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愧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七十二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七十一 攻愧集 卷第七十二
宋 楼钥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武英殿聚珍本
卷第七十三

攻愧集卷七十二

     宋  楼   钥   撰

 题跋

  跋陆宣公奏议总要

阜陵喜观陆贽奏议故紫㣲崔公为总要一书上之东

坡先生曰如贽之论开卷了然聚古今之精英实治乱

之龟鉴然奏议繁重尚勤乙览是书摭华芟冗因门分

类名言确论一阅而尽得之所以开导聪明禆益治道

多矣易曰纳约自牖崔公有焉

  跋石曼卿古松诗

曼卿上世家幽州燕俗劲武少以气自豪书体兼颜柳

前辈谓愈大愈奇余三见真迹礼部尤尚书家西师诗

有旗光秋晓起甲色夜江横之句欧阳氏筹笔驿诗有

意中流水逺愁外旧山青之句今又见此诗影摇千尺

声撼半天尤为人脍炙皆警䇿也欧阳公称文章劲健

称其意气余以为字画尤有剑拔弩张之𫝑吾乡郡从

事官舍中先有筹笔驿石刻久矣今赵君致逺又欲刻

此是为二妙也

  跋周公礼殿图

余近得临江周公礼殿图石刻绍兴十七年向芗林刻

于学宫疑与先人所藏画本不侔闻大资政赵公帅守

成都尝摹礼殿本为八轴借而校之丹青焕然自盘古

而下位次向背不同者十八九虙羲八卦上下各有字

位置亦不伦䕫之球为锺无傅说像孔子弟子中多徒

父叔鱼原亢又一人阙名石刻中有梁鳣字叔鱼而形

貌不类却无颜路公孙龙冉季公祖兹漆雕从狄昱公

良孺奚蒧叔仲㑹容蒧颜之仆左郢而有蜀太守李冰

又一人无名第七轴画文翁司马相如匡衡萧徳仁戴

圣王吉严君平扬雄刘向服䖍陈寔锺繇诸葛亮崔桓

平福王浚杜预张华杜畿豆卢第八轴画汉武帝萧何

张良叔孙通陆贾陈寛贾谊司马迁董仲舒汉光武邓

禹桓荣班固张湛廉范马融第五伦郑𤣥公孙𢎞儿寛

丹青愈工皆石刻所无益州刺史张收未知在汉何帝

时后汉诸名儒或在其前若锺繇诸葛亮王浚杜预张

华等皆魏晋间人既在张收之后岂后人所续耶武帝

光武列于诸臣之间次序亦多不可考萧徳仁崔桓平

福名不甚显豆卢复姓不知何名姑记大概以俟考证

  跋孟蜀王与周世宗书

余家藏此书既以五代史证其事兹阅张次功所编蜀

梼杌载此尤详因具书于后

广政十七年周世宗即位改元显徳周师至仇池攻秦

州韩继勲鳯翔王万迪请益师昶遣雄武监军使赵季

札率师赴之季札怯懦不进乘驲而还成都震恐昶怒

斩于市十八年五月李廷圭髙彦俦吕彦珂总众以御

周师九月战于唐仓监军王峦被杀我师败绩廷圭退

保青泥闰月周师克秦阶成等州雄武节度韩保正弃

城遁十一月又克鳯州执节度使王环监军赵崇溥二

十年六月周世宗归我秦鳯之俘昶遣使致书谢称大

蜀皇帝世宗不答昶曰朕郊祀天地称天子时尔方䑕

窃作贼何得相薄耶二十一年荆南遣使来致书言周

世宗已定淮南请通职贡昶不许

  跋任氏所藏外祖汪少师帖

钥生长外家事外大父少卿二十馀年屡侍笔砚书问

多出亲札外祖母王夫人居奉川任氏与舒董诸家皆

至亲相与笃厚类此忽瞻遗墨肃然起敬陈后山谒庞

丞相墓有云少日拊头期类我暮年埀泪向西风陈简

