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经堂文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二十五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四 抱经堂文集 卷第二十五
清 卢文弨 撰 景闽县李氏观槿斋藏嘉庆丁巳刊本
卷第二十六

抱经堂文集卷第二十五

         东里 卢文弨 绍弓

 记

   吴江严豹人二酉斋记戊申

近代藏书之家盖莫盛于吴中如杨君谦朱性甫吴原

博阎秀卿都元敬金孝章亦陶父子皆著名于胜国者

也流风遗韵至于今不衰然非徒慕前人之美名而袭

蹈其迹也此实关性情焉苟性情不在是父不能必之

于子兄不能必之于弟纵或慕美名而夸豪举挟千金

入书肆连箱累椟捆载而归锦帙牙贉缥缃溢目而其

中之𥳑脱丛残弗之补也形似声误弗之正也善本俗

本弗之辨也彼书贾者又工于为伪以今为古如以震

泽王氏之史记四明陆氏之吕东莱读诗记昆山徐氏

之尚书详解而皆以为宋刻此犹可言也至以刘改之

为斜川吴正夫礼部集为苏子美沧浪集舛谬不巳甚

乎而其传录以行世者又为钞胥暗减其篇页则终不

为完书故夫邺侯之架虽富君子不许其能蓄书也余

往来吴门知朱翁文游者藏书甚精继交吴子枚士皆

常与之通书无所靳今又得吴江严子豹人焉其家去

郡城百里而近自其少也即以书为性命友朋知其然

也往往以秘本假之传钞故自寻常所得外往往有前

人录目中所未具者散置之虑不便于检寻也于所居

之右得爽垲洁静可以为精舍者三楹乃迁廿年巳来

之所着录庋阁其中以昔人相传藏书之处有大酉小

酉也遂颜之曰二酉斋既自为之记矣而又来乞余言

知余之有同嗜也吾闻昔人所传二酉之藏不过千卷

今严子所储巳远过之乃意方慊然且冀幸后之所得

容当有倍蓰什伯于今者是则诚然然余以为藏之多

也不若其精也精矣而复求之不巳安在其能无多乎

腊前余过平望去严子所居仅十里欲顺访焉而叩其

斋中之所藏者舟人诳余以一舍之程有难色故不果

然严子所校之左传正义及所梓之左氏贾服义则既

见之而伏其精矣虎豹之异于犬羊不即一毛可辨乎

顾余之好虽同于严子而业巳颓然老矣然见一异书

眼犹为之明思古昔圣贤若孔墨犹未尝须臾废书而

余何人顾可弃秉烛之光而不自力乎杨仪部尝有句

云岂待开卷看抚弄亦欣然此真爱入骨髓语也又曰

自知身有病不作长久计偏好固莫捐聊尔从吾意余

今白首钞书矻矻朝夕亦正有自不可解者因严子臭

味之同而纵言及此更欲就严子假一二秘笈而钞之

其庶几许我乎

   杭州重建机神庙记乙未

乾隆年月吾杭重建机神庙成里人求文于余以记其

事杭为禹贡扬州之域厥篚织贝实与兖之织文徐之

纤缟荆豫之元𫄸纤纩并进由周而来齐有纨鲁有缟

楚有练吴有纻而越亦以罗著迨河南褚公有裔孙名

载者尽得机杼之巧于广陵而归以教其里中自是吾

杭所出更兼擅众地之长而为天下冠宋至道元年

于杭置织务沿及 本朝因而弗改享其利者图其报

杭人之祠褚公旧矣既又推而上之思报其始为机杼

者于是复立机神之庙其神则厉征君之记据淮南鸿

烈以为黄帝之臣伯余是也庙建自 国初在城之东

北隅雍正中里人稍稍增拓其制阅四十馀年日就颓

陊有吴君通海者蹙焉以为己任谋诸同业率费得六

千金撤而新之再阅春而竣不戒于火毁焉又谋所以

兴复之众喩其诚输者毕集鸠工庀材聿成壮观正殿

