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愧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一百八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百七 攻愧集 卷第一百八
宋 楼钥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武英殿聚珍本
卷第一百九

攻愧集卷一百八

     宋   楼   钥   撰

 志铭

  赠金紫光禄大夫姜公墓志铭

公讳浩建炎绍兴间来寓四明至十年岁在庚申公之

弟涛以流寓名荐书十二年遂登进士第人争曰是东

都大家能以举子业致身于兵火流离之馀耶惟姜氏

当承平时富盛甲京师婚姻多后妃侯王之家声势翕

赫而最重儒学藏书筑馆延太学名士以训子弟礼意

隆洽宾至亦留设盛馔参政简斋陈公及一时胜游皆

求阅未见书或登科以去又请举其友若昆弟题名家

塾多有显人如参政谢公克家侍御江公跻待制髙公

至临少卿汪公思温及其季吏部思齐皆在焉积而至

此以起其家公尽室南来弟犹未冠公方急禄每以未

能卒业为恨独任家事勉其弟力学抚育训导儒风益

振二十九年其长子模中浙漕举至于三四讫不第又

二十年曰桐曰柄曰煁曰焕曰光等相继累上礼部入

太学而柄与光同以绍熙四年赐第㸂又继之皆公之

子若孙也噫亦盛矣公字浩然曾祖徳安杭州助教赠

忠翊郎祖侁右侍禁阁门祗𠉀累赠武经郎父寛成忠

郎阁门祗𠉀累赠武功大夫吉州刺史娶朱氏封宜人

累赠和政郡夫人少师孝荘之女视钦成皇后为祖姑

又仁懐皇后之侄也宣和四年少师以郊祀恩奏补承

信郎调监平江府都税务福州盐税务改明州市舶务

行在草料场严州在城都税务临安府比较务㸃检户

部赡军酒库所籴场行在左藏库再任京畿第二将荆

湖北路安抚司准备将领改两浙东路兵马都监驻明

州者四一改婺州寻除兵马钤辖绍兴府驻札陞马步

军副总管驻明州秩满改福州逾年丐祠主管台州崇

道观又任建宁府武夷山冲佑观未满纳禄淳熙十二

年十二月癸亥卒于家享年七十有七积官至武节大

夫始夫人先公十年卒葬于庆元府鄞县丰乐乡东山

之原明年二月庚申诸孤奉公之丧合焉男六人模故

忠翊郎监建康府户部赡军酒库所籴场赠通直郎棫

以召对职賔赞终武经大夫阁门宣赞舍人两浙东路

兵马钤辖朴以疾不仕桐武翼大夫新权发遣郴州军

州事柄故奉议郎知濠州锺离县事林女六人长适故

朝奉大夫知泰州司马俨次适武节郎新东南第四副

将绍兴府驻札董璆次适奉议郎知嘉兴府海盐县事

史弥谨次适国子进士楼溱次适建昌军新城县主簿

王深一蚤亡孙男一十人炳煜武经郎新特差充殿前

司书写机宜文字煁故承节郎阁门看班祗𠉀监饶州

在城商税焕故从义郎监两浙转运司婺州兰谿酒库

光奉议郎新通判婺州军州事㸂文林郎监泰州角斜

盐场焯爚国子进士剡国学生炜煓熠国子进士㷆燔

焴磷煟燫炎承信郎孙女九人修武郎新监湖州在城

都酒务宋克明太学生汪祥进士陆枃迪功郎辰州司

