而鄣吴庐江悉罢自秦于江南设鄣会稽二郡至

汉尝分为四五而卒为三郡焉于是江南遂无庐江名

矣其后改衡山郡曰庐江然后庐江之名遂移于江北


也太史公犹称九江衡山为南楚褚先生始称庐江郡


尝岁时生龟长尺二寸者二十枚桓宽为庐江太守丞


然则衡山之为庐江其昭宣闲乎及平帝元始闲录地


志者于庐江郡书曰庐江出陆阳云云此盖沿武帝以


前庐江郡之旧说昭宣以后庐江之水不在庐江而在


豫章也九江庐江二郡始为九江衡山国时北界淮南


界大江东抵滁水西循安丰以南其形截然以方及汉


以邾属江夏郡则西南缺焉史言衡山王赐当朝道过

淮南寿春苟赐因吴芮故都都邾则往长安不经寿春

赐都盖处其东疑赐来王时汉削其邾自是郡无邾也

汉郡二国一 共县三十二 今州县二十七

盖得今舒城南桐城北及庐江县地左传杜注庐江舒县西南有桐郷又云庐舒城属庐州府盖得汉舒县北合𦘺南界之地

 江南有舒城按庐江郡治舒而云南有舒城者三国兵争旧治己坏晋徙治于

 汉县北故也汉晋置舒皆当孔道六朝畏北兵又迁僻地宋之舒治徙益东南庐江属庐州府盖得汉舒县东南并临湖

 疑今庐江县矣隋因之改县与郡同名唐又因之故章怀后汉书注云舒故城

 在今庐江县西以杜注章怀之言度之汉舒治今桐城之北晋舒治今舒城六

 朝舒治今庐江隋无舒唐开元后置舒略当晋故城地宋元明因之

居巢盖得今巢县漅湖南地及合𦘺东南庐江东北无为州西北地当春秋时无为州属庐州府盖得汉居巢并襄安地

 此巢国属楚槖皋属吴吴楚以漅湖为界定二年桐畔楚楚师于豫章吴濳师

自汉以后江北淮南遭六朝兵争之祸城郭空虚者数

矣而侨置州郡在其闲㪅移故名废兴迁徙稽之尢为

难详南朝诸史仅沈约为地志约乏于史才于地志尢

为苟𥳑考其沿革淆乱莫分逮于后世而欲求之不亦


难乎自隋混一南北㪅建郡县自是虽有迁变以至今


日而与隋不甚差绝隋建置于久乱之后户口鲜少城


邑疏阔是以汉县三十二今止为州县二十七也曩者


鼐在京师与休宁戴东原言世之方志言古城邑苦不


考求四面地形远近堪容置否是以所举多不实欲以


汉县与今地相较为表而贯他沿革于其中纵不能无


失犹差翔实愈于俗之所为地理书也东原曰善今夏


无事遂取郷里所近汉二郡一国为沿革考一卷多病


废学不能求博东原既丧无以闻之设有如鼐此例尽

考汉之郡国勒为一书以禆学者则将以俟夫世之君


子也乾隆四十五年桐城姚鼐记


  项羽王九郡考


史言项羽分割天下自王梁楚地九郡而不载九郡之


名余考之盖为砀陈东郡泗川薛东海东阳鄣会稽是


云九郡砀与东郡故梁地也自陈以东故楚地也故日


王梁楚大抵西界故韩东至海北界上则距河下则距


泰山南界上则距淮下则包逾江东固天下之膏腴平


壤矣昔秦以水灌大梁大梁毁意灭梁后郡不治大梁


而南治砀故曰砀郡楚襄王始都陈后为秦得故陈为

郡陈渉世家云陈守令皆不在则秦有陈郡明矣张子


房拟分楚地与信越正自陈砀画之北予越南予信其

后羽灭如前约越得其二信得其七复如战国时之梁


楚高祖六年汉禽韩信分信国封刘贾以鄣吴东阳三


郡为荆王封刘交以沛薛郯三郡为楚王吴即会稽也


郯即东海也沛即泗川也沛者高帝㪅名馀或羽所改


或汉所改不可知然皆羽自封时旧郡耳今本汉书高


帝纪误文以沛为砀砀与东郡是时方属彭越为梁国


且度地势交必不能逾沛而有砀故其误可意决也是


时虽分韩信地为交贾国而汉西收陈郡不予诸侯淮

水东流过陈则少北流故太史公云贾王淮东交王淮

西夫收陈者以南制黥布北制彭越也于是分陈西为


汝南郡故地志曰汝南郡高帝置其后汉废彭越立子

恢为梁王友为淮阳王淮阳得汝南陈二郡是时相国


何等请罢东郡颇益梁罢颕川郡颇益淮阳盖彭越国


本有东砀郡二郡今以王恢为国太大故罢东郡半属

汉半属梁也汝南陈本楚故一郡耳以王友为国小故

罢颕川半益淮阳半归汉也计二国各得楚故一郡又


半矣及景帝徙淮阳王为鲁王复空为郡太史公云淮

北沛陈汝南南郡此西楚也陈在楚夏之交故知武帝

时尚有陈郡矣宣帝时乃复以陈郡为淮阳国汉自武

昭宣以后王国减小于是梁淮阳国不满一郡始者灌

婴夏侯婴傅宽等传皆云从追项籍军至陈破之故垓

下陈地也而在洨县至汉地志乃载洨县于沛郡贾谊

欲割淮阳北县益梁之东郡度谊所欲割者后或入沛

或入陈留则淮阳与东郡无邻地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