斋跋存诚子帖有云客来空认袁公额泪尽惭无杨恽

书三复二诗重増悲叹

  跋参寥诗

参寥以东坡门人得罪黄师是坡之姻家时为京东漕

使坡与之书曰参寥以某故窜兖州望为之地师是曰

昨方有兖州楼教授见过其人必长者遂以为属教授

钥大父少师也领其意而行既至兖与之定交后宰登

封一日阍人告曰有僧携行李径欲入门自言与知县

故人不可止遏少师笑曰必参寥也已而果然馆谷县

斋尝同登嵩岳之顶游从倡和参寥集中所称试可即

少师之字也诸父犹及见登封时事兖州一段旧得于

师是从子叔愚子鲁云珣公所藏二轴皆其得意诗翰

墨飞动真可宝也集中有九江与东坡话别诗云霅水

黄楼赤壁间胜游长得共跻攀坡亦云算诗人相得如

我与君稀周旋如许何止工诗而已耶少师遗文碎于

兵毁仅存二十四峰诗与师喜雨诗有云一声雷碾青

山过万里风驱白雨来之句兹见师诗重増感慨然卷

中和愚上人二首开字奉字鸦字三绝漪涟斋一首皆

不见于集以此知遗亡者亦多矣

  跋桑泽卿和林和靖诗

和靖诗似其为人自然髙胜不特梅花为绝唱也泽卿

一一细和间有不能辨者风度又可知和靖绝笔一篇

云湖外青山对结庐坟前修竹亦萧疏茂陵异日求遗

草犹喜曾无封禅书此则不容和矣

  跋从子深所藏呉紫溪游丝书

钱塘呉傅朋游丝字前无古人黄给事仲秉钧尝称蜀

士仲明举诗云春蚕一缕来不㫁万钧笔力归毫芒佳

句也然未若参政汉滨先生王公瞻叔之诗为工伯父

扬州尝得二纸于呉公从子深求书王公之诗于后

  又题所书罗端良文三篇

新安罗端良愿公辅器也止于鄂州世所共惜刘子澄

清之为倅亟以其诗文为小集以不暇求全也所作无

不精妙而陶令祠堂记社坛记尔雅翼后序尤为髙胜

端良方无恙时尝以此三篇见寄意亦其最得意者余

每为子弟诵之从子深请书此卷后有作者欲论渊明

及社稷事恐无以过此尔雅翼一书深恨未得见之也

  书吏商赠赵仲坚题其后

余从兄之子伯时一女谨择所归近以归赵仲坚佳公

子也既尉新城以此卷来求余言老矣几与世相忘素

不长于吏道又非能言者何以告子惟仲坚大父龙学

少师一世吏师光显于朝精明强敏诚有不可及闻其

在上虞时忍贫如铁石已为半刺犹执卷田间躬视仆

夫粪田灌蔬竟日一肉故曰人有不为也而后可以有

为知宗长子也继有贤誉仲坚廉谨详练师祖若父尚

何他求为书柳河东吏商以赠而系以此仲坚勉之哉

  跋周尚书武仲诗轴

余少读龟山先生集见周宪之墓志知公孤立于宣和

中独祐陵知之甚深公以御史触忤权贵屡蹈祸机诘

王黼拒梁师成极论童贯蔡攸之罪至往来使不测之

敌伏节不屈建炎元二间为刑部吏部尚书髙宗欲柄

用之而不及刚毅之气可畏而仰兹读公诗词翰俱高

尤使人起敬公讳见诗注宪之其字也建之浦城人尝

为贯所诬谪黄州三年日以诗酒自适无漂泊流寓之

叹卷中多黄州诗意其正在谪居中葢宣和末年也又

称公以文学名于世馀暇留心翰墨得欧阳率更笔法

至是尤可信矣

  跋虢国夫人晓妆图

虢国夫人承主恩平明骑马入金门却嫌脂粉污颜色

淡扫蛾眉朝至尊余每疑此恐非杜少陵语后乃得于

张祜集中葢集灵台第二篇也素闻同年林子长家有

虢国夜游图甚佳而未之见或谓此晓妆图也岂正画

平明骑马时耶

  跋范石湖游大峨诗卷

文殊示现于五台普贤示现于大峨光景殊胜大略相

似旧见无尽居士清凉传书五台事甚详亦有诗纪所

见今石湖先生大峨数篇尤为奇伟张公素不善书必

不能如此翰墨飞动然无尽后谒无业禅师塔塔上五

