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槁自叙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文槁自叙
作者:元稹 唐
本作品收录于《全唐文/卷0653

刘歆云:“制不可削。”予以为有可得而削之者。贡谋猷,持嗜欲,君有之则誉归于上,臣专之则誉归于下,苟而存之,其攘也,非道也。经制度,明利害,区邪正,辨嫌惑,存之则事分著,去之则是非泯,苟而削之,其过也,非道也。

元和初,章武皇帝新即位,臣下未有以言刮视听者。予时始以对诏在拾遗中供奉,由是献《教本书》《谏职》《论事》者表十数通,仍为裴度、李正辞、韦熏讼所言当行,而宰相曲道上语。上颇悟,召见问状,宰相大恶之。不一月,出为河南尉。后累岁补御史使东川,谨以元和赦书劾节度使严砺籍涂山甫等八十八家,过赋梓、遂之民数百万。朝廷异之,夺七刺史料,悉以所籍归于人。会潘孟阳代砺为节度使,贪过砺,且有所承迎,虽不敢尽废诏,因命当得所籍者皆入资,资过其称,摧薪、盗赋无不为,仍为砺密状不当得丑谥。予自东川还,朋砺者潜切齿矣。无何,分莅东都台。天子久不在都,都下多不法者,百司皆牢狱,有裁接吏械入通岁,而台府不得而知者。予因飞奏,绝百司专禁锢。河南尉判官,予劾之,忤宰相旨。监徐使死于军,徐帅邮传其柩,柩至洛,其下殴诟主邮吏,予命吏徙柩于外,不得复乘传。浙西观察使封杖决安吉令至死,河南尹诬奏书生尹泰阶请死之,飞龙使诱赵实家逃奴为养子,田季安盗娶洛阳衣冠女,汴州没入死商钱且千万,滑州赋于民以千,授于人以八伯,朝廷馈东师,主计者误命牛车四千三百乘,飞刍越太行,类是数十事,或移或奏,皆主之。贞元已来,不惯用文法,内外宠臣皆喑呜。会河南尹房式诈谖事发,奏摄之,前所喑呜者叫噪。宰相素以劾判官事相衔,乘是黜予江陵掾。后十年始为膳部员外郎。

穆宗初,宰相更相用事,丞相段公一日独得对,因请亟用兵部郎中薛存庆、考功员外郎牛僧孺,予亦在请中。上然之,不十数日,次用为给舍。他忿恨者日夜构飞语,予惧罪,比上书自明。上怜之,三召与语,语及兵赋洎西北边事,因命经纪之。是后书奏及进见,皆言天下事,外间不知,多臆度,陛下益怜其不漏禁中语,召入禁林,且欲亟用为宰相。是时裴度在太原,亦有宰相望,巧者谋欲俱废之,乃以予所无构于裴。裴奏至,验之皆失实。上以裴方握兵,不欲校曲直,出予为工部侍郎,而相裴之期亦衰矣。不累月,上久所构者,虽不能暴扬之,遂果初意,卒用予与裴俱为宰相。复有构狂民告予借客刺裴者,鞫之复无状,然而裴与予以故俱罢免。

始元和十五年八月得见上,至是未二岁,僭忝恩宠,无是之速者。遭罹谤咎,亦无是之甚者,是以心腹肾肠,糜费于扶卫危亡之不暇,又恶暇经纪陛下之所付哉。然而造次颠沛之中,前后列上兵赋边防之状,可得而存者,一百一十五,苟而削之,是伤先帝之器使也。至于陈畅辨谤之章,去之则无以自明于朋友矣。其馀郡县之奏请贺庆之礼,因亦附于件目。始《教本书》,至于为人杂奏二十有七轴,凡二百二十有七奏。终殁吾世,贻之子孙,式所以明经制之难行,而销毁之易至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