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说 (四库全书本)/卷13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二 春秋说 卷十三 卷十四

  钦定四库全书
  春秋说卷十三
  翰林院侍读惠士奇撰
  隠公案经九年春无王月左传独称九年春王三月癸酉及庚辰则南季来聘亦在三月经无王者阙文而以三月列于来聘之下者后人乱之也留此存疑以待后学
  元年春王三月 三年春王二月 四年春王二月七年春王三月 十年春王二月二年五年六年八年九年十一年皆有春无月独八年春宋公卫侯遇于垂九年春天王使南季来聘皆下有三月八年三月郑伯使宛来归祊九年三月癸酉大雨震电庚辰大雨雪
  左传元年春王周正月不书即位摄也孔䟽隐庄闵僖皆有故而不行即位之礼非行其礼而不书也何氏膏肓谓古制诸侯幼弱天子命贤大夫辅相为政无摄代之义昔周公为政非居其位故死不记崩隐公生称公死称薨何得为摄摄者摄其政事而已非摄其位也
  公羊传元年者何君之始年也春者何歳之始也王者孰谓谓文王也曷为先言王而后言正月王正月也何言乎王正月大一统也公何以不言即位成公意也何成乎公之意公将平国而反之桓曷为反之桓桓幼而贵隠长而卑其为尊卑也微国人莫知隠长又贤诸大夫扳隠而立之隠于是焉而辞立则未知桓之将必得立也且如桓立则恐诸大夫之不能相幼君也故凡隠之立为桓立也隠长又贤何以不宜立立适以长不以贤立子以贵不以长桓何以贵母贵也子以母贵母以子贵
  榖梁传虽无事必举正月谨始也公何以不言即位成公志也焉成之言君之不取为公也君之不取为公何也将以让桓也让桓正乎曰不正隠不正而成之何也以恶桓也隠将让而桓弑之则桓恶矣桓弑而隠让则隠善矣善则其不正焉何也春秋贵义而不贵惠信道而不信邪孝子扬父之美不扬父之恶先君之欲与桓非正也邪也虽然既胜其邪心以与隠矣已探先君之邪志而遂以与桓则是成父之恶也兄弟天伦也为子受之父为诸侯受之君已废天伦而忘君父以行小惠曰小道也若隠者可谓轻千乘之国蹈道则未也
  桓公
  元年春王正月公即位 二年春王正月 十年春王正月 十有八年春王正月馀皆有月无王独九年有春无月公羊传继弑君不言即位此其言即位何如其意也
  榖梁传桓无王此论发自穀梁未可尽信左氏公羊皆不言左氏详于事而略于义公羊好言义曷为亦不言其曰王何也谨始也其曰无王何也桓弟弑兄臣弑君天子不能定诸侯不能救百姓不能去以为无王之道遂可以至焉尔元年有王所以治桓也杨疏宣公亦篡位而立不去王者桓弑贤兄让国之主害成立之君宦篡未逾年之子又无为臣之义故不去王非也文公薨而子赤立则君臣之分定矣而云宣不为臣不亦悖乎且宣以庶篡适以臣弑君而云篡未逾年之子则齐公子啇人弑其君舍亦未逾年之子也春秋曷为直书弑其君哉继故不言即位正也继故不言即位之为正何也曰先君不以其道终则子弟不忍即位也继故而言即位则是与闻乎弑也先君不以其道终已正即位之道而即位是无恩于先君也二年春王正月十年春王正月传曰桓无王其曰王何也一正与夷之卒一正终生之卒也宋与夷以弑曹终生以疾陈侯䶌以怴其卒也皆在正月宋与曹皆称王以正其卒矣而陈鲍之卒独无王或云鲍以二日卒甲戌己丑皆非正月如其然则经曷为而书正月乎既书正月又曷为不称王以正陈侯之卒也或云十年者数之终故称王则二年非数之始曷为亦称王哉
  庄公
  元年春王正月 二年春王二月 三年春王正月四年春王二月 五年春王正月 六年春王二
  月 八年春王正月 十年春王正月 十有一年春王正月 十有二年春王三月 十有六年春王正月 十有八年春王三月 十有九年春王正月二十年春王二月 二十有一年春王正月 二
