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经堂文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三十四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墓志铭2 抱经堂文集 卷第三十四
清 卢文弨 撰 景闽县李氏观槿斋藏嘉庆丁巳刊本

抱经堂文集卷第三十四

         东里 卢文弨 绍弓

 志铭附哀辞𥙊文

   赠奉直大夫焕文吉公墓志铭癸未

公姓吉氏讳曦曜字焕文镇江丹阳人也先世自山西

徙焉四传至邵武府同知贵和明初以孝弟征入官廉

惠著声郡志书之其在嘉靖时有御史棠上疏斥张璁

桂萼之议礼为曲学阿世及请召还故相杨一淸事皆

见明史是为公五世从祖祖讳象乾有二子伯讳大兆

公考也仲讳大祥兄弟白首熙熙无闲言仲老无子而

公考有子三人遗命以季子为仲后即公也公事所生

所后生死咸尽礼伯兄居外久公独与仲兄偕家贫弃

举子业治生以为养家渐饶抚诸子侄如一同居数十

年齿益繁所亲数以析产讽公一日与仲兄大治贝召

亲党飮宴与者私相语此必议分析事也其目两老人

则见笑谈甚洽诸子若孙咸雍雍列侍各以次捧觞为

寿语不及家事在坐莫不嗟叹极欢而罢后遂无复言

者公性𥳑重其教子微示喜愠之色诸子莫不肃然敬

惮相与砥砺学行显闻于时子三人长梦赉鄕贡士黟

县教谕次梦熊乾隆十七年

恩科进士入翰林改御史次梦兰乾隆二十二年进士

庶吉士梦熊之初授御史也公贻书举练溪公故事以

为勖且曰人臣知无不言之谓直言无不尽之谓忠凡

进言务识大体不当毛举细故其要尢以积诚为本练

溪即在前朝疏斥张桂者也乾隆二十四年公丧长孙

继又丧庶常君哀恸遂得病以明年八月五日卒于里

居之正寝享年六十有九

覃恩封修职郞晋赠奉直大夫妻钱宐人女二人汤登

嵩丁翰宾其婿也孙九人礼庭春庭芝庭芸庭昌处士

璜士琛士英士琦孙女九人御史君既卜葬公于先人

之垅而以铭属其同年生卢文弨铭曰

彼靴者华承以跗有藟者葛绵者瓜和气所集荆不枯

后昆绳绳肥厥家峨峨一廌昌言敷坐见畿甸疲甿苏

翁之教也遗谫拘亦欲侃侃追前模铭幽宫者其人卢

以贻来叶辞非诬

   赠中宪大夫鄕飮大宾作庵刘公墓志铭戊寅

乾隆八年予始晤香山刘舍人于外家张凤麓先生所

先生前以学士典学粤东舍人所首拔士也学士门下

士予不尽识独识舍人爱其淳厚退让有古君子风因

以知其禀承于家先生作庵公者有素舍人归里后越

十有二年而舍人之子有官比部于京师者相见亟询

其大父父皆无恙为之喜甚是时作庵公年九十有九

越明年百岁例得以建坊请大吏以 闻朝之贵人重

公名德寿考亦相率为诗文以寿而公乃即于是年捐

馆舍是为乾隆二十有一年二月二十日也舍人将免

丧复来京师尽辑诸公前所为寿言什袭之以归见公

之生平可征信者如此归即将营葬事求文以纳诸幽

于是以状来请予交公之子又交公之孙虽不文义其

可辞案状公姓刘氏讳淸字泳斯作庵其号先世在宋

时从彭城迁香山之德庆鄕传至公十七世父长祚母

