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判锦标主义的反动性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批判锦标主义的反动性
广东省体委革命大批判小组
1971年7月27日
本作品收录于《人民日报

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为什么人的问题,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原则的问题。”建国以来,体育战线上一直存在着两条路线的激烈斗争,斗争的中心问题,是体育为什么人的问题。

长期以来,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及其在体育界的代理人,从复辟资本主义的需要出发,扯起了锦标主义的黑旗,胡说什么:“不要反锦标主义了,我就是锦标主义,反锦标主义就是反我”。这一猖狂叫嚣,充分暴露了他们鼓吹锦标主义的反动面目。

锦标主义是资产阶级、修正主义用来腐蚀人们灵魂的一付毒剂,是毒害人们争名逐利、搞个人主义的瘟疫,是欺骗、勾引人们为反动统治阶级服务的诱饵。刘少奇及其在体育界的代理人,出于复辟资本主义的罪恶目的,疯狂地贩卖锦标主义,其流毒很广,给社会主义体育事业造成了危害。我们一定要把它批倒批臭。

鼓吹锦标主义的第一个谬论是“冠军就是一切”。胡说什么:“别的我什么都不感兴趣,就是对世界纪录、世界冠军感兴趣。”反革命两面派陶铸在第二届全运会的时候,就曾向广东省旧省体委提出:“要确保第三、力争第一,如果达不到这个名次,体委的主任要撤职。”

“冠军就是一切”,完全抹煞了体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这个根本问题,把无产阶级体育拉向资产阶级方向,狂热地宣扬资产阶级个人主义、风头主义、利己主义和大国沙文主义,这同“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方针是根本对立的。这种谬论的鼓吹者,心目中根本就没有党的利益,国家的利益,根本就没有集体的观念,团结的观念。其流毒所及,严重地干扰和破坏了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危害是十分严重的。它不仅破坏了群众体育的开展,影响了技术水平的普遍提高,而且,在国内,影响和损害了各队之间、各地之间、各族之间的友好团结;在国外,影响和损害了我国人民同各国人民之间的友好关系。其罪恶目的,就是妄图把无产阶级体育变为资产阶级体育,使我们的体育队伍脱离阶级斗争,脱离无产阶级政治,变成他们复辟资本主义的工具。

社会主义体育,必须突出无产阶级政治,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我国乒乓球运动员在三十一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中,贯彻“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方针,打出了风格,打出了水平,取得了政治、技术双丰收,增进了同各国人民的友谊和团结,扩大了反对美帝国主义的统一战线,给我们树立了良好的榜样。我省篮球运动员,在一次与外国队的紧张表演中,在即将投篮时,发现对方一队员摔倒,立即放下球去扶人。表演结束后,对方领队表示:“今天的表演增进了友好,发展了友谊。”广大观众满意地说:“今天的表演,改变了过去‘宁要一球,不扶一人’的坏作风,体现出‘宁失一球,不伤一人’的好思想,好风格。”这些都是执行毛主席革命体育路线的具体表现。

鼓吹锦标主义的第二个谬论是“破纪录多给奖”。胡说什么:“物质刺激还要一点罗!”“运动员技术补贴不是资本主义,更不是修正主义。”这是资产阶级的腔调。他们大搞“物质刺激”,采取了“给奖标准”、“等级制度”、“技术补贴”等名目繁多的资产阶级收买政策,给“尖子”运动员特殊待遇,使他们脱离工农兵,高踞于工农兵之上。他们妄图以物质刺激为手段,驱使运动员只顾一己之私利,忘掉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以便把运动员引向资本主义邪道,充当他们复辟资本主义的工具,以达到他们颠覆无产阶级专政的目的。

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没有正确的政治观点,就等于没有灵魂。”广大运动员通过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提高了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觉悟,彻底批判了反革命修正主义“物质刺激”的破烂货,发扬艰苦奋斗精神,抵制资产阶级的名利思想。运动员自己动手修理器材、改革器械,表演时,自己动手搬器具,卷地毯。我省田径队下乡路经海丰县梅龙公社,贫下中农要求看表演,当时既无沙坑,又无场地,但是运动员不顾疲劳,十分愉快地自己动手修场地,搬稻草当沙坑,给贫下中农做了精彩表演。群众看了以后,一致称赞他们是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为人民服务的好运动员。

鼓吹锦标主义的第三个谬论是所谓“为国争光、我也光荣”。他们利用这一口号,蒙蔽、欺骗群众,大搞锦标主义,为个人捞取政治资本。我省有的人就曾向运动员鼓吹:“你们出了好成绩,就象中了状元,自己光荣,我也光荣”。“我也光荣”,正是他们丑恶思想的真实流露。 “假的就是假的,伪装应当剥去。”是真的“为国争光”吗?我们常说的“为社会主义祖国争光”,同他们所鼓吹的“为国争光、我也光荣”,两者的性质是完全不同的。我们说“为社会主义祖国争光”,是为人民的利益,为革命的利益;他们则是打着“为国争光”的幌子,达到“我也光荣”的个人目的。

我们认为:一场比赛的胜负,绝不单纯是技术上的比高低,夺冠军,而更重要的是技术必须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一个运动队或一个运动员,是否取得了胜利,争得了荣誉,主要的是看他在比赛场上是否突出了无产阶级政治,是否做到了赢时要赢思想,输时不输风格;政治统帅比赛,比赛为了政治。

我们反对锦标主义,不是不要比赛,体育比赛是一种评比形式,比赛要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而锦标主义者,只能赢,不能输,有夺锦标之心,无为友谊之意。这不是政治统帅比赛,而是锦标挂帅。

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我们现在思想战线上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要开展对于修正主义的批判。”刘少奇一伙鼓吹的锦标主义,虽已遭到广大群众的严厉批判,但体育界的现实告诉我们:不仅锦标主义的余毒还没有肃清,而且阶级敌人一刻也没有放松对体育阵地的争夺。我们必须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狠抓两条路线斗争,深入开展革命大批判,彻底肃清锦标主义的余毒,使我国体育事业永远沿着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胜利前进。

Copyright caution.svg 本作品的作者以匿名或别名发表,确实作者身份不明(包括仅以法人名义发表),在两岸四地、马来西亚以及新西兰属于公有领域。但1971年发表时,美国对较短期间规则的不接受性使得本作品在美国仍然足以认为有版权到发表95年以后,年底截止,也就是2067年1月1日美国进入公有领域。原因通常是1996年1月1日,作品版权在原作地尚未过期进入公有领域。依据维基媒体基金会的有限例外,本站作消极容忍处理,不鼓励但也不反对增加与删改有关内容,除非基金会行动必须回答版权所有者的撤下作品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