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书纪/卷第廿三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日本书纪卷第廿三 息长足日广额天皇 舒明天皇

息长足日广额天皇。渟中仓太珠敷天皇孙。彦人大兄皇子之子也。母曰糠手姫皇女。豊御食炊屋姫天皇廿九年。皇太子豊聪耳尊薨。而未立皇太子。★以卅六年三月天皇崩。●九月葬礼毕之。嗣位未定。’当是时苏我虾夷臣为大臣。独欲定嗣位。顾畏群臣不从。则与阿倍麻吕臣议。而聚群臣飨于大臣家。食讫将散。大臣令阿倍臣语群臣曰。今天皇既崩无嗣。若急不计。畏有乱乎。今以■王为嗣。天皇卧病之日。诏田村皇子曰。天下大任。本非辄言。尔田村皇子愼以察之。不可缓。次诏山背大兄王日。汝独莫谊讙。必从群言愼以勿违。则是天皇遗言焉。今谁为天皇。时群臣黙之无答。亦问之。非答。强且问之。于是。大伴鲸连进曰。既从天皇遗命耳。更不可待群言。阿倍臣则问曰。何谓也。开其意。对曰。天皇曷思欤。诏田村皇子。曰天下大任也不可缓。因此而言。皇位既定。谁人异言。时釆女臣摩礼志。高向臣宇摩。中臣连弥气。难波吉士身刺。四臣曰。随大伴连言更无异。许势臣大摩吕。佐伯连东八。纪臣盐手。三人进曰。山背大兄王是宜为天皇。唯苏我仓摩吕臣〈更名雄当。〉独曰。臣也当时不得便言。更思之后启。爰大臣知群臣不和。而不能成事退之。’先是。大臣独问境部摩理势臣曰。今天皇崩无嗣。谁为天皇。对曰。举山背大兄为天皇。’是时。山背大兄居于斑鸠宫。漏聆是议。即遣三国王。樱井臣和慈古。二人。密谓大臣曰。传闻之。叔父以田村皇子欲为天皇。我闻此言立思矣居思矣。未得其理。愿分明欲知叔父之意。’于是。大臣得山背大兄之告而不能独对。则唤阿倍臣。中臣连。纪臣。河边臣。高向臣。釆女臣。大伴连。许势臣等。仍曲举山背大兄之语。既而便且谓大夫等曰。汝大夫等共诣于斑鸠宫。当启山背大兄王曰。賎臣何之独辄定嗣位。唯举天皇之遗诏。以告干群臣。群臣并言。如遗言。田村皇子自当嗣位。更■异言。是群卿言也。特非臣心。但虽有臣私意。而惶之、不得传启。乃面日亲启焉。’爰群大夫等受大臣之言。共诣干斑鸠宫。使三国王。樱井臣。以大臣之辞启于山背大兄。’时大兄王使传问群大夫等曰。天皇遗诏奈之何。对曰。臣等不知其深。唯得大臣语状称。天皇卧病之日。诏田村皇子曰。非轻辄言来之国政。是以尔田村皇子愼以言之。不可缓。次诏大兄王曰。汝肝稚而勿谊言。必宜从群言。是乃近侍诸女王及釆女等悉知之。且大王所察。’于是。大兄王且令问之曰。是遗诏也専谁人聆焉。答曰。臣等不知其密。既而更亦令告群大夫等曰。爱之叔父劳思。非一介之使。遣重臣等。而教觉。是大恩也。然今群卿所■天皇遗命者。少々违我之所聆。吾闻天皇卧病而驰上之侍干门下。时中臣连弥气自禁省出之曰。天皇命以唤之。则参进向干阁门。亦栗隈釆女黒女迎于庭中引入大殿。于是。近习者栗下女王为首。女孺鲔女等八人。并数十人侍于天皇之侧。且田村皇子在焉。时天皇沈病不能睹我。乃栗下女王奏曰。