  十有二年春正正月 二十有四年春王三月 二十有八年春王三月 三十年春王正月馀皆有春无月庄薨于三十二年是年春经不书王桓薨于十八年独书王则桓无王之说益不可信
  左传元年春不称即位文姜出故也此说似非
  公羊传公何以不言即位春秋君弑子不言即位隠之也孰隠隠子也
  榖梁传继弑君不言即位正也先君不以其道终则子不忍即位也
  闵公
  元年春王正月 二年春王正月
  左传元年春不书即位乱故也
  公羊传公何以不言即位继弑君不言即位榖梁传继弑君不言即位正也亲之非父也尊之非君也经书子般卒庄公未葬故名言闵之继般虽非父而亲之为父虽未逾年而尊之为君继之如君父也者受国焉尔
  僖公
  元年春王正月 二年春王正月 三年春王正月四年春王正月案五年春经不书王亦无正月左传五年春王正月辛亥朔日南至
  公既视朔遂登观台以望而书礼也凡分至启闭必书云物为备故也观传书月书日书王又言视朔遂登观台以望而书云物此国之大典故传特详焉然则经不书王亦无正月其为阙文必也秦火之馀岂无残阙学者当存疑勿为之妄说斯可矣六年春王正月 八年春王正月 九年春王三月 十年春王正月 十有二年春王三月 十有五年春王正月 十有六年春王正月 十有八年春王正月案十七年春伐英氏不称王亦无正月十八年春王正月伐齐同一伐也或时或月或称王或不称王十有九年春王三月二十有四年春王正月 二十有五年春王正月二十有六年春王正月 三十年春王正月 三十有二年春王正月 三十有三年春王二月馀皆有春无月左传元年春不称即位公出故也公出复入不书讳之也讳国恶礼也
  公羊传公何以不言即位继弑君子不言即位此非子也其称子何臣子一例也
  榖梁传继弑君不言即位正也
  文公
  元年春王正月公即位 二年春王正月 三年春王正月 五年春王正月 八年春王正月 十年春王三月 十有二年春王正月 十有三年春王正月 十有四年春王正月案十五年十六年十七年经不书王而十六年之夏特书公四不视朔则亦不朝于庙也岂独桓无王哉十有八年春王二月馀皆有春无王月
  榖梁传继正即位正也
  宣公
  元年春王正月公即位 二年春王二月 三年春王正月 四年春王正月 九年春王正月 十有一年春王正月 十有六年春王正月 十有七年春王正月宣在位十八年书王月者八年不书王月者十年
  公羊传继弑君不言即位此其言即位何其意也榖梁传继故而言即位与闻乎故也
  成公成十七年经书春不书王月左传独书十七年春王正月传必据经而后书经不书者阙文也元年春王正月公即位 三年春王正月 五年春王正月 六年春王正月 七年春王正月 九年春王正月 十有一年春王三月 十有四年春王正月 十有五年春王二月 十有六年春王正月十有八年春王正月成在位十八年书王月者十一年不书王月者七年
  襄公
  元年春王正月公即位 二年春王正月 四年春王三月 六年春王三月 八年春王正月 十有一年春王正月 十有二年春王三月 十有四年春王正月 十有六年春王正月 十有七年春王二月 十有九年春王正月 二十年春王正月二十有一年春王正月 二十有二年春王正月二十有三年春王二月 二十有六年春王二月二十有九年春王正月 三十年春王正月 三十有一年春王正月襄在位三十一年书王月者十九年不书王月者十二年
  昭公
  元年春王正月公即位 三年春王正月 四年春王正月 五年春王正月 六年春王正月 七年春王正月 十年春王正月 十有一年春王二月十有五年春王正月 十有八年春王三月案经书十
  八年春王三月曹伯须卒左传先书春王二月乙卯周毛得杀毛伯过然后书三月曹平公卒此鲁春秋旧文而左氏因之者也然则春三月书王亦鲁春秋之旧非孔子加之明矣二十年春王正月左传书二月己丑日南至亦鲁春秋旧文二十有一年春王三月案二十二年春齐侯伐莒经不书王月左传独书春王二月甲子齐北郭启伐莒莒败之然后齐侯伐莒明在王三月经不书者阙文也二十有三年春王正月 二十有四年春王二月 二十有六年春王正月 二十有八年春王三月 三十年春王正月 三十有一年春王正月 三十有二年春王正月昭书王月者十九年不书王月者十三年
