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书纠谬 (四部丛刊本)/卷四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 新唐书纠谬 卷四
宋 吴缜 撰 江安傅氏双鉴楼藏明刊本
卷五

新唐书紏谬卷第四

           宋咸林吴缜纂

 四曰自相违舛

  王瑰恭宪太后弟乃以为惠安太后弟

  以三月二日为中和日

  太宗纪享年差三岁

  杜佑所终之官与桑道茂传不同

  明皇帝公主数多一人

  穆宗纪始封与宪宗纪异

  建王巳改名而薨时犹书故名

  谓八王史失其薨年而自有薨年可见者

  谓九王史失其系胄而自有系胄可见者

  韦云起尝为麟州刺史而本传不载且是

   时未有麟州

  虞世南传及天文志叙星变灾异事与纪

   志不同

  李源年七十四而传以为八十

  王同皎李多祚传讨二张处所与桓彦范

   及皇后等传不同

  独孤怀恩献后之弟而以为侄

  张𬸦贬官年世相逺

  本纪书浑释之死与传不同

  杜求仁传舛误

  贤妃徐惠为齐聃姊又为姑

  萧至忠传叙萧德言世次未明

  徐州戍兵庞勋等擅还

  诛张昕三传各异

  刘禹锡得志时三事与别传皆差

  张巡用兵人数误

  王焘等世次不明

  裴寂字不同

  刘审礼传与表不同

  虢王子次序不同

  馆陶公主所尚不同

  崔良佐传

  武攸曁传误

  两传载周䞇安太清不同

  郝玭马璘传不同

  苏定方传误

  江夏王道宗李靖等传不同

  刘澭入朝纪传不同

  孔戢传误

  刘弘基殷开山传误

   王瑰恭宪太后弟乃以为惠安太后弟

䆠者杨复恭传云王瑰者惠安太后之弟也

 今案后妃传懿宗凡二后一曰惠安皇后王

 氏一曰恭宪皇后王氏惠安传则不载有弟

 瑰事至恭宪传则载弟瑰事甚详且又述其

 被害事与复恭传正合然则瑰乃恭宪弟非

 惠安弟也

   以三月二日为中和日

方技桑道茂传云李泌病笃以三月二日中和

日强入见不能歩归而卒

 今案李泌请以二月朔为中和节帝悦又案

 本纪泌以三月甲辰薨是岁正月甲辰朔而

 邺侯家传以为三月二日寒食而泌力疾赴

 内宴不能歩归而卒然则泌以三月二日甲

 辰寒食日薨而道茂传以为中和节日则误

 也

   太宗纪享年差三岁

太宗本纪贞观二十三年五月己巳皇帝崩于

含风殿年五十三

 今案虞世南传叙太宗语曰吾年十八举义

 兵二十四平天下未三十即大位且太宗以

 隋炀帝大业十三年起义兵是岁丁丑而太

 宗自谓年十八则是庚申岁生又太宗纪云

 大业中突厥围炀帝雁门诏书募兵赴援太

 宗时年十六往应募案隋书纪突厥以大业

 十一年围炀帝于雁门是岁乙亥而太宗年

 十六则亦是生于庚申岁以二者推较则太

 宗以庚申生无疑矣贞观二十三年岁在己

 酉自庚申至己酉止是五十年而本纪以为

 年五十三则误也

   杜佑所终之官与桑道茂传不同

桑道茂传云杜佑终于司徒

 今案佑传以太保致仕而终非司徒也

   明皇帝公主数多一人

公主传明皇帝二十九女

 今案其名数乃有三十人即不知其总凡之

 误邪名数之误邪然脩书而至于如此亦可

 谓疏谬矣

   穆宗纪始封与宪宗纪异

穆宗纪云始封建安郡王进遂王

 今案宪宗纪元和元年八月丁卯进封子延

 安郡王宥为遂王即穆宗也穆宗纪以为建安宪

