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书/卷035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志第二十四 五行一 新唐书
新唐书卷三十五 志第二十五 五行二
志第二十六 五行三 
稼穑不成 常风 夜妖 华孽 裸虫之孽 牛祸 黄眚黄祥 木火金水沴土 山摧 山鸣 土为变怪 金不从革 常旸 诗妖 讹言 毛虫之孽 犬祸 白眚白祥 木沴金

五行传曰:“治宫室,饰台榭,内淫乱,犯亲戚,侮父兄,则稼穑不成。”谓土失其性,则有水旱之灾,草木百谷不熟也。又曰:“思心不睿,是谓不圣。厥咎霿,厥罚常风,厥极凶短折。时则有脂夜之妖,时则有华孽、裸虫之孽,时则有牛祸,时则有心腹之痾,时则有黄眚黄祥,时则有木、火、金、水沴土。”

稼穑不成。

贞观元年,关内饥。

总章二年,诸州四十馀饥,关中尤甚。

仪凤四年春,东都饥。

调露元年秋,关中饥。

永隆元年冬,东都饥。

永淳元年,关中及山南州二十六饥,京师人相食。

垂拱三年,天下饥。

大足元年春,河南诸州饥。

景龙二年春,饥。三年三月,饥。

先天二年冬,京师、岐、陇、幽州饥。

开元十六年,河北饥。

乾元三年春,饥,米斗钱千五百。

广德二年秋,关辅饥,米斗千钱。

永泰元年,饥,京师米斗千钱。

贞元元年春,大饥,东都、河南、河北米斗千钱,死者相枕。二年五月,麦将登而雨霖,米斗千钱。十四年,京师及河南饥。十九年秋,关辅饥。

元和七年春,饥。八年,广州饥。九年春,关内饥。十一年,东都、陈许州饥。

长庆二年,江淮饥。

大和四年,河北及太原饥。六年春,剑南饥。九年春,饥,河北尤甚。

开成四年,温、台、明等州饥。

大中五年冬,湖南饥。六年夏,淮南饥,海陵、高邮民于官河中漉得异米,号“圣米”。九年秋,淮南饥。

咸通三年夏,淮南、河南饥。九年秋,江左及关内饥,东都尤甚。

乾符三年春,京师饥。

中和二年,关内大饥。四年,关内大饥,人相食。

光启二年二月,荆、襄大饥,米斗三千钱,人相食。三年,扬州大饥,米斗万钱。

大顺二年春,淮南大饥。

天祐元年十月,京师大饥。

常风。 武德二年十二月壬子,大风拔木。易巽为风,“重巽以申命”。其及物也,象人君诰命,其鼓动于天地间,有时飞沙扬尘,怒也,发屋拔木者,怒甚也。其占:“大臣专恣而气盛,众逆同志,君行蒙暗,施于事则皆伤害,故常风。”又“飘风入宫阙,一日再三,若风声如雷触地而起,为兵将兴。”

贞观十四年六月乙酉,大风拔木。

咸亨四年八月己酉,大风落太庙鸱尾。

永隆二年七月,雍州大风害稼。

弘道元年十二月壬午晦,宋州大风拔木。

嗣圣元年四月丁巳,宁州大风拔木。

垂拱四年十月辛亥,大风拔木。

永昌二年五月丁亥,大风拔木。

神龙元年三月乙酉,睦州大风拔木。崔玄𬀩封博陵郡王也,大风折其辂盖。二年六月乙亥,滑州大风拔木。

景龙元年七月,郴州大风,发屋拔木。八月,宋州大风拔木,坏庐舍。二年十月辛亥,滑州暴风发屋。三年三月辛未,曹州大风拔木。

开元二年六月,京师大风发屋,大木拔者十七八。四年六月辛未,京师、陕、华大风拔木。九年七月丙辰,扬州、润州暴风雨,发屋拔木。十四年六月戊午,大风拔木发屋,端门鸱尾尽落。端门,号令所从出也。十九年六月乙酉,大风拔木。二十二年五月戊子,大风拔木。