户参军司马遂奉议郎知江州彭泽县事赵希蓁迪功

郎新临安府仁和县主簿黄梦与史挺之承信郎新监

抚州户部赡军酒库王坚迪功郎新严州淳安县主簿

赵希怤其婿也馀在室曾孙二十人埏垓填垕野塈坰

奎坡塾增堂𡌦墅基墉壁至𡒊坚曾孙女十人适进士

何冲朱中庸顾大声国子进士赵时古馀在室公少警

敏及见前辈笃志问学书传多成诵尤熟老荘之书人

但知为佳子弟耳家在汴都外城一旦碎于兵毁至京

口遇溃兵劫卤忽为窭人吉州旋即世聚食数十口皆

仰给于公甫冠入仕厉志官业动有可称北兵将陷平

江郡人惊奔而阍者阻之公叱使开闗去者不胜计公

殿后㡬不免人皆徳之及掌榷酤请创籴场以供酒事

贷本钱于贩曹要告身为质公以文书衔褏而进即命

公为之定籴价三等比时估为髙初亦罔测未㡬米商

辐凑价日以平岁终会其息至百万缗众始叹服至今

遵用焉孝宗登极婺以犒军稍缓口语籍籍公禽治数

辈无敢哗者所至总戎有律阅武有程慢令者毫发不

贷行之以公人自畏詟所事帅守魏惠宪王崇宪靖王

丞相梁仪公克家参政周公葵给事吴公芾敷文阁直

学士俞公俟龙图阁学士赵公子潚皆深相器重枢宻

胡公松年守姑苏择官寮十人日供故事右列中惟公

得预选所陈又能切中时病仕于明最乆詹事周公操

朝请莫公伯镕俱尝同寮相与素厚莫公诸子皆为清

望官公至必使环立以侍中书舍人济来为长史以父

执致敬周公为御史露章推荐太师史文惠王丞相王

鲁公周益公皆称于朝廷诸子出仕犹赖前数公提挈

之力观其所与则其所存可知矣前后以见辞五对清

光奏陈多合上意有老成更练之褒遂赐横带入仕㡬

一甲子吏考十之七八终始无玷临机健决不问剧易

遇事风生以智为乐谈论亹亹音吐洪畅聴者忘倦此

皆出于天资惟是生长富贵既更世故遽能率家人刻

苦廉介有寒素之所不及田里细务详练通晓尤为难

能少有至性母恭人郭氏疾革刲股以进友爱宗党初

以铢积寸累渐为温饱计会从弟迫于官逋举以济之

季父客死江西又无嗣公取其遗骨葬于先茔之侧岁

时祭享族人之废祀必遍及之弟妹婚嫁身任其责一

介不妄取予性实好施推其馀以周人之急亦所不靳

也宫教涛出继伯父既定居吾乡买地城北分东隅与

之筑室比邻人羡其雍熙之轨焉旧学不忘时有清新

之句自为上梁之文思旧隠于夷门不堪回首筑新居

于鄞水粗可容身此特其一班耳専意教子不以家务

婴其心夜或焚香危坐使之诵习率二鼓而罢模柄之

预荐栻之赐对公皆及见之其在婺时东莱吕太史未

第公知其贤遣二子从游模与之同中漕荐既即世子

孙益守遗训虽事力不及盛时一二而文风彬彬遂为

儒家始以次子封武显大夫累至和州防御使柄升朝

改赠宣奉大夫今至金紫光禄大夫足以信公之志于

泉下后裔方兴殆未可量也奉佛素谨楞严法华诸经

夫妇翻阅以千万计入闽积俸置大藏经归寘家舍结

字端重虽薄遽中家书无一笔行草手钞内典数十轴

首尾如一从妹归丞相寿春魏文节公平昔相好为堂

西偏藕花盈池丞相名以超莲书扁以遗之既属疾挂

衣冠杜门自颐家庭孝谨调娱药饵乆而不倦多拱手

黙坐间乘安舆致敬家庙佛像一丝不挂讫以寿终可

以无憾矣钥汪出也外祖少卿兄弟仕京师同为王府

赞读既皆尝授馆通家如至亲先妣吴国时犹未笄能

