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通考 (四库全书本)/卷032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十一 文献通考 卷三十二 卷三十三

  钦定四库全书
  文献通考卷三十二
  鄱 阳 马 端 临 贵 与 著
  选举考五
  举士
  髙宗建炎元年诏曰国家设科取人制爵待士岁月等阴阳之信法令如金石之坚顷缘冦戎侵犯京邑爰致四方之隽已愆三岁之期比申饬于攸司涓上春而明试深虞道阻寛伫浃旬而驻跸行宫时巡方岳非若中都当逺近之㑹可使四方得道里之均特从权宜创立规制分礼闱之奏额就诸路之漕台俾谨择于考官用精蒐于实学士省劳费乡烝誉髦悉预计偕以俟亲策敷告多士咸体至懐诸道令提刑司选官即转运置司州军引试使副或判官一人董之河东路附京西转运司国子监开封府人就试于留守司御史一人董之国子监人愿就本路试者听
  朝野杂记建炎二年王唐公为礼部侍郎建言复以词赋取士自绍兴二年科场始曾侍御綂请废经义而专用词赋上意乡之吕元直不可而止十三年国学初建髙抑崇司业言士以经术为本请头场试经义次场试诗赋末场试子史论时务䇿各一首许之十五年诏经义诗赋分为两科于是学者竞习词赋经学寖微二十六年冬上谕沈守约曰恐数年之后经学遂废明年二月诏举人并兼习两科内大小经义共三道三十一年言者以为老成经术之士强习辞章不合音律请复分科取士仍诏经义合格人有馀许以诗赋不足之数通取不得过三分自今年太学公补试行之迄今不改先是举人既兼经义诗赋论䇿因号四科然自更制以后惟绍兴十四年二十九年两行之而止盖举人所习已是为二不可复合矣
  按熙宁四年始罢词赋专用经义取士凡十五年至元祐元年复词赋与经义并行至绍圣元年复罢词赋专用经义凡三十五年至建炎二年又兼用经赋盖熙宁绍圣则专用经而废赋元祐建炎则虽复赋而未尝不兼经然则自熙宁以来士无不习经义之日矣然元祐初始复赋欲经赋中分取人而东坡公上疏言自更法以来士工习诗赋者十人而七欲朝廷随经赋人数多少各自立额取人则知当时士虽不习诗赋者十五年而变法之馀一习即工且多矣至建炎绍兴之间则朝廷以经义取士者且五六十年其间兼用诗赋才十馀年耳然共场而试则经拙而赋工分科而试则经少而赋多流传既久后来所至场屋率是赋居其三之二盖有自来矣
  二年诏下第进士六举曾经御试八举曾经省试并年四十以上四举曾经御试五举曾经省试并年五十以上河北河东陕西举人数内特各减一举元符以前到省两举者不限年一举者年五十五已上诸道转运司开封府皆以名闻令直赴廷试
  按仁宗嘉祐二年廷试始免黜落然则自后凡经御试者无不出官之人熙丰年间亦尝有曾经御试推恩之令盖为嘉祐二年御试不中者设也今中兴之初复有此令则自建炎上距嘉祐以前盖七十馀年岂复有曾经御试之人乎又恐是特为科试入下等不理选限未出官者而设盖此曹亦谓之曾经御试故令其再试而官之以示优渥之恩史志所载不明当考
  是年亲试举人于行都赐进士李易以下四百五十馀人第一人左宣教郎二人三人左宣义郎馀推恩有差特奏名第一人附第二甲入五等者亦予调官川陕河北京东正奏名不赴者一百三人即家赐第皆龙飞特恩也
  故事廷试上十名御药院先以文卷奏御定髙下上曰取士当务至公考官自足凭信岂容以一人之意更自升降诏自今勿先进卷子
  绍兴元年以岁当明堂复诏诸道𩔖试择宪漕或帅守中词学之人总其事使精选考官于是四川宣抚处置使张浚始以便宜令川陕举人即置司州试之
  侯延庆言用兵以来太学既罢青衿解散文籍沦坠今诸道州军进士已有定额独行在职事及釐务官随行有服亲及门客往往乡贡隔绝请立应举法以国子监进士为名诏从之令转运司附试是年徳音应该恩免解举人值兵燹失公据者召京官二员委保所在州军给据讫仍申部注籍
  二年亲策进士张九成等时凌景夏为第二吕颐浩言景夏词实胜九成请更寘第一上曰士人初进便须别其忠佞九成上自朕躬下至百执事言之无所畏避乃擢寘首选九成以𩔖试及亲策俱第一特进一官四川𩔖试正奏名第一人依殿试第五人恩例
  九年诏陕西久陷伪境与四川𩔖试必不能中程式其令礼部措置别号取放川陕分𩔖试额自此始