 宗纪以为延安二者必有一误

   建王已改名而薨时犹书故名

穆宗纪长庆元年五月丙辰建王审薨

 今案十一宗诸子传云宪宗二十子内澧王

 恽传末云初恽名寛深王察洋王寰綘王寮

建王审元和七年并改今名则是寛以下其

名皆改从心故审改名恪而本传书为建王

恪也既于元和七年改为恪至长庆元年

薨时犹书为审其误可见也

   谓八王史失其薨年而自有薨年可见

   者

十一宗诸子传内宪宗二十子宋云凡八王史

失其薨年

 今案所谓八王者深王悰琼王恱沔王恂㜈

 王怿茂王愔衡王憺澶王㤝荣王㥽也然案

 僖宗纪广明元年八月癸卯荣王㥽为司空

 是月㥽薨则是此一王薨年亦自可见而本

 传亦谓史失之者误也

   谓九王史失实其系胄而自有系胄可

   见者

宣宗诸子通王滋传末云济韶彭韩沂陈延覃

丹九王史逸其系胄云

 今案昭宗纪乾宁四年韩建所害九王内彭

 王名惕即宪宗子沂王名禋即昭宗子此二

 王举其名而考其传则皆见系胄安得一概

 云史逸之也

   韦云起尝为麟州刺史而本传不载且

   是时未有麟州

裴寂传云麟州刺史韦云起告寂反

 今案云起传云起未尝为麟州刺史亦无告

 裴寂反之事且又按地理志麟州乃开元十

 二年始置则方武德时固未有麟州也

   虞世南传及天文志叙星变灾异事与

   纪志不同

虞世南传云贞观八年进封永兴县公㑹陇右

山崩大蛇屡见山东及江淮大水后星孛虚危

历氐馀百日帝访群臣世南曰云云又天文志

贞观八年八月甲子有星孛于虚危历玄枵

乙亥不见

 今案帝纪贞观八年七月陇右山崩八月甲

 子有星孛于虚危五行志云贞观八年七月

 陇右山摧又云八年七月山东江淮大水又

 云陇右大蛇屡见凡此所云即虞世南传及

 天文志所书之事也其大节如山摧蛇见大

 水星变虽巳仅同至于间有违舛则不能使

 人无疑何者如世南传云星孛虚危历氐馀

 百日而天文志云甲子星孛于虚危至乙亥

 不见则止十二日尔此一可疑也自氐至虚

 危凡历大火析木星纪玄枵四辰即未知十

 二日之间果能遍历欤此二可疑也又云星

 孛虚危历玄枵夫虚危即玄枵之次今云孛

 虚危又云历玄枵此三可疑也以是观之则

 志传必有误者矣

   李源年七十四而传以为八十

李源传略云源八岁家覆俘为奴转侧民间长

庆初年八十矣御史中丞李德裕表荐源绝心

禄仕五十馀年

 今案明皇帝本纪天宝十四载十二月丁酉

 安禄山䧟东京留守李憕死之是岁乙未而

 源年八岁则是生于天宝七年戊子也至长

庆元年辛丑止七十四岁尔其长庆尽四年

 又历敬宗宝历元年二年文宗太和

 元年源始八十岁然则既云八岁家覆又

 云长庆初年八十此二者必有一误况德裕

为中丞正长庆时时源实未八十矣

   王同皎李多𧙓传讨二张处所与桓彦

   范及皇后等传不同

王同皎传云趋长生殿太后所李多𧙓传亦同

 今案桓彦范传云时武后处迎仙宫之集仙

 殿又武后及张易之传皆云迎仙院未知孰

 是

   独孤怀恩献后之弟而以为侄

孤怀恩传云元正皇后弟也怀恩之㓜隋文

帝献皇后以侄养宫中

 今案元正皇后即高祖之母而高祖纪云隋

 文帝独孤皇后高祖之从母也由此言之则

 元正后与隋文献后乃姊妹而怀恩则弟也

 安得谓之侄哉

   张𬸦贬官年世相逺

张荐传略云𬸦字文成证圣中天官侍郞刘奇

以𬸦及司马锺为御史开元初御史李全劾𬸦

多口语讪短时政贬岭南武后时中人马仙童

䧟黙啜问文成安否答曰近自御史贬官曰国

有此人不用无能为也

 今案武后证圣元年乙未明皇帝开元元年

