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季布传文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敦煌变文集·卷一·捉季布传文

捉季布传文[编辑]

  大汉三年楚将季布骂阵汉王羞耻群臣拔马收军词文:

  昔时楚汉定西秦,未辨龙蛇立二君。

  连年战败江河沸,累岁相持日月昏。

  汉下谋臣真似雨,楚家猛将恰如云,

  各佐本王争社稷,数载交锋未立尊。

  后至三年冬十月,沮水河边再举军,

  楚汉两家排阵讫,观风占气势相吞。

  马勒銮珂人系甲,各忧胜败在逡巡。

  楚家季布能词说,官为御史大夫身,

  写奏霸王夸辩捷,称“有良谋应吉辰。

  臣见两家排阵讫,虎斗龙争必损人。

  臣骂汉王三五口,不施弓弩遣抽军。”

  霸王闻奏如斯语:“据卿所奏大忠臣!

  戈戟相冲犹不退,如何闻骂肯抽军?

  卿既舌端怀辩捷,不得妖言误寡人!”

  季布既蒙王许骂,意似狞龙拟吐云。

  遂唤上将锺离末,各将轻骑后随身。

  出阵抛旗强百步,驻马攒蹄不动尘。

  腰下狼牙碇四羽,臂上乌号挂六钧,

  顺风高绰低牟炽(帜),公箭长垂锁甲裙。

  遥望汉王招手骂,发言可以动乾坤。

  高声直啖呼“刘季,公是徐州丰县人。

  母解绢(缉)麻居村墅,父能牧放住乡村。

  公曾泗水为亭长,久于阛阓受饥贫。

  因接秦家离乱后,自号为王假乱真。

  鸦鸟如何披凤翼,鼋龟争敢挂龙鳞!

  百战百输天不佑,士率三分折二分。

  何不草绳而自缚,归降我王乞宽恩。

  更若执迷夸斗敌,活捉生擒放没因。”

  鼙鼓未施旗未播,语大言高一一闻。

  汉王被骂牵宗祖,羞看左右耻君臣。

  凤怯寒鸦嫌树闹,龙怕凡鱼避水昏。

  拔马挥鞭而便走,阵似山崩遍野尘。

  走到下坡而憩歇,重整戈牟问大臣:

  “昨日两军排阵战,忽闻二将语纷纭,

  阵前立马摇鞭者,骂詈高声是甚人?”

  问讫萧何而奏曰:昨朝二将骋顽嚚,

  凌毁大王臣等辱,骂髑(触)龙颜天地嗔。

  骏马雕鞍穿锁甲,旗下依依认得真,

  只是季布锺离末,终之更不是馀人。”

  汉王闻语深怀怒,拍按频眉叵耐嗔。

  “不能助汉馀狂寇,假政匡邦毁寡人。

  寡人若也无天分,公然万事不言论;

  若得片云遮顶上,楚将投来总安存,

  唯有季布锺离末,火炙油煎未是迍。

  卿与寡人同记著,抄名录姓莫因循。

  忽期南门称尊日,活捉粉骨细飏尘。”

  后至五年冬十月,会垓灭楚净烟尘。

  项羽乌江而自刎,当时四塞绝芬芸。

  楚家败将来投汉,汉王与赏尽垂恩:

  唯有季布锺离末,始知口是祸之门。

  不敢显名于圣代;分头逃难自藏身。

  是时汉帝兴皇业,洛阳(长安)登极独称尊。

  四人乐业三边静,八表来苏万姓忻。

  圣德巍巍而偃武,皇恩荡荡尽修文。

  心念未能诛季布,常是龙颜眉不分,

  遂令出敕于天下,遣捉艰凶搜逆臣。

  捉得赏金官万户,藏隐封刀斩一门。

  旬日敕文天下遍,不论州县配乡村。

  季布得知皇帝恨,惊狂莫不丧神魂。

  唯嗟世上无藏处,天宽地窄大愁人,

  遂入历山溪谷内,偷生避死隐藏身。

  夜则村墅偷餐馔,晓入山林伴兽群。

  嫌日月,爱星辰,昼潜暮出怕逢人。

  大丈夫儿遭此难,都缘不识圣明君。

  如斯旦夕愁危难,时时自叹气如云。

  一自汉王登九五,黎庶昭苏万姓忻;