  御史中丞廖刚言国朝三岁一举毎以今年大礼明年科场又明年省殿试为凖故注授人先后到部不至搀并今科试明堂同在嗣岁省司财计难以应办一不便也近岁初官待阙率四五年若使进士䕃人同时差注二不便也更展一年则旧制合矣天子是其议其来年诏曰三岁宾兴之制肇自治平爰暨累朝遵为彛典顷缘多故洊展试期致取士之年适当宗祀而入仕之众并集铨曹攸司困供亿之繁多士兴滞留之叹宜从革正用复故常庶蒇事惟均有便于国调官无壅亦便尔私其绍兴十年诸州依条发解于绍兴十二年正月省试三月殿试自后科场示此为凖
  十三年初立同文馆试凡在行朝去本贯及千里以上者许附试国子监
  诏祖宗旧法诸路州军科场并限八月五日锁院缘福建去京逺遂先期用七月川广尤逺遂用六月今福建二广趋京不逺恐试下举人冒名再试他州可依限八月初五日锁院
  旧诸州皆以八月选日试士举人有就数州取解者至是诏诸道发解并以中秋日引试四川则用季春而仲秋𩔖省焉
  太学博士王之望言举人程文或纯用本朝人文集数百言或歌颂及佛书全句旧式皆不考建炎初悉从删去故犯者多诏申严行下
  十九年诏自今科试前一岁诸州军及属县长吏籍定合应举人以次年春县上之州州下之学核实引保赴乡饮酒毕送试院其临期投状射保者皆勿受
  自熙丰间程颢程颐以道学倡于洛海内皆师归之中兴以来始盛于东南士子科举之文稍祖颐说先是陈公辅上疏诋颐学乞行禁绝而胡寅辨其非至绍兴末年正字叶谦亨上言向者朝论专尚程颐之学士有立说稍异者皆不在选前日大臣则阴右王安石稍涉颐学一切摈弃程王之学时有所长皆有所短取其合于孔孟者皆可以为学也上曰赵鼎主程颐秦桧主王安石诚为偏曲诏有司自今母拘一家之说务求至当之论道学之禁至是稍解矣礼部侍郎周葵言科举足以取士近年主司迎合大臣之意多取经传之言可为谀佞者以为问目学者因之专务茍合时好如论伊尹周公则竞为归美宰相之言春秋讥贬失礼则指为褒称之事悖戾圣人之意大率𩔖此至于前古治乱兴亡之变以时忌绝口不道后生晩軰往往不读史书望诏有司选通经博古之士置之上㳺其穿凿迎合议论乖僻不合体式者皆行黜落若矫枉过正不顾所问务为诋讦者亦复勿取从之
  二十五年上谓辅臣曰往年秦埙对策皆桧熺语有司拟为第一朕抑寘第三不使与寒士争今可举行祖宗故事应礼部举人内有权要亲族者并令覆试仍追夺埙出身改曹冠等七人阶官并带右字馀并驳放二十七年先时蜀士赴殿试不及者皆赐同进士出身上念其中有俊秀能取髙第者不宜皆寘下列至是先期谕都省寛展试日以待宰相沈该奏天时向暑临轩非便请后至者臣等策之中书定髙下上曰三年策士朕岂惮一日之劳邪及唱第王十朋为首第二人阎安中第三人梁介安中梁介皆蜀士也上大悦
  二十九年孙道夫侍经筵一日极论四川𩔖试请托之弊请尽令赴礼部上曰后举但当遣御史监之道夫持益坚事下国子监祭酒杨椿曰蜀去天万里可使士子涉三峡冒重湖邪欲革其弊一监试得人足矣遂诏监司守倅宾客力可行者赴省馀不在遣中是岁四川𩔖省试始降敕差官四川𩔖省试第一人恩数初视殿试第三人赐进士及第优之也后以何耕对蜀人才策为秦桧所怒乃改礼部𩔖试第一等人并赐进士出身自是无有不赴御试者惟上不亲策则𩔖省试第一人恩数如旧第二第三人皆附第一甲九名已上附第二甲焉
  孝宗隆兴元年诏应令人代名及为人冒名赴省者各计所受财依条外并永不得应举
  省试旧以十四人取一名隆兴初建剑宣鼎洪五州进士三举实到场者皆以覃恩免解有㫖増省额百人遂以十七人取一人而四川𩔖省试则十六人取一名后不复改
  容斋洪氏随笔曰黄鲁直以元祐三年为贡院参详官有书帖一纸云正月乙丑鏁太学试礼部进士四千七百三十二人三月戊申具奏进士五百人乃是在院四十四日而九人半取一人视今日为不侔
  臣僚言科举之制州郡解额狭而举子多漕司数寛士往往舍乡贯而图漕牒乞申严诈冒之禁立为中制从之四年乃裁定牒试法文武臣添差官除亲子孙外并罢其行在职事官除监察御史已上并不许牒试乾道六年诏自今诸道试官皆隔一郡选差后又令历三郡合符乃听入院防私弊也
  七年虞允文请辛巳以来归正人依仿祖宗陕西河北赴南省试别立号取人从之