 癸丑相去一十九年而𬸦仍为御史此巳可

 疑且又𬸦既于开元初以御史贬官矣何縁

 复云武后时马仙童曰近自御史贬官欤此

 一节前后乖舛全不可考

   本纪书浑释之死与传不同

浑瑊传云父释之有才武从朔方军积战多累

迁开府仪同三司试太常卿宁朔郡王广德中

与吐蕃战没

 今案代宗纪广德二年二月辛未仆固怀恩

 杀朔方军节度留后浑释之又释之本传云

 李光弼保河阳释之以朔方都知兵马使为

 禆将进宁朔方节度留后仆固怀恩之走声

 为归镇释之曰是必众溃将拒之其甥张韶

 曰彼如悔祸还镇渠可不纳释之信之乃纳

 怀恩怀恩巳入使韶杀释之牧其军纪传所

 载如此而与瑊传不同未知孰是

   杜求仁传舛误

杜求仁传云求仁与徐敬业举兵为兴复府左

长史死于难

 今案徐敬业传求仁为匡复府右长史与求

 仁传不同未知孰是

   贤妃徐惠为齐聃姊又为姑

徐齐聃传云高宗时姑为帝婕妤子坚传末又

云齐聃姑为太宗充容仲为高宗婕妤

 今案后妃传云太宗贤妃徐惠太宗召为才

 人再迁充容卒赠贤妃惠之弟齐聃子坚皆

 以学闻女弟为高宗婕妤然则徐齐聃在本

 传则为贤妃婕妤之侄而坚为侄孙在贤妃

 传则齐聃乃贤妃婕妤之弟而坚乃侄也未

 知何者为是

   萧至忠传叙萧德言世次未明

萧至忠传云祖德言秘书少监

 今案宰相世系表德言乃忠之曽祖其世次

 甚明又德言传亦谓至忠为曽孙此必可信

 今至忠传止以德言为祖则误也

   徐州戍兵庞勋等擅还

康承训传云咸通中南诏复盗边武宁兵七百

戍桂州六岁不得代列校许佶赵可立因众怒

杀都将诣监军使丐粮铠北还

 今案崔彦曾传云初蛮寇五管䧟交趾诏节

 度使孟球募兵三千往屯以八百人戍桂林

旧制三年一更至期请代而彦曾亲吏尹戡

徐行俭贪不恤士乃议廪赐乏请无登兵复

 留屯一年戍者怒杀都将王仲甫胁粮料判

 官庞勋为将取库兵剽湘衡虏丁壮合众千

 馀北还然则康承训传以为武宁兵七百戍

 桂林六岁不得代而作乱崔彦曾传则以为

 八百人戍三年请代以复留一年故怒而作

 乱此二者所载不同未知孰是

   诛张昕三传各异

高固传云李怀光反使邠宁留后张昕将兵万

人先趣河中固在行乃伺间入帐下斩昕首以

徇拜检校右散𮪍常侍前军兵马使

 今案杨朝晟传云李怀光反韩㳺瑰退保邠

 宁贼党张昕守邠州大索军实多募士欲潜

 归之朝晟父怀宾为㳺瑰将夜以数十𮪍斩

 昕及同谋者㳺瑰遣怀宾告行在德宗劳问

 授兼御史中丞又案韩㳺瑰传云怀光檄假

 㳺瑰邠州刺史欲因张昕杀之㳺瑰既失兵

 不知所图有客刘南金说之㳺瑰驰入邠说

 昕昕不听㳺瑰移疾不出阴结其将高固等

 㳺瑰伏甲先起高固等应之斩昕首以闻且

 张昕之死不过止在一人之手又其先必有

 主其谋者今此则不然在高固传则以为固

 伺间斩昕在杨朝晟传则以为杨怀宾以夜

斩昕在韩㳺瑰传则以为㳺瑰伏甲先起而

高固应之乃斩昕其主谋及致杀者果在何

 人为史如此使后人何所信乎

   刘禹锡得志时三事与别传皆差

刘禹锡传云王叔文引禹锡及柳宗元与议禁

中所言必从擢屯田贠外郞判度支盐铁案颇

凭籍其𫝑多中伤士若武元衡不为宗元所喜

下除太子右庶子

 今案武元衡传云为御史中丞顺宗立王叔

 文使人诱以为党拒不纳俄为山陵仪仗使

监察御史刘禹锡求为判官元衡不与叔文

滋不恱数日改太子右庶子然则元衡下迁

庶子乃以忤叔文禹锡之故非为柳宗元不

 喜此其事与禹锡传不同者一也

又云御史窦群劾禹锡挟邪乱政群即日罢

