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书纪/卷第廿一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日本书纪卷第廿一 橘丰日天皇 用明天皇 泊瀬部天皇 崇峻天皇

橘丰日天皇。天国排开广庭天皇第四子也。母曰坚塩媛。天皇信佛法尊神道★十四年秋八月。渟中仓太珠敷天皇崩。

九月甲寅朔戊午。天皇即天皇位。宫于磐余。名曰池边双槻宫。以苏我马子宿祢为大臣。物部弓削守屋连为大连。并如故。

壬申。诏曰。云々。’以酢香手姫皇女拜伊势神宫奉日神祀。〈是皇女自此天皇时逮干炊屋姫天皇之世。奉日神神祀。自退葛城而薨。见炊屋姫天皇纪。或本云。卅七年间奉日神祀自退而薨。〉

元年春正月壬子朔。立穴穗部间人皇女为皇后。是生四男。其一曰厩戸皇子。〈更名丰耳聪。圣徳。或名丰聪耳。法大王。或云法主王〉是皇子初居上宫。后移斑移斑鸠。于丰御食炊屋姫天皇世位居东宫。总摄万机行天皇事。语见丰御食炊屋姫天皇纪。其二曰来目皇子。其三曰殖栗皇子。其四曰茨田皇子。立苏我大臣稻目宿祢女石寸名为嫔。是生田目皇子。〈更名丰浦皇子。〉葛城直磐村女广子生一男。一女。男曰麻吕子皇子。此当麻公之先也。女曰酢香手姫皇女。历三代以奉日神。

夏五月。穴穗部皇子欲奸炊屋姫皇后而自强入于殡宫。宠臣三轮君逆乃唤兵卫。重■宫门。拒而勿入。穴穗部皇子问曰。何人在此。兵卫答曰。三轮君逆在焉。七呼开门。遂不听入。于是穴穗部皇子谓大臣与大连曰。逆频无礼矣。于殡庭诔曰。不荒朝庭。净如镜面。臣治平奉仕。即是无礼。方今天皇子弟多在。两大臣侍。谁得恣情专言奉仕又余观殡内。拒不听入。自呼开门七回不应。愿欲斩之。两大臣曰。随命。于是穴穗部皇子阴谋王天下之事。而口诈在于杀逆君。遂与物部守屋大连率兵围绕磐余池边。逆君知之。隐于三诸之岳。是日夜半潜自山出。隐于后宫。〈谓炊屋姫皇后之别业。是名海石榴市宫。〉逆之同姓白堤与横山言逆君在处。穴穗部皇子即遣守屋大连〈或本云。穴穗部皇子与泊瀬部皇子相计而遣守屋大连。〉曰。汝应往讨逆君并其二子。大连遂率兵去。苏我马子宿祢外闻斯计。诣皇子所。即逢门底。〈谓皇子家门也。〉将之大连所。时諌曰。王者不近刑人。不可自往。皇子不听而行。马子宿祢即便随去。到于磐余〈行至于池边也。〉而切諌之。皇子乃从諌止。于此处踞坐胡床待大连焉。大连良久而至。率众报命曰。斩逆等讫。〈或本云。穴穗部皇子自行射杀。〉于是马子宿祢恻然颓叹曰。天下之乱不久矣。大连闻而答曰。汝小臣之所不识也。〈此三轮君逆者译语田天皇之所宠爱悉委内外之事焉。由是炊屋姫皇后与马子宿祢倶发恨于穴穗部皇子也。〉●是年也太歳丙午。

二年夏四月乙巳朔丙午。御新尝于磐余河上。▼是日天皇得病还入于宫。群臣侍焉。天皇诏群臣曰。朕思欲归三宝。卿等议之。群臣入朝而议。物部守屋大连与中臣胜海连。违诏议曰。何背国神敬他神也。由来不识若斯事矣。苏我马子宿祢大臣曰。可随诏而奉助。■生异计。于是皇弟皇子〈皇弟皇子者穴穗部皇子。即天皇庶弟。〉引丰国法师〈阙名也。〉入于内里。物部守屋大连耶睨大怒。是时押坂部史毛屎急来密语大连曰。今群臣图卿。复将断路。大连闻之即退于阿都〈阿都大连之别业所在地名也。〉集聚人焉。中臣胜海连于家集众随助大连。遂作太子彦人皇子像与竹田皇子像厌之。俄而知事难济。归附彦人皇子于水派宫。〈水派。此云美麻多。〉舍人迹见赤梼伺胜海连自彦人皇子所退。拔刀而杀〈迹见姓也。赤梼名也。赤梼。此云伊知毗。〉大连从阿都家使物部八坂。大市造小坂。漆部造兄。谓马子大臣曰。吾闻。群臣谋我。我故退焉。马子大臣。乃使土师八嶋连于大伴毗罗夫连所。具述大连之语。由是毗罗夫连手执弓箭皮楯就槻曲家。不离昼夜守护大臣。〈槻曲家者。大臣家也。〉’天皇之疮转盛。将欲终时。鞍部多须奈〈司马达等子也。〉进而奏曰。臣奉为天皇出家脩道。又奉造丈六佛像及寺。天皇为之悲恸。今南渊坂田寺木丈六佛像。挟侍菩萨是也。