  八年礼部尚书胡沂郎官萧国梁造贡籍成上之凡诸道举人乡贯治经三代年甲举数悉备淳熙二年御试上尝谓辅臣欲令文士能射御武臣知诗书命讨论殿最来上至是唱第后之二日上御殿引按文士詹骙以下一百三十九人射艺新制也翌日又引文士第五甲及特奏名一百五十二人其日进士俱襕笏入殿起居易戎服各给箭六弓不限斗力射者莫不振厉自献多命中焉凡三箭中帖为上等正奏第一人转一官与通判馀循一资二箭中帖为中等减二年磨勘一箭中帖及一箭上垛为下等一任回不依次注官上四甲能全中者取㫖第五甲射入上等注黄甲馀陞名次而已特奏名第五等人射艺合格与文学凡不中者并赐帛六年诏特奏名自今三人取一寘在第四等以前馀并入第五等其末等纳敕者旧许再试今止许一试旧免解人有故不入试者理为一举今不理潜藩及五路旧升甲者今但升名其后又许纳敕三次为定制焉容斋洪氏随笔曰唐开元中国子祭酒杨玚言窃见流外出身毎岁二千馀人而明经进士不能居其什一则是服勤道业之士不如胥吏之得仕也若以出身人太多则应诸色裁损不应独抑明经进士当时以其言为然淳熙九年大减任子员数是时吏部四选开具以三年为率文班进士大约三四百人任子文武亦如之而恩幸流外盖过二千之数甚与开元𩔖也
  十一年御试时进士试策薄暮未纳卷者三奉㫖赐烛既而侍御史刘国瑞言宫庭之间自有火禁贡举之条不许见烛虽圣恩寛厚假以须臾窃恐玩习成风寖隳法制其纳卷最后者请下御试所降黜从之旧例廷试举人至暮者许赐烛然殿深易黒日昃则殿上烛出矣凡赐烛正奏名降一甲如在第五甲降充本甲末名特奏名降一等如在第五等与摄助教举人试艺于省闱及国子监两浙转运司者皆禁烛
  十四年御试得进士王容以下上天姿英明大廷策士多自陞黜不尽由有司是举王容盖自第三亲擢为榜首时儒生迭兴辞章雅正号乾淳体
  朱熹尝欲罢诗赋而分诸经子史时务之年其私议曰古者大学之教以格物致知为先而其考校之法又以九年知𩔖通达强立不返为大成今乐经亡而礼经阙二戴之礼已非正经而又废其一经之为教已不能备而治经者𩔖皆舍其所难而就其所易仅窥其一而不及其馀若诸子之学同出于圣人诸史则该古今兴亡治乱得失之变皆不可阙者而学者岂能一旦尽通若合所当读之书而分之以年使之各以三年而共通其三四之一凡易书诗为一科而子年午年试之周礼仪礼及二戴记为一科而卯年试之春秋及三传为一科而酉年试之试义各二道诸经皆兼大学论语中庸孟子义一道论则分诸子为四科而分年以附焉诸史则左传国语史记两汉为一科三国晋书南北史为一科新旧唐书五代史为一科时务则律历地理为一科以次分年如经子之法试䇿各二道又使治经者必守家法答义者必通贯经文条举众说而断以己意有司命题必依章句如是则士无不通之经无不通之史而皆可用于世矣虽熹议未上闻而天下诵之
  项安世拟对学士院试䇿曰科举之法此今日不可如何之法也自太平兴国以来科名日重实用日轻以至于今二百馀年举天下之人才一限于科目之内入是科者虽梼杌饕餮必官之出是科者虽周公孔子必弃之习之既乆上不以为疑下不以为怨一出其外而有所取舍则上蓄缩而不安下睥睨而不服共知其弊而甘心守之不敢复议矣故曰此今日不可如何之法也不论伊傅周召如何但使诸葛亮王猛处此必当自出意度别作炉鞴以陶镕天下之人物以收拾天下之才智以共了当时之事决不矻矻受此纒缚也自王𨗳谢安以下随世就事之人欲于妥帖平静之中宻致分数剂量之效则必不敢变今之说取今之士矣此固无以议为也然则用王谢之术为之调度亦有道乎曰有时于寻常尺寸之中略出神明特达之举稍更阘茸已甚之习薄伸浑厚平直之气则犹愈于已也盖天下之事虽贵于守法而亦不可以一付于法法者所以抑侥幸非所以抑豪杰也夫所谓侥幸者其才不应得而冒欲得之之谓也一人得之众人攀之其门一开不可复禁故上之人立法以拒之使之欲进而无隙欲求而无辞是则法之效也若夫豪杰之士其徳宜为人上其才宜为世用非所谓侥幸者此法之所求非法之所拒也人所共服莫敢与比以此为例谁敢攀之有若是者时出而用之以示天下不专以操笔弄墨取人主之官爵则亦足以补风化隆实行扶善人而愧恶子也又曰夫科目之盛自李唐起而唐之取士犹未尽出于此也有上书而得官如和逄尧员半千之𩔖是也有隠逸而召用如阳城李渤之𩔖是也有出于辟举如韩愈之出于张建封董晋是也有出于延誉如呉武陵之荐杜牧之是也至于本朝法令始宻科场条贯如缚胥吏而乡举里选之意纎悉无遗矣然祖宗之时犹有度外之事如张咏当为举首而以逊其乡人则犹有朋友之义也宋祁当为第一而令与兄则犹有兄弟之恩也延入客次先通所为文则犹有礼意也李畋张及二人并解则犹未立额也此外又有陈乞之恩聘召之礼元祐经行之举三舍行艺之规则其意亦知徒文之不足以尽士矣故孙复苏洵之用犹出于常法之外而雷简夫姚嗣宗之官或由于特达之授然意欲不安而法已一定虽或少出常度然亦千万中之一二耳须臾之才行不足以胜二百年之科目也