  唯我罪浓忧性命,究竟如何问此身。

  自刎他诛应有日,冲天入地若(苦)无因。

  忍饥受渴终难过,须投分义旧情亲。

  初更乍黑人行少,越墙直入马坊门,

  更深潜至堂阶下,花药园中影树身。

  周氏夫妻餐馔次,须臾敢得动精神;

  罢饭停餐惊耳热,捻箸横匙怪眼𥆧。

  忽然起立望门问:“阶下干当是鬼神?

  若是生人须早语,忽然是鬼奔丘坟;

  问看不言惊动仆,利剑钢刀必损君!”

  季布暗中轻报曰:“可相(想)阶下无鬼神!

  只是旧时亲分义,夜送千金来与君。”

  周谥按声而问曰:“凡是千金须有恩,

  记道远来酬分义,此语应虚莫再论。”

  更深越墙来入宅,夜静无人但说真。

  季布低声而对曰:“切莫语高动四邻。

  不问未能咨说得,既蒙垂问即申陈。

  深夜不必盘名姓,仆是去年骂阵人!”

  周氏便知是季布,下阶迎接叙寒温。

  乃问:“大夫自隔阔,寒暑频移度数春,

  自从有敕交寻捉,何处藏身更不闻。”

  季布闻言而渧泣:“自往艰危切莫论。

  一从骂破高皇阵,潜山伏草受艰辛。

  似鸟在罗忧翅羽,如鱼向鼎惜歧鳞。

  特将残命投仁弟,如何垂分乞安存。”

  周氏见其言恳切:“大夫请不下心神。

  一自相交如管鲍,宿素情深旧拔尘,

  今受困厄天地窄,更向何边投莽人?

  九族潘遭违敕罪,死生相为莫忧身。”

  执手上堂相对坐,索饭同餐酒数巡。

  周氏向妻申子细,还道:“情浓旧故人。

  今遭国难来投仆,辄莫谈扬闻四邻。”

  季布遂藏覆壁内,鬼神难知人不闻。

  周氏身名缘在县,每朝巾帻入公门。

  处分交妻盘送饭,礼同翁伯好供勤。

  争那高皇酬恨切,扇开帘卷问大臣:

  朕遣诸州寻季布,如何累月音不闻?

  应是官寮心怠慢,至今逆贼未藏身。”

  遂遣使司重出敕,改条换格转精勤。

  白土拂墙交画影,丹青画影更邈真;

  所在两家圃(团)一保,察有知无具状申。

  先拆重棚除覆壁,后交播土更飏尘;

  寻山逐水薰岩穴,踏草搜林塞墓门。

  察貌勘名擒捉得,赏金赐玉拜官新;

  藏隐一餐停一宿,灭族诛家斩六亲。

  仍差朱解为齐使,面别天阶出国门。

  骤马摇鞭旬日到,望捉奸凶贵子孙。

  来到濮阳公馆下,且述天心宣敕文。

  州官县宰皆忧惧,捕捉惟愁失帝恩。

  其时周氏闻宣敕,由如大石陌心。

  自隐时多藏在宅,骨寒毛竖失精神。

  归到壁前看季布,面如土色结眉频,

  良久沈吟无别语,唯言祸难在逡巡。

  季布不知新使至,却著言词怪主人。

  “院长不须相恐哧,仆且常闻俗喭云,

  古来久住令人贱,从前又说水烦昏。

  君嫌叨黩相轻弃,别处难安负罪身,

  结交义断人情薄,仆应自煞在今晨。”

  周氏低声而对曰:“兄且听言不用嗔。

  皇帝恨兄心紧切,专使新来宣敕文。

  黄牒分明碇在市,垂赏捶金条格新。

  先拆重棚除覆壁,后教播土更飏尘。

  如斯严迅交寻捉,兄身弟命大难存。

  兄且况曾为御史,德重官高艺绝伦;

  氏且一家甘鼎镬,可惜兄身变微尘。”

  季布惊忧而问曰:“只今天使是谁人?”