癸丑。天皇崩干大殿。

秋七月甲戌朔甲午。葬干磐余池上陵。

泊瀬部天皇。天国排开广庭天皇第十二子也。母曰小姊君。〈稻目宿祢女也。已见上文。〉

二年夏四月。橘丰日天皇崩。

五月。物部大连军众三度惊骇。大连元欲去馀皇子等。而立穴穗部皇子为天皇。及至于今望因游猎而谋替立。密使人于穴穗部皇子曰。愿与皇子将驰猎于淡路。谋泄。

六月甲辰朔庚戌。苏我马子宿祢等奉炊屋姫尊。诏佐伯连丹经手。土师连磐村。的臣真噛曰。汝等严兵。速往诛杀穴穗部皇子与宅部皇子。是日夜半。佐伯连丹经手等围穴穗部皇子宫。于是卫士先登楼上。撃穴穗部皇肩。皇子落于楼下走入偏室。卫士等举烛而诛。

六月辛亥。诛宅部皇子。〈宅部皇子。桧隈天皇之子。上女王之父也。未详。〉善穴穗部皇子。故诛。

甲子。善信阿尼等谓大臣曰。出家之途以戒为本。愿向百济学受戒法。

是月。百济调使来朝。大臣谓使人曰。率此尼等将渡汝国令学戒法。了时发遣。使人答曰。臣等归蕃先道国王。而后发遣。亦不迟也。

秋七月。苏我马子宿祢大臣劝诸皇子与群臣。谋灭物部守屋大连。泊瀬部皇子。竹田皇子。厩戸皇子。难波皇子。春日皇子。苏我马子宿祢大臣。纪男麻吕宿祢。巨势臣比良夫。膳臣贺施夫。葛城臣乌那罗。倶率军旅进讨大连。大伴连噛。阿倍臣人。平群臣神手。坂本臣糠手。春日臣。〈阙名字。〉倶率军兵从志纪郡到涩河家。大连亲率子弟与奴军。筑稻城而战。于是大连升衣揩朴枝间临射如雨。其军强盛。填家溢野。皇子等军与群臣众怯弱恐怖。三回却还。是时厩戸皇子束发于额。〈古俗年少儿年十五六间。束发于额。十七八间。分为角子。今亦为之。〉而随军后。自忖度口。将无见败。非愿难成。乃■取白胶木。疾作四天皇像。置于顶发。而发誓言。〈白胶木。此云农利泥。〉今若使我胜敌。必当奉为护世四王起立寺塔。苏我马子大臣又发誓言。凡诸天王大神王等助卫于我。使获利益。愿当奉为诸天与大神王。起立寺塔流通三宝。誓已严种种兵而进讨伐。爰有迹见首赤梼。射堕大连于枝下。而诛大连并其子等。由是。大连之军忽然自败。合军悉被皀衣。驰猎广瀬勾原而散之。是役大连儿息与眷属。或有逃匿苇原改姓换名者。或有逃亡不知所向者。时人相谓曰。苏我大臣之妻。是物部守屋大连之妹也。大臣妄用妻计而杀大连矣。’平乱之后。于摄津国造四天王寺。分大连奴半与宅。为大寺奴田庄。以田一万顷赐迹见首赤梼。苏我大臣亦依本愿于飞鸟地起法兴寺。’物部守屋大连资人捕鸟部万〈万。名也。〉将一百人守难波宅。而闻大连灭。骑马夜逃向茅渟县有真香邑。仍过妇宅而遂匿山。朝庭议曰。万怀逆。故隐此山中。早须灭族。可不怠欤。万衣裳币垢。形色憔悴。持弓带釼。独自出来。有司遣数百卫士围万。万即惊匿篁聚。以绳繋竹。引动令他惑己所入。卫士等被诈指摇竹驰言。万在此。万即发箭一无不中。卫士等恐不敢近。万便弛弓挟腋。向山走去。卫士等即夹河追射。皆不能中。于是有一卫士。疾驰先万。而伏河侧。拟射中膝。万即拔箭。张弓发箭。伏地而号曰。万为天皇之楯将效其勇。而不推问。翻致逼迫于此穷矣。可共语者来。愿闻杀虏之际。卫士等竞驰射万。万便拂捍飞矢。杀卅馀人。仍以持釼三截其弓。还屈其釼投河水里。别以刀子刺頚死焉。河内国司。以万死状牒上朝庭。朝庭下苻称。斩之八段散枭八国。河内国司即依苻旨。临斩枭。时雷鸣大雨。爰有万养白犬。俯仰回吠于其尸侧。遂噛举头收置古冢。横卧枕侧饥死于前。河内国司尤异其犬。牒上朝庭。朝庭哀不忍听。下苻称曰。此犬世所希闻。可观于后。须使万族作墓而葬。由是万族双起墓于有真香邑。葬万与犬焉。’河内国言。于饵香川原有被斩人。计将数百。头身既烂。姓宇难知。但以衣色收取其身者。爰有樱井田部连胆渟所养之犬。噛续身头伏侧固守。使收已至。乃起行之。

