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书纠谬 (四部丛刊本)/卷八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七 新唐书纠谬 卷八
宋 吴缜 撰 江安傅氏双鉴楼藏明刊本
卷九

新唐书纠谬卷第八

           宋咸林吴缜纂

 七曰尊敬君亲不严

  杨隆礼尝避讳改名而传不载

  诞节名及上寿仪纪传皆不载

  裴守真耀卿传次序

   杨隆礼尝避讳改名而传不载

杨愼矜传云父隆礼历州刺史善捡督吏以严

办自名开元𥘉为太府卿任职二十年年九十

馀以戸部尚书致仕卒

 今案宰相世系表载隆礼为崇礼此盖隆礼

 以开元时避明皇帝讳以崇易隆理亦当然

 而史家遗落其事止书旧名此其失也或者

 谓此乃史之小疵亦不足云愚以为不然夫

 史之作岂独止于劝惩而巳哉其笔削取舍

 必使后世有考焉方开元时君父既名隆矣

 为臣子者亦名隆而无所迁避岂尊君严上

 之谓哉今隆礼既尝易名而史不载使后世

 不知者或归罪于隆礼或遂援之以为说此

 实史氏之深责岂止小疵而已哉况韦思谦

 尝避讳而以字行王绍陆质亦尝避讳改名

 而史皆载于传以例言之则隆礼之传其失

 昭然矣

   诞节名上寿纪传皆不载

礼乐志云千秋节者玄宗以八月五日生因以

其日名节而君臣共为荒乐当时流俗多传其

事以为盛其后巨盗起䧟两京自此天下用兵

不息而离宫𫟍囿遂以荒堙独其馀声遗曲传

人间闻者为之悲凉感动盖其事适足为戒而

不足考法故不复著其详自肃宗以后皆以生

日为节而德宗不立节然止于群臣称觞上寿

而巳

 今案唐㑹要云开元十七年八月五日左丞

 相源乾曜右丞相张说等表请以是日为千

 秋节著之甲令群臣常以是日献万寿酒又

宪宗元和十五年七月诏云朕诞辰奉迎皇

 太后宫中上寿又文宗太和七年庆成节是

 日上于宫中奉迎皇太后宴乐群臣诣延英

 门上寿是盖人主因其诞辰感其亲生育劬

 劳之恩不敢同之常日于是为之宴乐以致

 其爱敬之心焉为臣子者又喜其君父生于

 是日愿其享无疆之祚亦相率奉觞献寿以

 致其祝延之诚焉是皆岀于臣子之情而饰

 以礼文故后世不可得而废者也是以累朝

 沿袭未之有改且上寿之礼尚矣古人毎有

 吉庆喜乐之事则上寿于君亲以致其诚意

 经所谓称彼兕觥万寿无疆则其比也如汉

 高祖车千秋东方朔止偶因一事而犹且为

 之况当君亲诞育之日臣子若恬如平时不

 少致其诚敬则人情礼意其可安乎由是言

 之因诞日立节名上寿酒亦臣子奉君亲之

 礼耳未可遽削而不著也且天宝之乱盗起

 兵兴而唐遂衰其所以召之者盖有由矣刑

 政乖戾而任用匪人也非以立千秋节也使

 当时不立节名不上寿不宴乐亦未免乎盗

 起而唐衰也其后肃宗文宗以至武宣懿僖

 昭哀八朝各尝立诞节名亦不闻其召乱迨

 其亡也亦不自诞节起然则史之所书使后

 世可以为戒者在乎刑政之得失任用之贤

 否尔立诞节而上寿宴乐以致臣子之情礼

 者非所以为戒也徒使后世有司欲考按故

 事则返区区乎求之于他书是未可谓善为

 史者也又按唐㑹要自肃宗以后有代德顺

 宪穆敬六朝皆不立诞节名今志以为独德

 宗不立亦未知其孰是

   裴守真耀卿传次序

 今案裴耀卿守真之子也而耀卿传居第五

 十二卷守真传居第五十四卷次序如此于

 义无乃未安欤


            海虞赵开美校刋

新唐书纠谬卷第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