  按取士之弊人人能言之然晦庵平甫二公之说则不废科目之法而自足以救科目之弊其说犹为确实可行云
  光宗初建议者云省闱试士春令尚浅天寒晷短间遇风雪则砚冰笔冻书字不成纵有巨材莫克展布请展至二月朔而殿试则于四月初选日从之
  宁宗庆元二年以谅阴不亲策省试进士得正奏名邹应龙等
  自韩𠈁胄袭秦桧故智指道学为伪学台臣附之上章论列诏榜朝堂而刘徳秀在省闱奏疏至云伪学之魁以匹夫窃人主之柄鼓动天下故文风未能丕变请将语录之𩔖并行除毁既而叶翥上言士狃于伪学专习语录诡诞之说中庸大学之书以文其非有叶适进卷陈傅良待遇集士人传诵其文每用辄效请内自太学外自州军学各以月试合格前三名程文上御史台考察太学以月诸路以季其有旧习不改则坐学官提学司之罪是举也语涉道学者皆不预选
  四年言者云今之诗赋虽未近古然亦贯穿六艺驰骋百家拘以骈俪之制研精覃思始能成章惟经义一科全用套𩔖父兄相授囊括冥搜片言只字不脱毫分溢箧盈箱初无本领旅进场屋鲜有出于揣拟之外天下士子谁务实学哉望令有司所出六经题目各于本经摘出两段文意相𩔖者合为一题庶几实学得尽已见而挟册雠伪者或可退听从之
  嘉泰元年起居舍人章良能陈主司三弊一曰沮抑词赋太甚既暗削分数又多置下陈二曰假借春秋太过诸处解榜多寘首选三曰国朝正史与实录等书人间私藏具有法禁惟公卿子弟或因父兄得以窃窥有力之家冒禁传写而有司乃取本朝故事藏匿本末发为策问寒逺之士无繇尽知请自今诗赋纯正者寘之前列春秋卓异者不妨巍占若所作无异诸经自当杂定髙下其策题并须明白指问诏从之
  开禧二年诏诸道运司州府军监凡发解举人合格试卷姓名𩔖申礼部𠉀省试中牒发御史台同礼部长贰参对字画闗御药院内侍照应廷试字画不同者别榜驳放
  旧制秋贡春试皆置别头场以待举人之避亲者自缌麻以上亲及大功以上婚姻之家皆牒送惟临轩亲试谓之天子门生虽父兄为考官亦不避是年始因议臣有请诏自今在朝官有亲属赴廷对者免差考校开禧元年检详毛宪为考官其子自知以迎合用兵冠多士韩侂胄既败乃用言者奏夺宪次对而降自知为第五甲末
  十五年秘书郎何澹言祖宗旧制诸科举人问大义十道能以本经注疏对而加之以文辞润色者为上或不指明义理但引注疏及六分者为粗其不识本义或连他经文义乖戾章句断绝者否夫经本注疏则学有源流文先义理则士有器识而今之时文束于命题之短长狃于立说之闗键而有司强裂句读专务断章是在我者已先离绝㫖意破碎经文则何以责其尽合于大义哉望诏有司革去旧习使士子去机巧而深义理考注疏而辩异同明纲领而识体要则实学之士出矣诏从之
  新进士旧有期集渡江后置局于贡院特㫖赐之餐钱集英殿赐第之三日赴焉上三人得自择同升之彦分职有差朝谢后拜黄甲其仪设褥于堂上东西相向皆再拜拜已择榜中年长者一人状元拜之复择最少者一人拜状元所以侈宠灵重好㑹明长少也又数日赴国子监谒谢先圣先师用释奠礼遂赐闻喜宴侍从已上及知举官馆职皆预焉
  试刑法者亦自熙豊间始旧附铨试院兵火后权停绍兴三年始复后又降敕别差试官二员专撰刑法问题号为假案其合格分数例以五十五通作十分为率五分以上入第二等下系二十七通七釐半四分半以上入第三等上系二十四通七釐半四分以上入第三等中系二十二通以上凡试入二等者选人改京秩盖赵忠简为相以刑名之学其废日久故白请优之今遂为大理评丞之选四年制置司请每三年就𩔖省试院别差刑法官二员校试从之新科明法者熙宁间改旧明法科为之崇宁初废取其解省额归礼部建炎二年正月大理少卿呉瑰言法官阙人请复此科许进士尝得解贡人就试从之
  绍兴十一年始就诸路秋试每五人解一名省试七人取一名皆不兼经明年御试御药院请分为第二等第一等本科及第第二等本科出身十四年七月言者以为滥请解省试各逓増二人解试七人取一省试九人取一所试断案刑名通粗以十分为率断案及五分刑统义文理俱通者为合格无则阙之仍自后举兼经十六年二月遂罢之迄今不复置矣
