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工科右给事中临安王君墓表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故工科右给事中临安王君墓表
作者:钱谦益 明
1640年
本作品收录于《初学集/66

万历己酉,御史郑继芳疏纠工科右给事中王元翰巡视厂库,奸臧以巨万计。王君具疏恸哭于朝,尽出其箧衍囊橐,舁置国门,纵吏士简括,罄身辞去。以擅离职守,降刑部简较。天启初,赵忠毅公起君谪籍,稍迁至工部营缮司主事,旋以奄祸削夺。今上登极,议起用,为王永光所抳,不果。于是君漂泊东南,不得还滇中者十年所矣。崇祯癸酉七月,死于南都之客舍,年六十有九。死之日,其友范少宝凤翼数辈,为买棺以殓。伤哉贫也!向所谓金钱巨万,其将化为飞尘,荡为冷风耶?已而屡变其说,以为寄顿藏窖者,其将寄之天上、埋之地下耶?故书盈箧,敝衣周身,生无以为家,死无以为殓。然后君之冤状,始大白于海内。闻者为之彷徨叹泣,而君已不可作矣。

君举进士为万历辛丑,四明沈公奇其才,选入翰林,为庶吉士。四明自喜,谓王生遂出我门下。君心弗与也。久之,出为给事中。四明当国久,根株盘互,护法弘多。山阴、归德,正人之脉,不绝如一线。君抗章首劾四明,次及绍兴、晋江,以湔除其衣钵。三公者皆相继引去。又以其间纠劾六卿督抚之为私人者。在谏垣五年,朝右皆不能帖席,而君之祸遂不可解矣。君天才颖发,言语妙天下,所弹治皆劈肌中理,人无以自解免。又能晓畅事几,钩索情伪,鹰击毛举,所发必中,故一时台省推君为职志,而群小恨君为独深。其初攻政地也,如疾雷震风,使人望而却避。已而渐及其私人也,如决痈溃疽,使人逼而自危。及其论建渐广,又将抉擿其所拥戴接手之人,引绳批根,群小知无以自容也,嗾继芳以发难,而君卒用是败。呜呼!当难发之初,小人之蜚语诋谰,尽力而排君者,数人而已。君子之盱衡扼揽,尽力而援君者,亦数人而已。此数人者,皆知君之深者也。自兹以往,吠声之小人,交口詈君,而不知其所以然。循声之君子,亦交口惜君,而不能知其所以不然。悠悠惘惘,耳语目论,遂使君之一生,如入雾雺,如罥荆棘,展转晦蒙,而卒以穷死客死。然则知君之深者固在君子,而未必不在小人。其卒至于穷且死者,虽厄于吠声之小人,而尤困于循声之君子也。夫厄君而至于穷死客死,以为至于此极矣,而君之冤状反用以大白于身后。则小人之𫛛龁君子,以为骨仇血怨,咀嚼而后快者,竟何为也哉?君讳元翰,字伯举,其先凤阳人也。高帝时,有讳珊者,从征六诏有功,遂家滇中,居临安之宁州。祖尚,父采,皆修长者之行。有子曰开,为应天府庠生。以崇祯丁丑十月,葬于江宁县太白乡吉山西南。后四年庚辰,虞山钱谦益为文以表之,使镵诸墓上。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