天宝十一载五月甲子,东京大风拔木。十三载三月辛酉,大风拔木。

永泰元年三月辛亥,大风拔木。

大历七年五月乙酉,大风拔木。十年五月甲寅,大风拔木。

贞元元年七月庚子,大风拔木。六年四月甲申,大风雨。八年五月己未,暴风发太庙屋瓦,毁门阙、官署、庐舍不可胜纪。十年六月辛未,大风拔木。十四年八月癸未,广州大风,坏屋覆舟。

元和元年六月丙申,大风拔木。三年四月壬申,大风毁含元殿栏槛二十七间。占为兵起。四年十月壬午,天有气如烟,臭如燔皮,日昳大风而止。五年三月丙子,大风毁崇陵上宫衙殿鸱尾及神门戟竿六,坏行垣四十间。八年六月庚寅,京师大风雨,毁屋飘瓦,人多压死者。丙申,富平大风,拔枣木千馀株。十二年春,青州一夕暴风自西北,天地晦冥,空中有若旌旗状,屋瓦上如蹂跞声。有日者占之曰:“不及五年,兹地当大杀戮。”

长庆二年正月己酉,大风霾。十月,夏州大风,飞沙为堆,高及城堞。三年正月丁巳朔,大风,昏霾终日。四年六月庚寅,大风毁延喜门及景风门。

大和八年六月癸未,暴风坏长安县署及经行寺塔。九年四月辛丑,大风拔木万株,堕含元殿四鸱尾,拔殿廷树三,坏金吾仗舍,发城门楼观内外三十馀所,光化门西城十数雉坏。

开成三年正月戊辰,大风拔木。五年四月甲子,大风拔木;五月壬寅,亦如之;七月戊寅,亦如之。

会昌元年三月,黔南大风飘瓦。

咸通六年正月,绛州大风拔木,有十围者。十一月己卯晦,潼关夜中大风,山如吼雷,河喷石鸣,群乌乱飞,重关倾侧。十二月,大风拔木。

乾符五年五月丁酉,大风拔木。

广明元年四月甲申,京师及东都、汝州雨雹,大风拔木。四年六月乙巳,太原大风雨,拔木千株,害稼百里。

光化三年七月乙丑,洺州大风,拔木发屋。

天复二年,升州大风,发屋飞大木。

夜妖。

大和九年十一月戊辰,昼晦。

咸通七年九月辛卯朔,天暗。

乾符二年二月,宣武境内黑风,雨土。

天祐元年闰四月乙未朔,大风,雨土。

华孽。

延载元年九月,内出梨华一枝示宰相。万木摇落而生华,阴阳黩也。传曰:“天反时为灾。”又近常燠也。

神龙二年十月,陈州李有华,鲜茂如春。

元和十一年十二月,桃杏华。

大和二年九月,徐州、滑州李有华,实可食。

会昌三年冬,沁源桃李华。

广明元年冬,桃李华,山华皆发。

中和二年九月,太原诸山桃杏华,有实。

景福中,沧州城堑中冰有文,如画大树华叶芬敷者,时人以为其地当有兵难。近华孽也。

裸虫之孽。

贞观二十一年八月,莱州螟。

开元二十二年八月,榆关虸蚄虫害稼,入平州界,有群雀来食之,一日而尽。二十六年,榆关虸蚄虫害稼,群雀来食之。

三载,青州紫虫食田,有鸟食之。

广德元年秋,虸蚄虫害稼,关中尤甚,米斗千钱。

贞元十年四月,江西溪涧鱼头皆戴蚯蚓。

长庆四年,绛州虸蚄虫害稼。

大和元年秋,河东、同虢等州虸蚄虫害稼。

开成元年,京城有蚁聚,长五六十步,阔五尺至一丈,厚五寸至一尺者。四年,河南黑虫食田。

牛祸。

调露元年春,牛大疫。京房易传曰:“牛少者谷不成。”又占曰:“金革动。”