方氏生公八岁而孤母守志翼公于成居贫藉女红以

得食及公少长痛其母之劬也乃慨然弃举子业以治

生家渐饶母乃顾公而泣曰而父夙嗜学不幸蚤世不

显余年廿八称未亡人流离荼苦常恨不即从而父于

地下不图及见今日然迺父之志其尚不止于是公闻

之长号失声因是课舍人兄弟颇严延名师以教之至

今子若孙皆读书守礼为儒者起而仕宦皆有声公好

行利济事邑南木桥久不治公易以石西有岐江设义

渡便往来者岁饥岀私谷千石佐振常为邑人倡有佃

死孤弱𡠉失田无以活遂弗易佃租入不足一不问其

他施济多𩔖此晚年以家庙未立居常怏怏及告成举

祀事扶杖诣庙肃衣冠载拜乃大喜邑中岁两举鄕飮

酒礼公常为大宾以子贵

敕封修职郞晋文林郞又以孙起鲲贵复 貤赠中宪

大夫娶徐氏赠恭人先公十年卒子二人长锦金华县

丞次涛辛酉科𨕖拔贡生 内府中书科中书舍人

诰封中宪大夫女二人李英光郑燕其婿也孙十人孙

女五人曾孙十六人曾孙女十一人元孙二人元孙女

一人铭曰

既富且寿康宁考终惟德攸好惟福攸崇既醉之章爰

僃五福从以孙子克享天禄何啬于若考丰于厥身匪

唯丰身利其后人母节子孝宗绪是延天之报施岂曰

偶然鸦鹩之原祖魄所藏后先百岁郁然相望不崩不

陁不震不泄贞珉在中永不磨灭

   乡贡士卢府君墓志铭庚辰

府君讳国佐字逊及号均畴与余同岀自𣵠世居永定

之大塘凹祖讳珏邑诸生父讳某举丈夫子六人君为

康熙五十六年举于鄕再上公车不第以乾隆二十

年某月某日卒年七十有二娶某氏有子七人其第五

曰如缵挟化居术寓扬州乾隆二十四年余往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州如

缵闻之来见余曩与其宗人监利县丞殿人者叙昆弟

之好如缵辈行与之同而齿长于余亦雁行也谓余曰

吾将以明年归葬吾父以铭丐子不知为状余谨谢不

能他日至越永定族人多有在越者教谕观源亦适以

讨偕至与言及之则知府君素为鄕党所敬服其欲为

义而不克者推府君为倡即事无不集事有纷纠不可

理者府君发片言人不敢有异议兄弟怡怡如也终身

无几微辞色之忤噫可为有德君子矣乃为之铭曰

为善于国不如为善于鄕君有太邱之德不以之自名

有彦方之化不以之自功殁巳逾纪而乡人怀之至今

不能忘吾得于君之子者略而得于群子姓之口者特

详有高者邱魄所宁耶子孙赖之后其有兴耶

   待赠文林郞增广生毅斋陈府君墓志铭丁亥

夫不知其父兄观其子弟而可矣海阳有陈生雄略者

乾隆三十年余奉 命主广东试所贡士也其文闳以

肆甚爱之既乃延之湖南学政署中所往必与俱衡校

文艺极精敏尝从永顺放舟而下滩流湍悍舟回转顚

簸于⿰氵𠔏涛巨浪闲几不测又从辰赴沅适大兵之往滇

者亦将至昏夜疾驰雨甚山路荦确㵎水奔注砰訇若

雷担夫皆股栗生自若试岳州日骄阳酷炽通夕汗沾

濡蚊虻噆人肌肤交扇挥之不去生于此时秉烛披阅

达旦不言劳噫余何以得此于生哉生将辞予归予尚

欲生留则以告曰雄略将卜葬吾母也且请曰昔先君

子之葬也铭隧之辞尚阙今愿并有述也其状曰府君

讳万盛字君冕海阳县学增广生员世居县之龙津都