 今案窦群传云德宗时迁侍御史至顺宗时

 群不附王叔文欲逐之韦执谊不可而止宪

 宗立转膳部贠外郞兼侍御史知杂则当

 王叔文禹锡等党方盛时群亦未尝罢御史

 此其事与禹锡传不同者二也

又云韩皋素贵不肯亲叔文等斥为湖南观察

使

 今案韩皋传云入拜尚书右丞王叔文用事

 皋嫉之谓人曰吾不能事新贵从弟曅以告

 叔文叔文怒出为鄂岳蕲沔观察使观此则

 皋所忤者叔文及其一党之人不独止禹锡

 而已此事当载之叔文传中乃可非禹锡传

 之所当书也且皋之岀自为鄂岳蕲沔观察

 又非湖南此其事与禹锡传不同者三也噫

 如禹锡者固非良士而又朋附小人窃弄威

 柄方其得志之秋朋党构扇变故易常妄相

 进擢既不叶天下之望宜为正人之所疾恶

 意其当日施为恣横者不止此数事而已然

 当时史臣不能摭其信实之事笔之简策止

 缀拾微末一二且又差舛不同不唯无以见

 其过恶之迹而又使后世疑其事之不然此

 最为可惜也

   张巡用兵人数误

忠义张巡传赞云以疲卒数万

 今案巡所用战兵止数千不满万人赞之所

 云误矣

   王焘等世次不明

王圭传及酷吏王旭传皆云焘及旭乃圭之孙

 今案宰相世系表则二人皆圭之曾孙未知

 孰是

   裴寂字不同

裴寂传云寂字玄真

 今案宰相世系表则字真玄未知孰是

   刘审礼传与表不同

刘审礼传云子殆庶又云易从为彭城长史

 今案宰相世系表殆庶易从为汉州长史未

 知孰是

   虢王子次序不同

虢王鳯传云七子次子茂融

 今案宗室世系表鳯止六子而茂融第四未

 知敦是

   馆陶公主所尚不同

酷吏崔器传云曾祖恭礼尚馆陶公主

 今案公主传高祖女真定公主嫁崔恭礼又

 馆陶公主下嫁崔宣庆今器传乃云恭礼尚

 馆陶未知是孰

   崔良佐传

艺文志崔良佐三国春秋注云良佐深州安平

人日用从子

 今案崔日用传乃滑州灵昌人而又崔元翰

 传述良佐云与日用从昆弟也此二传鄕里

 宗族与艺文志不同未知孰是然以宰相世

 系表考之则良佐乃日用之再从侄以是言

 之则从子者是而从昆弟者误欤

   武攸曁传年号误

武攸曁传云中宗时拜司徒复王定延秀之诛

降楚国公景龙中卒

 今案武延秀传延秀以韦后败时与安乐公

 主同斩则是景龙四年六月中事也是岁六

 月壬午韦后杀中宗甲申改元唐隆庚子临

 淄王以兵诛韦氏及安乐公主武延秀等甲

 辰睿宗即位七月己巳改元景云由是言之

 延秀既诛之后何縁复有景龙年号乎

   两传载周贽安太清不同

李光弼传河阳北城之战贼众奔败禽周挚

 今案史思明传云时周贽以后军屯福昌骆

 恱恶其贰乃杀䞇䞇挚虽不同其实一人也且周䞇已为

 光弼所禽何縁复从思明领军屯福昌而为

 骆恱所杀欤

又光弼传云安太清袭怀州守之光弼令郝廷

玉由地道入怀州得其军号登陴大呼王师乘

城禽太清杨希仲送之京师献俘太庙侯仲庄

传亦云禽安太清

 今案史思明传云使安太清取怀州以守光

 弼攻之太清降又案哥舒曜传亦云降安太

 清光弼仲庄传言禽而思明曜传言降未知

 孰是

   郝玼马璘传不同

郝玼传云贞元中为临泾镇将常从数百𮪍出

野还说节度使马璘曰临泾扼洛口其川饶衍

利畜牧其西走戎道旷数百里皆流沙无水草

愿城之为休养便地玼出或谓璘曰玼言信然

公所以蒙恩大幸以边防未固也上心日夜念

此故厚于公若用玼言则边巳安尚何事为璘

遂不听

 今案马璘传云徙泾原节度使大历八年

 蕃内寇璘与浑瑊击破之十二年卒于军是

 岁丁巳今玼传云贞元中说马璘而贞元元