  定公
  元年春王三月 夏六月癸亥公之䘮至自干侯戊辰公即位 二年春王正月 三年春王正月 四年春王二月 五年春王三月 六年春王正月七年春王正月 八年春王正月 九年春王正月十年春王三月 十有五年春王正月定在位十五年书王
  月者十一年不书者四年而已
  左传元年夏叔孙成子逆公之䘮于干侯䘮及壊𬯎公子宋先入从公者皆自坏𬯎反六月癸亥公之丧至自干侯戊辰公即位
  公羊传定何以无正月元年必书正月虽不书即位亦然其馀或书二月或三月正月者正即位也定无正月者即位后也即位何以后昭公在外得入不得入未可知也曷为未可知在季氏也定哀多微辞主人习其读而问其传则未知己之有罪焉尔癸亥公之䘮至自干侯则曷为以戊辰之日然后即位正棺于两楹之间然后即位何注正棺者象既小敛夷于堂礼小敛于戸内夷于两楹之间天子五日小敛七日大敛诸侯三日小敛五日大敛卿大夫二日小敛三日大敛夷而经殡而成服子沈子曰定君乎国然后即位即位不日此何以日录乎内也
  穀梁传不言正月定无正也定之无正何也昭公之终非正终也定之始非正始也昭无正终故定无正始不言即位䘮在外也戊辰公即位谨之也内之大事日即位君之大事也其不日何也以年决者不以日决也此则其日何也著之也何著焉逾年即位厉也于厉之中又有义焉未殡虽有天子之命犹不敢况临诸臣乎周人有䘮鲁人有䘮周人吊鲁人不吊周人曰固吾臣也使人可也鲁人曰吾君也亲之者也使大夫则不可也故周人吊鲁人不吊以其下成康为未久也君至尊也去父之殡而往吊犹不敢况未殡而临诸臣乎
  哀公
  元年春王正月公即位 二年春王二月 四年春王二月 八年春王正月 九年春王二月 十年春王二月案十二年春用田赋经不书王月左传独称十二年春王正月用田赋此传中之经乃知经无王月者阙文非不书也 哀自元年迄十四年获麟之歳书王月者六年而已
  后汉陈宠曰冬至之节阳气始萌故十一月有兰射干芸荔之应天以为正周以为春十二月阳气上通雉雊鸡乳地以为正殷以为春十三月阳气已至天地已交万物皆出蛰虫始振人以为正夏以为春三微成著以通三统统者统一年之事王者三正递用循环无穷三礼义宗曰三微者三正也十一月阳气微而未著其色赤周尚赤夜半为朔十二月万物始牙其色白殷尚白鸡鸣为朔十三月万物始逹其色黑夏尚黑黒犹青一作青平旦为朔故曰三微三微而成著三著而成体王者奉而成之是以春秋春三月皆书王谓王者奉三微之月以通三统故曰三正春正月者周之正春二月者殷之正春三月者夏之正然则三正昉于夏殷周之三代乎曰否前此矣夏书甘誓曰威侮五行怠弃三正如三正昉于夏殷周之三代则夏时焉得有三正哉三正者以人道言之曰正道以歳言之曰正朔是为三才之正三王之春古帝王奉顺三微敬承天意怠弃者言不能奉顺而敬承之也春秋二百四十二年或有春无月或有月无王而有月无王之歳适皆见于桓之篇于是榖梁独发桓无王之论其论以为桓弟弑兄臣弑君天王不能讨故曰桓无王然则春秋贬桓欤抑贬王欤如以为贬王则春秋子弑父臣弑君天王皆不能讨曷为独贬于桓之篇如以为贬桓则于天王何与而顾削去春王之号哉且春秋二百四十二年无王一百有八榖梁杨疏虽有月无月不同其无王则一也或云馀公无王者为无月不得称王则桓九年亦有春无月不得称王又与馀公等矣我不知所谓贬者以无王为贬乎抑以有月为贬乎十一公皆无王独桓有月遂曰桓无王我不知其说也然则桓何以独无王而有月欤曰不知也或史阙文或史误文或后人乱之皆不可知无所据而徒以意说则我岂敢史有误文曷为桓十三年皆误春秋十二公其文皆有阙误岂独桓十三年六经皆秦火之馀又古变篆篆变隶安保其必无阙误且无乱之者哉榖梁正论我皆从之独此不能无疑后之学者详焉赵匡谓桓之有王是谬増加我不知何人谬増何所据而为此说