长安中,有献牛无前膊,三足而行者。又有牛膊上生数足,蹄甲皆具者。武太后从姊之子司农卿宗晋卿家牛生三角。

神龙元年春,牛疫。二年冬,牛大疫。

先天初,洛阳市有牛,左胁有人手,长一尺,或牵之以乞丐。

开元十五年春,河北牛大疫。

大历八年,武功、栎阳民家牛生犊,二首。

贞元二年,牛疫。四年二月,郊牛生犊,六足。足多者,下不一。郊所以奉天。七年,关辅牛大疫,死者十五六。

咸通七年,荆州民家牛生犊,五足。十五年夏,渝州江阳有水牛生驴驹,驹死。

光启元年,河东有牛人言,其家杀而食之。二年,延州肤施有牛死复生。

黄眚黄祥。

贞观七年三月丁卯,雨土。二十年闰三月己酉,有黄云阔一丈,东西际天。黄为土功。

永徽三年三月辛巳,雨土。

景龙元年六月庚午,陕州雨土。十二月丁丑,雨土。

天宝十三载二月丁丑,雨黄土。

大历七年十二月丙寅,雨土。

贞元二年四月甲戌,雨土。八年二月庚子,雨土。

大和八年十月甲子,土雾昼昏,至于十一月癸丑。

开成元年七月乙亥,雨土。

咸通十四年三月癸巳,雨黄土。

中和二年五月辛酉,大风,雨土。

天复三年二月,雨土,天地昏霾。

天祐元年闰四月甲辰,大风,雨土。

木火金水沴土。

武德二年十月乙未,京师地震。阴盛而反常则地震,故其占为臣强,为后妃专恣,为夷犯华,为小人道长,为寇至,为叛臣。七年七月,巂州地震,山摧壅江,水噎流。

贞观七年十月乙丑,京师地震。十二年正月壬寅,松、丛二州地震,坏庐舍。二十年九月辛亥,灵州地震,有声如雷。二十三年八月癸酉朔,河东地震,晋州尤甚,压杀五十馀人;乙亥,又震。十一月乙丑,又震。

永徽元年四月己巳朔,晋州地震;己卯,又震。六月庚辰,又震,有声如雷。二年十月,又震。十一月戊寅,定襄地震。帝始封晋王,初即位而地屡震,天下将由帝而动摇象也。

仪凤二年正月庚辰,京师地震。

永淳元年十月甲子,京师地震。

垂拱三年七月乙亥,京师地震。四年七月戊午,又震。八月戊戌,神都地震。

延载元年四月壬戌,常州地震。

大足元年七月乙亥,扬、楚、常、润、苏五州地震。二年八月辛亥,剑南六州地震。

景龙四年五月丁丑,剡县地震。

景云三年正月甲戌,并、汾、绛三州地震,坏庐舍,压死百馀人。

开元二十二年二月壬寅,秦州地震。西北隐隐有声,坼而复合,经时不止,坏庐舍殆尽,压死四千馀人。二十六年三月癸巳,京师地震。

至德元载十一月辛亥朔,河西地震裂有声,陷庐舍,张掖、酒泉尤甚,至二载三月癸亥乃止。

大历二年十一月壬申,京师地震,自东北来,其声如雷者。三年五月丙戌,又震。十二年,恒、定二州地大震,三日乃止,束鹿、宁晋地裂数丈,沙石随水流出平地,坏庐舍,压死者数百人。

建中元年四月己亥,京师地震。三年六月甲子,又震。四年四月甲子,又震。五月辛巳,又震。

贞元二年五月己酉,又震。三年十一月丁丑夜,京师、东都、蒲、陕地震。四年正月庚戌朔夜,京师地震;辛亥、壬子、丁卯、戊辰、庚午、癸酉、甲戌、乙亥,皆震,金、房二州尤甚,江溢山裂,屋宇多坏,人皆露处。二月壬午,京师又震;甲申、乙酉、丙申,三月甲寅、己未、庚午、辛未,五月丙寅、丁卯,皆震。八月甲午,又震,有声如雷;甲辰,又震。九年四月辛酉,又震,有声如雷,河中、关辅尤甚,坏城壁庐舍,地裂水涌。十年四月戊申,京师地震;癸丑,又震,侍中浑瑊第有树涌出,树枝皆戴蚯蚓。十三年七月乙未,又震。

元和七年八月,京师地震,草树皆摇。九年三月丙辰,巂州地震,昼夜八十,压死百馀人,地陷者三十里。十年十月,京师地震。十一年二月丁丑,又震。十五年正月,穆宗即位,戊辰,始朝群臣于宣政殿,是夜地震。