备言公家风范相依下汴初寓浙右数困冦攘其卒来

鄞盖以外祖为归也外祖尤顾旧好经理不遗馀力既

命伯舅娶公之女弟而宫教洎文节公与伯仲二舅同

在家塾训饬如一四人联捷荐书自尔姻娅如朱陈然

钥以外门之故得从公游又与诸郎共学仲舅尚书状

公之行盖尝助之属藁今二十馀年母氏舅氏俱即世

而棫朴柄煁焕剡㷆亦皆亡矣郴阳泣谓钥曰先铭未

立日夜痛心兄弟凋零汪氏中表亦无㡬舍君无有知

先人之详者敢以请钥抚事感慨又尝铭其二兄及锺

离之墓不得辞铭曰

太岳之后著姓惟姜承平百年益大而昌延招名儒谈

经左塾典刑具存燕及嗣续矫矫姜公克荷克承艰难

百罹既踣而兴才有馀刃仕一甲子黄金横带晚克知

止积善馀庆遗训有传踵登贤科儒风蔚然东山之原

松柏斯兊铭以表之其兴未艾

  司法晁君墓志铭

晁氏系出于西周王子朝汉有错为御史大夫元魏有

清为乐陵太守唐有左补阙大夫杲或谓其家有刘元

徳起兵时钱劵案此称蜀汉昭烈帝之字避宋朝始祖庙讳故书作元则其传世

逺矣本朝文元公以清徳雅望冠一时文荘公继掌内

外制赐第京师昭徳坊后益蕃衍散处汴郑澶济间南

渡以来江浙蜀道所在寓居实皆出于昭徳无他晁也

君讳某字某生于济之任城曾祖仲参赠金紫光禄大

夫祖端义奉议郎签书髙邮军判官㕔公事考巽之超

然不仕妣闾丘氏君资禀不凡少承家法笃于孝友尝

刲股以起母及仲兄之危疾年逾强仕从叔侍郎济阳

侯谦之以郊恩补君将仕郎授迪功郎监潭州南岳庙

循从政郎调建昌军新城县主簿继为沅州司法参军

君宦情素薄而临事殊不苟率有可称其在新城豪强

犁人之墓冤䜣莫直君为得遗骸于田中遂伸存亡之

枉广昌令以匿冦事攘富人之赀骨肉骇散冻馁于外

狱乆不决君受责欲行令辄赂君拒之以实闻而还所

籍其家优裕如初居沅才三月有冒官称者守意希赏

抵以深文僚吏和之君独不可守数谕意不为动善善

恶恶行其志类此俄感疾已而起居如平时忽趺坐而

逝安静不怛不惟积善之报殆有自得而莫知也君宜

达而沈下位宜寿而止六十一寔乾道元年正月三日

也娶姜氏蚤卒子五人子骞子与子思子游子冉文学

才干俱有家法三女婿通直郎赵某沈忠恕杜隽皆世

家也孙男八人百源百则百海百制百利百礼百扬百

顺女六人曾孙二世黻世表七月朔归至寓居抚州金

溪县十月二十六日葬君于临川县崇徳乡嵯峨山之

西敷文阁直学士公武君之弟行尝状君之行事至开

禧三年凡四十三年矣君之子惟子游在孙亦亡二人

矣百海游鄞求铭于钥老矣学落何足以发幽光独念

中原衣冠故家日就凋零文献相传如昭徳之晁则又

鲜矣少时及识敷学风采服其该洽其诵君之贤如许

以托名不朽为幸铭曰

王谢故家风气一种晁之在汉实配于董至宋益大名

胜继踵法藏耄智读者皆竦济北嵩山词采泉涌恂恂

法曹典刑荘重以君之才卒于流冗我思前良托名为

  直秘阁徐公墓志铭

庆元二年有㫖朝散大夫徐梦华除直秘阁盖异恩也

始公生于靖康之初元岁在丙午是冬金人再犯阙海

内云扰建炎二年寇躏江右叛将大盗蜂起公之生才

四年母氏襁负走陂头刘氏家仅免于难公既省事自

念生长兵间欲得尽见事之始末宦游四方收罗野史

及他文书多至二百馀家为编年之体㑹稡成书传闻

异辞者又从而订正之号三朝北盟集编自政和七年

