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书亭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五十三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五十二 曝书亭集 卷第五十三
清 朱彝尊 撰 清 子朱昆田 撰附录 景上海涵芬楼藏原刊本
卷第五十四

曝书亭集卷第五十三

            秀水 朱彝尊 锡鬯

 跋十二

   裹鲊帖跋

裹鲊味佳一一致君所须可示勿难当以语虞令凡一十九

字晋右将军㑹稽内史王羲之书今藏宛平孙氏羲之书古

今独绝丗人得双钩及传摹石本争以为宝况真迹乎是书

南宋藏之内府元兵辇以入燕前有亡宋南廊库经手人郭

墨印记是时元中书省檄谕中外江南既平宋宜曰亡宋而

斯人遂直书亡宋又隐其名以示不臣者然卷后有米友仁

跋及赵子昂诸人圗书可定真迹非谬君子观于是叹子昂

以王孙仕元其有愧于南廊库经手人多矣

   书万岁通天帖旧事

万岁通天帖一卷用白麻纸𩀱钩书勾法精妙锋神毕备而

用墨浓淡不露纤痕正如一笔独写识者谓非薛稷锺绍京

不能洵墨宝也相传武后从王方庆索其先丗手迹得二十

八人书取而玩之谓曰此卿家丗守朕夺之不仁乃命善书

者廓填成卷仍命方庆正书标二十八人官丗设九賔观于

武成殿而以墨迹卷还方庆盖秘府储藏故罕题识第有宋

髙宗用小玺其后岳珂张雨王鏊文徵明跋者四人而已是

卷向藏乡先生项子长家子长讳笃寿中嘉靖壬戌进士入

词林性好藏书见秘册辄令小胥传抄储之舍北万卷楼其

季弟子京以善治生产冨能鉴别古人书画金石文玩物所

居天籁阁坐质库估价海内珍异十九多归之顾啬于财交

易既退予价或浮辄悔至忧形于色罢饭不啖子长侦诸小

童小童告以实子长过而问曰弟近收书画有铭心绝品可

以霁心悦目者乎子京出其价浮者子长赏击不巳如子京

所与值偿焉取以归其友爱若是子京子六人无一达者子

长子德桢万历丙戌进士梦原万历已未进士德桢子鼎铉

万历辛丑进士声国崇祯甲戌进士乡人以为厚德之报也

声国字仲展除知雅州事卒于京师予祖姑归焉乙酉之乱

祖姑避地深村长物尽失惟此卷纳诸枕中乱定依然完好

予每谂祖姑恒得纵观久之祖姑没项氏日贫嗣子逐售于

人转入𫝑家过眼云烟不复再睹矣

   跋草书千文

怀素亚栖皆有草书千文是卷书法矜奇有惊蛇入草猛烧

吹烟之𫝑中间更眺为了更殷为商更匡为辅而真宗以后

庙讳直书当属宋初墨迹疑是南岳宣义大师梦英笔也

   书黄山谷试李展笔真迹卷

涪翁试李展笔作书有如张颠蘸醉中发观其曲折如意匪

特书法通神并想见展制笔之妙

   书曹太尉勋迎銮七赋后

右迎銮七赋一卷宋曹太尉勋奉诏迎道君梓宫及显仁韦

太后作也公以绍兴十一年十月治行明年七月显仁自东

平登舟梓宫既还后居慈宁殿公力请祠居天台山绘圗作

赋传于家题虽分为七实一篇尔公之子姓丗居海盐保有

此卷半千馀年勿失近乃归予宗人衎斋重为装池珍袭之