大和二年正月壬申,地震。七年六月甲戌,又震。九年三月乙卯,京师地震,屋瓦皆坠,户牖间有声。

开成元年二月乙亥,又震。二年十一月乙丑夜,又震。四年十一月甲戌,又震。

会昌二年正月癸亥,宋、亳二州地震。十二月癸未,京师地震。

大中三年十月辛巳,上都及振武、河西、天德、灵武、盐夏等州地震,坏庐舍,压死数十人。十二年八月丁巳,太原地震。

咸通元年五月,上都地震。六年十二月,晋、绛二州地震,坏庐舍,地裂泉涌,泥出青色。八年正月丁未,河中、晋、绛三州地大震,坏庐舍,人有死者。十三年四月庚子朔,浙东、西地震。

乾符三年六月乙丑,雄州地震,至七月辛巳止,州城庐舍尽坏,地陷水涌,伤死甚众。是月,濮州地震。十二月,京师地震有声。四年六月庚寅,雄州地震。六年二月,京师地震,有声如雷,蓝田山裂水涌。

中和三年秋,晋州地震,有声如雷。

光启二年春,成都地震,月中十数。占曰:“兵、饥。”十二月,魏州地震。

乾宁二年三月庚午,河东地震。

山摧。

贞观八年七月,陇右山摧。山者高峻,自上而陨之象也。

垂拱二年九月己巳,雍州新丰县露台乡大风雨,震电,有山涌出,高二十丈,有池周三百亩,池中有龙凤之形,禾麦之异,武后以为休应,名曰“庆山”。荆州人俞文俊上言:“天气不和而寒暑隔,人气不和而赘疣生,地气不和而堆阜出。今陛下以女主居阳位,反易刚柔,故地气隔塞,山变为灾。陛下以为‘庆山’,臣以为非庆也。宜侧身脩德以答天谴,不然,恐灾祸至。”后怒,流于岭南。

永昌中,华州赤水南岸大山,昼日忽风昏,有声隐隐如雷,顷之渐移东数百步,拥赤水,压张村民三十馀家,山高二百馀丈,水深三十丈,坡上草木宛然。金縢曰:“山徙者人君不用道,禄去公室,赏罚不由君,佞人执政,政在女主,不出五年,有走王。”

开元十七年四月乙亥,大风震电,蓝田山摧裂百馀步,畿内山也。国主山川,山摧川竭,亡之证也。占曰:“人君德消政易则然。”

大历九年十一月戊戌,同州夏阳有山徙于河上,声如雷。十三年,郴州黄芩山摧,压死者数百人。

建中二年,霍山裂。

元和八年五月丁丑,大隗山摧。十五年七月丁未,苑中土山摧,压死二十人。

光启三年四月,维州山崩,累日不止,尘坌亘天,壅江水逆流。占曰:“国破。”

山鸣。

武德二年三月,太行山圣人崖有声。占曰:“有寇至。”

开元二十八年六月,吐蕃围安戎城,断水路,城东山鸣石坼,涌泉二。

土为变怪。

垂拱元年九月,淮南地生毛,或白或苍,长者尺馀,遍居人床下,扬州尤甚,大如马鬣,焚之臭如燎毛。占曰:“兵起,民不安。”

长寿中,东都天宫寺泥像皆流汗霡霂。

天宝十一载六月,虢州閺乡黄河中女娲墓因大雨晦冥,失其所在,至乾元二年六月乙未夜,濒河人闻有风雷声,晓见其墓踊出,下有巨石,上有双柳,各长丈馀,时号风陵堆。占曰:“冢墓自移,天下破。”十三载,汝州叶县南有土块鬬,中有血出,数日不止。

大历六年四月戊寅,蓝田西原地陷。

建中初,魏州魏县西四十里,地数亩忽长崇数尺。四年四月甲子,京师地生毛,或黄或白,有长尺馀者。

贞元四年四月,淮南及河南地生毛。

元和十二年四月,吴元济郾城守将邓怀金以城降,城自坏五十馀步。

大和六年二月,苏州地震,生白毛。

长庆中,新都大道观泥人生须数寸,拔之复生。

咸通五年十月,贞陵隧道摧陷。神策军有浮屠像,懿宗尝跪礼之,像没地四尺。

五行传曰:“好攻战,轻百姓,饰城郭,侵边境,则金不从革。”谓金失其性而为变怪也。又曰:“言之不从,是谓不乂。厥咎僭,厥罚常旸,厥极忧。时则有诗妖、讹言,时则有毛虫之孽,时则有太祸,时则有口舌之痾,时则有白眚白祥,惟木沴金。”