海上之盟迄逆亮之毙上下四十五载间具列事实制

敕诏诰国书奏疏记序碑志之文有正史所不及载者

搜掇无遗成二百五十卷又有纲目一册并藏于家至

是史官方修髙宗皇帝实录修撰杨公辅率同寮十人

奏乞取公所编之书仍下临江军给笔札抄录以进十

一月史官又奏其书有补于史笔为多仍荐公之贤大

略云廉静乐道好学不衰故有是命又奏所编书目内

有百馀家馆所未备复命录其全书诸公欲相挽一出

与同笔削有谕公者答曰此书本不为进身计力辞之

后又得未见之书再编集补三帙所居辟一堂取词命

褒语篇曰儒荣以侈上赐枢宻刘公徳秀为之记待制

杨公万里为之铭少傅周公必大端明洪公迈而下赋

诗者数百篇逺迩流传而公之名愈显矣公字商老情

江县人曾祖用和祖士穏俱不仕父世亨累赠通议大

夫母杨氏赠硕人公俊敏笃学至忘饥渴寒暑读书过

眼辄不忘通贯经史百家尤熟晋宋南北五代时事自

熙丰元祐以来名公奏议及出处大致无不该综作文

皆有根据用事精确绍兴二十四年登进士科授左迪

功郎洪州新建县尉以外艰不赴调郁林州司户参军

到官未㡬又以母忧而归后为江陵府司户任满闗陞


左从政郎乾道四年外移南安军教授以举主改宣教

郎知潭州湘阴县次授广南西路转运司主管文字赐

绯衣银鱼诸司辟知宾州到郡遭罢主管建宁府武夷

山冲佑观华州云台观绍熙元年授荆湖北路安抚司

参议官庆元初引亲嫌径归再奉冲佑祠引年致仕六


年赐紫衣金鱼仕宦㡬五十年闲居之日为多南安官

舍素在城外请迁入以附校官建云汉阁以奉御书立

濓谿二程先生祠于左刘元城张横浦先生祠于右自

为之记参政龚公茂良时帅江西读而善之以讲筵官

荐湘阴并湖少田多盗帅括盗耕湖田者悉输租号増

耕税他邑或移别赋应命公恐重困吾民谓邑无新田

税无从出帅盛怒移湘潭丞仍窘摭邑事无可疵瑕者

卒免于行更加礼焉增葺学宫严设祠像祭器书籍以

次而举选士主之湘阴于是始兴于学矣朝廷议更二

广盐法遣浙西安抚司干官胡廷直衔命与二漕臣集

议境上西漕王公正己以公审知利害邀至苍梧㑹所


公谓二广事体不同使者徒见东路郡多濒江可通客


贩固已非是若西路多山郡近江者少道阻运艰客贩


不通价必腾踊郡计不给重为民害郡有兵吏可役民

不告劳若止循官般旧法初无抑配等弊公私俱便可


以经乆众不能夺胡亦是之议定而去将入奏为主议

者所訹畏罪希进尽变其说擢为东路提举旋升西漕


侍郎詹公仪之出镇桂林共行客贩之策虑公或以宾

州奏事必撼成说武宪熊飞素不快于公二人从而惎


之熊上悔举之章公遂罢不三年二广之害果如公言


民食贵盐富商至破产丧生胡忧惧至死詹亦得罪复

行旧制至今便之周益公当轴谓公前谩未直公答以

事乆自明不待辨也归而悼亡连丧子女宦情愈泊然

矣杨诚斋挽使造朝荐进甚力庙堂将处内郡止求议

幕荆帅枢使王公蔺移镇长沙以公可任帅事申省委

公经时而侍郎袁公枢始来知公止请上幕俸给尽以


三月帅俸归之又力辞尤叹其廉既而从母之子侍郎

彭公龟年为帅公去替止半年法不用避公乞祠以去

彭公饯以诗云法许公不许法不如公严年虽已髙手

不释卷有读书记忘集医录集仙后录各三册㑹录四