古楼里考天纯文昌县学训导有五子府君行第三幼

严整若成人逮事王父曲尽其驩不妄交游所与友终

身不渝教督子孙一言动皆有规矩子三人长嵩齿以

文学与府君同受知于学使者在诸生高等食廪饩蚤

世次即生也举人季曰雄思诸生孙五人本文章程本

衮章洛本高章程为诸生曾孙二人府君初娶于李生

嵩齿而殁继娶于王通诗书善视前子举生及雄思望

其为善士不姑息事所生孝父官南澳守僃既老迎养

于家生死咸尽礼生平从不佞佛其持家一切具有法

度府君卒于乾隆十六年某月某日年六十有七王孺

人以乾隆二十六年某月某日卒后府君十年年六十

有八府君与元配前巳合葬于县之曲湾山今以王孺

人祔是岁乾隆三十四年十二月某日也噫予虽未见

府君而以生之言行考之固知其来有自为之铭曰

昔吴惠公以经学迪海邦孰克应之君父子则同君之

学行匪唯文雄显不于其身在其后人虽弱一个二难

誉振仲实赞我忠我实多美哉义方我铭匪夸

   文林郞钱塘县知县魏公墓志铭戊子

公讳㟲字陟庵世为南乐着姓明兵部侍郞介肃公讳

允贞公高祖也考讳体仁永淸县学训导母宋孺人公

禀至性三岁祖母谷孺人病公随司训公侍侧不少离

持匕箸劝食飮不尝不敢退康熙四十一年以县学生

举于鄕四十五年成进士先以家贫常容外谋养凡十

馀年及登第归二亲皆年高遂不出食上必在左右偶

近行値风雪家人意未即归将进𩜹公巳趋而至矣连

丁内外艰服除谒𨕖五十四年授杭州钱塘县知县县

附藩事至剧吏易为奸公下车首先洁己罢民一切SKchar

应向时相SKchar如仓胥SKchar署中食米屠侩SKchar肉江歩SKchar

渔户SKchar鱼之类一旦尽革之民大悦昼谒诸上官以晨

夜治簿书断理狱讼无留牍无遁情吏相顾戒曰未见

有书生如公者也减正赋秏羡谕输租者以时输予终

不锒铛女桁杨女女第勿使予不中程于是当输者咸

相劝输勿累公课更最故时征漕米入仓主仓吏馈官

千金公笑曰彼无故而坐捐多金非人情其奸不待问

也自止于仓亲评米高下令纳者目操量毕征吏无私

焉杭有驻防旗丁多不戢市物薄予之直伺妇女岀道

上恣笑谑民病之有司以非所隶不诘也外至辄移所

司论罪遂相戒勿犯魏钱塘先后中丞徐公元梦朱公

轼皆嘉叹以为能濒海塘岁修费不訾时议欲令民岀

家财以佐公且谓绅士当为倡者公与海宁陈太史同

年上官令往谕意公察不可即往谒陈母不数语驰还

白曰岂惟陈氏浙士皆无赀也且此例一开贻患无穷

事遂寝县志自明聂公后阅八十年不修公开馆延儒

士搜辑成书三十六卷所识拔于童子中者如孙灏任

应烈汪振甲后皆有盛名分校鄕试亦得人五十七年

冬自劾去官时势豪与民争茔田公直民上官有右豪

者公不自得力丐去无以为辞则以库贮前政所补金

色微恶及民输钱之当易银者未尽内二事坐亏空免

百姓吁留者数千人或愿持金代偿上官意亦悔后卒

偕中丞疏请还公职公坚不起家居十二年以雍正九

年十二月十四日卒年六十有八所著有且斋草四卷

娶武孺人崇祯壬午举人殉难讳纬孙女性淑愼事舅

姑孝持家以勤以康熙四十年三月二十五日卒公自

有状继娶李孺人以乾隆二年七月十五日卒子一则