  庄公
  二十有九年春新延廏
  左传二十九年春新作延廏经传不同必有一误书不时也凡马日中而出日中而入
  公羊传新延廏者何脩旧也何注缮故曰新有所増益曰作始造曰筑脩旧不书此何以书讥何讥尔凶年不脩
  榖梁传延廏者法廏也其言新有故也有故则何为书古之君人者必时视民之所勤民勤于力则功筑罕民勤于财则贡赋少民勤于食则百事废矣力疲财匮食乏曰勤冬筑微春新延廏以其用民力为己悉矣
  僖公
  二十年春新作南门水经注沂水北对稷门圉人荦投葢处僖公更新而高大之故曰高门亦曰雩门门南隔水有雩坛曽点所欲风舞处今门基犹在高八丈馀
  左传二十年春新作南门书不时也凡启塞从时服注云阖扇所以开键闭所以塞月令仲春脩阖扇孟冬脩键闭从时从此时也杜预更为别说谓新作南门乃脩饰使高大耳非急务也故讥之
  公羊传何以书讥何讥尔门有古常也
  榖梁传作为也有加其度也言新有故也非作也南门者法门也
  成公
  元年三月作丘甲
  左传为齐难故作丘甲
  公羊传何以书讥何讥尔讥始丘使也
  榖梁传作为也丘为甲也丘甲国之事也丘作甲非正也丘作甲之为非正何也古者立国家百官具农工皆有职以事上古者有四民有士民有商民有农民有工民夫甲非人人之所能为也丘作甲非正也
  襄公
  十有一年春王正月作三军
  左传十一年春季武子将作三军孔疏诗鲁颂閟宫称僖公能复周公之宇云公徒三万笺云大国三军合三万七千五百人言三万者举成数也则僖公复古制亦三军矣告叔孙穆子曰请为三军各征其军穆子曰政将及子子必不能武子固请之穆子曰然则盟诸乃盟诸僖闳诅诸五父之衢正月作三军三分公室而各有其一三子各毁其乘季氏使其乘之人以其役邑入者无征不入者倍征役谓力役若唐之丁邑谓赋税若唐之租调孟氏使半为臣若子若弟叔孙氏使尽为臣不然不舍
  公羊传三军者何三卿也作三军何以书讥何讥尔古者上卿下卿上士下士何注古者诸侯有司徒司空上卿各一下卿各二司马事省上下卿各一上士相上卿下士相下卿足以为治至是乃益司马作中卿官榖梁传作为也古者天子六师诸侯一军作三军非正也范注鲁有二军今作三军増置中军
  昭公
  五年春王正月舍中军
  左传五年春王正月舍中军卑公室也毁中军于施氏成诸臧氏初作中军三分公室而各有其一季氏尽征之叔孙氏臣其子弟孟氏取其半焉及其舍之也四分公室季氏择二二子各一皆尽征之而贡于公以书使杜泄告于殡四年冬十二月乙卯叔孙豹卒曰子固欲毁中军既毁之矣故告杜泄曰夫子唯不欲毁也故盟诸僖闳诅诸五父之衢受其书而投之帅士而哭之
  公羊传舍中军者何复古也然则曷为不言三卿五亦有中三亦有中
  榖梁传贵复正也
  定公
  二年冬十月新作雉门及两观是年夏五月壬辰雉门及两观灾公羊传其言新作之何脩大也脩旧不书此何以书讥何讥尔不务乎公室也风俗通曰鲁昭公设两观于门是谓之阙广雅曰阙谓之象魏尔雅曰观谓之阙说文曰阙门观也
  榖梁传言新有旧也作为也有加于其度也此不正其以尊者亲之何也虽不正也于美犹可也榖梁谓雉门尊故云尔
  周官挍人掌王马之政乘马一师四圉三乘为皂皂一趣马三皂为系系一驭夫六系为廏廏一仆夫六廏成挍挍有左右天子十二闲邦国六闲家四闲郑康成云自乘至廏其数二百一十六匹易干为马此应干之数至挍言成者明六廏则为千二百九十六匹而王马小备也毎廏为一闲闲名为廏天子十二廏诸侯六廏六廏成挍挍惟天子有左右诸侯六闲而已延廏者六闲之廏也庄二十九年新延廏何以书以不时书然则脩廏当在何时凡马日中而出谓春分之后马在野诗所谓𬳶𬳶牡马在坰之野者也日中而入谓秋分之后马在廏诗所谓乘马在廏摧之秣之者也周官趣马辨四时之居谓春仲居牧夏居庌秋仲居廏故牧师孟春焚牧马将出而先焚之所以除陈而生新草圉师则于仲春始牧之时除蓐衅廏蓐者马兹马出而后除