五楹中祀轩辕氏而以伯余褚公左右配焉轩辕为伯

余之君始制衣裳以大机杼之用者也其后为会馆同

业祭享之日飮福于此又其后祀西陵氏西陵轩辕之

元妃始育蚕以开机杼之功者也其前有庑有门又有

台以奏乐而娱神此今时所重以为不如是不足以昭

事神之虔者也庙之晨昏启闭朔望香火以道士主之

其教之所祀者别有室使祀之而更及于土榖之神开

其为彼而后可责其成于此凡为机神计且可以广福

也呜乎杭人之为是举核以三代制祀之典虽不必尽

符然于先王教民美报之指可谓周详而笃挚矣要非

朝廷之仁渐义渍有以返斯民于惇庞忠厚不至此则

神之所以佑吾杭人者岂有既哉说者谓淮南称伯余

始为衣手经指挂成犹网罗后世始为之机杼则作机

杼者当别有人诗刺妇无公事休其蚕织则织本妇人

之业不知机杼不用衣裳何由而成织之所出上供

国家服物采章而下被之士庶非妇功所得专所以周

官典丝主之以下士而工有内有外此久为男子所有

之事且天地之闲阴主质而阳主文女成布而男成帛

以目验之可信也斯前记所未详故并及之是役也肇

自往年某月历若干旬讫功首事之勇于义与同业之

乐于输皆不可以不著因志其始末而僃列诸氏名于

碑阴云

   旌德县建登瀛桥碑记丁酉

旌德有凫溪水源岀凫山西南流合于徽水经县城北

十里则车徒四达之地也溪中巨石错立舟泭不能径

度梁以木当春夏盛涨时不胜湍激辄倾欹坏堕不可

治取道者必回远而后得济迨霜降水涸居人累石为

渡劣容一人迹犹复惴惴恐陷焉往来者病之久矣邑

黄氏天一以三兄弟家去溪㫄甚近本先人子裕府君

志为创石桥经始于乾隆三十七年阅四期而落成其

长三百尺广二十尺高倍之翼以石栏寛容坚致由是

东西行以适四方者皆便之更以馀力于东岸建亭以

憩行者其西又有一溪源出楂岭亦建小石桥其上施

功视凫溪三之一焉费皆黄氏兄弟任之不求助于他

人凫溪之桥命曰登瀛为其东直柳山西接正山之麓

习形家言者有取焉桥成逾年而天一之孙朝俊举于

乡当其为是匪以私子孙也而食其报独先可不谓天

道欤朝俊学于余请余为之记因考其实书之石俾出

其涂者咸知化险为夷之所自且以告邑中诸英隽当

思其名之甚美奋然偕黄氏子弟相与从此发轫以达

王路而翔天衢无负两翁之斯举也

   重修紫阳书院碑记甲寅

吴越书院之以紫阳名者三葢皆祀朱子而因择士之

隽异者使习业其中欲其学朱子之学而后庶几于所

言所行莫不循循然有法度也新安为朱子之乡其地

有紫阳山故宋淳祐六年理宗御书紫阳书院以赐江

东之崇祀朱子者而吾杭有紫阳山即沿为称礼记曰

凡释奠者必有合也康成释云国无先圣先师则所释

奠者当与邻国合案今苏与杭皆近新安以祀朱子实

与古礼合杭为大府治所敷文书院中丞领之而紫阳

与崇文皆前任鹾使之所倡建鹾商相与踊跃以襄厥

成葢鹾商多来自徽郡实古之新安其子弟又许其别

编商籍与土著者一体考试故皆乐于顺上之指而不

由于强勉我

康熙四十二年盐法道岑溪高公熊征始建兹院于

紫阳山之麓初名紫阳别墅后乃正名曰书院至于今

八十有馀年矣中闲虽小小补苴而费约工省驯至敝

坏不可治文弨以乾隆己亥忝主讲崇文越明年迁主

紫阳睹危楼之将压常凛凛焉去之一周星以为必改

作矣乃仅交午枝柱苟且目前以侥幸于一旦之可无

事上之人以无与乎考成而未尝一留意即或慨然有

兴举之思而虑请之容或不得又鳃鳃虑经费之无从

出也以故玩时愒日迁延以至于今往来观者徒叹息

于前人有美政而后人莫之继为可惜也迺岁在癸丑

长白阿公奉