干贡生孙男二长大名乾隆三年举人靑县教谕次大

器孙女三长适县学生王宗曾次适濮州国子生黄檍

岸次适淸丰县学生李遐年曾孙三曾孙女一公子干

隆九年卒公孙大名以乾隆十七年十一月三日始克

合葬公曁两孺人于城东南三里魏家庄之西原未有

铭又十四年介大兴吴侍读肇元持其所自为状来求

余文追而纳诸幽余生仁和与钱塘同郭公之泽得及

焉公去杭时余甫二岁长乃得耳熟公治行又读公所

为邑志文献赖有所考且与教谕君同年举顺天榜义

皆不可以辞适校士湖南卒卒无暇以为又二年官罢

乃克践前诺诠次其事如右而系以铭铭曰

脱颖而岀善刀而藏官不为久治则有声越五十年遗

爱未忘昔丱今皤口魏钱塘处膏𨚫润作法戒凉孰秉

史笔登之循良有郁者阡宰木成行铭公之绩繄杭之

   奉直大夫吏部文𨕖司主事汪君墓志铭壬辰

君讳孟𫓶字康古姓汪氏先世自休宁迁桐鄕至君考

又迁秀水遂占籍焉曾祖讳森户部郞中阶中宪大夫

富著述世称碧巢先生者是也以弟内阁中书讳文桂

次子为后讳继燝由鄕举历官吏科给事中巡台湾君

祖也考讳上堉大理府知府两世阶皆奉直大夫大理

生四子君为长幼颖悟善属文自其年十五六时从宦

至京师先达见其文巳奇之既益好古文辞家有裘杼

楼藏书多先代善本归里尽发箧读之务为博综又益

购所未僃或钞写以足之君之弟仲鈖才名与君相上

下好学与君同又得同志友二三人朝夕相与镞砺所

为诗若文骎骎及古作者名誉大起又好订金石文字

得古泉累累时复携行笈中僃考核大理卒于云南奔

往扶榇归母祝宐人巳前卒遂合葬焉乾隆十五年

仲弟同举于乡人咸以得二俊为主司庆二十七年

天子三举南巡之典君献诗并所著龙井见闻录十二

卷得

旨留览 赐缎二匹试入高等 特授内阁中书大臣

重君凡

上有所纂辑辄以君摄其事精核为一馆最三十一年

中礼部试奉 廷对

赐进士出身不改官又三年迁典籍以赀深旋改授吏

部文𨕖司主事精勤能举其职以君才御史郡守可计

日而至乃任吏部未一年年始登五十而遽殒矣其卒

之日乾隆三十五年五月二十八日也以修书劳加一

级后一年遇

覃恩以子官赠奉直大夫所著有厚石斋诗文杂著凡

若干卷皆可传君尝欲尽梓曾大父碧巢遗书而力不

逮仲弟亡不忍其无传为梓其遗诗数卷又梓亡友万

征君光泰诗万垂殁尽以所著托君君亦将为次第刊

布而不虞其不及为也然君于兄弟朋友之道则至矣

初娶舅氏海宁祝氏今赠宐人生子如藻如澈宐人父

维诘内阁典籍继娶仁和金氏封宐人生如洋治猷三

女长字朱某次字钱某其幼未字宐人父甡今礼部左

侍郎侧室范氏生承泽君仲弟无后命如澈后之年十

七殇又命如洋为之后今为县学生如藻举人官国子

监学正予与君舅氏同官习君才名久及相见欢甚君

中第之岁予分校礼闱闻唱君名满堂皆大快 朝廷

第群臣所上歌颂凡君代他人作者率在𨕖君卒之前

月予来𠋫君不得见予无位于朝讣者不及予不得哭

君柩前意常慊慊今孤如藻将以某年某月日子葬君

于某县某鄕之原来请铭其曷可辞铭曰

瀛州华𨕖以待俊彦胡独遗兮材则轮囷而貌逡遁世

皆知兮无援于人又厄于天年止斯兮视仲非促视万

有禄又佳儿兮欲乞君文今反铭君诒此辞兮𢆯石深