之既除而脩脩成而衅衅之者新之也且神之也然则延廏之新当在夏之仲春周正月二月三月皆非其时故书以讥之葢得其时则言衅非其时则言新春秋书新不书衅以此啖助谓马虽出入有时廏何妨脩之于农隙此不知马有四时之居故衅廏不于农隙而于马出之时周之春马犹在廏可以焚牧未可以除蓐也乃衅而新之又在大荒之后岂非失其时哉僖二十年春新作南门农隙之时也曷为与新延廏并书新延廏者非其时以非马出之时也新作南门而更高大之故加作虽当农隙亦书以讥焉或曰廏有出入门有启塞一也启塞犹开闭卯俗作卯为春门开卯俗作酉为秋门闭门之脩也当在夏之春秋二仲欤厩与门其新皆不于农隙者以其自有出入启塞之时也左氏皆据旧典俗儒好攻之适见其妄而已矣司马法丘有戎马一匹牛三头是为匹马丘牛甸出长毂一乘马四匹牛十二头甲士三人歩卒七十二人戈楯具是为乘马杜预谓成元年作丘甲者甸有甲士三人使丘出甸赋信乎抑否乎曰否不然司马法以田赋出兵其法本于春秋行于战国非周礼也丘甲始作于齐桓之霸桓公以此行之于齐故成公亦以此行之于鲁管子乘马篇曰古文乘甸通乘马犹甸马一乘之地方六里当作八里一乘者四马也甸马四匹一马丘马一匹其甲七其蔽五一乘四马其甲二十有八其蔽二十白徒三十人奉车两车一乘为一尔器制也然则丘出一马七甲甸四之出四马二十八甲古制丘有马无甲今使一丘作七甲而已安得有长毂一乘戎马四匹且甲士歩卒戈楯皆具而猥云丘出甸赋乎杜预以司马法注春秋往往不合多类此穀梁子曰甲国之事也丘作甲非正也国有农民有工民夫甲非人人之所能为也考诸周礼而知其说本于古矣周礼大司马有司甲之官其职虽阙考工记仍有函人之职甚详司兵掌五兵五盾以待军事及授兵从司马之法以颁之其受兵输亦如之注云兵输谓师还有司还兵然则戈盾弓矢师出颁之师入还之明甲亦然此非国之事欤丘甸出甲实始于齐桓非古制明矣周官缮人稿人皆有工春献素秋献成书其等以飨工且下上其食而诛赏详考函人鲍人之职则为甲者皆世其官必非民间所造也然则榖梁之说非本于古哉夏官司马凡制军王六军大国三军次国二军小国一军军将皆命卿鲁为宗国故有三卿各将一军是为三军则是鲁有三军自伯禽以来未闻改作曷为襄十一年特书作三军昭五年复书舍中军方其作之也三家三分公室而各有其一及其舍之也三家四分公室季氏择二二子各一则是四分其室亦四分其军名为舍中军其实鲁有四军矣曷为不书作四军而书舍中军三有中而四无中言舍中军则鲁有四军可知三军礼也四军非礼也故不书作四军而书舍中军此圣人之特笔春秋之微辞主人习其读而问其𫝊亦未知已之有罪焉公榖二传谓舍中军者贵复古岂其然乎且此一作一舍乃军赋非军制也春秋有军赋有田赋田赋者谓分田而以赋出军军赋者谓立军而以军定赋鲁有三乡三郊三遂万二千五百家为乡家出一人为军故万二千五百人为军由三乡至三郊由三郊至三遂凡民之力役赋税皆出于此有乡则有田有田则有赋有军则有丁有丁则有役鲁三家之各征其军也三分于前四分于后皆尽征之而贡于公由是鲁之民皆三家之民鲁之赋皆三家之赋而鲁自襄昭以后其君皆为托食之君矣姤之九四曰包无鱼起凶鱼为民象而九四无民故凶其鲁昭公之谓欤公羊子家驹曰诸侯僭天子大夫僭诸侯久矣昭公曰吾何僭矣哉子家驹曰设两观乘大路朱干玉戚以舞大夏八佾以舞大武皆天子之礼也何注云礼天子诸侯台门天子外阙两观诸侯内阙一观其说虽不见于经而以两观为天子之礼亦必有据矣不然脩旧不书定二年新作雉门及两观曷为亦书于策哉
  隐公
  七年夏城中丘
  左传七年夏城中丘书不时也
  公羊传中丘者何内之邑也城中丘何以书以重书也
  穀梁传城为保民为之也民众城小则益城益城无极凡城之志皆讥也
  九年夏城郎
  左传九年夏城郎书不时也
  桓公
  五年夏城祝丘左氏无𫝊郦道元曰东海郡即丘县故祝丘也即祝鲁之音盖字承读变矣以齐欲袭记故城祝丘
  庄公
  九年冬浚洙