  周氏报言“官御史,名姓朱解受皇恩。”

  其时季布闻朱解,点头微笑两眉分。

  “若是别人忧性命,朱解之徒何是伦。

  见论无能虚受福,心粗阙武又亏文。

  直饶堕却千金赏,遮莫高捶万挺银。

  皇威敕牒虽严讯,播尘扬土也无因。

  既交朱解来寻捉,有计隈衣出得身。”

  周氏闻言心大怪,出语如风弄国君。

  “本来发使交寻捉,兄且如何出得身?”

  季布乃言“今有计,弟但看仆出这身。

  兀(髡)发剪头披短褐,假作家生一贱人。

  但道兖州庄上客,随君出入往来频。

  侍伊朱解回归日,扣马行头卖仆身。

  朱解忽然来买口,商量莫共苦争论;

  忽然买仆身将去,擎鞭执帽不辞辛。

  天饶得见高皇面,由如病鹤再凌云。”

  便索剪刀临欲剪,改刑(形)移貌痛伤神,

  解发捻刀临拟剪,气填凶(胸)臆泪芬芬(纷纷)。

  自嗟告其周院长:“仆恨从前心眼昏,

  枉读诗书虚学剑,徒知气候别风云。

  辅佐江东无道主,毁骂咸阳有道君,

  致使发肤惜不得,羞看日月耻星辰。

  本来事主夸忠赤,变为不孝辱家门。”

  言讫捻刀和泪剪,占顶遮眉长短匀,

  炭染为疮烟肉色,吞炭移音语不真。

  出门入户随周氏,邻家信道典仓身。

  朱解东齐为御史,歇息因行入市门。

  见一贱人长六尺,遍身肉色似烟勋。

  神迷鬼惑生心买,待将逞似洛阳人。

  问“此贱人谁是主?仆拟商量几贯文。”

  周氏马前来唱喏,一依前计具咨闻:

  “氏买典仓缘欠阙,百金即卖救家贫。

  大夫若要商量取,一依处分不诤论。”

  朱解问其周氏曰:“有何能德直千金?”

  周氏便夸身上艺:“虽为下贱且超群。

  小来父母心怜惜,缘是家生抚育恩。

  偏切按磨能柔软,好衣緤俵著春勋,

  送语传言兼识字,会交伴恋入庠门。

  若说乘骑能结绾,曾向庄头牧马群。

  莫惜百金但买取,酌量驱使不顽嚚。”

  朱解见夸如此艺,遂交书契验虚真。

  典仓牒纸而吮笔,便呈字势似崩云。

  题姓署名似凤舞,画年著月象焉存。

  上下撒花波对当,行间铺锦草和真。

  朱解低头亲看札,口呿目瞪忘收唇。

  良久摇鞭相叹羡,看他书札署功勋。

  非但百金为上价,千金于口合校分。

  遂给价钱而买得,当时便遣涉风尘。

  季布得他相接引,擎鞭执帽不辞辛。

  朱解押良何所似,由如烟影岭头云。

  不经旬日归朝阙,具奏东齐无此人。

  皇帝既闻无季布,劳卿虚去涉风尘。

  放卿歇息归私第,是朕宽肠未合分。

  朱解殿前闻帝语,怀忧拜舞出金门。

  归宅亲故来软脚,闻筵列馔广铺陈。

  买得典仓缘利智,厅堂夸向往来宾。

  闲来每共论今古,闷即堂前话典坟。

  从兹朱解心怜惜,时时夸说向夫人:

  “虽然买得愚庸使,实是多知而广闻。

  天罚带钳披短褐,似山藏玉蛤含珍,

  是意存心解相向,仆应抬举别安存。”

  商量乞与朱家姓,脱钳除褐换衣新。

  今既收他为骨肉,令交内外报诸亲。

  莫唤典仓称下贱,总交唤作大郎君。

  试交骑马捻球杖,忽然击拂便过人,

  马上盘枪兼弄剑,弯弓倍射胜陵君。

  勒辔邀鞍双走马,跷身独立似生神。

  挥鞭再骋堂堂貌,敲镫重夸檀檀身。

  南北盘旋如掣电,东西怀协似风云。

  朱解当时心大怪,愕然直得失精神。

  心粗买得庸愚使,看他意气胜将军。

  名曰典仓应是假,终知必是楚家臣。

  唤向厅前而问曰:“濮阳之日为因循,

  用却百金忙买得,不曾子细问根由。

  看君去就非庸贱,何姓何名甚处人?。

  季布既蒙子细问,心口思惟要说真。

  击分声凄而对曰:“说著来由愁煞人!

  不问且言为贱士,既问须知非下人。

  楚王辩士英雄将,汉帝怨家季布身。”

  朱解忽闻称季布,战灼唯忧祸入门。

  “昨见司天占奏状,三台八坐甚纷芸。

  又奏逆臣星昼现,早疑恐在百寮门。

  不期自己遭狼狈,将此情由何处申!

  诛斩解身甘受死,一门骨肉尽遭迍。”

  季布得知心里怕,甜言美语却安存:

  “不用惊狂心草草,大夫定意但安身。

  见今天下搜寻仆,捉得封官金百斤。

  君但送仆朝门下,必得加官品位新。”

  朱解心粗无远见,拟呼左右送他身。

  季布出言而便哧:“大夫大似醉昏昏!

  顺命受恩无酌度,合见高皇严敕文。

  捉仆之人官万户,藏仆之家斩六亲。

  况在君家藏一月,送仆先忧自灭门!”

  朱解被其如此说,惊狂转转丧神魂。

  “藏着君来忧性命,送君又道灭一门;

  世路尽言君足计,今且如何免祸迍?”

  季布乃言“今有计,必应我在君亦存!

  明日厅堂排酒馔,朝下总呼诸大臣。

  座中但说东齐事,道仆愆尤罪过频;

  仆即出头亲乞命,脱祸除殃必有门。”

  屈得夏侯萧相至,登筵赴会让卑尊。

  朱解自缘心里怯,东齐季布便言论。

  侯婴当得心惊怪,遂与萧何相顾频。

  二臣坐上而言说,“深劳破费味如珍!

  皇帝交君捉季布,公然藏在宅中存;

  谩排酒馔应难吃,久坐时多恐损人。”

  二臣拂手抬身起,朱解愁怕转芬芸。

  二相宅门才上马,朱解亲来邀屈频。

  “解且宅中无季布,且愿从容酒壹巡!”

  侯婴既说无季布,察色听声验取真,

  离鞍下马重登会,既无季布却排论,

  是时酒至萧何手,动乐唯闻歌曲新。

  季布幕中而走出,起居再拜叙寒温。

  上厅抱膝而呼足,唵土叉灰乞命频。

  “布曾骂阵轻高祖,含对三光自杀身。

  藏隐至今延草命,恨悔空留血泪痕;

  担愆负罪来祗侯,死生今望相公恩。”

  二相坐前相参见:“惭愧英雄楚下臣。

  忆昔挥鞭骂阵日,低牟锁甲气如云。

  奈何今日遭摧伏,貌改身移作贱人,

  争那高皇酬恨切,仆且如何救得君?”

  季布鞠躬而启曰:“相公试与奏明君!