刻藏之不泐期无期兮

   文学陈少云墓志铭癸巳

余与少云友也情则兄弟也两家居相近少云考曰汭

征府君母谢太君少云长余三岁方余母冯太恭人免

文弨时乞乳于谢太君两家子在襁褓中姬妪数提抱

往来更相子也既而少云读书家塾余往就之同受业

于沈武曹先生元斌情弥厚少云英敏虽习举子业时

时取资治通鉴读之于历代兴废离合之故人品邪正

之分无不了了时过先赠公所率胸臆剧谈先赠公每

称善数试不利星家言当改业不从竟补博士弟子员

家贫欲岀游余在京师招之同馆于大兴金氏其学日

益进镵削刻露锋凛然不可犯书宗颜平原无论正草

大小率悬臂书之严整遒劲几于逼真每据案作书楮

幅必正向教弟子亦如是曰此即柳诚悬意也年馀仍

归里课徒盛暑肃衣冠正讲童子有治经未毕遽请学

弄笔作文者不许束脩所入无几终不肯以贫语人以

是常困既而翻然曰柰何以贫累吾亲乎吾父兄皆以

理人术佐长吏吾将继之遂偕其异母兄复之京师遂

就幕而南足以衣食家口矣未几其同产弟在里中以

病殁少云念母老巳又衣食奔走无人侍膝下每将戒

行李哽咽不自胜居常谓人曰兄弟如左右手今吾一

体亡矣何能独生在江西德兴县幕病作伏枕蘸笔为

书数千言与母诀自恨不能终事语甚凄楚遂以乾隆

二十四年九月三十日卒年四十有五姓陈氏一杰名

也每服膺裴行险之言自制字曰儆唐少云其号也先

世上虞人迁仁和两世矣娶严氏无子后四年卒伯兄

亦无子唯季弟先卒者有三子其仲名焵今为后将以

某年某月某日葬君于某原余乃泚笔为铭铭曰

学则史教则经不一施命所丁呜呼哀哉予忍不铭

   赠中宪大夫予宁秦公墓志铭癸巳

干陆三十八年秋余同年友江都秦黉以将奉其母赵

太君之匶祔葬于其考中宪公之茔使使来告文弨曰

卜以今岁十一月十九日吉昔先考之葬铭尚有待也

今以吾母祔当合为铭以属子文弨于是考其家状因

叹中宪公与恭人皆以孝友笃天伦为足以挽薄俗而

使之厚也公讳熙字予宁先世陕西三原人其迁扬州

之江都至公考来劬公七世矣康熙十六年举于鄕授

中书舍人生四子公其仲也十岁而孤母郑安人苦节

抚教之公前母两安人皆王氏后王安人生兄庠生与

权公念父兄皆以儒为业亦惟苦志读书庶可为劬劳

报继而家日以落伯兄与公异居公同母二弟尚幼不

能治生大惧甘旨有缺不得巳始弃经生业此公毕生

隐憾也继连居母与兄之丧摧毁欲绝殡葬诸费一皆

身任之且抚兄之仲子宾为子宾为郡庠生日望其昌

大先人之业爱诲僃至顾又不幸早殁妇俞无子公巳

自有子黉谓黉他日生男当后之其训子也严未尝少

有姑息朝夕必垂泣警戒曰先人世业竟忍终坠邪黉

乾隆十二年举于鄕十七年壬申

恩科成进士𨕖入词馆为庶吉士即乞假归省公率之

祭中翰公之墓未至数里即却舆步行及墓展拜且告

曰今而后差可对先人于地下矣一恸几不能起归而

卧病不旬日遂卒乾隆十八年五月初七日也年六十

有九娶恭人赵氏同邑岁进士𠋫补训导讳豫吉之第

三女也世居邵伯埭为著姓今其地隶甘泉恭人年十

七来归事姑孝待娣姒如同生念中宪公嗣续未广为

置侧室熊生觉抚摩鞠育一日不忍离后就养入都𢹂

以自随及闻熊病亟命归视竟赖以廖初宾之为子也