  公羊传洙者何水也浚之者何深之也曷为深之畏齐也曷为畏齐也辞役子纠也
  穀梁传浚洙者深洙也着力不足也
  二十有八年冬筑郿郿二传作微
  左传筑郿非都也凡邑有宗庙先君之主曰都无曰邑邑曰筑都曰城
  穀梁传山林薮泽之利所以与民共也虞之非正也
  二十有九年冬城诸及防
  左传冬十二月城诸及防书时也凡土功龙见而毕务戒事也火见而致用水昏正而栽日至而毕穀梁传可城也以大及小也
  三十有一年春筑台于郎夏筑台于薛秋筑台于秦公羊传何以书讥何讥尔临民之所漱浣也何注礼天子有灵台以候天地诸侯有时台以𠋫四时登高远望人情所乐动而无益于民者虽乐不为也于薛远也于秦临国也
  穀梁传一年罢民三时虞山林薮泽之利恶内也
  三十有二年春城小谷
  左传三十二年春城小谷为管仲也
  僖公
  元年夏六月邢迁于夷仪齐师宋师曹师城邢左传邢迁于夷仪诸侯城之救患也凡侯伯救患分灾讨罪礼也
  公羊传此一事也是年春齐师宋师曹师次于聂北救邢曷为复言齐师宋师曹师不复言师则无以知其为一事也言桓公宿留城之非若缘陵也
  穀梁传是向之师也使之如改事然美齐侯之功也
  二年春王正月城楚丘
  左传二年春诸侯城楚丘而封卫焉不书所㑹后也
  公羊传孰城城卫也曷为不言城卫灭也孰灭之盖狄灭之曷为不言狄灭之为桓公讳也曷为为桓公讳上无天子下无方伯天下诸侯有相灭亡者桓公不能救则桓公耻之也然则孰城之桓公城之曷为不言桓公城之不与诸侯专封也曷为不与实与而文不与文曷为不与诸侯之义不得专封诸侯之义不得专封则其曰实与之何上无天子下无方伯天下诸侯有相灭亡者力能救之则救之可也
  穀梁传楚丘者何卫邑也国而曰城此邑也其曰城何也封卫也则其不言城卫何也卫未迁也其不言卫之迁焉何也不与齐侯专封也其言城之者专辞也故非天子不得专封诸侯诸侯不得专封诸侯虽通其仁以义而不与也故曰仁不胜道
  十有四年春诸侯城缘陵
  左传十四年春诸侯城缘陵而迁𣏌焉不书其人有阙也去年夏公㑹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许男曹伯于咸传曰夏㑹于咸淮夷病𣏌故且谋王室也然则咸之㑹非独为𣏌而周亦有戎难兼谋戍周且㑹咸在去年之夏至今年春而已历三时则诸侯之归久矣明城缘陵者非即㑹咸之诸侯也俗儒赵匡以为不书其人者乃春秋前目后凡之例妄矣如其说则元年夏城邢之师即是年春救邢之三师曷为不从前目后凡之例乎公羊传孰城之城𣏌也曷为城𣏌灭也孰灭之盖徐莒胁之见恐愒而亡
  穀梁传其曰诸侯散辞也聚而曰散何也诸侯城有散辞也桓德衰矣
  文公
  七年春公伐邾三月甲戌取须句遂城郚
  十有二年冬十有二月季孙行父帅师城诸及郓水经注潍水北迳诸县故城西即行父所城后世分诸县之东为海曲县故俗谓此为东诸城王莾更名诸并矣京相璠曰琅邪姑幕县南四十里员亭故鲁郓邑非也郡国志东苑有郓亭今在团城东北四十里魏文帝立东苑郡东燕录谓之团城魏南青州治今城北郓亭是也
  左传城诸及郓书时也
  穀梁传称帅师言有难也
  宣公
  八年冬城平阳泰山郡东平阳县河东有平阳故加东晋武元康元年改为新泰县左传城平阳书时也
  成公
  四年冬城郓鲁有东西二郓此盖西郓
  九年冬城中城
  十有八年秋筑鹿囿
  左传城中城书时也筑鹿囿书不时也
  公羊传何以书讥何讥尔有囿矣又为也
  穀梁传城中城者非外民也筑不志此其志何也山林薮泽之利所以与民共也虞之非正也
  襄公
  二年冬仲孙蔑㑹晋荀罃齐崔杼宋华元卫孙林父曹人邾人滕人薛人小邾人于戚遂城虎牢是年秋及冬两㑹于戚后㑹多齐崔杼滕薛小邾馀皆前㑹之人也不观左传焉知其故