圣天子新命来为两浙江南都转盐运使司盐运使葢

改旧盐法道而正以使名并

特设督理盐政一员与两淮埒即移两淮长白全公以

莅之全公素知公强干有为故于所请无不听公之居

是职也实能仰体

上之德意淸以律己勤以莅事缉私平征以恤商而循

名责实以造士睹两书院之久不治也请于全公斥币

馀若干金大为修葺不归之县有司而专委属吏之能

者日往监之公亦不时至以察工之勤惰而董其成于

是腐者易欹者正缺者补𨻶者完磴道之荦确者为平

治之相其高下为之栏槛使无失足焉若门若窗皆可

以启闭矣若庖若湢皆足以容受矣垩者黝者丹雘者

咸得其宐于是望之巍然即之焕然士之来肄业者咸

欣欣然有喜色罔不亟思振作以仰副乐育之盛意葢

士气亦为之一新焉葢尝论之内与外实相因而互资

者也故卫武公之为懿戒曰洒埽庭内斯干之诗言殖

殖其庭有觉其楹君子乃可以攸宁焉昔子路之治蒲

也夫子入其境而见草莱甚辟入其邑而见墙屋完固

亟称其善焉葢即此可以验众事之不苟类如斯矣两

公不以文弨为不肖聘主紫阳教事乐观盛举思有以

纪载而监院车君向荣又率诸生以来请安敢以不文

辞爰即进诸生而告之曰尔等之来学于斯者既足以

安其身矣亦知所以治其心乎夫屋之倾欹径之榛塞

夫人而知其不可矣独于心而顾可安于不正不浚乎

今诸生中能文之士不乏也然或狃于佻达之习慢易

之风而不知变革其有害于虚灵之体实甚今公之有

斯举也岂徒为美观哉葢即教以治心之学也夫朱子

集诸儒之大成而德性问学兼优者也诸生勉勉焉是

则是效体斯立而后用有以行安见醇儒名臣之不由

斯出乎余非能言者也朱子所为学记者具在举皆切

要之论盍反而求之可乎是说也实推广公所以造士

之意而公之盛美乃益彰吾知崇文亦必有愿为纪载

者文弨在紫阳故第就紫阳以为之记云

   丽景校书图记辛未

乾隆丁卯之夏

天子居圆明园命𨕖翰林十人中书十人校录唐李善

所注昭明文𨕖以僃

淸燕之览于是即张相国园而开馆焉丽景者园之轩

名也厥构宏敞通流环绕汇于轩前而成池池多植荷

时方花架木为桥通南北道桥之南山径𮞉复树木蓊

杂园故名也园康熙时明相国之所筑也后献诸 朝

赐文学近臣退直居之园之胜尚未能遍观也所𨕖二

十人者校书轩中

上命大官具食尚方给笔札频遣中贵人携瓜果及荷

囊香佩诸物分赐诸臣

上所赐唯瓜果为非常赐非大臣及亲近者不易得而

今咸以小臣拜 赐且讫事月馀 赐凡四五斯亦遇

之至荣者巳前辈钱赤岸先生性愼密而多闻识褎然

为中书领袖𨕖与兹事文弨时亦从诸君子后移席近

先生先生校勘精审孜孜不倦然诸人或各行其意先

是中使宣

上旨云尔等俱是有学人若书内误处皆当改正而大

臣恐或蹈妄改之咎又私相戒约非灼知其误万不可

轻改以故明达之人多务更正愼重之士惮于改为予

因知事无大小总其成者为要也大宦年高事繁必不

能复究心于文墨之事安得如先生者合众长而折衷

之欤书成又录考证二𠕋进 呈

上命分置各卷之后并书校写者衔名其冬又

召诸臣入 干淸门至 懋勤殿令各钤小印识之

上自为之序其书巳装潢成帙矣书之前貌

圣容焉先是进 呈之日又人

赐纱葛各二端文弨欲为文记之尚未成也今先生荣

君恩写之为图以文弨之亦与其事也属为记尝考古

者有写书之官校雠之司其事旷而弗举于今乃复见

之礼意加优渥焉先生适当其盛将之以勤恪讹则正

疑则阙不牵于异同之论可不谓贤乎自是役后有谓

细事不足烦

圣虑者于是凡有校写皆开局于 武英殿大臣监理

之外饔SKchar其食书成请

旨赏赉而巳文弨亦一再与焉𮞉思昔日与先生在轩