册皆以儒荣冠其目家有万书阁籖帙甚整能视细字

如年少时事亲尽孝祭器封𫔎惟谨有家记一编载时

祀礼式又揭百不忧堂以志义方之效阁前乱石森立

石间多红薇花若张锦然号紫薇洞天胜日深衣坐阁

下二鹤翔舞于前殆神仙中人也弟妹四人弟得之亦

休官而归时节聚会子孙甥婿罗拜为寿竟觞卜夜无

倦色从母昆弟七人时置酒款集韦济川楫黄仲礼琮

彭子寿而下俱效之开禧元年亲党为八十之庆宴笑

数日乃罢中婴小疾精明如故犹能课诸孙诵习三年

八月浴出瞑目危坐而化二十有一日也娶丰城鄢氏

先公二十一年卒封赠至宜人五男子简从事郎新邵

州新化县令范迪功郎新袁州司理参军簵业进士次

子符幼子节皆蚤殁二女长适免解进士曾三异次适

进士邹埘亦前卒孙男十人长峰亡矣次峣次金酉荐

于乡嵩峨訔崇嶷㠖𡷫一女适乡贡进士向公美曾孙

二人郯郁二女尚幼诸孤以嘉定元年十一月庚申奉

公之柩葬于县之修徳乡古牛冈之原始钥屏居四明

得子寿书俾为儒荣堂赋诗时虽抱疴为作古风寄之

已而子寿与公俱以书来谢比闻子寿之讣固已不堪

云亡之痛而公亦下世矣公既葬之二年简以赴调来

见谓前诗恨未见北盟全书尽录以见遗又出其季父

致政所作行状求铭致政尝著左氏国纪中书舍人陈

公傅良为之序盖深于经者书事尤核敬掇其状而为

之铭铭曰

靖康兵祸古所未有凡曰臣子痛心疾首公生初元以

及己酉犬羊长驱荐食江右幼而得全实赖襁负少长

读书志已不苟宦游四方咨访寻究网罗旧闻编不停

手二百馀家笔下辐凑系日系年别记谁某有制有书

有疏有奏众说杂然考证是否名闻于朝六丁下取蓬

莱汉阁宠数加厚儒荣名堂足以不朽才不尽用仕多

不偶身退名尊二疏俱寿奄然仙去何憾何咎有子克

孝庆流在后铭以发之尚照林薮

  朝请大夫吴公并硕人姚氏墓志铭

仙居吴氏自龙图阁直学士给事中康肃公以儒术发

身入从出藩为时名臣长子兴化使君首蹑世科兄弟

簪笏蝉聮多至郡守族党中登贡籍擢科级者相望遂

为巨族钥淳熙五年由敕令所删定官赘倅丹丘始拜

康肃于湖山堂时居邑之石井既挂衣冠夫妇偕逾七

十子孙诜诜坐享耆福谿山胜绝来者如游崑阆钥一

见辱知奖良厚因得与诸子游今识其家四世矣兴化

明锐奇庞谓必可接武夷路不幸婴末疾止于中寿次

子鄞丞婿四明史氏钥以第三子娶其女遂为姻家今

知吉州公比为大理寺主簿同朝见过泣而言曰先君

抱负不凡先妣妇徳素著而葬之日兄弟尚未立未有

铭文以传后介弟既亡繄谁之责援亲契以请余感念

畴昔为之永慨乃掇括苍贰车郭君睎宗所为行状及

兴化自为姚硕人行述大概并为之铭君讳津字仲登

世为台之仙居人曾祖允昭故赠武略大夫祖师锡故

任右承议郎累赠光禄大夫考芾康肃公也官通奉大

夫累赠少师妣郭氏赠鲁国夫人君幼嗜学强记博通

群书尤熟文选或覆诵终帙年十有五以词赋魁乡校

尝从秘书郎王公衜颂台主簿胡公权殿中季公棠游

三人皆名儒每器重之康肃为御史以郊恩任将仕郎

为铨闱第二人授右迪功郎监潭州南岳庙侍旁益肆

于学连荐漕台登乾道五年进士乙科充两浙东路安

抚司干办公事改宣教郎知处州丽水县监行在都进

奏院为亲求补外添差通判绍兴府淳熙九年赐五品

服十年继丁内外艰执丧哀甚倚庐增慕灵芝产于楣