 年岁在乙丑则是时璘卒巳九年矣玼安得

 与璘有言哉此可疑者一也案璘传云在泾

 八年缮屯壁为战守具令肃不残人乐为用

 虏不敢犯今郝玼传所言乃如此则正与璘

 传相反此可疑者二也案旧书玼传则云临

 泾地居险要当虏要冲白其帅帅不从则是

 旧史未尝以为马璘未审新书何由指以为

 马璘此可疑者三也

   苏定方传误

苏定方传云至恒笃城欲杀降胡取赀定方一

不取太宗知之

 今案本纪此乃高宗显庆元年九月事今云

 太宗则误也

   江夏王道宗李靖等传不同

江夏王道宗传云助李靖破虏亲执颉利可汗

 今案李靖及突厥传禽颉利者张宝相也而

 道宗传以为道宗亲执未知孰是

   刘澭入朝纪传不同

德宗本纪贞元八年十一月幽州卢龙军节度

使刘济及其弟瀛州刺史澭战于瀛州澭败奔

于京师

 今案澭传云澭怦次子济母弟怦得幽州病

 且死澭辄以父命召济于莫州济嗣总军事

 德澭之让以为瀛州刺史有如不讳许代巳

 乆之济自用其子为副大使澭不能无恨因

 请以所部为天子戍陇悉发其兵千五百驰

 归京师无一卒敢违令者其事与纪全异未

 知何者为是

   孔戢传误

孔戢传云初父死难诏与一子官补修武尉不

受以让其兄戡

 今案死难者巢父传则以戣戡戢为从子又

 案宰相世系表戣戡戢实巢父兄岑父之子

 是则非巢父之子审矣今戢传乃指巢父为

 父则甚误矣

   刘弘基殷开山传误

刘弘基传云讨薛举战浅水原八緫管军皆没

唯弘基军战力矢尽为贼拘仁杲平乃克归

殷开山传云从秦王讨薛举会王疾甚卧营委

军于刘文静诫曰贼方炽邀速战利公等母与

争粮尽众枵乃可图开山锐立事说文静曰王

属疾忧公弗克济故不欲战今宜逗机制敌无

专以贼遗王也请勒兵以怖之遂战析墌为举

所乘遂大败下吏当死除名为民

 今案析墌城名也殷开山传及地理志以为

 析墌而薛举及仁杲传则以为高墌未知孰

 是今以纪传考之薛举自唐得长安之后至

 于仁杲降太宗之时与唐兵前后凡五战虽

 纪传多不载其地名然徐叅考亦可概见自

 高祖初入关义宁元年举入寇扶风为秦王

 所破此第一战也此不书于高祖纪而见于太宗纪并举本传

 德元年六月举又寇泾州秦王西讨屯于高

 墌王卧疾而长史刘文静殷开山等观兵于

 高墌为举所大败死者十六大将募容罗睺

 李安逺刘弘基皆没王还京师举抜高墌将

 趋长安而病死此第二战也此见于高祖太宗纪及薛举传

 是年八月辛巳举卒己丑秦王复西讨屯于

 高墌相持六十馀日九月甲寅秦州揔管窦

 𮜿及仁杲战败绩此第三战也此见于高祖太宗纪

 与长平王叔良战于百里细川而执刘感此

 第四战也此见于叔良及刘感传十一月己酉秦王败

 仁杲于浅水原径围其城遂降之此第五战

 也此见于高祖太宗纪仁杲传此五战地名人名及胜负

 粗可考矣若刘文静殷开山之败乃高墌也

 而开山传则以为折墌误矣浅水原之战仁

 杲将宗罗睺败走太宗急追夜半围之迟明

 而仁杲降而弘基传乃以为八揔管军皆没

 一何舛谬之甚乎此最为大误也案薛举传

 则弘基之没亦高墌之战耳夫浅水原乃太

 宗战胜之地遂追奔逐北使仁杲不及计而

 降SKchar尝有八揔管败没者乎此史氏殊不考

 究之故也高墌析墌皆城名高墌属宁州定

 平县析墌属泾州安定县地既近而名相𩔖

 故易于舛误唯弘基传有浅水原战没之说

 为谬最甚矣

新唐书紏谬卷第四   海虞赵开美校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