中散衣带时水风淸暑花香袭人 珍赐频仍中使络

绎此景何可多得况四五年来此二十人中巳有化为

异物者其仕于四方及归其鄕者又有之今先生又将

归矣抚卷之下不胜怅然他日从先生于明湖之滨纵

谈旧事再出此图其感叹又将若何也因具录其姓名

于左翰林十人王锦改外王居正休致朱佩莲忧

大绅休致王际华丁忧欧阳正焕蒋元益徐开厚

改外冯秉彝告假后又益一人曰温敏中书十人张

敬业刘大佑祝维诰眭朝栋程焘庞廷骥告假金焘

毛永燮先生名在培与文弨共为十人收掌则待诏吴

自高也乾隆辛未除夕前一日书

   张荷宇大任梦母图记庚午

始余未识荷宇时有客持一卷文示余即荷宇自叙其

梦母事其言悲悄乎不忍卒读也异日有介友人来余

门请受业者识其姓名即曩之梦母者也因又见所为

图焉自当世公卿大夫下至韦布之士工于言者咸嘉

其至性冥感相与咏歌其事荷宇悉取而缀于图之后

余亦五岁失母此情人所同也感荷宇之事而因为记

之荷宇生十月而丧其母及有知即时时念母不置弥

久弥笃哀其身不能一日事乎母也哀母之言语动作

亦未能识也荷宇香河人尝南游而反至乎钱唐梦母

来前梦中即知其为母也既觉乃噭然以哭曰此真吾

母也母胡为乎使我至今日乃得见也母又何去我之

速也母其可使我继此而得见也于是即梦所见为之

图此图吾不之见也今之图吾见之则其梦母之境而

巳余因语之曰夫人精诚所感无幽明死生之隔此理

之可信不诬者况子之于亲其喘息呼吸相通本无有

闲之者乎人死则形亡形亡则气散而有不散者在其

精神即附丽于其子孙之身故先王为之立庙以聚之

祭祀以事之笑语嗜好以思之于此于彼以求之又非

但此也一出言而不敢忘一跬步而不敢忘故孝子之

事父母终其身非徒终父母之身也今子之母不幸蚤

殁然子在固不可谓亡焉夫自香河以至钱唐三千里

而遥子之母生时固未尝至其地也而胡为于此而梦

于此而梦者子之所至亲亦至焉然则子之身亲之身

也子求所以不死其母者其必有在矣

   蔡施秉守城记戊戌

雍正十三年贵州古州苗作乱诸苗响应破黄平州及

凯里岩门诸城乘胜东下施秉县适当其冲遂蜂拥薄

城时平靖日久兵屯多并省今县治乃故偏桥卫也去

旧治九十里许先是奉文淸理苗疆大吏案旧地图不

知县移治本末犹承前谓距台拱大将屯驻处道里近

遂议省旧所设游击员并其兵尽撤焉而施秉遂无守

御之僃雍正十一年上元蔡君谨来知县事谓地荒远

民苗杂居僃不可弛言于大府请仍设武员镇守如旧

制大府韪之而未即行也邑无城君亟城之至是而逆

苗之乱作民卒闻有寇惶骇欲逃君亟招集乡勇合家

丁仅百馀人授以兵练习之令登陴固守邻邑民来奔

者内而安辑之择壮者令相助为捍御夜然火城上彻

明城有水门贼使其党濳入为内应获之得其谋取大

板布钉塞其处苗人素跣足乘黑夜入辄为钉所刺偾

贼射火箭入城城内多草房君有僃火不得炽城西有

半山君恐为贼所据得形便城必危帅勇士先据之苗

女有习妖术者佩符张盖舞镖枪前冲左右号端公者

为翼卫禁矢使不相及君取鸡犬血厌之设伏以待大

破之黔地苗窟穴多乘衅相挻而动官兵分道剿扑救

不时至自夏涉秋凡九十四日大小三十七战逆苗始

散走城赖以全总督张公广泗以其功入 奏擢大定

府通判未赴奉檄勘镇远等处灾道病仍还施秉以干

隆元年九月卒民为建祠立碑君所建城及桥梁民皆

以蔡氏之

今上嘉保城功赐子寰荫国子监生

旧史氏曰余客金陵君之里也闻君之先本和州人少

孤随母育于外氏遂家上元令其习艺谢不能也见塾

师课童子书则听之少长遂能文勇力亦过人通技击