  新科明法始就诸道秋试每各五人解一省试十取其一御药院又拟恩例第一等赐本科及第第二等本科出身后三岁议者谓得解人取应更不兼经白身得官反易于有官试法乃诏自今断案刑名通粗以十分为率断及五分刑统义文理全通为合格及虽全通而断案不及分数者勿取仍自后举兼经淳熙七年秘书郎李𪩘言汉世仪律令同藏于理官而决疑狱者必傅以古义祖宗朝诏学究兼习律令而废明法科后复明法而以三小经附盖欲使经生明法法吏通经今所试止于断案律义断案稍通律义虽不成文亦得中选故法官罕能知书谓宜使习大法者兼习经义参考优劣以定去留上曰古之儒者以经术决狱若用俗吏必流于刻宜如所奏乃诏自今第一第二第三场试断案毎场各三道第四场试大经义一道小经义二道第五场试刑统律义五道明年诏断案三场毎场止试一道每道刑名十件与经义通取四十分已上为合格经义定去留律义定髙下
  嘉定二年臣僚上言棘寺官属颇难其人狱案来上致多差舛其原在于习法之不精试法之不详也自昔设科本以六场引试内断案五场各以刑名八件计四十通律义一场计十通断案以试其法令律义以试其文理自后有欲便其所习始增经义一场而止试五场律义又居其一断案止三场而已殊失设科之初意金科玉条琐宻繁碎自非终日研究未易精熟乃牵于程文以移其功考试主文𩔖多文士轻视法家惟以经义定去留其弊一也法科之设正欲深明宪章习熟法令察举明比附之精微识比折出入之错综酌情法于数字之内决是非于片言之间政和绍兴案题字不过五七百多不满千比年不求题意之精宻专务繁冗以困人敷衍支离动辄二千字自朝至于日中昃仅能誊写题目岂暇深究法意其弊二也进士考官凡有出身皆可充选刑法考官不过在朝曽中法科丞评数人由是请托之风盛换易之弊兴其弊三也臣以为宜罢去经义仍分六场以五场断案一场律义为定所问法题稍简其字数而求精于法试官各供五六题纳监试或主文临期㸃定如是则谳议得人矣从之六年议者云今止试刑统是尽废义理而专以法律为事杂流进纳之人皆得就又可径除职事官非所以重科目清班缀也请复试经义一场以尚书语孟题各一篇与刑统大义通为五场所出经题不必拘刑名伦𩔖以防预造杂流入赀人毋得收试
  文武杂试 髙宗建炎元年追复祖宗故事于科举之外有文武杰特者试而官之时郡国荐士四人适至命中书省各试策一道何烈对策依廷试礼称臣上以其寒逺一体推恩既而有言其疏者于是降充末名补下州文学考官汪藻等皆坐黜而军中便宜借补者众诏内有武勇之人委诸道提刑安抚司依弓马所格法比试合格人赴御营使司审试拟定名目上大省部给进武进义校尉两等文帖换授既而上言者云立功之人色目不一或输家财助国或赍蜡弹冒险阻或以进言献策今率试以弓马而旧补授至陞朝官大使臣者例得校尉未为允惬宜令借补文臣试兵书战策以为殿最馀并验实免试注官
  东莱吕氏曰取士科目自夏商以前不见于经其可见者至周始有自周后数千载凡其间废置沿革轻重就所偏者看皆自可考然而考论须见得所以废置因革轻重之所以然以大略观之大抵向前重向后愈轻且如周礼以乡三物教民谓之宾兴只看宾之一字当时盖甚尊事详考前一假他是一个本末度数精详具备固不必说只看他宾兴之三年大比献贤能之书于王王拜受之登于天府内史贰之如此其重及至后世如饮墨水如夺席脱容刀如棘围如糊名若防奸盗然为士者须深思其故何故古如此重后世如此轻须当深究之三代之时士一个进脩之至惟上之人自求之故如此重又须看当时之于士待之甚重而考之则甚详后世待之既轻考之又略且如王制论乡秀士升于司徒曰选士司徒又论其士之秀者而升之学曰俊士然后方免其徭役大乐正又论造士之秀者升诸司马曰进士这里方可受爵禄司马政官也以其可使从政也凡经四级然后始可从政然犹未也司马又辨论官材论其贤者以告于王而定其论论定然后官之任官然后爵之待其位定始与之以禄一人之身未入仕之前凡经四级已入仕之后凡经三级经七级然后始得禄其考之之详如此成周之时见得官爵皆天位天禄不敢轻授至后世与之甚遽全以文字髙下为进退盖有以一日之长而决取终身之富贵者当时考之甚详如此然论其大略汉唐以来大抵自重而渐轻自缓而渐速由汉以来虽不能如三代拜受之礼然犹州长身劝为之驾虽以当时号为谄谀如公孙𢎞者犹是乡人劝勉而来未尝自进到得后来唐始令投牒自进而士始渐轻此所谓自重而渐轻自汉至唐进士登第者尚未释褐或是为人所论荐或再应皆中或藩方辟举然后始得释褐至本朝始放进士及第即放释褐此所谓自缓而渐速科目虽多其间历代常行自有数自汉至隋以前惟孝廉与秀才常行自隋唐至本朝惟进士明经常行至熙宁后王荆公用事改取士之法自是进士独存明经始废熙宁四年明经