金不从革。

尧君素为隋守蒲州,兵器夜皆有光如火。火铄金,金所畏也,败亡之象。刘武周据并州,兵势甚盛,城上矟刃夜每有火光。

贞观十七年八月,凉州昌松县鸿池谷有石五,青质白文成字曰:“高皇海出多子李元王八十年太平天子李世民千年太子李治书燕山人士乐太国主尚汪譂奖文仁迈千古大王五王六王七王十风毛才子七佛八菩萨及上果佛田天子文武贞观昌大圣延四方上不治示孝仙戈八为善。”太宗遣使祭之曰:“天有成命,表瑞贞石,文字昭然,历数惟永,既旌高庙之业,又锡眇身之祚。迨于皇太子治,亦降贞符,具纪姓氏。甫惟寡薄,弥增寅惧。”昔魏以土德代汉,凉州石有文。石,金类,以五胜推之,故时人谓为魏氏之妖,而晋室之瑞。唐亦土德王,石有文,事颇相类。然其文初不可晓,而后人因推已事以验之。盖武氏革命,自以为金德王,其“佛菩萨”者,慈氏金轮之号也;“乐太国主”则镇国太平公主、安乐公主,皆以女乱国;其“五王六王七王”者,唐世十八之数。

垂拱三年七月,魏州地出铁如船数十丈。广州雨金。金位正秋,为刑、为兵。占曰:“人君多杀无辜,一年兵灾于朝。”

开元二十三年十二月乙巳,龙池圣德颂石自鸣,其音清远如钟磬。石与金同类。春秋传“怨讟动于民,则有非言之物言。”石鸣,近石言也。

天宝十载六月乙亥,大同殿前钟自鸣。占曰:“庶雄为乱。”

至德二载,昭陵石马汗出。昔周武帝之克晋州也,齐有石像,汗流湿地,此其类也。

乾元二年七月乙亥昼,浑天仪有液如汗下流。

上元二年,楚州献宝玉十三:曰“玄黄天符”,形如笏,长八寸,有孔,云辟兵疫;曰“玉鸡毛”,白玉也;曰“谷璧”,亦白玉也,粟粒自然,无雕镌迹;曰“西王母白环”二;曰“如意宝珠”,大如鸡卵;曰“红靺鞨”,大如巨粟;曰“琅玕珠”二,形如玉环,四分缺一;曰“玉印”,大如半手,理如鹿,陷入印中;曰“皇后采桑钩”如箸屈其末;曰“雷公石斧”无孔;其一阙。凡十三。寘之日中,白气连天。

元和中,文水武士彟碑失其龟头。翰林院有铃,夜中文书入,则引之以代传呼,长庆中,河北用兵,夜辄自鸣,与军中息耗相应,声急则军事急,声缓则军事缓。资州有石方丈,走行数亩。

大和三年,南蛮围成都,毁玉晨殿为礧,有吼声三,乃止。四年五月己卯,通化南北二门锁不可开,钥入,如有持之者。破其管,门乃启。又浙西观察使王璠治润州城隍,中得方石,有刻文曰:“山有石,石有玉,玉有瑕,瑕即休。”

广明元年,华岳庙玄宗御制碑隐隐然有声,闻数里间,浃旬乃止。近石言也。

光化三年冬,武德殿前钟声忽嘶嗄;天复元年九月,声又变小。

常旸。

武德三年夏,旱,至于八月乃雨。四年,自春不雨,至于七月。雨,少阴之气,其气毁则不雨。少阴者,金也,金为刑、为兵,刑不辜,兵不戢,则金气毁,故常为旱。火为盛阳,阳气强悍,故圣人制礼以节之。礼失则僭而骄炕,以导盛阳,火胜则金衰,故亦旱。于五行,土实制水,土功兴则水汽壅阏,又常为旱。天官有东井,主水事,天汉、天江,亦水祥也。水与火仇,而受制于土,土火谪见,若日蚀过分而未至,与七曜循中道之南,皆旱祥也。七年秋,关内、河东旱。