㑹予获公松隐集四十卷顾阙七赋之四睹公手迹遂写成

足本衎斋亦钞完公集鄙意宜以公北狩行录并附集中尤

胜举也衎斋听然曰诺因具识之

   赵子昂书十二月织圗后

赵文敏书伪本最多即有乱真者仅得其娬𡡾而巳此卷风

骨戍削当属晩年家居时笔诗亦有陶靖节风味题云奉懿

㫖作当日宫闱犹知重文且留心蚕织皆可记也

   跋赵魏公书

书家翠墨流传于丗者惟颜鲁公赵魏公最多盖苏黄诸君

子曽有党禁而两公无之也今之作伪者动用粉笺𩀱钩以

眩人目虽云下真迹一等翻不若摹拓之存其真矣是本波

磔飞动对之爽神为跋其尾

   鲜于伯机草书千字文跋

元自赵子昂书法盛行一时相率习妍𡡾之体独鲜于伯机

以古痩见长丗所传髙闲千文及张旭书大约多岀其手也

是册脱去狂怒之习平淡之中笔法最为谨密后及宋集贤

李昭文周景逺田师孟李惟肃皆北方能书家惜其书今罕

传矣伯机渔阳人居于浙予浙人客渔阳题其书异哉

   跋陈子微书

呉人陈深字子微宋遗民入元以能书荐不出其居曰宁极

斋予家藏有诗一卷读春秋编五卷此本当是子微所书小

印曰仲房者萧山魏文靖公骥也

   书张子宜墨迹册

古人诗文不欲自露其才恒以澹泊见滋味于书法亦然第

审楷则弗逞姿𡡾故晋唐墨迹勒诸石而弥工若赵吴兴董

华亭手书藏者争诩为墨宝一摹勒上石乃削色矣无他过

于逞姿𡡾也长洲张子宜不以书名其裔孙贮有小纸书

五则颇与范文正所书伯夷颂手迹相似子宜生元季早有

乡曲誉明初一举秀才除都水郎即免官归居朱乐圃旧里

为四杰十友宴游之所诗所云坊存前哲号屋贮古人书者

是也吴中书画流转方域而子宜晩托迹于乘田委吏仕既

不达名亦晦焉以遗楷索予题识予思先生以甘白自号

诗笔一归简古书亦痩硬通神也试锓之石俾作书断者

更估之何如

   悊皇帝御书跋

右德陵手敕三通先太傅文恪公在内阁时所奉批答也其

一遣代祀三皇庙一以皇妃逝祔葬孝洁皇后陵命传谕礼

工二部造坟一安光宗帝后神主于太庙盖当时批答尚多

兹特兵火后仅存者尔朝野相传帝天纵巧慧能手操斧锯

造轻车小屋万几不理以是威权下移今观三敕书法虽不

工未尝假手司礼内监初政犹然逮先公及福淸叶公先后

去位中官始无忌惮诏旨不自帝岀而朝士之祸烈矣然则

否泰之反𩔖由于大小之往来三敕似无𨵿于治忽而天启

初终之政论丗者所当辨也

   跋王阳明先生家书

王子逸仲岀阳明先生平浰贼后家书见示定乱之顷不矜

不伐意在乞休足以见先生之学力未尝与人争功能也顾

丗儒言性理以先生学术未纯动加诋毁然微先生则宁藩

之变危及社稷靖难前事可为寒心乃呉人伍𡊮萃倡邪说

诬先生濳通叛藩曲学阿丗之士从而傅㑹之其亦不仁甚

矣嗟嗟悲夫今之从政者患得患失克如先生功成不居第

思乞休几人哉览先生家书可兴感也

   题十五完人墨迹

崇祯十七载爰立作宰辅五十人国亡后存者尚多其出处

或殊居恒与丗接欲求为完人难矣机山阁老考终于江南

未入

皇朝版圗之前皭然无滓当时幸免东市之祸晚节益为正

人所依归即卷中九人皆见危授命者也公孙介维持以示

予予请悉出笥中所藏复益以傅公张公国文公安之