色光现有诗云四入台山礼吉祥五云深处看荧煌而

今不打这鼓笛为报禅师莫放光尤为禅林称诵使石

湖再登大峨必须别有一则佳话也

  跋徐神翁真迹

海陵汉晋间有乐真君子长或云徐二翁其后身也如


蔡鲁公之东明吕东平之善守尤为著验此卷脱去白

字遂为桑公大夫登第之祥可谓神矣然使吾得为二


翁道成之后闭口藏舌何用管人间如许闲事


  跋姜氏上梁文藁

姜氏在京师以财雄南来吾乡子孙遂以儒显舅氏适

斋尚书汪公跋语甚详七夕书此卷阅两旬而下世殆

绝笔也钥以外门之故向来亲见上梁文属藁之初宣

奉公庆七十时丞相寿春魏公见委以乐语有云生长

东都亲见开元之盛际从㳺诸老及闻正始之遗音又

云今日王孙犹有承平之故态当年竹马得见㑹昌者

几人丞相颇以为然姜氏家风葢有自来其兴则未艾

也上梁文必言儿郎伟旧不晓其义或以为唯诺之唯

或以为奇伟之伟皆所未安在敕局时见元丰中获盗

推赏刑部例皆节元案不改俗语有陈棘云我部领你

懑厮逐去深州边吉云我随你懑去懑本音闷俗音门

犹言辈也独秦州李徳一案云自家伟不如今夜去云

余哑然笑曰得之矣所谓儿郎伟者犹言儿郎懑葢呼

而告之此闗中方言也上梁有文尚矣唐都长安循袭

之然尝以语尤尚书延之沈侍郎虞卿汪司业季路诸

公皆博洽之士皆以为前所未闻或有云用相儿郎之

伟者殆误矣因附见之

  跋傅梦良所藏山谷书渔父诗

渔家无乡县满船载稚乳鞭笞公私急醉眠聴秋雨

右山谷之父亚夫诗也谷之书既刊诸石此虽仅得三

之一残圭㫁璧要自可宝谷尝有古渔父诗云四海租

庸人草草太平长在碧波中殆此意耶

  又孙鸿庆作傅和州墓铭

鸿庆孙文昌一代文章伯也志人之墓固未免于称美

兹为和州之志有云其学自六经太史氏百家诸子浮

屠黄老之书无所不读其文自歌诗赋颂表笺传序箴

铭纪志亦无所不工又曰文章闳丽可当大典册诗语

精深可列于歌颂以荐郊庙此非心服其能不作此语

也梦良为余乡邑三年且去矣膴仕当未艾若御民一

以寛简聴讼如家人无疾言厉色如和州之在蕲廉直

有父风所莅皆有迹又不减繁昌之政能世其家者也

和州讳谅友繁昌讳巩

  跋可寿上人所藏史文惠公帖

于襄阳问紫玉如何是黑风吹其船舫漂堕罗刹鬼国

玉云于𬱖你者汉问恁么事作么于当时失色玉云祇

者个便是漂堕罗刹鬼国于于是有省于在襄阳傲上

虐下号为襄様节度犹能有此前辈贤达所以好与有

道髙僧游者正以富贵隆盛谀言塞耳若不得此等人

安能深锥痛割如许太师史公地位中人与师为方外

交此诗帖皆其迹也二人相得必别有针锋相凑处非

外人所知不然安得相与如此之深耶

  跋禇河南阴符经

阴符经说者甚众以文义不贯颇费牵合葢尝疑之唐

李筌传骊山老母之言曰此符三百馀言百言演道百

言演法百言演术上有神仙抱一之道中有富国安民

之法下有强兵战胜之术分为三章又有六注谓太公

范蠡鬼谷张良诸葛亮及筌也繋以正义不言谁作后

序中谓出于骊山老母亦间有无主名者略计太公之

言八张良之言九鬼谷六诸葛五范蠡才一见而筌及

正义尤详又与世所版行注本不同后有㫁章三赞又

道士希严不知何许人作赞三十九首可谓备矣或总

题其后云观注者粗得一二而赞者略无仿佛信其奥

妙不可以智知而言说姑存之耳诚哉是言也比岁于

都下三茅宁寿观见禇河南真迹注本始知上古真仙

各出语一二以至三四自愚人以天地文理圣案此句似有脱

而彼不言为谁其间有若相应答亦有㫖意全不联

