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公祠记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文公祠记
作者:潘滔 唐
本作品收录于《全唐文/卷0713

按《邵阳图经》,公姓文讳斤。晋咸康中为高平令,隐于此山,得道羽化,故名文仙山。又据《湘川记》云:山上有石床,长一丈有四尺,丛竹蒙密,随风飘扬,委于床侧。每遇亢阳,祈祷有应。洎唐贞元十年,上天愆旸,旱魃为虐,草木黄落,如惔如焚。于时州伯太原王公高县宰昌黎韩公谨辉至诚恳请曰:“如神降临,膏雨{滂}霈,即为刻石记事。”当时响应,云行两施,年谷既登,仓廪充实。夫神灵无方,感而遂通。昔太公治灌坛,风雨不敢犯,刘昆牧宏农,猛虎为之去,岂非以德化所布,飘风鸷兽不敢侵界焉?以此观之,实由政之所及,德之所致,鬼神为之福祐,神功为之降泽。若乃德之不修,政之苛刻,而妖由此作,灾由此起。吉凶报应,如影随形,信矣夫!噫,人物迁变,未达诚愿。至元和三年,岁在戊子,灾患荐臻,旱又甚矣。州牧济阳丁公立邑君冯翊庄公齐命官启告,酬愿立碑,遂两洒四溟,润泽九谷。山川鬼神,亦莫不宁,上凭神休之恩,下赖牧宰之政。野老荷蓑与笠,相对伫锸而歌曰:“我圣君兮德巍巍,择良牧兮治边陲。感神功兮云雨施,稼穑如梁兮又如茨。无阶达天真兮,咸愿立乎丰碑。”合境耆老,稽颡告馀,皆愿修文,以神圣德,刻之贞石,永传芳休。既无绝妙之词,难传至贞之迹,铭曰:

飞丹涸济冰雪溶,道成羽化神仙宫。几乘白鹤归旧峰,城郭是兮人不同。霓裳缥缈随天风,紫烟散尽祠堂空。山寂寞兮花木隆,石床空山留仙踪。微飙骚屑摇条丛,邑人祈祷清庙中。神功应化无不通,天旱暵兮云从龙,洒膏雨兮九谷丰。黎庶歌兮乐时雍,愿立碑兮表圣功。勒文字于坚石,与天地兮无穷。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