人嗟其孝感纪以诗文服除权发遣江阴军未上改主

管建宁府武夷山冲佑观寻知广徳军以足疾丐归改

兴化军庆元二年属疾八月四日终于家享年六十有


四累官至朝请大夫娶姚氏封安人先公六年卒葬之


地曰西隩去先墓百步累赠硕人男四人机朝请郎知

吉州军州事朴故通直郎知庆元府鄞县丞栻迪功郎

福州福清县主簿标迪功郎衢州开化县尉兼王簿女

一人适进士姚栋孙男四人𤍞煜炜灼孙女九人长适

承奉郎监西京中岳庙楼治次适从事郎新赣州司户

参军叶言次适将仕郎卢樵次适承信郎新差都大提

㸃坑冶司监辖铜钱金银场顾士龙馀在室曾孙男一

人诸孤以十二月辛酉葬公于郭但山东隩之原迁硕

人之柩祔焉公志趣髙迈不溺于膏粱之习种学绩文

与寒畯争驰乆在亲侧宦学增益小试于外动有可称

初入师幕丞相蒋公太师史公为帅属以文词以逺器

期之丞相葛公枢使黄公为僚相好号一时幕府之盛

丽水试邑恪守家范夙兴冠带视事决讼如流庭无留

牍严于治盗民以奠居邑社稷坛壝圮壊学宫尤不葺

公谓非所以安士训民也乃筑三坛于学之东偏又彻

学而新之岁祀月书如仪士民俱劝焉及官奏邸同知

枢密院事谢公时在諌坡举公自代有曰治邑有声立

朝无玷方向于用懐亲求归朝士叹其髙致赋诗宴饯

归娱膝下乆之乃到官参政李忠文公多以郡事委之

裁决岁饥流殍盈路公请发圭租倡率劝分人遂乐从

待制朱文公为提举官任以荒政躬走阡陌如懐隠忧

有所措画俱从其言以文学渊源政事详练荐之广徳

乆旱种不入土粟价翔踊公斋祷祠山随车沛然时米

舟辐凑官兵得空劵累月悉以给之积讼不决而两狱

隘陋卑湿公曰不葺不决疫将兴矣先呼囚徒稽貌察

辞随处以法轻系以片言折之谕狱官邑令日决数事

旬馀囹圄为清减商算损酒价访水利民聴已孚而去

矣遮道拥车至有泣者曰官何来之暮而去之速乎康

肃轸惠邻里谷贵则损价以粜岁寒则赋粟以济散药

给棺一方赖之公谨不敢废湖山亭馆以时整葺追慕

不足筑祠于堂之隩又以隠居诗篇刻石时节撷芳荐

新事之如生耆旧有为父母所厚者尊礼之如故时正

旦合乡之士夫于邑庠谒先圣先师及先贤之祠序齿

讲拜升堂举酒略如乡饮之仪为文平淡援笔成诗蔚

有父风合诗文十五卷藏于家荘重恬静中无机心与

人交乆而弥亲不知者或以为简公不改其度寛裕容

物无疾言遽色服用俭约而厚拊姻旧虽甚费不靳康

肃尝以岁侵为忧公适归自稽山白曰顷年得禄储谷

可数千斛举以均济亲颜大喜殆有前辈麦舟之馀意

使其得究于用可以及物可以亢宗而见于世者止此

可哀也已硕人家黄岩承信郎义之女甫笄丧母已能

任家政既归于吴舅始丞郡而家尚寠寓族长之家光

禄洎夫人俱存家法素严鲁国病足已乆矣夫子方从

师友于外无娣姒之助以冢妇独任梱内之责人以为

难光禄与夫人既丧用益窘小姑出适发奁具以佐之

石井卜筑竭所储以庚费康肃素好宾客不问家有无

先意治具以竣所需康肃以贤妇称之见于遗札其亡

也夫子哭之甚哀吉州以作邑有声连岁进擢以至大

郡可以知兴化义方之训鄞丞既亡而吉州求嫡母之

铭甚切又可以见硕人鸤鸠之徳是皆可铭也已铭曰

括之阳兮仙所居伊石井兮公之庐堤万壑兮清流潴

夹明镜兮澄冰壶伟康肃兮蚤垂车谢轩冕兮天为徒