彭公期生沈公犹龙五先生手迹装池卷后并阁老标题改

称十五完人墨宝谨拜手而书其末

   髙念祖先丗遗墨跋

予友髙念祖一饭不忘其先与之言非祖父之言勿道也尝

集其先丗手书装潢成卷盖虽南游舒越西北入于燕齐梯

涉数千里必载以行其用心勤矣昔江左诸王氏多工书至

唐则天后索诸其裔方庆方庆集其先二十八人之书以献

后命善书者钧画设九賔观之武成殿上其遗迹流传丗以

为宝今髙氏数公虽不尽以能书著俾传诸子孙克尽如念

祖之用心守以勿失焉知不为异代所宝念祖请予书其尾

其以予言为可征也夫

   锄菜翁梦记跋

周礼占㝱有六曰正曰噩曰思曰寤曰喜曰惧若曹先生所

述三㝱殆噩㝱而不失其正者欤先生穷究儒者之学其于

佛氏之书非其专好乃频有感于观丗音菩萨者何欤岂昼

之云为固尝思道之而忽感于中欤易曰神以知来知以藏

往惟先生于佛氏之说寂然无动于心斯能感而遂通其故

其于鬼神之情状宜无不知也盖诚之不可揜信有若记之

所云者圗而传焉可以明吉凶忧患之故矣原佛氏之入中

国其初感于汉明帝一梦而百千年来师其说不敢异彼能

入人梦寐而诱之以善吁亦神矣哉

   书沈文恪公行书卷

顺治初云间几社诸子多有存者后进领袖诗称呉懋谦六

益书称计南阳子山公起相抗而能倾心下之既贵延之下

榻与之分财簦笠之盟无间也

天子重公书恒 召入禁廷写屏幛碑版 朝回乡䣊韦布

入都谋席研之地者公为作荐牍动费百番纸无厌倦色在

邸舍御下以慈童仆或不受约子山于公前执而挞之公𥬇

谢曰朋友之道当如是矣都人传以为嘉话是卷大半公手

札虽非平生绝品而真气溢于纸墨间不易得也岁壬戌夏

五月

驾在瀛台予时知 起居注侍班天久不雨

天子谕辅臣谓岁旱时政必有阙失可同九卿詹事科道会

议以闻因随大学士后罗坐武英殿东南盈庭佥曰 衮职

无阙公独昌言三事一山海𨵿满洲差贠当彻一湖口𨵿江

湖之冲非商估停泊之所舟易覆溺宜仍徙九江为便一有

司盗案处分过严以是讳盗者众反为民害于时合班大臣

齐怒视公杂以诙讪而公不顾也大学士转奏事虽不果行

退与同僚言交叹仁者之勇为不可及迨公没后晋陵士子

有代朝贵撰公墓碑者挈其纲云公以能书闻海内者四十

年是以沈度兄弟目公矣卷为同知辰州府事平湖沈暭日

融谷所藏公以族子遇之者故装界日题以文恪公遗迹而

不著姓迩年以来廷臣以文恪易名者匪一人予虑后之览

或致疑非公书也遂著姓以表之

   书大学士徐公述归赋后

大学士昆山徐公以宰辅领明史局监修其归也载书累万

卷𨵿吏横索濡滞不前中涂成述归赋几三千言叙川涂之

纡曲陈往古之得失此司空表圣所云摭众骚之遗恨者也

犹记岁在壬戌

天子有事春蒐彝尊侍班 乾清门时卤簿已集阙下公

率满汉御史三十员进谏

天子温言谕公方春省耕不出旬日回非游猎也公薨后彝

尊曽举以告公哲晜尚书尚书亦不知盖公谓是举职所当

然未尝以语尚书公之不自矜伐即此见矣杜甫诗云娄公

不语宋公语公去三独坐后语者谁邪

   书姜编修手书帖子后

吾友慈溪姜西溟以古文辞驰誉江表书法亦通神老而不

遇用荐入史馆食七品俸赠厥考为郎妣孺人予尝劝其罢

试乡闱西溟怒不答也平生不食豕兼恶人食豕一日予戏

