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书纪/卷第五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日本书纪卷第五 御间城入彦五十琼殖天皇 崇神天皇

御间城入彦五十琼殖天皇。稚日本根子彦大日日天皇第二子也。母曰伊香色谜命。物部氏远祖大综麻杵之女也。天皇年十九歳。(开化天皇二八年 辛亥 前一三〇)立为皇太子。识性聪敏。幼好雄略。既壮寛博谨愼。崇重神祇。恒有经纶天业之心焉。★六十年(癸未前九八)夏四月。稚日本根子彦大日日天皇崩。

元年春正月壬午朔甲午皇太子即天皇位。尊皇后曰皇太后。

二月辛亥朔丙寅。立御间城姫为皇后。先是。后生活目入彦五十狭茅天皇。彦五十狭茅命。国方姫命。千千冲倭姫命。倭彦命。五十日鹤彦命。又妃纪伊国荒河戸畔女远津年鱼眼眼妙媛。生丰城入彦命。丰锹入姫命。次妃尾张大海媛。〈一云大海宿祢女八坂振天某边。〉生八坂入彦命。淳名城入姫命。十市琼入姫命。☆是年也太歳甲申。

三年秋九月。迁都于矶城。是谓瑞篱宫。

四年冬十月庚申朔壬午。诏曰。惟我皇祖。诸天皇等。光临宸极者。岂为一身乎。盖所以司牧人神经纶天下。故能世阐玄功。时流至徳。今朕奉承大运。爱育黎元。何当聿遵皇祖之迹。永保无穷之祚。其群卿百僚。竭尔忠贞。共安天下。不亦可乎。

五年。国内多疾疫。民有死亡者。且大半矣。

六年。百姓流离。或有背叛。其势难以徳治之。是以晨兴夕■。请罪神祇。先是。天照大神。倭大国魂二神。并祭于天皇大殿之内。然畏其神势共住不安。故以天照大神。托丰锹入姫命。祭于倭笠缝邑。仍立矶坚城神篱。〈神篱。此云比莽吕岐。〉亦以日本大国魂神。托渟名城入姫命令祭。然渟名城入姫命发落体痩而不能祭。

七年春二月丁丑朔辛卯。诏曰。昔我皇祖大启鸿基。其后圣业逾高。王风转盛。不意。今当朕世数有灾害。恐朝无善政。取咎于神祇耶。盖命神龟以极致 之所由也。于是。天皇乃幸于神浅茅原。而会八十万神以卜问之。是时。神明凭倭迹迹日百袭姫命曰。天皇何忧国之不治也。若能敬祭我者。必当自平矣。天皇问曰。教如此者谁神也。答曰。我是倭国城内所居神。名为大物主神。时得神语随教祭祀。然犹于事无验。天皇乃沐浴齐戒。洁瀞殿内。而祈之曰。朕礼神尚未尽耶。何不享之甚也。冀亦梦里教之。以毕神恩。是夜梦有一贵人。对立殿戸。自称大物主神曰。天皇勿复为愁国之不治。是吾意也。若以吾儿大田田根子。令祭吾者则立平矣。亦有海外之国自当归伏。

秋八月癸卯朔己酉。倭迹速神浅茅原目妙姫。穗积臣远祖大水口宿祢。伊势麻绩君。三人共同梦而奏言。昨夜梦之。有一贵人。诲曰。以大田田根子命为祭大物主大神之主。亦以市矶长尾市为祭倭大国魂神之主。必天下太平矣。天皇得梦辞益欢于心。布告天下求大田田根子。即于茅渟县陶邑得大田田根子而贡之。天皇即亲临于神浅茅原。会诸王卿及八十诸部。而问大田田根子曰。汝其谁子。对曰。父曰大物主大神。母曰活玉依媛。陶津耳之女。亦云。奇日方天日方。武茅渟祇之女也。天皇曰。朕当荣乐。乃卜使物部连祖伊香色雄为神班物者。吉之。又卜便祭他神。不吉。

十一月丁卯朔己卯。命伊香色雄而以物部八十手所作祭神之物。即以大田田根子。为祭大物主大神之主。又以长尾市。为祭倭大国魂神之主。然后卜祭他神吉焉。便别祭八十万群神。仍定天社。国社。及神地。神戸。于是疫病始息。国内渐谧五谷既成。百姓饶之。