君冢嫡兮如伯鱼传衣钵兮邺侯书宦学富兮历仕涂

见诸用兮直绪馀归不改兮先规模终相从兮山之隅

夫人徳兮鸤鸠如义方壶彝兮蔼里闾我维铭兮子刻

诸慰孝思兮贲幽墟

  直秘阁孟君墓志铭

君讳嵩字峤之孟姓也昭慈圣献皇后兄子信安郡王

之次子也后以圣徳母仪四朝信安勲在社稷宻赞中

兴贤徳问学为戚闬之冠髙宗宠遇如唐肃宗之待李

邺侯无与比者公之髙祖在安武军观察留后赠太师

韩王祖彦衍中散大夫行开封府左司录赠太师豫章

郡王信安讳忠厚少师保宁军节度使充万寿观使提

举秘书省赠太师母秦鲁国夫人王氏世本汴人五世

祖魏王徙居卫州共城后复居汴信安南渡家姑苏遂

为长洲县人君十岁以祖䕃补承事郎性至孝不忍舍

亲出仕奉祠膝下者数年绍兴二十七年任军器监主

簿未㡬信安薨恳免临奠特恩除直秘阁赐绯鱼服除

授浙西安抚司主管机宜文字幕府笑谈一坐尽倾事

无巨细勤于闗决使长多资决而后行未满除监尚书

六部门时隆兴改元之季冬也乾道初供职职事简寡

而才地有馀尚书郎或有假故长贰更委摄承㡬遍二

十四曹遇事益练习而声誉日休轮对陈利害甚悉上

嘉纳之六月始以制书摄仓部公自以骤进抗章请外

二年通判楚州又力请祠再任主管台州崇道观满秩

通判临安府七年瓜期将及㑹光宗以皇太子尹京易

倅为府推八年始改浙西安抚司参议官淳熙三年

月到任盖家食者馀十载淡然不复以仕进为意人皆

期以逺到而明年八月丙戌以微疾卒享年四十有四

累官至朝奉郎五年四月癸酉葬于常州无锡县富安

乡许岘山之原去先茔数百步娶仲氏左朝请大夫淮

南安抚司参议官并之女后公七年岁在甲辰卒有贤

行克相夫子子男五人夔右宣义郎监秀州华亭县市

舶务次曰曾俱先卒次曰猷朝请大夫主管建宁府武

夷山冲佑观次曰导朝奉大夫权知严州幼曰翔故迪

功郎信州司户参军女一人适朝奉郎知真州李大理

孙五人继勲修职郎监镇江府大军仓门继华修职郎

监行在㸃检赡军激赏酒库所都钱库继显迪功郎新

镇江府丹阳县尉继勤将仕郎继勇两浙转运司进士

惟信安谦恭威重有大功而不居逊逺权势被服儒雅

居第择穷僻处门宇卑陋以终其身至今不为势家所

夺犹存其旧吴公棫字才老仲公参议字弥性皆名士

以女弟嫁吴而与仲为姻家其好贤类此故子孙多贤

公自幼承义方问学有原委论议正平性又强记一经

见闻辄不忘诗句清新有冰翁之风一时名公多与之

游自奉寒素而好济人之急笃于教子刮磨豪习二子

三孙俱聮名荐书继显先登嘉定元年进士科蔼然为

儒家矣钥少随侍都下尝识风度而不及相接亲见公

在部门丞相魏文节公为天官舅氏尚书汪公为郎与

公相厚称美不容口冲佑漕淮浙为太府卿兼权刑部

侍郎严州尝为大理正兄弟有贤誉俱得奉周旋钥比

知贡举首阅榜帖一见公之孙姓名为之忻然知孟氏

之方兴而未艾也得书以公之葬未有铭逺以见属遂

铭之以慰孝思云铭曰

昭慈之圣信安之忠辅成中兴盛徳丰功公为爱子馀

庆所钟问津郎曹受知诸公位不称徳寿弗及中积善

旷达不于其躬子孙日兴益振家风我惟诗之表于幽








攻愧集卷一百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