语之曰假有人注郷贡进士榜蒸豕一柈曰食之则以淡墨

书子名子其食之乎西溟𥬇曰非马肝也年七十果以第三

人及第楚辞所云年既老而不衰者矣江都程子蒿亭夙爱

其书法查浦编修因以笥中册赠之观其秾纤痩硬靡不合

度蒿亭幸无饮缸面酒轻为人所赚也小长芦八十翁朱彝

尊书

   书东田词卷后

予少日不喜作词中年始为之为之不已且好之因而浏览

宋元词集几二百家窃谓南唐北宋惟小令为工若慢词至

南宋始极其变以是语人人辄非𥬇独宜兴陈其年谓为笃

论信夫同调之难也其年没后予词亦不复多作及读东田

小令慢词克兼南北宋之长与予意合予尝衍土风为鸳鸯

湖棹歌百首东田亦以吴苑风景作望江南六十阕予诗修

地志者见之概寘不录而东田乐章有井水处无不歌之者

惜其年早逝不获同赏击也

   书先太傅奏疏尺牍卷后

先太傅通籍后未尝引书记相助故平生疏牍皆自具草彝

尊少日睹有容堂西庑留有四椟经乱尽失之既而搜访掇

拾五十年装界成六册书其后曰先公万历中以礼部左侍

郎掌本部尚书事清德著闻是时朋熏纷争先公中立不倚

惟力持谠议抗疏建储迨册立旨下出仪注于袖信宿而大

典行他若劾郑国泰外戚不当预国事利玛窦宜勒其归国

琉球遣使当仍依㑹典差给事行人不可失信外蕃在政府

日救邹公元标王公纪皆存朝廷大体即如尺牍草藁十九

多与封疆大臣论边防绝不及私也明史开局同官巳为先

公立传近闻执政有断自万历三十五年止之议是公之列

传犹属未定留此六册贻我子孙庶几他日有览彝尊跋尾

知不诬其祖稍见先公立朝之大节焉

   书先文𠗂公覆杨通政劾罗近溪疏后

明自正德以后讲学者多师王伯安伯安诸弟子渐流于禅

至万历初南城罗维德拾禅宗之馀唾惑丗诬民益无忌惮

狂澜不可遏矣杨公官南通政使上疏纠之先公掌礼部尚

书事覆疏千言要以去邪说正人心为先务实录未之载者

殆史臣惮伪学之虚声曲护其短讳之云尔杨公上饶人讳

时乔嘉靖乙丑进士仕至吏部左侍郎赠尚书谥端洁

   书忠贞服劳录后

忠贞服劳录一卷彝尊第八叔父芾园先生述先大父忱予

府君治迹而作也先大父以万历四十七年由官生除都察

院照磨历都事署经历司天启初授阶修职郞覃恩敕曰先

帝旧学于乃父诒辅予冲人玆尔勾稽故牍劳于其官朕甚

嘉焉时吉水邹公元标长安冯公从吾同掌院事辟首善书

院退朝讲学府君训工抡材与吴江周公宗建协力营造㑹

转后军都督府经历司都事进阶文林郎寻升太仆寺丞迁

工部营缮清吏司主事奔太傅文恪公丧回籍岁丁卯魏忠

贤擅权久三殿工未竣罗织不附已者坐𧷢巨万以济将作

于是御史梁梦环阿其意章劾数十人诬府君协理马政边

饷亏额宜下法司提问府君服除入都逆熏将逮府君入狱

乃封章自讼事得解补官进阶承德郎崇祯二年都城被围

府君分守西直门破帽敝衣登陴与将士巡逻庄烈皇帝御

下聦察不时遣左右诇诸臣之疏懈杖阙下革职者有之府

君午饭门楼中使持令箭突至知府君贵公子将肆诛求及

见所进止赤仓米臭鱼而已叹息去自是诇者相传不更诃

责府君居京师善测北地阴晴一日市苇席千条铲帚各数

百夜半雨霰交集八门守者皆哗独西直埽除盖蔽宴如也