贞观元年夏,山东大旱。二年春,旱。三年春、夏,旱。四年春,旱。自太上皇传位至此,而比年水旱。九年秋,剑南、关东州二十四,旱。十二年,吴、楚、巴、蜀州二十六,旱;冬,不雨,至于明年五月。十七年春、夏,旱。二十一年秋,陕、绛、蒲、夔等州旱。二十二年秋,开、万等州旱;冬,不雨,至于明年三月。

永徽元年,京畿雍、同、绛等州十,旱。二年九月,不雨,至于明年二月。四年夏、秋,旱,光、婺、滁、颍等州尤甚。

显庆五年春,河北州二十二,旱。

总章元年,京师及山东、江淮大旱。二年七月,剑南州十九,旱;冬,无雪。

咸亨元年春,旱;秋,复大旱。

仪凤二年夏,河南、河北旱。三年四月,旱。

永隆二年,关中旱,霜,大饥。

永淳元年,关中大旱,饥。二年夏,河南、河北旱。

永昌元年三月,旱。

神功元年,黄、隋等州旱。

久视元年夏,关内、河东旱。

长安二年春,不雨,至于六月。三年冬,无雪,至于明年二月。

神龙二年冬,不雨,至于明年五月,京师、山东、河北、河南旱,饥。

太极元年春,旱;七月复旱。

开元二年春,大旱。十二年七月,河东、河北旱,帝亲祷雨宫中,设坛席,暴立三日。九月,蒲、同等州旱。十四年秋,诸道州十五,旱。十五年,诸道州十七,旱。十六年,东都、河南、宋亳等州旱。二十四年夏,旱。

永泰元年春、夏,旱。二年,关内大旱,自三月不雨,至于六月。

大历六年春,旱,至于八月。

建中三年,自五月不雨,至于七月。

兴元元年冬,大旱。

贞元元年春,旱,无麦苗,至于八月,旱甚,灞、浐将竭,井皆无水。六年春,关辅大旱,无麦苗;夏,淮南、浙西、福建等道大旱,井泉竭,人暍且疫,死者甚众。七年,扬、楚、滁、寿、澧等州旱。十四年春,旱,无麦。十五年夏,旱。十八年夏,申、光、蔡州旱。十九年正月,不雨,至七月甲戌乃雨。

永贞元年秋,江浙、淮南、荆南、湖南、鄂岳陈许等州二十六,旱。

元和三年,淮南、江南、江西、湖南、广南、山南东西皆旱。四年春、夏,大旱;秋,淮南、浙西、江西、江东旱。七年夏,扬、润等州旱。八年夏,同、华二州大旱。十五年夏,旱。

宝历元年秋,荆南、淮南、浙西、江西、湖南及宣、襄、鄂等州旱。

大和元年夏,京畿、河中、同州旱。六年,河东、河南、关辅旱。七年秋,大旱。八年夏,江淮及陕、华等州旱。九年秋,京兆、河南、河中、陕华同等州旱。

开成二年春、夏,旱。四年夏,旱,浙东尤甚。

会昌五年春,旱。六年春,不雨;冬,又不雨,至明年二月。

大中四年,大旱。

咸通二年秋,淮南、河南不雨,至于明年六月。九年,江淮旱。十年夏,旱。十一年夏,旱。

广明元年春、夏,大旱。

中和四年,江南大旱,饥,人相食。

景福二年秋,大旱。

光化三年冬,京师旱,至于四年春。

诗妖。

窦建德未败时,有谣曰:“豆入牛口,势不得久。”

贞观十四年,交河道行军大总管侯君集伐高昌。先是其国中有童谣曰:“高昌兵马如霜雪,汉家兵马如日月,日月照霜雪,回首自消灭。”

永徽后,民歌武媚娘曲。

调露初,京城民谣有“侧堂堂,桡堂堂”之言。太常丞李嗣真曰:“侧者,不正;桡者,不安。自隋以来,乐府有堂堂曲,再言堂堂者,唐再受命之象。”