科废罢此其大略可见其次便是制科制科却历代常行不废汉则因事而举六朝亦间举至唐及本朝亦未尝废到得熙宁间王荆公得政孔文仲对策议新法制科始罢至元祐初又再复得两三举至绍圣初章惇为相欲行荆公法又再罢景徳四年帝曰比设此科欲求才识若但考文义茍有济时之用安得知今䇿问宜用经义参之时务熙宁二年贤良孔文仲考入第三等诏毁薄时政不足收录告示发付本任天圣八年茂才富弼景祐二年体用呉育景祐六年贤良苏辙苏轼大抵三代之时不专是语言文章至汉以来则有所谓射策对䇿是时已成科举之习虽然尚理㑹经义又与时议到隋炀帝之时风俗浮华始有进士之科方有律赋自唐以来孝廉秀才之科尚在但只是明经进士二科盛而秀孝衰是时有记问者则得明经有辞藻者则得进士当时南北未分两边各自设科既分之后后周进士未设尚自理㑹秀孝二科是时南人髙南师北人髙北师各守家法莫之能定当时主司有欲优劣之者反为所难隋炀(“旦”改为“𠀇”)帝时风俗浮华进士科始立至唐初间进士明经都重及至中叶以后则进士重而明经轻盖当唐之时文华之士多了故如此到得本朝待遇不同进士之科往往皆为将相皆极通显至明经之科不过为学究之𩔖当时之人为之语曰焚香取进士嗔目待明经才设进士试时便设香案有拜跪之礼才到明经试时则设棘监守惟恐他传义当时进士却有帖经之制他文士都不屑去记这𫝊义于是有赎帖才是进士科试帖经不知是或作一篇文或作一赋便可赎帖经及至熙宁间荆公罢词赋帖经墨义并归进士一科齐鲁河朔之士往往守先儒训诂质厚不能为文辞所以自进士科一并之后榜出多是南人预选北人预者极少自哲庙以后立齐鲁河朔五路之制凡是北人皆别考然后取人南北始均庆历中范文正公富公韩魏公执政欲先试论䇿使工文辞者言古今治乱简其程式使得以逞问以大义使不专记诵自是古文渐复一年而三公皆罢政此制遂停王文正公为相南省试进士当仁不让于师论时边让李迪皆有名场屋及榜出二人不与试官取其文观之李以落韵边以师为众与注疏异特奏令御试王文公以为落韵者不审尔若舍注疏而立说不可许遂取李黜边前軰之守注疏如此严至王荆公始以注疏不可用作三经说令天下非从三经者不预选罢词赋又以春秋有三传难通罢之至元祐间始复词赋増春秋又至绍圣章惇执政欲复介甫法遂复罢词赋去春秋后来至钦宗又始复元祐制大平兴国三年诏律赋以平仄次用韵天圣五年诏参考策论庆历四年宋祁等言使士皆土著而教之以学校先䇿论则文辞者留心于治乱简其程式则宏博者得以骋问以大义则执经者不专于记诵赋许依放唐人赋诏颁下庆历五年诏进士诸科如旧制考校注云先是颁行宋祁等新制上封者言非便熙宁四年诏进士罢诗赋帖经墨义各令占一经并论语孟子诸科稍令改进士科大抵须是有乡举里选底风俗然后方行得乡举里选之制所以杨绾复乡举里选未几停罢缘是未有这风俗今已为士须思所以为风俗者何由又须深察三代之所以厚而后世之所以薄者何故则亦庶乎复古
  宋登科记总目
  太祖建隆元年进士十九人榜首杨砺
  二年进士十一人榜首张去华
  三年进士十五人榜首马适
  四年进士八人榜首苏徳祥
  干徳二年进士八人榜首李景阳制科一人
  三年进士七人榜首刘察
  四年进士六人榜首李肃制科二人
  五年进士十人榜首刘䝉叟
  六年进士十一人榜首柴成务
  开宝二年进士七人榜首安徳裕
  三年进士八人榜首张拱赐十五举未及第人司马浦等一百六人本科出身
  四年进士十人榜首刘寅
  五年进士十一人榜首安守亮
  六年进士十一人榜首宋凖再试取十六人落下一人诸科九十六人
  七年停贡举
  八年进士三十一人省元王式状元王嗣宗诸科二十四人
  九年停贡举
  太宗太平兴国二年进士一百九人省元状元吕𫎇正诸科二百七人十五举以上一百八十四凡五百馀人
  三年进士七十四人省元状元胡旦诸科八十二人
  四年不贡举
  五年进士一百二十一人省元状元苏易简诸科五百三十四人
  六年七年停贡举
  八年进士二百三十九人省元王禹偁状元王世则诸科二百八十五人
  雍熙元年不贡举
  二年进士二百五十八人省元陈充状元梁颢诸科六百九十九人
  三年四年不贡举
  端拱元年进士二十八人诸科一百一十人覆试得进士诸科七百人又武成王庙重试得进士三十一人诸科八十九人省元程宿是年不临轩
  二年进士一百八十六人诸科四百七十八人省元陈尧叟状元同