明年转贠外郎又明年出知云南楚雄府事一介不取诸民

招流民平谷价恤狱囚绝争讼寛马戸之逋责释僰妇之棰

楚甫八月而楚雄无枹鼓之警㑹闻母何太夫人讣遂解印

绶力不能具舟楫巡按御史姜公思睿语寮宷曰朱守可谓

身处脂膏不能自润今万里长路岂能歩还乃各率私钱赠

行府治百姓拒轮于道争赋歌诗谣辞以述德取陆绩故事

绘圗题曰郁林石其谣曰清贫太守一丗难百鸟有凤凤有

鸾郁林石所载也寒家自文恪公以宰辅归里袍带尝寄质

库中所遗府君止墓田七十𠭇故德陵谕葬文曰生且无居

没焉能葬至府君而贫尤甚然廉不沽名以是未显于丗彝

尊仕不达幸遵祖父之遗训归守墓田奉祭祀读先生所著

录因取录中未详者书之授诸桂孙稻孙

   先君子五言诗书后

右五言诗一篇明崇祯戊辰先子于杭州西湖上观毁魏忠

贤生祠作也凡四十有六韵先是河南道御史广州梁梦环

罗织朝士之不附忠贤者先大父曽官工部营缮司主事以

先太傅文恪公丧奔回籍尚未起复梦环诬奏下法司提问

㑹思陵御极先大父入都上疏自讼获免西湖毁祠之日正

先子忧患之馀也逆祠之建始浙江巡抚桐城潘汝桢择地

于𨵿壮缪岳忠武𩀱庙之间祠成闻于朝赐额曰普德由是

封疆大吏尤而效之清苑阎永泰巡抚顺天緫督蓟辽保定

等处军务于所部建魏珰祠七所天津则巡抚永城黄运泰

长芦则御史合肥龚萃肃蓟州则巡抚𣏌县刘诏保定则巡

抚代州张凤翼房山则部曹何宗圣卢沟桥则工部主事临

川曽国桢宣府则巡抚蒙阴秦士文南直隶苏州则巡抚遂

安毛一鹭巡按蕲州王瑛扬州则巡盐御史藁城许其孝巡

按莆田宋桢汉淮安则緫督漕运戸部尚书潍县郭尚友徽

州则知府祁县颉鹏应天则指挥李之才山东济宁则緫督

河道工部尚书南乐李从心德州则巡抚颍川李精白登州

则巡抚荣河李嵩山西大同则巡抚魏县王㸃代州五台山

则緫督阆中张朴巡抚兴州曹尔桢巡按临邑刘弘光河东

则巡盐御史缙云李灿然河南开封则巡抚大名郭增光巡

按馀姚鲍奇谟参政海宁周锵祥符知县泰兴季寓庸陕西

延绥则巡抚莱芜朱童蒙固原则巡抚武定史永安湖广武

昌则巡抚慈谿姚宗文巡按东莞温皋谟至都城内外建祠

尤多勲臣则保定侯梁丗勋博平侯郭振明武淸侯李诚铭

词臣则庶吉士大兴李若琳台臣则日照李蕃庐陵黄宪卿

寿张王大年旌德汪若极平定张枢河间智铤府尹则阳城

李春茂馀若主事张化愚上林监丞张永祚争先营建六街

九衢祠宇相望有建于内城东街者于时工部郎馀姚叶宪

祖私语人曰此天子幸辟雍驰道也驾岀土偶岂能起立乎

侦者以告忠贤即日削其籍祠以宏丽相尚瓦用琉璃像加

冕服有沉檀塑者眼耳口鼻手足宛转一如生人肠腑则以

金玉珠宝充之髻空一穴簪以四时花朵其褒颂之辞有曰

至圣至神中乾坤而立极乃文乃武同日月以长明每建一

祠必以上闻阁臣辄以骈语褒答尤悖逆者国子监生陆万

龄以忠贤颁要典比于孔子作春秋忠贤杀杨左周魏诸公

比于孔子诛少正卯请建祠国学之右扁额曰配圣㑹悊皇

帝宴驾乃止而江西巡抚益都杨邦宪毁周程朱子祠兼夺

澹台子羽祠碎其像时思陵已即阼矣仍疏请建逆祠及忠

贤诛诸祠悉为士民所毁凡建祠者尽入逆案额名可记者

有永恩感恩祝恩瞻恩隆恩洽恩沾恩广恩留恩湛恩怀德