恭人抚之如实己岀宾亡后三十年黉官湖南始举次

子恩楚恭人谕黉曰以汝子为兄后汝父命也兄本汝

世父子世父生时尚有二子今皆巳殁无后大宗不可

绝今当以汝新生子后汝兄而仍归宗于汝世父俟其

免乳即归告于庙而立之亟传语汝嫂庶使其三十年

苦节之贞亦藉以少慰也兪旋没即命襁褓子成服恭

人之明于大义𩔖若此乾隆三十七年七月十三日卒

年八十有六嗣子宾巳归宗其为之后者复殇今举其

见在者子二人黉由翰林院编脩历湖南岳常澧道觉

台州临海县丞女三庠生陈诗高成璇庠生潘瑢其婿

也孙四恩复恩海恩诰恩荫孙女一许字程菊生公国

学生以子贵 敕赠承德郎翰林院编修加二级 晋

赠中宪大未恭人 敕封安人 晋赠恭人墓在扬州

城北仙源桥祖茔之旁铭曰

世泽诗书勿弃我畬精神所冯始郁终舒庭植嘉树殊

条同根雨露共之靡忧不蕃匪其蒸之后曷克绳之匪

其凝之后曷克承之分形同气牉合异族嘉耦尢难交

敦互勖尔子我育我孙尔续于古谁伦诸葛氾毓孝友

之德德之大者荣生考终天锡纯嘏安此幽庐偕返其

真我作铭词用式后人

   文林郎施秉县知县朱君墓志铭壬子

君讳履吉字旦铭朱姓松江娄县人先世故浙产凡三

迁至今县详具先世志中考讳秀文广西柳州府通判

柳州君早年生两子皆不育四十外始举君爱怜倍至

幼聪慧好学以父远宦成童即综理家政复锐精学业

体素弱嫡母夏安人忧其过劳也令就怡一适所亲示以

六法闲抚七弦以自娯遂兼通艺事年十八省父柳州

途次即熟复法家言至则佐幕中画有老成风柳州君

以君之习于为政也年几强仕遂为援例铨授贵州镇

远府施秉县知县县居冲途困于SKchar亿君筹画有方克

已奉公一不以累民革赋外浮派之弊而民皆乐输恐

后其听讼也剖决如流且化且诱两造往往各解仇释

忿而去修偏桥使商旅不病涉葺廨舍使官吏不侵民

居月两期课士而士知向方甫二年善政毕举大府方

拟以循良荐忽一夕心动亟陈情归养未到家一舍闻

若考巳先一月捐馆即号啕徒跣奔赴恸绝几不欲生

遂得咯血疾逾年少差随择地安窆并建祠置田呈县

勒石以垂久远又推柳州君遗意浙五世以下诸茔及

金山县冉庄祖茔亲往封植各制祭器𬬻瓶镫檠之属

毕具谨庋以SKchar时祀君之归也年四十有一以生母孙

孺人年高家居侍养者十馀年怡怡然乐也孙孺人疾

君侍汤药月馀目不交睫眦为之烂先是君自祖茔𥙊

埽回遇疾风甚雨得疾至是新愈而孙孺人病卒不起

君哀毁骨立沈疴顿发医者咸谓痛伤五中不静摄将

不治戚友亦引礼五十不毁之文相劝慰君闻言更戚

竟于乾隆五十七年正月十二日卒于丧次年五十有

五距孙孺人之没未及一期卒前三日力起端坐书示

曰蘧云寡过曾引履冰五十五年勉服于膺春朝撒手

去仍作打包僧一片寒松里慈乌唤我曾盖君考尝航

海至补陀求子遇老衲以禅语示意后生君故其言有

自也又指壁闲悬缄曰与我将去及敛取视外裹以麻

缄以素纸细书百日髪三字盖丧满百日所薙发也噫

此亦全归之道矣鄕人来会者重君谊皆行哭失声且

为之议曰曾子称慈爱忘劳尽力而有礼大易云庸行

之谨君之敬亲絜己宐受此名也私谥曰孝谨先生佥

曰然君阶文林郎考不以其官封而就君之阶新例也