  左传秋七月㑹于戚谋郑故也孟献子曰请城虎牢以逼郑知武子曰善鄫之㑹事在元年吾子闻崔子之言今不来矣滕薛小邾之不至皆齐故也寡君之忧不唯郑罃将复于寡君而请于齐得请而告吾子之功也若不得请事将在齐吾子之请诸侯之福也岂唯寡君赖之冬复㑹于戚齐崔武子及滕薛小邾之大夫皆㑹知武子之言故也遂城虎牢郑人乃成十年冬诸侯之师城虎牢而戍之晋师城梧及制士鲂魏绛戍之书曰戍郑虎牢非郑地也言将归焉郑及晋平
  公羊传虎牢者何郑之邑也其言城之何取之也公羊不知其事而为之说故削之
  穀梁传若言中国焉内郑也穀梁亦不知其事郑犹未服焉得内之
  七年夏城费
  左传南遗为费宰叔仲昭伯为隧正欲善季氏而求媚于南遗谓遗请城费吾多与而役故季氏城费
  十有三年冬城防
  左传冬城防书时事也于是将早城臧武仲请俟毕农事礼也
  十有五年夏季孙宿叔孙豹帅师城成郛是时齐侯伐我北鄙围成公救成至遇
  左传夏齐侯围成贰于晋故也于是乎城成郛
  十有九年冬城西郛 城武城
  左传城西郛惧齐也齐及晋平盟于大隧故穆叔㑹范宣子于柯穆叔见叔向赋载驰之四章叔向曰肸敢不承命穆叔曰齐犹未也不可以不惧乃城武城
  二十有九年夏仲孙羯㑹晋荀盈齐高止宋华定卫世叔仪郑公孙段曹人莒人邾人滕人薛人小邾人城𣏌世叔仪当作太叔仪似以穀梁经文而误
  左传晋平公𣏌出也故治𣏌六月知悼子合诸侯之大夫以城𣏌孟孝伯㑹之郑子太叔与伯石往子太叔见太叔文子世叔仪与之语文子曰甚乎其城𣏌也子太叔曰若之何哉晋国不恤周宗之阙而夏肄是屏其弃诸姬亦可知也已诸姬是弃其谁归之吉也闻之弃同即异是为离德诗曰协比其邻昏姻孔云晋不邻矣其谁云之
  穀梁传古者天子封诸侯其地足以容其民其民足以满城以自守也𣏌危而不能自守故诸侯之大夫相帅以城之此变之正也
  昭公
  九年冬筑郎囿
  左传冬筑郎囿书时也季平子欲其速成也叔孙昭子曰诗曰经始勿亟庶民子来焉用速成其以剿民也无囿犹可无民其可乎
  三十有二年冬仲孙何忌㑹晋韩不信齐高张宋仲几卫太叔申郑国参曹人莒人邾人薛人𣏌人小邾人城成周
  左传秋八月王使富辛与石张如晋请城成周敬王徙都成周天子曰天降祸于周俾我兄弟并有乱心以为伯父忧我一二亲昵甥舅不遑启处于今十年勤戍五年余一人无日忘之闵闵焉如农夫之望歳惧以待时伯父若肆大惠复二文之业弛周室之忧徼文武之福以固盟主宣昭令名则余一人有大愿矣昔成王合诸侯城成周以为东都崇文德焉今我欲徼福假灵于成王脩成周之城俾戍人无勤诸侯用宁蝥贼远屏晋之力也其委诸伯父使伯父实重图之俾我一人无徴怨于百姓而伯父有荣施先王庸之魏献子使伯音韩不信对曰天子有命敢不奉承以奔告于诸侯迟速衰序于是焉在冬十一月经皆不书月晋魏舒韩不信如京师合诸侯之大夫于狄泉寻盟且令城成周魏子南面南面以令之己丑士弥牟营成周计丈数揣高卑度厚薄仞沟洫物土方议远迩量事期计徒庸虑财用书糇粮以令役于诸侯属役赋丈书以授帅而效诸刘子韩简子临之以为成命案传昭末年冬定元年春两合诸侯之大夫于狄泉皆魏舒为政舒属役于韩简子及原寿过而田于大陆还卒于甯范献子去其柏椁以其未复命而田也然则成周未城而魏舒先卒矣第正月辛巳魏子莅政庚寅栽相去不过十日耳城三旬而毕乃归诸侯之戍当在定元年三月也
  穀梁传天子微诸侯不享觐天子之在者惟祭与号故诸侯之大夫相帅以城之此变之正也
  定公
  六年冬城中城
  穀梁传城中城三家张也或曰非外民也
  十有三年夏筑蛇渊囿京相璠曰今济北有蛇丘城城下有水鲁囿也蛇水迳铸城西又西南入汶
  十有四年不书冬似阙文城莒父及霄
  十有五年冬城漆案襄二十一年邾庶其以漆闾丘来奔郦道元谓漆乡在平阳县东北而漆乡东北十里见有闾丘乡则二乡相去甚近焉知漆闾丘非一邑乎十三州记平阳县有闾丘乡明二乡同在一县则漆闾丘似非两邑也定末年所城者岂即邾之邑欤
  左传冬城漆书不时告也传文定有阙误当存疑
  哀公
  三年夏季孙斯叔孙州仇帅师城启阳公羊作开阳四年夏城西郛