八年夏四月庚子朔乙卯。以高桥邑人活日为大神之掌酒。〈掌酒。此云佐介弭苔。〉

冬十二月丙申朔乙卯。天皇以大田田根子令祭大神。是日活日自举神酒。献天皇。仍歌之曰。许能弥枳破。和饿弥枳那罗孺。■磨等那殊。于朋望能农之能。介弥之弥枳。伊句臂佐。伊久臂佐。如此歌之。宴于神宫。即宴竟之。诸大夫等歌之曰。宇磨佐开。弥和能等能能。阿佐妒珥毛。伊弟■由介那。弥和能等能渡■。于兹。天皇歌之曰。宇磨佐阶。弥和能等能能。阿佐妒珥毛。于辞寐罗个祢。弥和能等能渡乌。即开神宫门而幸行之。所谓大田田根子。今三轮君等之始祖也。

九年春三月甲子朔戊寅。天皇梦有神人。诲之曰。以赤盾八枚。赤矛八竿。祠墨坂神。亦以黒盾八枚。黒矛八竿。祠大坂神。

夏四月甲午朔己酉。依梦之教。祭墨坂神。大坂神。

十年秋七月丙戌朔己酉。诏群卿曰。导民之本。在于教化也。今既礼神祇。灾害皆耗。然远荒人等。犹不受正朔。是未习王化耳。其选郡卿。遣于四方。令知朕意。

九月丙戌朔甲午。以大彦命遣北陆。武渟川别遣东海。吉备津彦遣西道。丹波道主命遣丹波。因以诏之曰。若有不受教者。乃举兵伐之。既而共授印绶为将军。

壬子。大彦命到于和珥坂上。时有少女歌之曰。〈一云。大彦命到山背平坂。时道侧有童女歌之曰。〉弥磨纪异利寐胡播揶。饫逎饿鸟■。志齐务苔。农殊末句志罗珥。比卖那素寐殊望。〈一云。于朋耆妒庸利。于介伽卑氏。许吕佐务苔。须罗句 志罗珥■。比卖那素寐须望。〉于是大彦命异之。问童女曰。汝言何辞。对曰。勿言也。唯歌耳。乃重咏先歌忽不见矣。大彦乃还而具以状奏。于是天皇姑倭迹迹日百袭姫命。聪明睿智。能识未然。乃知其歌怪。言于天皇。是武埴安彦将谋反之表者也。吾闻。武埴安彦之妻吾田媛。密来之取倭香山土。 领巾头。而祈曰。是倭国之物实。乃反之。〈物实。此云望能志吕。〉是以知有事焉。非早图必后之。于是更留诸将军而议之。未几时。武埴安彦与妻吾田媛。谋反逆兴师忽至。各分道而夫从山背。妇从大坂。共入欲袭帝京。时天皇遣五十狭芹彦命。撃吾田媛之师。即遮于大坂皆大破之。杀吾田媛悉斩其军卒。复遣大彦与和珥臣远祖彦国葺。向山背撃埴安彦。爰以忌瓮镇坐于和珥武 坂上。则率精兵。进登那罗山而军之。时官军屯聚而■■草木。因以号其山曰那罗山。〈■■。此云布弥那罗须。〉更避那罗山。而进到轮韩河。与埴安彦。挟河屯之。各相挑焉。故时人改号其河曰挑河。今谓泉河讹也。埴安彦望之问彦国 曰。何由矣汝兴师来耶。对曰。汝逆天无道。欲倾王室。故举义兵欲讨汝逆。是天皇之命也。于是各争先射。武埴安彦先射彦国葺。不得中。后彦国 射埴安彦。中胸而杀焉。其军众胁退则追破于河北。而斩首过半。尸骨多溢。故号其处曰羽振苑。亦其卒怖走。屎漏于裈。乃脱甲而逃之。知不得兔。叩头曰我君。故时人号其脱甲处曰伽和罗。裈屎处曰屎裈。今谓樟叶讹也。又号叩头之处曰我君。〈叩头。此云逎务。〉’是后。倭迹迹日百袭姫命为大物主神之妻。然其神常昼不见而夜来矣。倭迹迹姫命语夫曰。君常昼不见者。分明不得视其尊颜。愿暂留之。明旦仰欲觐美丽之威仪。大神对曰。言理灼然。吾明旦入汝栉笥而居。愿无惊吾形。爰倭迹迹姫命心里密异之。待明以见栉笥。遂有美丽小蛇。其长大如衣纽。则惊之叫啼。时大神有耻。忽化人形。谓其妻曰。汝不忍令羞吾。吾还令羞汝。仍践大虚登于御诸山。爰倭迹迹姫命仰见而悔之急居。〈急居。此云菟岐于。〉则箸撞阴而薨。乃葬于大市。故时人号其墓。谓箸墓也。是墓者日也人作。夜也神作。故运大坂山石而造。则自山至于墓。人民相踵。以手递传而运焉。时人歌之曰。饫朋佐介珥。菟艺逎烦例屡。伊辞务逻■。手误辞珥固佐縻。固辞介■务介茂。