所唤山背大兄王参赴。即天皇起临之。诏曰。朕以寡薄久劳大业。今暦运将终。以病不可讳。故汝本为朕之心腹。爱宠之情不可为比。其国家大基是非朕世。自本务之。汝虽肝稚愼以言。乃当时侍之近习者悉知焉。故我蒙是大恩。而一则以惧。一则以悲。踊跃。欢喜。不知所如。仍以为。社稷宗庙重事也。我眇少以不贤。何敢当焉。当是时思欲语叔父及群卿等。然未有可■之时。于今非言耳。吾曾将讯叔父之病。向京而居丰浦寺。是日。天皇遣八口釆女鲔女。诏之曰。为汝叔父大臣常为汝愁言。百歳之后嗣位非当汝乎。故愼以自爱矣。既分明有是事。何疑也。然我岂餮天下。唯显聆事耳。则天神地祇共证之。是以。冀正欲知天皇之遗敕。亦大臣所遣群卿者。从来如严矛〈严矛。此云伊个之保虚。〉取中事而奏请人等也。故能宜白叔父。’既而泊瀬仲王。别唤中臣连。河边臣。谓之曰。我等父子并自苏我出之。天下所知。是以如高山恃之。愿嗣位勿辄言。则令三国王。樱井臣。副群卿而遣之曰。欲闻还言。时大臣遣纪臣。大伴连。谓三国王。樱井臣曰。先日言讫。更无异矣。然臣敢之轻谁王也。重谁王也。’于是。数日之后。山背大兄亦遣樱井臣告大臣曰。先日之事陈闻耳。宁违叔父哉。’是日大臣病动以不能面言于樱井臣。’明日大臣唤樱井臣。即遣阿倍臣。中臣连。河边臣。小垦田臣。大伴连。启山背大兄言。自矶城嶋宫御宇天皇之世及近世者。群卿皆贤哲也。唯今臣不贤而遇当乏人之时。误居群臣上耳。是以不得定基。然是事重也。不能传■。故老臣虽劳。面启之。其唯不误遗敕者也。非臣私意。’既而大臣传阿倍臣。中臣连。更问境部臣曰。谁王为天皇。对曰。先是大臣亲问之日。仆启既讫之。今何更亦传以告耶。乃大忿而起行之。适是时。苏我氏诸族等悉集为嶋大臣造墓而次干墓所。爰摩理势臣壤墓所之庐退苏我田家而不仕。时大臣愠之。遣身狭君胜牛。锦织首赤猪而诲曰。吾知汝言之非。以干支之义不得害。唯他非汝是。我必忤他从汝。若他是汝非。我当乖汝从他。是以汝遂有不从者。我与汝有瑕则国亦乱。然乃后生言之。吾二人破国也。是后叶之恶名焉。汝愼以勿起逆心。然犹不从而遂赴干斑鸠。住于泊瀬王宫。’于是。大臣益怒。乃遣群卿请干山背大兄曰。顷者摩理势违臣匿于泊瀬王宫。愿得摩理势欲推其所由。爰大兄王答曰。摩理势素圣皇所好。而暂来耳。岂违叔父之情耶。愿勿瑕。则谓摩理势曰。汝不忘先王之恩而来甚爱矣。然其因汝一人而天下应乱。亦先王临没。谓诸子等曰。诸恶莫作。诸善奉行。余承斯言以为永戒。是以虽有私情。忍以无怨。复我不能违叔父。愿自今以后。勿惮改意。从群而无退。是时大夫等且诲摩理势臣之曰。不可违大兄王之命。于是。摩理势臣进无所归。乃泣哭更还之。居于家十馀日。泊瀬王忽发病薨。爰摩理势臣曰。我生之谁恃矣。大臣将杀境部臣。而兴兵遣之。境部臣闻军至。率仲子阿椰出干门。坐胡床而待。时军至乃令来目物部伊区比以绞之。父子共死。乃埋同处。唯兄子毛津逃匿干尼寺瓦舍。即奸一二尼。于是。一尼嫉妒令显。围寺将捕。乃出之入亩傍山。因以探山。毛津走无无所入。刺頚而死山中。时人歌曰。干泥备椰摩。虚多智干须家苔。多能弥介茂。气莵能和区呉能。虚茂逻势利祁牟。