  但道曾过朱解宅,闻说东齐户口贫,

  州官县宰皆忧惧,良田胜土并荒螓(榛)。

  为立千金搜季布,家家图赏罢耕耘。

  陛下舍愆休倍足,免其金玉感黎民。

  此言奏彻高皇耳,必得诸州收敕文。”

  侯璎萧何深蒙计,“据君良计大尖新。

  要其舍罪收皇敕,半由天子半由臣。

  今日与君应面奏,后世徒知人为人。”

  萧何便嘱侯婴奏,面对天阶见至尊。

  具奏“东齐人失业,望金徒费(图赏)罢耕耘。

  陛下舍愆休寻捉,免其金玉感黎民。”

  皇帝既闻人失业,失声忆得尚书云:

  “民唯邦本倾慈惠,本固宁在养人恩。

  朕闻旧酬(雠)荒国土,荏苒交他四海贫。

  依卿所奏休寻捉,解冤释结罢言论!”

  侯璎拜舞辞金殿,来看季布助欢忻。

  “皇帝舍愆收敕了,君作无忧散惮身!”

  季布闻言心更大,“仆恨多时受苦辛。

  虽然奏彻休寻捉,且应潜伏守灰尘;

  若非有敕千金诏,乍可遭诛徒现身。

  侯璎闻语怀嗔怒,“争肯将金诏逆臣!”

  季布鞠躬重启曰:“再奏应开尧舜恩。

  但言季布心顽梗,不惭圣德背皇恩。

  自知罪浓忧鼎镬,怕投戎狄越江津。

  结集狂兵侵汉土,边方未免动烟尘,

  一似再生东项羽,二忧重起定西秦。

  陛下千金诏召取,必能匡佐作忠臣。”

  侯璎闻说如斯语,据君可以拨星辰。

  仆便为君重奏去,将表呈时潘帝嗔。

  乞待早朝而入内,具表前言奏帝闻:

  “昨奉圣慈舍季布,国泰人安喜气新。

  臣忧季布多顽逆,不渐圣泽皆(背)皇恩。

  陛下登朝休寻捉,怕投戎狄越江津。

  结集狂兵侵汉土,边方未免动灰尘,

  一似再生东项羽,二忧重起定西秦。

  臣闻季布能多计,巧会机谋善用军,

  摧锋状似霜凋叶,破阵由如风卷云。

  但立千金招(诏)召取,必有忠贞报国恩。”

  皇帝闻言情大悦,“劳卿忠谏奏来频!

  朕缘争位遭伤中,变体油疮是箭痕。

  梦见楚家犹战酌(灼),况忧季布动乾坤。

  依卿所秦千金召,山河为誓典功勋。”

  季布既蒙赏排召,顿改愁肠修表文。

  表曰:“臣作天尤合粉身!

  臣住东齐多朴真。生居陋巷长蓬门。

  不知陛下怀龙分,辅佐江东狼虎君。

  狂谋骂阵牵宗祖,自致前熬鼎镬迍。

  陛下登朝宽圣代,大开舜日布尧云。

  罪臣不煞将金诏,感恩激切卒难申。

  乞臣残命归农业,生死荣华九族忻。”

  当时随来于朝阙,所司引对入金门。

  皇帝卷帘看季布,思量骂阵忽然嗔

  遂令武士齐擒捉,与朕煎熬不用存。

  临至捉到萧墙外,季布高声殿上闻:

  “圣明天子堪匡佐,谩语君王何是论!

  分明出敕千金诏,赚到朝门却杀臣,

  臣罪受诛虽本分,陛下争堪后世闻!”

  皇帝登时闻此语,回嗔作喜却交存。

  “怜卿计策多谋略,旧恶些些总莫论,

  赐卿锦帛并珍玉,兼拜齐州为太守,

  放卿衣锦归乡井,光荣禄重贵宗卿。”

  季布得官而谢敕,拜舞天阶喜气新。

  密报先从朱解得,明明答谢濮阳恩。

  敲镫讴歌归本去,摇鞭喜得脱风尘。

  若论骂阵身登贵,万古千秋祗一人。

  具说汉书修制了,莫道词人唱不真。

  大汉三年季布骂阵词文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