永淳元年七月,东都大雨,人多殍殕。先是童谣曰:“新禾不入箱,新麦不入场,迨及八九月,狗吠空垣墙。”

高宗自调露中欲封嵩山,属突厥叛而止;后又欲封,以吐蕃入寇遂停。时童谣曰:“嵩山凡几层,不畏登不得,但恐不得登,三度征兵马,傍道朾腾腾。”

永徽末,里歌有桑条韦也、女时韦也乐。

龙朔中,时人饮酒令曰:“子母相去离,连台拗倒。”俗谓杯盘为子母,又名盘为台。又里歌有突厥盐。

永淳后,民歌曰:“杨柳杨柳漫头驼。”

垂拱后,东都有契苾儿歌,皆淫艳之词。契苾,张易之小字也。

如意初,里歌曰:“黄獐黄獐草里藏,弯弓射尔伤。”其后,壬孝杰败于黄獐谷。

神龙以后,民谣曰:“山南乌鹊窠,山北金骆驼,镰柯不凿孔,斧子不施柯。”山南,唐也,乌鹊窠者,人居寡也;山北,胡也,金骆驼者,虏获而重载也。安乐公主于洛州造安乐寺,童谣曰:“可怜安乐寺,了了树头悬。”

景龙中,民谣曰:“黄牸犊子挽纼断,两足踏地鞋𪎱断,城南黄牸犊子韦。”又有阿纬娘歌。时又谣曰:“可怜圣善寺,身着绿毛衣,牵来河里饮,踏杀鲤鱼儿。”

玄宗在潞州,有童谣曰:“羊头山北作朝堂。”

天宝中,有术士李遐周于玄都观院庑间为诗曰:“燕市人皆去,函关马不归,人逢山下鬼,环上系罗衣。”而人皆不悟,近诗妖也。又禄山未反时,童谣曰:“燕燕飞上天,天上女儿铺白毡,毡上有千钱。”时幽州又有谣曰:“旧来夸戴竿,今日不堪看,但看五月里,清水河边见契丹。”

德宗时,或为诗曰:“此水连泾水,双眸血满川,青牛逐朱虎,方号太平年。”近诗妖也。朱泚未败前两月,有童谣曰:“一只箸,两头朱,五六月,化为胆。”

元和初,童谣曰:“朾麦朾麦三三三。”乃转身曰:“舞了也。”

大中末,京师小儿叠布渍水,纽之向日,谓之曰“拔晕”。

咸通七年,童谣曰:“草青青,被严霜,鹊始后,看颠狂。”十四年,成都童谣曰:“咸通癸巳,出无所之,蛇去马来,道路稍开,头无片瓦,地有残灰。”是岁,岁阴在巳,明年在午。巳,蛇也;午,马也。

僖宗时,童谣曰:“金色虾蟆争努眼,翻却曹州天下反。”

乾符六年,童谣曰:“八月无霜寒草青,将军骑马出空城,汉家天子西巡狩,犹向江东更索兵。”

中和初,童谣曰:“黄巢走,泰山东,死在翁家翁。”

讹言。

贞观十七年七月,民讹言官遣枨枨杀人,以祭天狗。云其来也,身衣狗皮,铁爪,每于暗中取人心肝而去。于是更相震怖,每夜惊扰,皆引弓剑自防,无兵器者剡竹为之,郊外不敢独行。太宗恶之,令通夜开诸坊门,宣旨慰谕,月馀乃止。

武后时,民饮酒讴歌,曲终而不尽者,谓之“族盐”。

开元二十七年十月,改作东都明堂,讹言官取小儿埋明堂下,以为厌胜。村野儿童藏于山谷,都城骚然,或言兵至。玄宗恶之,遣使慰谕,久之乃止。

天宝三载二月辛亥,有星如月,坠于东南,坠后有声,京师讹言官遣枨枨捕人,取肝以祭天狗,人颇恐惧,畿内尤甚,遣使安谕之,与贞观十七年占同。

天宝后,诗人多为忧苦流寓之思,及寄兴于江湖僧寺。而乐曲亦多以边地为名,有伊州、甘州、凉州等,至其曲遍繁声,皆谓之“入破”。又有胡旋舞,本出康居,以旋转便捷为巧,时又尚之。破者,盖破碎云。