属者将由群仙之集而为之耶抑髙真荟稡而成此经

耶初有道流携以求售索价不赀未几羽化于观中遂

为三茅宝藏摹得其本以归兹因徐粹中醇一为慈谿

至道宫建藏手写以遗之凡见河南所书三本其一草

贞观六年奉敕书五十卷其一亦小楷永徽五年

㫖写一百廿卷及此葢书百九十本矣二者皆见石刻

惟此真迹尤为合作字至小而楷法精妙河南卒于显

庆三年年六十有三书此时计四十五岁而永徽所书

则五十有九矣岂惟笔力不可跂及亦安得此目力耶

然三本详略亦自不同草书本又冠以黄帝阴符经要

当以此本为善仍命长子淳细书临摹于后尚存旧本

之万一云

  书石门披云集后

缙云川谷惟石门最可观诵太白之诗旧矣乾道五年

先工部守括苍侍旁见石门洞文跃跃然欲游未能也

明年冬先君解印绶余适分教永嘉奉双亲东下登览

胜处为题诗壁间淳熙末自温守得㫖奏事复过其下

相羊竟日尽见岩石留题恨不能悉记奉祠里居而羽

士王君愚叟访余于寂寞之滨自言尝住此观裒古今

诗文为一编将归而刻之阅一再过如蹈梦境少作非

工亦列其中又荷好事者为之次韵老矣无由更寻故

歩慨然为书于后而归之愚叟好棋与琴诗有佳语又

能集此以永山中之传信雅士也

  跋赵清臣所藏濮议

嘉泰元年三月乙巳访馀姚令君赵清臣观书阅画久

之清臣曰尝见濮议乎余曰固尝见之君所藏何书也

曰顷丞金坛得于苏氏云欧阳公以此议献之神宗而

出镇道遇苏魏公语及此事径以奏藁授之遂为苏氏

家宝余归而阅近岁庐陵所刊文忠公集则此卷列在

一百二十卷以后首尾俱同而录本多误亦间有胜于

版行者因并为手校而归之公序此议而进之神宗时

罢政而出为观文殿学士行刑部尚书知亳州以年谱

考之寔治平四年正月葢神宗即位三月公得亳社故

序称先帝议称英宗其第四卷札子注云是岁十月撰

不曾进呈谓治平三年也三月以言者指濮议为邪说

求去不允十月成而不及进者英宗时巳服药故并进

之神宗也其为后或问二篇及汉魏五君论晋问未知

所著年月公薨于熙宁五年壬子年六十六此书进于

治平丁未年六十一矣因并见之

  跋桐阴韩氏家问

苏魏公尝言韩忠宪教子严肃不可犯知亳州日第二

子舍人自西京倅谒告省觐坐中忽云二郎吾闻西京

有疑狱奏谳者其详云何舍人思之未得已呵之再问

未能对遂推案持梃大诟曰汝食朝廷厚禄事无巨细

皆当究心大辟奏案尚不能记则细务不举可知矣必

欲挞之众宾力解方已诸子股栗累日不能释家法之

严如此所以多贤子弟也或疑其言为过观此家问可

信不诬亦是亳社时事可畏而仰哉象山令君犹能守

家法邑事整办庠序一新又刊此卷寘之学宫真桐木

韩氏之子孙也

  跋张徳深辨虚

余少时尝得仪真所刊司马氏潜虚中多阙文不能遽

解隆兴改元先光禄官奏邸检详新安张公为僚同寓

直舍时在侍旁日从之游自言家有潜虚全书亟借而

传之又言为慈溪令时有张氏徳深汉邃于易元案元谓扬

雄所作者宋时避庙讳改书今仍之后同葢未识潜虚也尝示之一见即言

其大义归阅数日著辨虚一篇洞晓其说因略为余言

之自此始知虚之大概独未见所谓辨虚者相去几四

十年与新澧阳郡博士张子宓虙语及此书子宓曰徳

深从叔祖也始得见之凡十馀篇兼综易元二书易曰

卦元曰首虚曰名卦有爻首有赞名有变二体四位十

等之象八物五行与生成之数干中元之所以始一三

五之所以虚与夫揲法占法皆若异而实同又辨气体

性名行命与蓍虚之得此几无馀蕴徳深之学真有渊

源而总序则检详为县令时所为也检详又云虚之书