  五年春城毗
  六年春城邾瑕公羊作邾娄葭
  邑曰筑都曰城言邑小而都大也自其小而推之则筑馆筑台皆曰筑自其大而推之则城国都城成周皆曰城且小者非徒馆与台而已囿亦曰筑道亦曰筑曷为道亦曰筑书称说筑傅岩之野盖傅氏之岩通道所经常使胥靡刑人筑而䕶之秦为驰道道广五十歩三丈而树厚筑其外隐以金椎树以青松葢筑成甬道使民不得行故曰亭皋千里靡不被筑筑之者禁之也禁之者虞之也虞之者守之也凡所被筑悉为禁地有官守之故穀梁以为非正春秋筑微筑囿筑台皆然故特书以示讥啖助谓独筑囿则然滥列于筑微之下或又以为筑微者作邑也殊失筑之义矣古圣王之时地可垦辟皆农郊也悉弛之以赡氓隶实陂池而勿禁虚宫馆而勿仞𬯎墙填壍使山泽之民得至焉穀梁所谓山林薮泽之利与民共之者也安可筑而守之使为禁地哉凡春秋书筑自筑馆之外皆讥也惟城则否或有难而城或有备而城城所以设险而守其国安得不先为之备乎是故莒恃其陋而不脩城郭浃辰之间而楚克其三都无备故也穀梁谓凡城之志皆讥似失之然惟有难而先为之备则虽非时而春秋不讥否则必于农隙先王之制诸侯无故非时而城是为产城必攻其所产产犹造也诸侯无故造城是叛也故必攻之僖六年诸侯伐郑围新城新城本名新密不曰新密而曰新城者首止之盟郑伯逃归畏齐之讨乃非时而城新密齐桓即以此声其罪而伐之故传曰郑所以不时城也葢筑不侵农地城不夺农时此非先王之旧典欤成九年定六年两城中城杜预谓中城鲁邑在东海廪丘县西南穀梁谓中城者中外之中故有外民之说信乎外有郭中有城城为中城则郭为外城矣然郭不名外城而名郛者城郭皆所以居民民不可外也如穀梁说则中城乃鲁之都非鲁之邑故言中城以别之然以为外民则我未敢信姑两存以待后之学者僖十四年城缘陵以迁𣏌襄二十九年城𣏌事同而书法不同前之城缘陵曰诸侯穀梁以为散辞左氏以为有阙后之城𣏌则详书十二国之大夫且以为弃诸姬而夏肄是屏焉未闻以此讥齐桓而顾以此讥晋平岂前之城缘陵独非夏肄是屏哉葢𣏌夏馀也而即东夷知悼子合诸侯之大夫以城之诸侯之大夫哗然不服而有异论我以为缘陵之城诸侯实有阙而晋平城𣏌未见其阙也乃前有散辞后有异论岂非桓德衰而晋霸亦衰欤同一城𣏌也曷为缘陵独有阙僖元年夏城邢之三师即是年春救邢之三师如从省文之例则书曰师城邢可矣而仍详列三师者言三师实宿留城之所谓辞繁而不杀也咸之㑹在前年之夏诸侯之散久矣至今年春而复城缘陵诸侯或至或不至或后至故杀其辞曰诸侯而弗目以此赵匡俗儒何足以知之赵匡驳左传不知前目后凡之例而以为有阙前目后凡后世庸史皆知之而左氏独不知妄之甚矣然则僖三年城楚丘曷为亦弗目此内辞也非散辞也鲁后其期故从内辞亦非弗目故一称诸侯一不称诸侯称诸侯而不言其人故曰弗目不称诸侯岂弗目哉合而观之则其义见焉矣僖二十九年翟泉之盟晋霸之始昭三十二年狄泉之㑹晋霸之终翟狄通前盟谋伐郑后㑹城成周皆诸侯之大夫㑹盟于京师均不可以训曷为一书一不书翟泉之盟王子虎莅之鲁僖公㑹之犹可言也狄泉之㑹晋魏舒莅之孟懿子㑹之不可言也故一书一不书或问曰公羊谓筑犹造也穀梁谓筑乃虞之后人皆从公羊莫有从穀梁者今独取穀梁而舍公羊请终其说城可谓之筑筑亦可谓之城春秋志城不志筑筑馆不入例志筑者恶之也曷为恶之以其筑而守之故恶之晏子曰山林之木衡鹿守之泽之萑蒲舟鲛守之薮之薪蒸虞候守之海之盐蜃祈望守之齐既然鲁独不然乎齐景公闻晏子之言乃为之去禁明筑者禁而守之矣竹书周显王四年梁惠成王发逢忌之薮以赐民地理志开封县逢池在东北或曰宋之逢泽也臣瓉曰今浚仪有逢陂忌泽昔梁惠王发其薮以赐民焉发而赐之者言旧禁而守之此非山林薮泽皆有禁哉禁不可书故书筑书筑则禁可知穀梁之说受之师故从之










  春秋说卷十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