  淳化元年二年不贡举
  三年进士三百五十三人诸科七百七十四人省元孙何状元同
  四年五年至道元年二年三年并不贡举
  真宗咸平元年进士五十人诸科一百五十人省元孙仅状元同
  二年进士七十一人诸科一百八十人省元孙暨状元同
  三年进士四百九人诸科一千一百二十九人省元李庶几状元陈尧咨
  四年停贡举制科七人
  五年进士三十八人诸科一百八十二人省元王曾状元同
  六年不贡举
  景徳元年不贡举
  二年进士二百四十七人诸科五百七十人省元刘滋状元李迪
  三年不贡举制科二人
  四年不贡举制科二人
  大中祥符元年进士二百七人诸科三百二十人省元郑向状元姚晔
  二年亲试东封路进士三十一人状元梁固
  三年停贡举
  四年祀汾阴路进士三十一人状元张师徳
  五年进士一百二十六人诸科三百七十七人省元状元徐奭
  六年停贡举
  七年亳州南京路进士二十一人状元张观
  八年进士二百八十人诸科六十五人省元髙𫗧状元蔡齐
  九年停贡举
  天禧元年二年停贡举
  三年进士一百四十人诸科一百五十四人省元程戡状元王整
  四年五年乾兴元年并停贡举
  仁宗天圣元年停贡举
  二年进士二百人诸科三百五十四人省元呉感状元宋郊
  三年四年停贡举
  五年进士七十七人诸科八百九十四人省元呉育状元王尧臣
  六年七年停贡举
  八年进士二百四十九人诸科五百七十三人省元欧阳脩状元王拱辰制科二人㧞萃二人
  九年停贡举㧞萃四人
  明道元年二年并停贡举
  景祐元年进士四百九十九人诸科四百八十一人制科三人㧞萃四人省元黄庠状元张唐卿
  二年三年四年并停贡举
  宝元元年进士三百一十人诸科六百一十七人制科二人省元范镇状元吕溱
  二年康定元年庆历元年并停贡举
  二年进士四百三十五人省元杨寘状元同制科一人
  三年四年五年并停贡举
  六年进士五百三十八人诸科四百一十五人制科一人省元裵煜状元贾黯
  七年八年停贡举
  皇祐元年进士四百九十八人诸科五百五十人制科一人省元冯京状元同
  二年三年四年并停贡举
  五年进士五百二十人诸科五百二十二人省元徐无党状元郑獬
  至和元年二年嘉祐元年不贡举
  二年进士三百八十八人诸科三百八十九人省元李实状元张衡制科一人是岁始定为间岁一科举
  四年进士一百六十五人诸科一百八十四人省元刘挚状元刘辉制科二人
  六年进士一百八十三人诸科一百二人省元江衍状元王俊民
  八年进士一百九十三人诸科十一人省元孔武仲状元许将
  英宗治平二年进士二百人诸科十八人制科二人省元彭汝砺状元同始诏三岁一科举
  四年进士二百五十人诸科三十六人省元许安世状元同时神宗已即位
  神宗熙宁三年进士二百九十五人省元陆佃状元叶祖洽明经诸科四百七十二人制科二人
  六年进士四百人诸科四十人省元邵刚状元余中九年进士四百二十二人诸科一百九十四人省元张嵫状元徐铎
  元丰二年进士三百四十八人省元朱浚明状元时彦
  五年进士四百四十五人明经三人省元刘概状元黄裳
  八年进士四百八十五人省元焦蹈状元同是岁谅暗不临轩
  哲宗元祐三年进士五百二十三人制科一人省元章援状元李常宁
  六年进士五百一十九人省元邹起状元马涓制科三人
  绍圣元年进士五百一十二人省元刘范状元毕渐制科三人宏词科八人
  四年进士五百六十四人省元汪革状元何昌言词科九人
  元符三年进士五百六十一人省元李崟状元同是岁谅暗不临轩
  徽宗崇宁二年进士五百三十八人省元李阶状元霍端友
  五年进士六百七十一人省元呉倜状元蔡薿是科为始罢诸州发解并省试并从学校逐年贡士
  大观三年进士六百八十五人宗室上舍四十二人上舍魁李弥逊状元贾安宅
  政和二年进士七百一十三人上舍魁师骥状元莫俦
  五年进士六百七十人宗子上舍十七人上舍魁傅嵩卿状元何㮚
  八年进士七百八十三人上舍魁何奎状元王嘉宣和三年进士六百三十人上舍魁宋齐愈状元何涣
  六年进士八百五人是年复省试省元杨椿状元沈晦髙宗建炎二年以军兴分路𩔖省试进士四百五十一人状元李易四川河北京东进士八十七人
  绍兴二年进士二百五十九人状元张九成四川进士一百二十人