元年春正月癸卯朔丙午。大臣及群卿共以天皇之玺印献于田村皇子。则辞之曰。宗庙重事矣。寡人不贤。何敢当乎。群臣伏固请曰。大王先朝钟爱。幽显属心。宜纂皇综光临亿兆。即日。即天皇位。

夏四月辛未朔。遣田部连于掖玖。☆是年也太歳己丑。

二年春正月丁卯朔戊寅。立宝皇女为皇后。后生二男。一女一曰葛城皇子。〈近江大津宫御宇天皇。〉二曰间人皇女。三曰大海皇子。〈净御原宫御宇天皇。〉夫人苏我嶋大臣女法提郎媛生古人皇子。〈更名大兄皇子。〉又娶吉备国蚊屋釆女生蚊屋皇子。

三月丙寅朔。高丽大使宴子拔。小使若徳。百济大使恩率素子。小使徳率武徳共朝贡。

秋八月癸巳朔丁西。以大仁犬上君三田耜。大仁药师惠日遣于大唐。

庚子。飨高丽。百济客于朝。

九月癸亥朔丙寅。高丽。百济客归干国。

是月。田部连等至自掖玖。

冬十月壬辰朔癸卯。天皇迁于飞鸟冈傍。是谓冈本宫。

是歳。改脩理难波大郡及三韩馆。

三年春二月辛卯朔庚子。掖玖人归化。

三月庚申朔。百济王义慈入王子丰章为质。

秋九月丁巳朔乙亥。幸干摄津国有间温汤。

冬十二月丙戌朔戊戌。天皇至自温汤。

四年秋八月。大唐遣高表仁送三田耜。共泊干对马。是时学问僧灵云。僧旻。及胜鸟养。新罗送使等从之。

冬十月辛亥朔甲寅。唐国使人高表仁等到干难波津。则遣大伴连马养迎于江口。船卅二艘及鼓吹旗帜皆具整餝。便告高表仁等曰。闻天子所命之使到干天皇朝迎之。时高表仁对曰。风寒之日。餝整船艘。以赐迎之。欢愧也。于是。令难波吉士小槻。大河内直矢伏为导者到干馆前。乃遣伊岐史乙等。难波吉士八牛。引客等入于馆。即日给神酒。

五年春正月己朔甲辰。大唐客高表仁等归国。送使吉士雄摩吕。黒摩摩等。到对马而还之。

六年秋八月。长星见南方。时人曰彗星。

七年春正月。彗星回见干东。

夏六月乙丑朔甲戌。百济遣达率柔等朝贡。

秋七月乙未朔辛丑。飨百济客于朝。

是月。瑞莲生于劔池一茎二花。

八年春正月壬辰朔。日蚀之。

三月。悉劾奸釆女者皆罪之。是时。三轮君小鹪鹩苦其推鞫判頚而死。

夏五月。霖雨大水。

六月。灾冈本宫。天皇迁居田中宫。

秋七月己丑朔。大派王谓丰浦大臣曰。群卿及百寮朝参巳懈。自今以后。卯始朝之。巳后退之。因以锺为节。然大臣不从。

是歳。大旱。天下饥之。

九年春二月丙辰朔戊寅。大星从东流西。便有音似雷。时人曰。流星之音。亦曰。地雷。于是。僧旻僧曰。非流星。是天狗也。其吠声似雷耳。

三月乙酉朔丙戌。日蚀之。

是歳。虾夷叛以不朝。即拜大仁上毛野君形名。为将军令讨。还为虾夷见败而走入垒。遂为贼所围。军众悉漏城空之。将军迷不知所如。时日暮逾垣欲逃。爰方名君妻叹曰。慷哉。为虾夷将见杀。则谓夫曰。汝祖等。渡苍海。跨万里。平水表政以威武传于后叶。今汝顿屈先祖之名。必为后世见嗤。乃酌酒强之令飮夫。而亲佩夫之劔。张十弓。令女人数十俾鸣弦。既而夫更起之。取伏仗而进之。虾夷以为。军众犹多。而稍引退之。于是。散卒更聚。亦振旅焉。撃虾夷大败以悉虏。

十年秋七月丁未朔乙丑。大风之。折木发屋。

九月。霖雨。桃李华。

冬十月。幸有间温汤宫。

是歳。百济。新罗。任那并朝贡。

十一年春正月乙巳朔壬子。车驾还自温汤。

乙卯。新尝。盖因幸有间以阙新尝欤。

丙辰。无云而雷。

丙寅。大风而雨。

己巳。长星见西北。时旻师曰。彗星也。见则饥之。

秋七月。诏曰。今年造作大宫及大寺。则以百济川侧为宫处。是以西民造宫。东民作寺。便以书直县为大匠。

秋九月。大唐学问僧惠隐。惠云。从新罗送使入京。

冬十一月庚子朔。飨新罗客于朝。因给冠位一级。

十二月己巳朔壬午。幸干伊豫温汤宫。

是月。于百济川侧■建九重塔。

十二年春二月戊辰朔甲戌。星入月。

夏四月丁卯朔壬午。天皇至自伊豫。便居厩坂宫。

五月丁西朔辛丑。》大设斋。因以请惠隐僧令说旡量寿经。

冬十月乙丑朔乙亥。大唐学问僧清安。学生高向汉人玄理传新罗而至之。仍百济。新罗朝贡之使共从来之。则各赐爵一级。

是月。徙于百济宫。

十三年冬十月己丑朔丁酉。天皇崩干百济宫。

丙午。殡于宫北。是谓百济大殡。是时东宫开别皇子年十六而诔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