未成而已传温公晚始以全书授范太史淳夫遂传于

蜀后以问蜀士曰非也观物先生张公兵部行成所补

托为此言耳观物穷象数之学着述衍翼元元包总义

潜虚演义经世索隠外篇衍义通变等七书近百卷世

号精博尝取演义读之为卷十六潜虚之书章分句析

尤为详尽比辨虚不啻数倍果如蜀士之言非此人亦

不能补此书然观物之书未出而徳深能辨之此其所

以尤难也检详又言通鉴为温公之笔学潜虚为心学

方疑总序中不见此说兹又得发㣲论考之则衍总序

而为总论遂及笔学心学之说直以为出于已而没徳

深之作自元以准易虚以拟元论而下有九篇八篇皆

徳深之旧止有变论一篇论律吕者在此书之外犹恐

是其本文而此所传者或阙焉又不载五宫天轨岁纪

三图徳深辨名之末谓齐处大中之内斟酌造化其斗

之任乎今发㣲论乃曰处大中之内在天其北极之任

乎轻改一言失其㫖矣土分王于四季齐亦土也居中

而斟酌造化故以北斗之任非谓若极之居其所也检

详为察院时以发㣲授司马侍郎季思伋其兄汉章倬

为湖广总领遂以版行寔乾道二年淳熙十一年

详之子南金又刻之世罕有知所自者钥非欲与检详

辨诚不敢没徳深之实而惜其不少见于世也徳深兄

弟读书躬耕其兄宗丞亨时济得荐送而归其父题于

门曰三四郎今年免耘田专掌送茶其朴茂类此徳深

耽嗜古学天文地理无不该贯此特其一也

  刘允叔梦紫𤓰而作舍萌题其后

退之送穷而延上坐子厚乞巧而甘抱拙若允叔之舍

萌则真驱之虽未能绝紫𤓰之生畏君之词自尔当不

复敢入吾梦矣然此种一名不落彼梦满甑三颗不妨

甲科释褐者殆以此又似不必力驱之也为书其后以

壮昆季西上之气

  跋朱叔止所藏书画

   徐季海题经

赵氏金石录目录第七卷一千三百四十唐徐浩题经

天宝中立欧阳氏集古目录云经首有楞伽阿跋陀罗

宝经一部乃浩所书而经则吕问姚子彦等写也在嵩

山经藏院叔止所藏虽不见所书之经而季海所题为

可宝又足以考天宝中官制之一二云

   李公垂书乐毅论

李公垂短小精悍诗最有名时号短李其在翰林与李

徳裕元稹同时又号三俊传称以文艺节操见用余固

尝见石刻大字不知其小楷精到如此今世以海字本

为第一残阙已多此卷比右军所书甚小墨迹具全尤

为可珍详视印章葢岩壑老人故物也

   龙眠莲社横卷

余得莲社图高三尺横二尺笔力精劲五采焕发妙绝

一世龙眠真笔也此为横轴大略相似时有不同元中

之记云童子蹲而汲水者一人而有二书猿一獐一而

猿亦有二獐则鹿也元中书甚工既非其亲书疑别为

一图作记余所藏童子汲水及猿皆一而獐亦鹿也龙

眠为此图妙意非一自知爱重或纵或横意必有数本

恨未能尽见也此卷谢康乐不为长鬛捕蛇翁亦欠朴

蠢之状必有能辨之者

  跋李孟达含章六世祖少卿诗卷

少陵之祖审言山谷之父亚夫再传三传而诗遂名世

自李早梅而下传数世而诗益昌盛哉

  跋沈云巢帖

云巢妙于楷隶诸书备古今体寸墨尺纸落笔辄为人

争取富池灵神犹知䕶惜子孙尤宜宝之也

  跋吴僧若逵所书观经

太府卿苏公伯昌谔为明州长史僧有献少公维摩经

手泽葢为老泉小祥书此后以示蜀士士曰蜀有长公

书圆觉经与此同时字体亦相类以所携石本示公且

许求墨迹以来后不知曾得之否若逵二经元祐诸名

公为之跋而増重观经俨然如新不知法华经何在安

知他日不能复合耶






攻愧集卷七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