建中三年秋,江淮讹言有毛人食其心,人情大恐。朱泚既僭号,名其旧第曰潜龙宫,移内府珍货以实之。占者以为易称“潜龙勿用”,此败祥也。

大和九年,京师讹言郑注为上合金丹,生取小儿心肝,密旨捕小儿无算。往往阴相告曰:“某处失几儿矣。”方士言金丹可致神仙,盖诞妄不经之语,或信而服之,则发热多死,如有所戒云。小儿,无辜者,取其心肝,将有杀戮象。

刘从谏未死时,潞州有狂人折腰于市曰:“石雄七千人至矣。”从谏捕斩之。

咸通十四年秋,成都讹言有㹫母鬼夜入人家,民皆恐,夜则聚坐。或曰某家见鬼,眼晃然如灯焰,民益惧。

黄巢未入京师时,都人以黄米及黑豆屑蒸食之,谓之“黄贼打黑贼”。僖宗时,里巷鬬者激怒,言:“任见右厢天子。”

毛虫之孽。

永徽中,河源军有狼三,昼入军门,射之,毙。

永淳中,岚、胜州兔害稼,千万为群,食苗尽,兔亦不复见。

开元三年,有熊昼入扬州城。

乾元二年十月,诏百官上勤政楼观安西兵赴陕州,有狐出于楼上,获之。

大历四年八月己卯,虎入京师长寿坊宰臣元载家庙,射杀之。虎,西方之属,威猛吞噬,刑戮之象。六年八月丁丑,获白兔于太极殿之内廊。占曰:“国有忧。白,丧祥也。”

建中三年九月己亥夜,虎入宣阳里,伤人二,诘朝获之。

贞元二年二月乙丑,有野鹿至于含元殿前,获之;壬申,又有鹿至于含元殿前,获之。占曰:“有大丧。”四年三月癸亥,有鹿至京师西市门,获之。

开成四年四月,有獐出于太庙,获之。

犬祸。

武德三年,突厥处罗可汗将入寇,夜闻犬群嗥而不见犬。

武后初,酷吏丘神𪟝家狗生子皆无首,当项有孔如口,昼夜鸣吠,俄失所在。

神功元年,安国献两首犬。首多者,上不一也。

天宝十一载,李林甫晨起盥饰将朝,取书囊视之,中有物如鼠,跃于地即变为狗,壮大雄目,张牙视林甫,林甫射之,中,杀然有声,随箭没。

贞元七年,赵州柏乡民李崇贞家黄犬乳犊。

会昌三年,定州深泽令家狗生角。

大中初,狗生角。京房曰:“执正失将害之应。”又曰:“君子危陷,则狗生角。”

咸通中,会稽有狗生而不能吠,击之无声。狗职吠以守御,其不能者,象镇守者不能御寇之兆。

成汭为荆南节度使,城中犬皆夜吠,日者向隐以为城郭将丘墟。

中和二年秋,丹徒狗与彘交。占曰:“诸侯有谋害国者。”

白眚白祥。

调露元年十一月壬午,秦州神亭冶北雾开如日初耀,有白鹿、白狼见。近白祥也。

神龙二年四月己亥,雨毛于越州之鄮县。占曰:“邪人进,贤人遁。”

大历二年七月甲戌日入时,有白气亘天。九月戊午夜,白雾起西北,亘天。五年五月甲申,西北有白气亘天。

贞元二十年九月庚辰甲夜,有白气八,东西际天。

大和三年八月,西方有白气如柱。七年十月已酉,西方又有白气如柱者三。

光启二年四月,有白气头黑如发,自东南入于扬州灭。

光化二年三月乙巳,日中有白气亘天,自西南贯于东北。

天复元年八月己亥,西方有白云如履底,中出白气如匹练,长五丈,上冲天,分为三彗,头下垂。占曰:“天下有兵。白者,战祥也。”

木沴金。

神龙中,东都白马寺铁像头无故自落于殿门外。

天宝五载四月,宰臣李适之常列鼎具膳羞,中夜,鼎跃出相鬬不解,鼎耳及足皆折。

校勘记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