冬十月乙卯朔。诏群臣曰。今返者悉伏诛。畿内无事。唯海外荒俗。骚动未止。其四道将军等今急发之。

丙子。将军等共发路。

十一年夏四月壬子朔己卯。四道将军以平戎夷之状奏焉。

是歳。异俗多归。国内安宁。

十二年春三月丁丑朔丁亥。诏曰。朕初承天位。获保宗庙。明有所蔽。徳不能绥。是以阴阳谬错。寒暑矢序。疫病多起。百姓蒙灾。然今解罪改过。敦礼神祇。亦垂教而缓荒俗。举兵以讨不服。是以官无废事。下无逸民。教化流行。众庶乐业。异俗重译来。海外既归化。宜当此时。更校人民。令知长幼之次第。及课 之先后焉。

秋九月甲辰朔己丑。始校人民。更科调役。此谓男之弭调。女之手末调也。是以。天神地祇共和享。而风雨顺时。百谷用成。家给人足。天下大平矣。故称谓御肇国天皇也

十七年秋七月丙午朔。诏曰。船者天下之要用也。今海边之民。由无船以甚苦歩运。其令诸国俾造船舶。

冬十月。始造船舶。

四十八年春正月己卯朔戊子。天皇敕丰城命。活目尊曰。汝等二子。慈爱共齐。不知曷为嗣。各宜梦。朕以梦占之。二皇子于是被命。净沐而祈寐。各得梦也。会明。兄丰城命以梦辞奏于天皇曰。自登御诸山向东。而八回弄枪。八回撃刀。弟活目尊以梦辞奏言。自登御诸山之岭。绳■四方。逐食粟雀。则天皇相梦。谓二子曰。兄则一片向东。当治东国。弟是悉临四方。宜继朕位。

夏四月戊申朔丙寅。立活目尊为皇太子。以丰城命令治东国。是上毛野君。下毛野君之始祖也。

六十年秋七月丙申朔己酉。诏群臣曰。武日照命。〈一云。武夷鸟。又云。天夷鸟。〉从天将来神宝。藏于出云大神宫。是欲见焉。则遣矢田部造远祖武诸隅〈一书云。一名大母隅也。〉而使献。当是时。出云臣之远祖出云振根主于神宝。是往筑紫国而不遇矣。其弟饭入根则被皇命。以神宝付弟甘美韩日狭与子■濡渟而贡上。既而出云振根从筑紫还来之。闻神宝献于朝廷。责其弟饭入根曰。数日当待。何恐之乎。辄许神宝。是以既经年月。犹怀恨忿有杀弟之志。仍欺弟曰。顷者于止屋渊多生■。愿共行欲见。则随兄而往之。先是。兄窃作木刀。形似真刀。当时自佩之。弟佩真刀。共到渊头。兄谓弟曰。渊水清冷。愿欲共游沐。弟从兄言。各解佩刀置渊边。沐于水中。乃兄先上陆。取弟真刀自佩。后弟惊而取兄木刀。共相撃矣。弟不得拔木刀。兄撃弟饭入根而杀之。故时人歌之曰。椰勾毛多菟。伊头毛多鸡流饿波鸡流多知。菟头逻佐波磨枳。佐微那辞珥。阿波礼。于是甘美韩日狭。■濡渟。参向朝廷曲奏其状。则遣吉备津彦与武渟河别。以诛出云振根。故出云臣等畏是事。不祭大神而有间。时丹波冰上人。名冰香戸边。启于皇太子活目尊曰。己子有小儿。而自然言之。玉■镇石。出云人祭。真种之甘美镜。押羽振。甘美御神底宝御宝主。山河之水泳御魂。静挂甘美御神底宝御宝主也。〈■。此云毛。〉是非似小儿之言。若有托言乎。于是。皇太子奏于天皇。则敕之使祭。

六十二年秋七月乙卯朔丙辰。诏曰。农天下之大本也。民所恃以生也。今河内狭山埴田水少。是以。其国百姓怠于农于农事。其多开池沟。以寛民业。

冬十月。造依网池。

十一月。作苅坂池。反折池。〈一云。天皇居桑间宫造是三池也。〉

六十五年秋七月。任那国遣苏那曷叱知令朝贡也。任那者。去筑紫国二千馀里。北阻海以在鸡林之西南。

天皇践祚六十八年冬十二月戊申朔壬子崩。时年百廿歳。★明年秋八月甲辰朔甲寅。《十一》葬于山边道上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