昭德懋德戴德瞻德普德彰德显德崇德隆德成德萃德仰

德褒勋崇勋茂勋表勋鸿勋隆勋崇功元功报功旌功怀仁

崇仁隆仁存仁广仁景仁■仁嘉猷懋猷德馨德芳留敬鸿

惠隆禧永爱着爱馀难以悉数矣康熙己未五月史局既开

与同馆诸君征及旧事退而书于先子诗后小雅十月之交

篇曰四国无政不用其良爰列皇父家伯仲允曁番棸蹶楀

字爵俾闻者足以戒彝尊职在国史敢引小雅之义具书之

未可因佞人之有后而隐其恶也先子万历末补秀水县学

生天启五年九月承先太傅荫授中书科中书舍人名注复

社初集是岁八月初吉彝尊敬书

   题亡儿书陶靖节文

康熙己卯三月从吴门借钞雪山王氏绍陶录归示亡儿伏

枕读一过作而曰少陵野老讥陶公未必能达道非笃论也

病少间为嵉书此册自后不复能作书盖绝笔也昔郄嘉

賔死其父方回𡘜之恸嘉賔门人岀其所遗小箱皆与桓宣

武往返密计方回乃不𡘜今见亡儿遗纸非古不道老泪何

由得干邪涂月八日竹垞㷀独叟书

   书罗浮蝴蝶歌卷后

尔雅不释蝶名六朝文士不作蝶赋蝶亦不幸矣其后滕王

湛然画蝶下及菜花子村里来皆为调铅杀粉临川谢无逸

咏蝶多至三百首蝶又未尝无知已也崇祯间长山王君㞳

生知如皋县事酷爱蝶县民有犯者笼蝶输君辄免暇登𪠘

舍髙处放之以为𥬇乐惜其未见罗浮凤子使知增城博罗

二县致罗浮蝶茧千百纵之万花谷中不更愉快乎里中戴

君索予父子书罗浮蝶歌漫缀于后

   书戴贞女事

国子监生桐郷金梁聘同县戴氏女昏有期矣梁以疾卒女

告父母斩衰而哭请于舅姑抚叔之子为嗣誓死不嫁由是

邻里戚懿交称其贤闻于校官谂于县其兄公行人司行人

樟请为文昭诸彤管或告朱叟曰礼有三殇丧服传年十九

至十六为长殇丧未成人者其文不缛今梁年十七而夭则

犹未成人也应之曰记不云乎丈夫冠而不为殇妇人笄而

不为殇𡊮准曰男子十六而成童国君十五而生子然则十

五十六可以为成人矣准之言是也或又曰吊也者賔之礼

也未昏而女死婿齐衰吊焉夫死女斩衰吊焉所行者吊礼

所服者吊服不以主道予之明矣今戴氏之女犹未成妇赴

哀而见其舅姑则妇道也居其庐则妻道也抚其孤则母道

也非过于礼者与应之曰女未昏而丧其夫礼有往吊之文

凡吊者出即释其服而女以斩衰乃妻之本服又必葬而后

除之则与賔不侔矣且汉制妇人不贰斩既服之以吊嫁而

为后夫服是二斩也贞女义勿敢出也或又曰仪曹职掌民

间寡妇五十以后不改节者旌表门闾盖虑贞不字者十年

字也今戴女年甫十七尔试思人之境遇靡常焉知必遂其

愿应之曰士以志为尚女子亦然志既先定鬼神其依天且

不违故欲恒其德在定其志而已卫之共姜赋柏舟自誓其

辞曰之死矢靡它又云之死矢靡慝卒践其言非前事可师

也与或又曰礼女未庙见而死归葬于母氏之党周官媒氏

禁迁葬与嫁殇者故邴原女没不从魏武之命与仓舒合葬

今戴氏女未昏而哭其夫留事舅姑抚叔之子为子将终身

焉死可以合葬否与应之曰诗言之矣榖则异室死则同穴

以言未共牢而食者也戴女既殡于金则舅姑得葬其妇嗣

既立则子职得葬其母事虽近于嫁殇议礼者似宜通其变

焉叟耄矣不能俟贞女坊表之年信其立志之专而特书其


曝书亭集卷第五十三