  五年进士二百二十人省元樊光逺状元汪应辰四川进士一百三十七人
  八年进士二百九十三人省元黄公度状元同是年不亲策引见正奏名与四川𩔖省奏名参定编排
  十二年进士二百五十四人省元何浦状元陈诚之四川进士一百四十四人
  十五年进士三百人省元林机状元刘章四川进士七十三人
  十八年进士三百三十人省元徐履状元王佐四川进士二十三人
  二十一年进士四百四人省元郑闻状元赵逵四川进士十八人
  二十四年进士三百四十八人省元秦埙状元张孝祥四川进士六十三人
  二十七年进士四百二十六人省元张宋卿状元王十朋先时四川𩔖省道逺趁赴殿不及者别奏名是年无不到
  三十年进士四百一十二人省元刘朔状元梁克家四川进士十六人
  孝宗隆兴元年进士五百四十一人省元木待问状元同是年不亲策同绍兴八年
  乾道二年进士四百九十二人省元何澹状元萧国梁
  五年进士五百九十二人省元方恬状元郑侨八年进士三百八十九人省元蔡㓜学状元黄定淳熙二年进士四百二十六人省元章颖状元詹骙五年进士四百一十七人省元黄涣状元姚颖八年进士三百七十九人省元俞烈状元黄由十二年进士三百九十五人省元邵康状元卫泾十四年进士四百三十五人省元汤璹状元王容光宗绍熙元年进士五百五十七人省元钱易直状元余复
  四年进士三百九十六人省元徐邦宪状元陈亮宁宗庆元二年进士五百十六人省元莫子纯状元邹应龙
  五年进士四百一十二人省元苏大璋状元曽从龙四川进士四人
  嘉泰二年进士四百三十五人省元傅行简状元同是年谅暗不临轩
  开禧元年进士三十八人省元林执善状元毛自知嘉定元年进士四百二十六人省元朱停状元郑自诚四川进士四人
  四年进士四百六十五人省元周端朝状元赵建夫七年进士五百二人省元姚宏中状元袁甫
  十年进士五百二十三人省元陈埙状元呉潜十三年进士四百七十五人省元邱大发状元刘渭十六年进士五百五十人省元王胄状元蒋重珍理宗宝庆二年进士九百八十七人省元王㑹龙状元同是年谅暗不临轩
  绍定二年进士五百五十七人省元陈松龙状元黄朴
  五年进士四百九十三人省元叶大有状元徐元杰端平二年进士四百六十六人省元杨茂子状元呉叔告
  嘉熙二年进士四百二十二人省元缪烈状元周坦淳祐元年进士   人省元刘自状元徐俨夫
  四年进士     人省元徐霖状元留梦炎
  七年进士    人省元马廷鸾状元张渊微
  十年进士    人省元陈应靁状元方逢辰
  宝祐元年    人省元丁应奎状元姚勉
  四年进士    人省元彭方迥状元文天祥开庆二年进士  人省元李雷奋状元周震炎景定三年进士  人省元李珏状元方山京度宗咸淳元年进士  人省元阮登炳状元同是年谅暗不亲策
  四年进士六百六十五人省元胡跃龙状元陈文龙
  七年进士    人省元刘梦荐状元张镇孙
  十年进士    人省元李大同状元王龙泽右宋三百一十五年逐科取士之总目以登科记及会要参考并省元状元之名具录于此国初殿试本覆试也唐以来或以礼部所取未当命中书门下详覆至宋艺祖太宗重其事故御殿覆试至雍熙四年宰相请如唐故事以春官之职归有司上从之次年命宋知白知举榜出而谤议蜂起或击登闻鼓求别试于是再行覆试凡得数百人又明年则知贡举苏易简等不敢专其事固请御试上从之自此遂为定例然是年以后如陈尧叟孙何王曾皆礼部所取第一人而御试复以之冠多士可见当时殿试不过审覆其缪滥者黜之而元在前列者固未尝别第其升降也景徳以后多别取状元然省元亦皆置之前列石林燕语谓故事南省奏名第一人殿试唱过三名不及则必越众抗声自陈虽考校在下列必得升等呉春卿欧阳公皆由是升第一甲独范景仁避不肯言等軰屡趣之皆不应至第十九人方及徐出拜命而退时服其静退自此遂为故事然则仁宗时省元亦例在前列盖当时殿试虽曰别命试官糊名考校然赐第之时往往亦参采誉望乃定抡魁欧阳公作蔡齐行状言凡贡士当赐第者考定必召其髙第数人并见又参择其材质可者然后赐第一及公召见衣冠伟然进对有法天子以为无能出其右者乃擢为第一可见当时抡魁未尝不参取誉望则文章冠礼闱者就为状头要亦此意后来无此法矣



  文献通考卷三十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