初娶于陆继娶蔡皆前卒又继娶王子四人光曜子鄂

皆诸生光纶光𬘩一女兰馨适靑浦学生蔡光治孙二

人大源大韶女孙二人今卜于十二月二十一日乙酉

奉君匶葬于娄县北鳞字圩祖茔之次君生前所自定

也诸孤介余年家子范公弼来请铭为之铭曰

士有百行唯孝莫大愼厥身修唯谨斯最晋有靖节唐

有贞曜古道犹行德音孔邵循吏之名不足尽君终焉

死孝匪独生勤娄江之𣸣幽宫是宅永遂瞻依祥征舄

   阎考功怀庭哀辞并序 戊子

乾隆二十二年礼部试天下士余与分校得山东一卷

其辞𥳑淡而醇雅以为非学有元本者不能既呈荐主

司嫌其寂寥弗善也甲乙既定诸分校者皆退余独抱

卷上堂与主司言不宐失此士争之竟不得时分校诸

公闻有此卷争取传观咸称善秀水郑君炳也任邱李

君廉衣武进庄君本淳尢叹息不巳既撤棘言颇传于

外并有传予为之岀涕者吾鄕陈句山先生深于文者

也索此卷阅之谓当冠伦询邑里姓名则昌乐阎循观

即君也虽不遇而名闻京师来见余果粹然儒者气度

冲夷语不自矜诩君言试前得余所为亡室桑孺人行

略读之恻恻然若有动乎中谓能质言之而情事亦曲

尽也君好余文余好君文其相合亦自有不偶然者自

后试屡不利君守其道自若至三十一年会试余又与

分校之列揭榜日唱名至第九侍郞刘公荫榆见君名

诧于众曰此即往年卢某所为抱其卷而泣者也今可

为之一鼓掌矣满堂闻之皆大噱是年实岀宐兴汤君

萼南之门云既成进士分部学习得吏部考功司议事

持正不苟随人上下有𬺈龁之者君卒不少变今年春

余失官至京师与君相见才逾月闻君以疾请假余亟

谓君盍书数语见贻乎即他年相望数千里外见手迹

如见故人君行急不果书既而邮余一缄别无通问语

惟手书近日体验之言见贻践前诺也方谓君巳复初

及秋而凶问至矣呜呼君内行脩学术正教人尽其诚

其鄕人多能道之而临事有执又见于居官之时胡天

虐之使病病而至于不永年邪君言行之懿必不终泯

泯余虽识君而不能资君为砥砺是余之穷也夫爰为

辞以写余哀云

古有特立独行之士兮不随俗以变迁余将以求夫今

之人兮岂所在而皆然舍吾范以驰驱兮将诡遇而取

怜置瑟而操竽兮刓方而为员竞追逐以从时兮奚本

志之能坚羌始进其若斯兮吾又恶知其终焉懿若人

之古处兮岂外物之可镌吾玉固自若兮甘不字以十

年文与行若合符兮今人中而有此贤余不足以得君

兮徒两情之惓惓巧者遇而拙者亦不终弃兮乃今而

信夫大圜匪荣名之足珍兮将大任之可肩见正直

道行兮彼遵捷径者其言旋既观政于郞署兮繄升降

之是权宁使人惊吾之谔谔兮吾终抱吾之专专君以

余同草木之𦤀味兮余亦以君叶宫商之相宣忽长揖

以归去兮霅乎矢之离弦既诒我以话言兮期理道之

共研胡即成此永诀兮怅年寿之不少延呜呼余求友

于天下兮落落晨星之在天君今又舍我而去兮不禁

淸泪之潺潺惟今之悲其实可悲兮过乎昔者之所传

功业虽未显融兮遗文有待于为之编我车载脂兮将

适吴而辞燕末由过君之里兮一洒涕于重泉呜乎此

特叙余两人之交情耳余为后死尚思约君行之大者

以表于君之阡

   孔葓谷戸部哀辞并序 甲辰

呜呼君盖天下学士之所以为宗主者也自成进士后

嗜学转笃服官农部恐不能卒所业亟告归左图右书