之术尝手搏武人之害鄕里者莫敢抗雍正首科举于

乡君文吏耳而有武功其兼材信素具也抑古之儒将

著名者多矣尚不足为君异若乃纠率市人而与之共

处危地卒非素练器非素习岌岌乎不可终日而卒能

转危为安民免糜烂之祸则由君之见几早僃事豫坚

城屹然故可依以为守也最君之功故当在此不在彼

君里后生顾淞学于余能言君之事君字经山且云君

之子今与其母居三山门外屋数椽以卖锅为生则又

可为太息者矣

   记乌程袁孝子刳肝事乙卯

乌程有刳肝以疗母疾而愈者邑有司与其国人咸称

曰袁孝子孝子名昌龄事在乾隆四年距今五十有七

年矣当刳肝之时孝子年已五十有二其母年七十有

一夫礼五十不毁哀过而毁犹为不可况可重自毁伤

蹈必死之途而徼幸其或一济乎且遍考诸方书无有

人肝可以愈疾之说而孝子之事又相传有神奇恍忽

之谈儒者难言之然其事炳炳诚不虚孝子深自韬晦

并其子亦不使闻知乃事卒暴著而不可掩呜呼岂可

谓非天哉今名巳载郡志其曾孙沂以志所书尚略其

父秉钧在日营葬其祖𢰅有事实一篇欲乞有道而文

者以铭诸墓终于赍志以没弥留之际呼其子沂而命

之曰必无忘而祖而父欲求所以表章其亲之蓄念沂

懹之又十有四年家贫业医不能出而与士大夫游又

诸老有盛名者皆巳前死伥伥乎不知所向闻人言文

弨尚能为纪实之文不苟誉人者介其友杨君傅九以

请于吾友严子久能而展转以达于予予虽不能继诸

老之后尘然于发扬濳德敦励风化亦窃有志焉遂不

辞而书之方母之疾也孝子妇巳前死常时燠寒饥渴

之节及一切烦辱之事妾妪所任者皆孝子亲执之至

是医疗百方卒无效病且殆仿偟无措昏闷中若有告

之者曰服龙肝汤疾可瘳顾龙肝安可得忽念己生之

年岁在辰辰龙属也得非神命我刳肝乎乃洁诚虔祷

夜半扃户以刀刲胸之左偏深寸许以指剜取中热如

沸汤不得入昏晕而僵旋似有趣之起者惊视创处肝

巳突出遂割之作汤以进疾良巳人无知者越数日近

出过桥失足顚于桥下创裂晕绝子宗耀亟往抱持归

解衣见胸次束以帛血斑斑然渍其上犹新请之不言

又涕泣固请始言之子苍黄延医用善药敷治莫效夜

又有若告之者曰服藕汁可愈如言而创始合终戒家

人勿泄也然医者巳出语人矣人人以为异事更相传

播令甘泉罗君愫闻之亲式其闾列状闻诸台咸有优

奖唯格于例不得 旌他日人有讼其子不孝者有司

讯于市延孝子并几坐指以示其子曰此刳肝袁孝子

也居同里而不知所效邪杖之孝子为怃然不宁者累

日越十二年而卒其母后一年乃终子一人即宗耀孙

四人长即秉钧传其祖事实者也沂能谨识其父之遗

言久而不衰其人亦有足多者今葬巳久无所用铭沂

以传为略传之体故不能详也余乃徇其请而为之记

其事庶辞不嫌于繁琐云

旧史氏曰自明以来刲肝割股之事皆旌例所不及以

非事亲之常道也然闾里之民天性笃挚当其至诚激

发非有所慕效而中情所迫不自顾虑更何有于区区

之名是虽不可以为教而君子亦必从而礼貌之且乐

称道之使人皆可以一自证其本然之良心则何尝不

有益于风教也乌程一邑耳百馀年闲刳肝者有三人

焉康熙初年有闵茂元越四十二年有陆国荣又三十

三年而袁君复继之是皆不漓其赤子之性者也尝闻

唯至诚为能感神传袁君之事者谓有鬼神以阴相之

其理亦不可谓无今闵袁之名志俱载之而陆尚遗因

并牵连书之以告后之修郡邑志者

         弟子上元孙瀛葆贞校


抱经堂文集卷第二十五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