八月癸卯朔甲辰。》炊屋姫尊与群臣劝进天皇。即天皇之位。以苏我马子宿祢为大臣如故。卿大夫之位亦如故。

是月。宫于仓梯。

元年春三月。立大伴糠手连女小手子为妃。是生蜂子与锦代皇女。

是歳。百济国遣使并僧惠总。令斤。惠寔等。献佛舍利。百济国遣恩率首信。徳率益文。那率福富味身等进调。并献佛舍利。僧聆照律师。令威。惠众。惠宿。道严。令开等。寺工太良未太。文贾古子。𬬻盘博士将徳白昧淳。瓦博士麻奈文奴。阳贵文陵贵文。昔麻帝弥。画工白加。苏我马子宿祢请百济僧等。问受戒之法。以善信尼等付百济国使恩率首信等。发遣学问。’壤飞鸟衣缝造祖树叶之家。始作法兴寺。此地名飞鸟真神原。亦名飞鸟苫田。●是年也太歳戊申。

二年秋七月壬辰朔。遣近江臣满于东山道使观虾夷国境遣完人臣雁于东海道使观东方滨海诸国境遣阿倍臣于北陆道使观越等诸国境。

三年春三月。学问尼善信等。自百济还住樱井寺。

冬十月。入山取寺材。

是歳。度尼大伴狭手彦连女善徳。大伴狛夫人。新罗媛善妙。百济媛妙光。又汉人善聪。善通。妙徳。法定。照善。智聪。善智惠。善光等。鞍部司马达等子多须奈。同时出家。名曰徳齐法师。

四年夏四月壬子朔甲子。葬译语田天皇于矶长陵是其妣皇后所葬之陵也。

秋八月庚戌朔。天皇诏群臣曰。朕思欲建任那。卿等何如。群臣奏言。可建任那官家。皆同陛下所诏。

冬十一月己卯朔壬午。差纪男麻吕宿祢。巨势巨比良夫。狭臣。大伴啮连。葛城乌奈良臣。为大将军率氏氏臣连为裨将部队。领二万馀军。出居筑紫。遣吉士金于新罗。遣吉士木莲子于任那。问任那事。

五年冬十月癸酉朔丙子。有献山猪。天皇指猪诏曰。何时如断此猪之頚。断朕所嫌之人。多设兵仗有异于常。

壬午。苏我马子宿祢闻天皇所诏。恐嫌于己招聚傥者谋弑天皇。

是月。起大法兴寺佛堂与歩廊。

十一月癸卯朔乙巳。马子宿祢诈于群臣曰。今日进东国之调。乃使东汉直驹弑于天皇。〈或本云。东汉直驹东汉直磐井子也。〉▼是日。葬天皇于仓梯冈陵。〈或本云。大伴嫔小手子恨宠之衰。使人于苏我马子宿祢曰。顷者有献山猪。天皇指猪而诏曰。如断猪頚何时断朕思人。且于内里。大作兵仗。于是马子宿祢听而惊之。〉

丁未。遣騨使于筑紫将军所曰。依于内乱莫怠外事。

是月。东汉直驹偸隐苏我娘嫔河上娘为妻。〈河上娘。苏我马子宿祢女也。〉马子宿祢忽不知河上娘为驹所偸。而谓死去。驹奸嫔事显。为大臣所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