日有所采获得古来遗文坠𥳑为一一整齐补缀出与

友朋相质正海内学者多乐就之见闻益以富其厚于

朋友也不以死生易节东原戴君既殁为版行其遗书

无有散失士林尢高其义其他所梓复不下数十种扶

微振绝厥功茂焉昨岁冬孟文弨自太原南还过鲁访

君盖不相见者星一终矣留余止宿示余以汉隶借我

以佳本饷我以新刻微见君容黯黮而多涕劝君宐少

近药饵然亦不图有朝夕虞也今年仲春初旬忽得君

不禄之赴惊噩涕零进使者而问故使者不能言其详

但言君第三郞君新就㛰于金陵而归亦以是月夭亡

相去仅三日呜呼一何酷也以君之淳懿融粹绝无瑕

玼宐其享遐年膺厚福余方欲托君以身后事而何意

余反为后死者耶既以悲君实亦自悲爰为之词以写

我哀

子圣人之后也仍好古而敏求释缨绂而反初兮壹藏

修以息游物固聚于所好兮秘𥳑恣其遐捜友朋相与

讨论兮尽一时之胜流美交道之不渝兮信𦤀味之相

投延陵之不忘故兮我亦遗文之是收既不负此良友

兮复表章夫前修文章天下之公器兮应学子之所求

繄余得之而暴富兮溢璀璨乎琳璆曩吾党有端人兮

谓余门范嵩君所师也知子维端人之俦溯渊源而我敬兮嗟薄

俗其有此不自缔交以至今兮刚岁星之一周欺合并

之不易兮隔千里而通邮渴思君而一见兮溯洙泗以

停辀喜余来而止宿兮尽永夕之绸缪思从容而展意

兮柰吾行之甚遒君年少余两纪兮骋长途其未休猥

余珍夫敝帚兮亦将托子以去留久怀兹而未发兮将

排比而始谋何意竟不我待兮乃一疾而不瘳余自今

无以为质兮泪忽忽其盈眸忆合尊以欢宴分方子献

而我酬曾两月之为期兮判万古与千秋重以叔子之

不祐兮疑与善之悠悠幸长君之继志兮文与行其并

优兴众可追夫二郑兮向歆远轶于二刘少者系踵而

接武兮咸不坠夫弓裘有子孙其若此兮宐亦可含笑

而无忧献岁寓书以通问兮神爽岂或闲夫明幽兹不

能累君之行兮聊以代夫执绋者之讴呜呼吾与君之

交其尽于此乎犹庶几梦寐之闲神仿佛而来游

   公祭汪容甫甲寅

维年月日同学友卢文弨孙志祖张燕昌梁玉绳等谨

以淸酌之奠致祭于拔萃汪君容夫之灵曰吁嗟汪君

无怛而化骤闻恶秏举皆惊诧日者相招促坐谈笑曾

未浃旬销声埋照君实不狂而众曰狂皮里春秋泾渭

分明彼妄男子号召群愚如膻集蚁如矢丛蛆世奉尊

奢君实唾弃海内正人僃载𥳑记师门风义不忘久久

沈椒园郑纯斋两先生披榛拜墓遗金恤后同道为朋端临刘台

怀祖王念秋士江德先徂金兰谁补四库在𮌎为行秘

书大放厥辞佩玉琼琚文章何师西京邺下汴都临安

未始嚅炙不恕古人指瑕蹈𨻶何况今人焉免勒帛众

畏其口誓欲杀之终老田闲得与祸辞名园高枕山荼

双植竹阁柏堂风流允嗣不死扬州而死杭州禅智山

光终焉首邱吾侪结契无论旧新闻名相思握手情亲

𦤀味本同胶投漆中来幸天假去何匆匆一去不返仪

观在目樽酒具陈皋某来复闻君佳儿崭然头角庶几

他年父书能读魂无不之邗江之𣾨执绋相送涕下涟

洏呜呼哀哉尚飨

         弟子浦江戴 聪惟宪校






抱经堂文集卷第三十四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